為什麼女性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

為什麼女性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

大部分心理健康專業人士在被問到他們的憂鬱症患者的性別比例時,他們很可能會說大部分的患者是女性,根據 Mayo Clinic 的說法,女性被診斷為憂鬱症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但當專家被問到兩性之間為何有此差距時,他們會給出一系列複雜的潛在原因,包括女性的賀爾蒙差異,以及女性通常更願意尋求幫助。好消息是,在診斷後,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

我們將在以下介紹一些關於女性與憂鬱症的知識,以及如何獲取幫助。

賀爾蒙差異

雖然憂鬱症可以在任何年齡、且原因十分多樣(如有憂鬱症的家族史,則更有可能患病),但女性在賀爾蒙波動期特別容易得憂鬱症,通常是從青春期開始到絕經之間。雌性賀爾蒙和孕酮等賀爾蒙都會影響血清素,這是一種使人愉悅的大腦化學物質,能促進幸福感產生。當賀爾蒙水準下降時,血清素水準也下降,有時就會造成情緒的巨大轉變。女性在生育期最容易患憂鬱症。

同樣容易患憂鬱症的還有絕經前的過渡期,叫做更年期。在此時期讓憂鬱情緒雪上加霜的還有潮熱和盜汗,進而導致失眠。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的說法,睡眠不足會對情緒造成影響,甚至增加患癡呆症的風險。

壓力程度更高

生理差異並不是唯一的原因。根據 Brain & Behavior 期刊發表的一項 2016 年研究,女性受到焦慮影響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在工作與家庭責任或者照護家庭長者等責任之間取的平衡可能會造成女性很大的負擔。(女性占家庭照護者約 60%。)

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系女性行為衛生與健康臨床主任 Helen L. Coons 說:「女性的壽命也更長,並且在失去親人後獨自生活更久的時間,所以經濟不穩定和孤獨感都會上升。」

Coons 還另外提到了影響女性的心理社會因素。她們更可能受到虐待,無論是情緒、生理還是性方面的虐待,而這些都會提高她們患憂鬱症的風險。Coons 說:「即使是青春期的少女,也會遇到更多悲傷和自尊方面的問題,且這些問題將跟著我們一輩子。」而與男性相比,女性更有可能內化這些情緒。Coons 說:「我們更容易受到壓力,我們更容易擔憂,我們也更容易胡思亂想。這些都會打亂睡眠和情緒等事情。」

症狀的不同

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男性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現憂鬱症,他們通常會表現出生氣或易怒,而不是悲傷。根據堪薩斯大學諮詢心理學助理教授 Brian P. Cole 的說法,這種傾向可以回溯到孩童時期,男孩會在這個時期被灌輸男人不能表現出脆弱的觀念。正如 Cole 所說,男人通常會被鼓勵「咬牙挺過去」。

更重要的是,根據 Cole 發表的一系列研究,男人容易把憂鬱症的「傳統」症狀,比如悲傷,視為沒有男子氣概。這種自我診斷的障礙有著危險的影響,Cole 說道:「如果男人無法將他們的感受識別為憂鬱,且因為『男人不會憂鬱』這種想法而試圖忽略他們的症狀,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獲得需要的支援。」

確實,研究已經發現,男人在願意尋求幫助時,通常早已深陷憂鬱症之中。Cole 說:「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男人在患憂鬱症後物質濫用的報告率更高,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憂鬱症男性患者的自殺死亡率要高於女性」,並提到,年長男性更是如此,他們的自殺死亡率是美國最高的。「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正常看待男人也會憂鬱的事實,而且向家人、朋友和專業人士尋求幫助也都是沒關係的。」

治療和應對策略

憂鬱症可以透過談話療法、抗憂鬱藥或二者結合治療。

逾 15% 的女性服用抗憂鬱藥,通常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 (SSRI),這是一類包括 Prozac 和 Zoloft 的抗憂鬱藥。這些藥物作用於影響情緒和焦慮的血清素系統。

但通常不用藥物也可以對抗憂鬱症。特別是較輕度的憂鬱症可以透過應對策略來管理。舉例來說:

  • 多多活動。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 Mayo Clinic 的精神病學家 Bruce Sutor, M.D. 表示,健康的行為可以協助驅趕憂鬱症。或許最簡單、最有效的治療就是運動。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的一項 2016 年研究發現,常規的中等強度有氧運動「對於憂鬱症(包括 [重度憂鬱症])人群有強大且顯著的抗憂鬱效果」。更重要的是,似乎即使是最輕程度,比如說繞著街區散步也可能有益處。
  • 堅持健康飲食。有證據表明,健康飲食(沒錯,就是地中海飲食,多吃水果、蔬菜和全穀物)可以幫助減少憂鬱症的症狀。這是有道理的:大約 95% 的血清素(幫助調控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是在胃腸道產生的。
  • 避免飲酒。酒精作為抑制劑會降低血清素含量,而血清素是大腦中調控情緒、使人愉悅的化學物質。所以,過度飲酒可能造成憂鬱症惡化。美國心臟協會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建議女性每日僅飲一杯酒,或更少量。
  • 練習傳統的靜心方法,比如冥想、瑜伽或專注的呼吸練習。降低壓力程度可以幫助治療憂鬱症。減慢呼吸速度可以調節心率,讓身體平靜下來。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有證據表明瑜伽(包括正念呼吸)不僅可以在練習過程中有舒緩作用,也能隨著時間提供累積作用。
  • 尋求幫助。與朋友和家人相處來建立社群支援。我們別忘了人際交往的力量。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的一項研究關注了 106 項可能影響人們憂鬱風險的可修改因素,並且發現,根據研究共同作者的說法,「毫無疑問,這些因素中最為顯著的,就是他們向他人吐露心事的頻率」。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心理健康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Barbara Stepk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depression-in-women.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CNN 醫療分析師及新書《Lifelines》的作者與 AARP 樂齡會談論了此次疫情所揭露的醫療系統瑕疵,以及該如何將重點擺最重要的事情。

問:您是受到了什麼的啟發而成為了醫生?
答:我小時候患有氣喘,必須經常看醫生。我理解那種無法呼吸時的恐懼感,也感受到了醫生和護士所提供的幫助是多麼的溫暖。在我大約 10 歲的時候,住在我們隔壁的一個男孩因氣喘發作而在我眼前喪失性命。男孩的祖母因為是無證移民而不敢求救。我從小就知道,我想成為一名急診室的醫生,[永遠] 不必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支付或他們的移民身分或其他任何原因而拒絕施救。

問:您在念醫學院時成為了您母親的醫療權益捍衛者。您在這段經歷中學到了什麼?
我母親被她的醫生告知,她的症狀是由憂鬱症引起的。她知道這種解釋沒有道理,因為她氣喘吁吁,無法上樓梯。但她不想起衝突。最終,她尋求了第二診療意見,被診斷為轉移性乳腺癌。在那之後,我花了很多時間試圖瞭解這樣的脫節,以及如何改善醫療體系,讓病人更好維護自己的權益。

您成為了巴爾的摩衛生局局長。是什麼讓您對公共衛生感興趣?
我在急診室的經歷。我在那裡看到了太多我因為某些根本性問題而無法援助的病人。我記得有一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地來尋求毒癮治療。大家都知道我們能做的就只是在幾週內為她找到一個治療方案。我們為她找到了一個幾週後開始的方案。但是在當天稍晚,她就吸毒過量,而我們無法搶救她。我在急診室有很多這樣的經歷。我們盡最大努力提供治療。但是,最終,能拯救我們病人生命的不是醫療工具,而是缺乏的社會支援。

問:為什麼您認為公共衛生在這個國家被嚴重低估了?
答:公共衛生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它是無形的。你很難解釋你看不到的東西的價值。如果你防止兒童鉛中毒,就不會有鉛中毒的病人出現,因為你已經防止了鉛中毒的發生。因此,公共衛生就成為第一個被刪減的項目。COVID-19 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這次疫情充分地映證了公共衛生長期被忽視和投資不足的後果。

問:您認為我們從 COVID 中學到的重要教訓是什麼?
答:其中之一是全國性計劃的重要性。沒有連貫的計劃時,最終手裡只是一堆零散的方法,這樣是行不通的。第二個教訓是公共衛生有多麼依賴公眾信任。如果科學家和醫療官員總是被政客們拖後腿,那麼最終,像口罩或疫苗接種這些事情就會政治化,而不是被視為公共衛生要務。第三件事是,COVID 揭露了我們醫療保健系統中的潛在差距。病毒並沒有造成這些差距。差距一直存在,只是透過疫情暴露出來。

問:您說的是哪種差距?
答:我們已經看到,受 COVID 影響過大的人是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美洲原住民和低收入族群。為什麼?以巴爾的摩為例。每 3 名非裔美國人居民中就有 1 人生活在食品匱乏區,而白人居民則是每 12 人才有 1 人。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非裔美國人的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患病率更高,這些都是讓他們更容易受到 COVID 的侵害。

問:關於疫情,您對 50 歲及以上的人有什麼建議?
答:不要再一直問「這種活動安全嗎?」之類的問題。我想,人們應該問自己另一個問題:「最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這個問題的判斷依據當然跟活動風險也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你自身的價值觀。

問:您對 COVID 最大的擔憂是什麼?
答:我們接種疫苗的人數不足以達到群體免疫。我們一直在等待科學來拯救我們,但稍微困難一點的事情我們卻不願意做,如戴口罩和避免室內聚會。現在,人們又不接種疫苗,再次為自己設下了障礙。我非常擔心的是,在我們有機會結束疫情時,我們卻沒有把握住機會。

問:您看到了什麼希望?
答:我看到了數百萬人為了他人做出了沉重的犧牲。這給了我許多希望。在過去的這一年裡,大家都在齊心抗疫。我想我們能以此為慰藉。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Hugh Delehanty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leana-wen-q-and-a.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保護自己免於患上疫情 PTSD 的方法

保護自己免於患上疫情 PTSD 的方法

見不到親朋好友;失業或者看到工作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患上威脅生命的疾病或擔心自己患病;認識的人離世。

精神病學家認爲這些事件(在疫情期間尤為常見)都有潛在的創傷性。對於一些人來說,如此高水平的長期壓力可能會留下深刻而持久的心靈創傷,其中最極端的影響就是創傷後症候群 (PTSD)。

不僅是士兵

PTSD 往往會讓人想起從戰場歸來並患上炮彈休克症的退役軍人或曾目睹暴力犯罪的人。但許多專家認爲,很多情況都會引發這種病症,它有多種症狀,包括極度易怒、注意力難以集中、失眠、過度警覺、夢魘、重度焦慮,甚至抑鬱。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稱,這些症狀可能會馬上出現,也可能會在幾個月之後才出現。

Bruce Perry 是西北大學芝加哥校區費恩伯格醫學院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 in Chicago) 的精神病學和行爲科學兼任教授,他與 Oprah Winfrey 共同撰寫了新書 What Happened to You? Conversations on Trauma, Resilience, and Healing(你發生了什麼事?關於創傷、復原力與療癒的對話)。他稱:「去年,肯定有些人出現了 PTSD。」他不僅僅是指那些因感染 COVID-19 而住院的人。

James Gordon 是華盛頓特區心身醫學中心 (Center for Mind-Body Medicine) 的創始人兼執行董事,也是 Transforming Trauma: The Path to Hope and Healing(轉化創傷:通往希望與療癒之路)的作者,他稱,我們所有人都有患上這種心理障礙的風險。「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受到了這場疫情帶來的心理創傷。我們知道,在世界各地,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死於一種以前並無出現的致命疾病。」他又稱,生活被顛覆以及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都會帶來進一步的痛苦,可能會引發比想象中更嚴重的反應。

也就是說,僅僅有一段負面的經歷並不會自動導致負面的心理影響。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 (Scottsdale, Arizona) 妙佑醫療國際 (Mayo Clinic) 的精神病醫師 Cynthia Stonnington 稱,有些人對壓力事件有天生的復原力。他指出,有些人竟然成長得很好,這稱爲創傷後成長。

Perry 稱,而且經歷創傷不僅需要有以極端、長期的方式激發我們壓力反應的事件,還需要另外兩個因素,這兩個因素在人與人之間可能存在很大差異,那就是我們對該事件的獨特看法以及隨之而來的影響。

當本應幫助我們渡過危險時刻的反應沒有消失時,就會出現問題。Gordon 稱,舉個例子,如果您需要逃離一隻野生動物,心率會上升,肌肉會緊張,您會變得高度敏感——這些都是有益的反應。但當威脅繼續時,或者我們意識到威脅依然存在時,這些相同的症狀就會長期存在且具有破壞性。

疫情是如何造成長期壓力

其他疫情已經揭示了這種情況的普遍性。2003 年,SARS 重創亞洲國家/地區,導致近 800 人死亡。《新興傳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的一項研究顯示,當研究人員在 SARS 疫情結束後詢問香港居民時,有 16% 的受訪者報告稱至少有一種 PTSD 症狀

在 COVID-19 疫情爆發後的頭幾個月,美國出現了明顯的隱患跡象,當時,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和哈佛醫學院 (Harvard Medical School) 開展的一項全國代表性調查發現,超過 90% 的參與者至少有一種精神痛苦的症狀。

造成這種脆弱心理狀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人類天生就會透過與他人相處來緩解壓力。Perry 稱:「我們本就應該成群生活、工作和玩耍。我們大腦和身體的大部分都專門用來相互連結。」這就解釋了為何他人在場會讓人在潛意識裡感覺安全。當然,去年疫情期間,幾乎每個人得到的社會支援都不多,獨居者或最近退休或失業者受到的影響最爲嚴重。

現在就可以嘗試用來減輕症狀的建議

幸好,您可以將情緒問題在疫情結束後持續存在的風險降至最低。專家建議立即在生活中採取以下自我照護措施。

1. 和他人聚會。經常與朋友一起散步、喝咖啡或聚餐是當務之急,當事情完全開放時,盡量恢復橋牌活動或做志願者。

2. 注意呼吸。Gordon 稱,冥想是創傷恢復最有力的工具之一,他曾成功地將冥想用於戰區的人。他更喜歡稱之爲「柔軟的腹部呼吸」,因爲它不需要涉及特定的流程或儀式。他對這種做法的有何看法?在一張舒適的椅子上坐 10 分鐘,緩緩深吸氣時專注於「柔軟」這個詞,呼氣時專注於「腹部」。

3. 活動身體。Perry 指出,運動是消除體內壓力的關鍵。他說,在大自然中的戶外活動是最好的,但即使是每小時繞着房子走幾分鐘也能產生奇效。Gordon 建議,花幾分鐘的時間,站立,微曲雙膝,同時抖動全身,就像布娃娃一樣,由此來消除您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還在保持的緊張感。

4. 迴歸營養基礎。疫情期間,我們許多人都選擇了含乳脂的和鹹味濃的安慰食品,作爲自我安慰的一種方式。但是,創傷會對消化道造成損害,Gordon 建議用以蔬菜、水果、精益蛋白質和健康油為主的健康飲食來療癒消化道。

5. 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Stonnington 稱,如果您感到特別焦慮或抑鬱,或正在使用酗酒等適應不良的應對策略,那麼一定要尋求心理健康專業人士的幫助。認知行為治療 (CBT) 或眼動減敏感及再經歷治療法 (EMDR) 等治療對療癒創傷特別有用。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Meryl Davids Landau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pandemic-pts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為了鼓勵民眾接種疫苗,各州政府都出盡法寶了!

為了鼓勵民眾接種疫苗,各州政府都出盡法寶了!

現在若您接種 COVID-19 疫苗即可獲得免費的甜甜圈、免費的啤酒、遊樂園門票、免費的狩獵執照或現金贈品。

還有俄亥俄州:該州州長最近宣佈,接種疫苗的成年人將有資格參加五項 100 萬美元大獎中的抽獎,青少年將有資格參加五項俄亥俄州立學校四年全額獎學金的抽獎,其中涵蓋了食宿、學費和書簿費。

60 歲的 Carl Hunnel,現為俄亥俄曼斯菲爾德 Richland Source 新聞機構的經濟新聞編輯,目前已經接種了疫苗,其表示將報名參加抽獎。「我已經接種了疫苗,所以他們說造訪這網站並填寫……若我不這麼做,那我就是太蠢了。」他說道。

從現有的各種激勵措施來看,切實的激勵政策被認為是那些不願接受疫苗的的人進行疫苗接種所需要的推動力。

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倫理學和健康政策助理教授 Emily Largent 表示,採用多種激勵措施 —— 從免費食品到現金和禮品卡——會鼓勵有不同動機的人接種疫苗。這些贈品對於那些不太關注疫苗所帶來的公眾健康效益的年輕人或無病史的人來說是非常有用的。

對於那些全力以赴且充分利用疫苗的人,提供以下激勵措施:

雇主激勵措施

從帶薪休假到禮品卡或現金,許多公司都以某種形式或方式向員工提供激勵。

連鎖雜貨店 Aldi 為接種疫苗的鐘點工提供多達 4 小時的帶薪休假。連鎖折扣店 Dollar General 為接種疫苗的工作人員提供相當於四小時工時的津貼。Publix 將為出示已接種疫苗證明的員工發放價值 125 美元的禮品卡。佐治亞州的阿克沃斯市為 165 名政府雇員提供價值 200 美元的 Walmart 禮品卡。

當然還有現金禮品。幾個月前,密西西比州迪巴域市的 Scarlet Pearl Casino Resort(猩紅珍珠賭場度假村)開始給大約 800 名鐘點工每人發放 300 美元現金,讓他們進行充分地疫苗接種。若員工接種 Johnson & Johnson 疫苗,則他們將一次性獲得全部金額。賭場的促銷、活動和娛樂經理 Vicki Haskins 表示,若他們接種的是兩劑式 Pfizer 或 Moderna 疫苗,則他們每接種一劑就可獲得 150 美元。

該賭場在其賭場內部開設了一個疫苗接種診所,對員工及其直系親屬開放,這讓員工的工作更加輕鬆。

美味的小吃和飲料

從三月下旬起,Krispy Kreme 是首批提供美味激勵措施鼓勵大家接種疫苗的公司之一,在今年接下來的時間裏其每天免費為客戶提供甜甜圈。想要更多免費的零食嗎?直到 5 月 31 日,漢堡傳奇 White Castle 為有疫苗接種證明的所有人提供免費的「甜品棒棒」。

如要一份餐食,若您在紐約市的一個流動疫苗接種點接種疫苗,則現在您可以獲得一張 Shake Shack 漢堡的代金券,則從 6 月 12 日開始,只要出示疫苗接種卡,即可以免費得到一份薯條。

若熱狗更符合您的口味,則您在接種疫苗當天在紐約市科尼島上的 Nathan’s Famous 停靠,其會為您提供免費的熱狗,當然,須提供您的疫苗接種證明。

娛樂

人們已經很久沒有享受大螢幕以外的娛樂了。僅完全接種的芝加哥人才可以參加 5 月 22 日在 Hyde Park 舉行的城市夏季音樂會。

同樣在利諾伊州,Six Flags Great America (六面旗大美國)主題公園宣佈將向該州的兩個遊樂園捐贈 50,000 張門票,供在該州新接種疫苗的人使用。

若您尚未接種疫苗,請規劃好在前往洋基隊或大都會隊棒球比賽之前前往洋基體育場或花旗球場接種疫苗。紐約州正在與這兩支球隊合作,為在 5 月和 6 月接種疫苗的球迷們提供 2021 年或 2022 年常規主場比賽的門票代金券。

免費的服務

若您在去往接種點方面存在困難,白宮已經與叫車服務公司 Uber 和 Lyft 合作,免費提供前往接種點的搭乘服務。這合作將於幾周後開始,並且一直持續到 7 月 4 日。

紐約市也提供免費乘車服務,不過是乘坐地鐵或通勤鐵路。那些在地鐵或火車站內的臨時站點接種疫苗的個人可以獲得一張免費的 7 天無限搭乘地鐵卡或兩張單程通勤火車票。

Office Depot 正在提供免費的疫苗卡壓膜製作服務,但是目前針對是否建議製作壓膜仍存在爭議。

州激勵措施

雖然在俄亥俄州贏得百萬大獎的機會渺茫,但是其他州也正在加入這場免費贈品娛樂之中。對於已經接種疫苗和即將接種疫苗的人,西維吉尼亞州將向每位 16 至 35 歲的居民發放 100 美元的儲蓄債券。

2021 年 4 月 20 日人們可在紐約市聯合廣場出示COVID-19 疫苗接種證明後排隊領取免費大麻煙。

啤酒和煙草

5 月,新澤西的人們只要在啤酒廠出示疫苗接種卡就可以免費喝上一杯冰啤酒,享受即將到來的夏天。同樣的,伊利諾州正在擬議立法允許酒吧向擁有疫苗接種證明的人提供免費的飲品。

在包括華盛頓特區在內的幾個城市中,大麻合法化宣導組織一直在向那些有疫苗接種證明的人免費發放大麻,並將此舉命名為 #jointsforjabs。伊利諾伊州的 Pot 網站正在追蹤可獲得這些特別贈品的地方列表。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kaela Cohen and Michelle Davi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vaccine-incentive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探究COVID-19失眠:為什麼我們仍然難以入睡

探究COVID-19失眠:為什麼我們仍然難以入睡

去年夏天,Anne-Claire France 有很多個夜晚都無法入睡,她身體疲憊,但頭腦清醒,細數疫情給生活帶來的壓力。

在休斯頓的家中,實驗心理學家 France 躺在熟睡的丈夫身旁,列出所有需要做的工作,以支援全國各地的醫生、護士和管理人員。她擔心她的兄弟被解僱。她也擔心自己 90 歲的母親,她被隔離在一個持續護理的退休社區。

62 歲的 France 長期以來一直是她所描述的「脆弱的睡眠者」,很容易被噪音、響動或光線驚醒,這些挑戰隨著更年期的到來變得愈發嚴重。但在冠狀病毒疫情之前,她一直都能加以控制。現在,她的思緒每天晚上都折磨著她:她的兄弟需要她的經濟和情感支持。她的母親除了每週到 France 家兩次以外,還需要有人陪伴。France 擔心她在新澤西州澤西城的繼女,那裡當時正位於疫情中心附近,她擔心如何能夠透過 Zoom 有效完成工作,領導由 200 多名醫護工作者組成的隊伍。

「在我看來,事情實在太多了。」France 回憶道。「我怎麼可能照顧這麼多人?」就這樣,一夜又一夜,她躺在那裡,筋疲力盡,但很清醒。

睡眠問題與疫情密切相關

數百萬美國人在過去的一年中輾轉反側,France 也是其中之一。有人稱之為 COVID 失眠症,一種由壓力源碰撞造成的失眠。疫情擾亂了我們生活的每個角落,影響我們的財務狀況、健康和幸福感,造成焦慮,使我們夜不能寐。隨著數百萬人以遠端方式工作和學習,工作和家庭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保持晝夜節律不變的常規程序也遭到破壞。專家表示,儘管全球範圍內的健康危機正在消退,但去年出現的睡眠問題可能會持續下去。

「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壓力,從來沒有,因此我們的身體不一定知道如何處理它。」臨床心理學家兼美國睡眠醫學學會 (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 研究員 Michael Breus 表示。

1 月份發表在《臨床睡眠醫學雜誌》(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 上的一項研究顯示,由於疫情導致社區關閉,睡眠問題在全球各地激增,58% 的參與者對自己的睡眠感到不滿意。相比之下,據該研究的作者稱,通常約有 15% 至 25% 的美國人受到睡眠問題的影響。今年 3 月發表在《美國老年精神病學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 上的一項研究顯示,患有慢性疾病的美國老年人在經歷了疫情相關的高度壓力後,特別容易感到煩惱。一項發表在《臨床睡眠醫學雜誌》上的研究發現,自疫情開始以來,安眠藥的使用量增加了 20%。

「焦慮、抑鬱、社交孤立、壓力都與疫情以及人們的作息時間被打亂有關。」斯坦福大學睡眠醫學部的神經學家兼醫療主任、醫學博士 Clete A. Kushida 表示。Clete A. Kushida 的診所在 COVID-19 危機期間一直業務繁忙。他指出,現階段的問題「確實是多方面的」。

雖然一些神經學家、心理學家和睡眠教練注意到,隨著疫情消退,新患者的增長速度也有所放緩,但其他人表示,他們的候診室依然業務繁忙。那些一直在家工作的人可能會發現,這種漫長的時間表繼續擾亂他們的晝夜節律,而其他人可能認為生活開始恢復正常,但他們的睡眠情況卻並未好轉。專家表示,部分原因在於,睡眠問題持續的時間越長,就越難解決。

「隨著我們生活方式發生這種改變,我們已經打開了這個潘多拉盒子。」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神經病學和睡眠醫學助理臨床教授、醫學博士 Ajay Sampat 表示。「當病毒消失時,這種情況可能不會結束。」

美國心理學協會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的資料顯示,這對美國老年人來說可能尤其如此,他們在正常情況下就容易出現睡眠問題,約有一半的人在疫情前就經歷過失眠。導致此情況的原因有很多種,包括更年期、前列腺疾病以及隨年齡增長出現的疼痛。此外,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睡眠品質也趨於下降,因為褪黑激素的分泌減少,且晝夜節律發生變化。加之對老年人尤其危險的疫情,您就有了解決睡眠問題的方法。

當 COVID-19 本身也是一個因素

此外,還有一個因素:3,200 多萬美國人感染了 COVID-19,對他們中的許多人來說,疾病本身的併發症可能影響了他們的睡眠。

54 歲的 Jen Singer 是新澤西 Red Bank 的一名作家,她於 2020 年 2 月感染了冠狀病毒,當時還沒有進行廣泛檢測。這種疾病引發了一種罕見的炎症 – 結節病,這對她的心臟產生了影響。Singer 是一名癌症倖存者,他接受了九個月的類固醇治療,但最終在出現心力衰竭後,需要安裝起搏器。

Singer 每天服用 40 毫克類固醇以治療結節病,並試圖使其心力衰竭有所好轉,這導致她無法入睡。「我會在夜裡醒來,有時好幾個小時。」她表示。高劑量的類固醇「感覺就像一個孩子在生日派對上吃了很多糖而興奮不已」。

她晚上讀書、繪製自己的房子並繼續工作。她還在 Facebook 上記錄了自己的治療和康復過程,在深夜作畫時分享自己最喜歡的歌曲和自拍照,並在凌晨時分發現身邊有一群人還醒著。

今年 4 月,Singer 結束了類固醇治療,恢復了正常睡眠,她稱這是一種「奇妙的」新常態。雖然她偶爾還會在夜裡醒來,為自己的健康和未來感到焦慮(「54 歲的人誰不會呢?」她表示),但她對這種較為短暫的失眠泰然處之。

對於休斯頓的實驗心理學家 France 來說,失眠症從幾週變成了幾個月。雖然她白天還在正常工作,但她的頭腦還是模糊不清。「您會對睡眠產生焦慮。」她表示道。「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她的醫生給她開了苯二氮,這是一種用於治療失眠症、焦慮症和其他病症的藥物。但 France 並不想服用安眠藥。於是,9 月份,她去看了一位認知行為治療師,幫助她理清思路。去年 12 月,她開始與俄勒岡州的失眠教練 Martin Reed 合作, Martin Reed 會給她分配任務、佈置家庭作業,並給她上課。

她在意識到自己每晚只需要 5.5 到 6 個小時的睡眠後,現在限制了自己的睡覺時間,每天早上 5 點醒來,在覺得困而不累的時候上床睡覺。France 的失眠症依然復發,她表示,但她透過練習呼吸和冥想來恢復平靜。「我知道幾天後我又能睡得很好了。」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onda Kayse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healthy-living/info-2021/covid-insomnia.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 COVID 後遺症您需要知道的事情

關於 COVID 後遺症您需要知道的事情

在過去的一年中被診斷出患有 COVID-19 的數百萬人,在他們初次感染很久之後報告了新的或持續存在的、有時是異常的疾病症狀。實際上,這種情況已經變得非常普遍,全國各地的診所紛紛出現開始研究這種現象,並幫助這些所謂的新冠後遺症患者恢復正常生活。

以下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對醫生所說的「COVID 後遺症」的認識,以及我們仍然希望瞭解的資訊。

即使您患有輕度的 COVID-19,也可能發生這種情況

當喬治華盛頓 (GW) 大學醫學與健康科學學院的教職員於去年夏末開設其 COVID-19 恢復診所時,他們是在考慮到住院患者的情況下才這樣做的,因為他們知道那些病情嚴重的患者可能會經歷更長的時間才能恢復。但是,該診所的創辦人沒有料到的是,COVID 後的問題在患有輕度至中度疾病的人群中「同樣嚴重」,GW 的醫學教授兼 COVID-19 恢復診所的聯合主任 Monica Lypson 表示。

她表示:「目前,我們的大多數患者尚未住院。」

這並非只有 GW 的診所才出現這種情況。耶魯大學 COVID 後恢復計劃的醫學主任 Jennifer Possick 注意到類似的趨勢,梅奧診所 (Mayo Clinic) 的 Greg Vanichkachorn 也是如此。

領導著梅奧診所的 COVID 活動康復計劃的職業醫學專家 Vanichkachorn 表示:「當然我們確實有一些病情嚴重甚至在[重症監護]中的患者,但不管怎麼說,這並不是我們的患者群體中的大多數。」

少數研究支持醫療保健提供者的觀點,即該病毒可以長期使那些幾乎不受其初次感染影響的人疾病纏身。例如,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於 2020 年 7 月的一份報告發現,18 至 34 歲以前健康、但患上 COVID-19 且未住院的人中有 20% 的患者在對冠狀病毒感染的檢測呈陽性後的兩到三週仍未恢復到他們的正常健康狀態。

瑞典研究人員發現,在年輕且原本健康、但患上了輕度 COVID-19 的醫療保健工作者中,有 26% 的人在感染後至少兩個月內出現至少一種中度至重度症狀;11% 的人出現至少一種持續了八個月的症狀。類似地,一項調查加州健康記錄的預印版研究發現,在從未因 COVID-19 而住院的人中,有 27% 的人在 60 天後報告出現持續的症狀。

COVID 後遺症並不少見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健康中心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Health) 的肺部和重症監護專家 Mark Avdalovic 表示,很難準確查明有多少人在冠狀病毒感染後出現新的或持續的症狀。但這是研究人員希望更好地瞭解的情況。

一項發表了有關 COVID 後遺症的早期研究發現,在 143 名患有 COVID-19 的住院患者中,超過 87% 的患者在他們的初次診斷後報告出現至少一種持續的症狀。但是,其他報告顯示,受影響的患者群體可能要少得多。一項基於英國的調查發現,在 20,000 多名對 COVID-19 的檢測呈陽性的參與者中,有 13.7% 的人在感染後至少 12 週內持續出現症狀。其他專家估計,患有 COVID-19 的群體中約有 10% 的患者有持續存在的症狀。

Possick 表示,自耶魯大學於去年夏天啟動 COVID 後恢復計劃以來,她和她的同事已經看到出現「大量人流」——到目前為止有近 500 名患者。但是考慮到有 3,200 多萬美國人的 COVID-19 檢測呈陽性並且其中許多人可能正在與無情的症狀作鬥爭,「這仍然是一個很小的人數」。

Possick 表示:「大多數 COVID 患者從未住院,而且其中許多人都比較年輕,他們都處於工作年齡。因此,即使只有一小部分人出現持續的 COVID 後病症,但從數字上來看,仍然是很多人。」

COVID 後遺症的症狀因人而異

COVID 後遺症確實沒有單一的症狀。出現後遺症的人報告了一系列問題,有時一次出現多種症狀,從呼吸急促到關節和肌肉疼痛不等。

「到目前為止」,Vanichkachorn 在梅奧診所對他的患者觀察到的最常見病症是疲勞,就是以前活躍的人會在進行諸如遛狗等日常活動後感到疲憊不堪。

新冠後遺症患者中出現的另一個常見症狀是「腦霧」,或者說思考困難。

Vanichkachorn 表示:「不幸的是,在患者發現的、干擾他們的生活的所有症狀中,這是干擾最大的症狀,因為這種症狀通常會在工作場所中出現——患者無法做他們通常做的事情,並且最終只能動手寫下來或制定一份績效改進計劃。這對患者來說壓力很大。」

GW 的 Lypson 已注意到在她的 COVID 後遺症患者中出現心率升高、持續咳嗽以及無法解釋的麻木或刺痛。她表示,焦慮加重是另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

《柳葉刀精神病學》(The Lancet Psychiatry) 期刊上發表的一項最近研究發現,多達三分之一的 COVID-19 倖存者在冠狀病毒感染後的六個月內出現心理健康或神經障礙,而焦慮症是最常報告的症狀之一。

其中一些小病,例如腦霧和疲勞,預計會在住院很長時間並且患有任何類型的危及生命疾病的患者中出現。但是令健康專家感到困惑的是,這些小病會突然出現在起初根本不需要治療的人群中。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 Avdalovic 表示,他偶爾會看到這些症狀會在其他病毒感染後持續存在。例如,一名流感患者可能會感到疲勞,「似乎持續的時間會比正常情況要長一點。但沒有達到這種程度。」他表示。「我認為,我們現在看到的[COVID-19 患者中持續存在的症狀]的頻率是有點獨特的。」

專家仍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 COVID 後遺症

「目前我們有理論」,但是對於為什麼某些人會出現 COVID 後遺症並沒有明確的答案,梅奧診所的 Vanichkachorn 表示。

Vanichkachorn 解釋說,一種想法是,身體陷入了一種超免疫狀態並開始「對抗自身,對抗自己的神經,這會導致所有這些病症」。因冠狀病毒感染造成的器官損傷也可能會歸咎於長期的健康問題。

Lypson 表示,瞭解 COVID 後遺症的根本原因可以使醫療保健提供者更容易識別出更容易出現慢性症狀的患者,並且有可能從一開始就防止這些症狀的發生。

人們可以從 COVID 後遺症中恢復

在 COVID 恢復診所,由專科醫生和治療師組成的多學科團隊與患者合作,以幫助他們克服持續存在的症狀。例如,長期疲勞的人會努力透過低強度的活動(例如瑜伽或臥式運動)來增強自己的耐力。

Vanichkachorn 表示:「我們發現,如果有人對自己要求太高,並試圖以錯誤的方式讓身體好轉,這實際上可能會造成一些損害。」

專家發現,做出較小的調整(例如更頻繁地將事情寫下來)可以改善腦霧患者的日常功能。在肺科醫師的帶領下進行的呼吸運動可以幫助緩解持續存在的肺部問題。

這種療法可能會需要數週或數月的時間才能起作用,但 Possick 表示大多數 COVID 後遺症患者的病情都會好轉。重要的是,在患 COVID-19 之後出現持續存在症狀的患者應尋求治療,而家庭成員、醫療保健提供者和雇主則應認真對待該綜合徵。

Possick 表示:「這些 COVID 後的病症是真實的。」「我們需要承認它們是一個真實的實體,並且會以非常顯著的方式影響著很多人。」

疫苗可以終止 COVID 後遺症

Possick 表示,避免 COVID 後遺症的最佳方法是起初透過預防措施(例如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以及 COVID-19 疫苗來避免感染冠狀病毒。

CDC 資料顯示,到目前為止,約有 34% 的美國人群已完全接種了疫苗。如果在病毒有機會變異使之「不在當前的疫苗庫中」之前有更多的人去接種疫苗,Avdalovic 希望 COVID 恢復診所將會成為過去。

他表示:「我認為,如果我們成功了,那麼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就不會再談論新冠後遺症患者或 COVID 後的綜合症了。」「若能讓我因沒有病患而失業,那麼我會全力支持。」

但是與此同時,在研究人員競相尋找答案的過程中,耐心是關鍵。

Avdalovic 表示:「我注意到的很多情形是,患者真的非常焦慮,並且他們很緊張,也很害怕。這是可以理解的;他們去看醫生,但卻沒有具體的答案。」「因此,我想讓患者放心,只要他們慢慢地感覺好一點,我們就會花時間去嘗試並瞭解他們到底是怎麼了,並且我們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即使這感覺並不像他們想要的那樣明確。」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long-covi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您需要嘗試回歸常態的健康檢測

您需要嘗試回歸常態的健康檢測

2020 年 3 月至 2021 年 3 月與最近記憶中的任何一年都不同。我們大多數人都經歷了(沒有特定順序)高水平的長期壓力、日常活動中斷、與親人的接觸受到限制(或過多)、體重增加、肌肉流失、睡眠障礙和打亂定期的醫生就診。您的身體這一年都承受著摧殘。

另外,作為一個整體,我們感到遭受了獵殺。因 COVID-19 而死亡的美國人中,有 95% 的人年齡在 50 歲或以上。我們將有希望獲得更廣泛的 COVID-19 疫苗接種,隨著天氣變暖以及對生活方式限制的減少,這使得目前成為自我檢查的理想時間。以下有關 50 歲以上人群身心的自我評估的集合將為需要控制損傷的隱蔽(以及也許是一些非常明顯的)區域提供線索。容易的部分?您在不離開屋子的情況下便可完成這些操作。這部分執行起來並不陌生,對吧?

第一步:評估您的體重

在大流行期間我們的體重增加了,這有什麼好驚訝的?除了廚房和沙發,我們無處可去。結果:2020 年 10 月一項針對 7,753 人的研究發現,27.5% 的人最近體重增加,但是已經肥胖的人體重增加的比率甚至更高(33.4%)。

若要評估損傷程度,請問自己一些明顯的問題。

關鍵問題

1. 我的體重是否增加了不止幾磅?

如果是的話,胖在哪裡了?腹部?臀部?兩處都胖了?體重磅數的不斷上升和衣服變緊說明了問題,但並不是全部問題所在。這些額外增加的磅數在您的身體上積聚的部位也有關係。

2. 我的身體在哪裡增加(或減輕)重量了?

與年齡有關的肌肉流失(稱為肌肉減少症)在我們的體重分佈中起著重要作用。當我們的腿部、胸部和背部的肌肉流失時,我們腹部的重量就會增加。那是因為肌肉起到的關鍵作用之一就是以糖原的形式存儲卡路里。如果您的肌肉減少,那麼您的存儲空間就會減少,因此那些多餘的卡路里便會轉化為腹部脂肪。一項研究顯示,年齡在 65 歲以上的人群中,有 72% 的男性和 44% 的女性至少在中等程度上患有肌肉減少症。

3. 檢測自己:腰圍增大檢查

這有兩個部分。首先,在肚臍的水平位置用捲尺環繞腹部。不管牛仔褲營銷人員向我們出售的尺碼如何,該位置實際上才是您的腰圍位置。如果您沒有捲尺,請使用一條繩子,然後用直尺測量該繩子。美國心臟協會表示,無論您的體重是多少或您有多高,男性的腰圍尺寸為 40 英寸或以上以及女性的腰圍尺寸為 35 英寸被視為「腹部肥胖」。

現在,用捲尺在髖骨的最寬處繞一圈。讓我們來算一下:用您的腰圍除以您的臀圍。世界衛生組織將男性為 0.9 或以上以及女性為 0.85 或以上歸類為肥胖。

為何進行這些測量?中心型(腹部)肥胖會以代謝活躍的脂肪包圍您的肝臟和其他器官,這意味著它會製造出可引起炎症和促使疾病的化學物質。研究表明,55 歲以後體重增加與因任何原因導致的較高死亡風險相關;如果體重增加超過 20 磅,則風險會特別高。

中心型(腹部)肥胖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它會以代謝活躍的脂肪包圍您的肝臟和其他器官,從而引起炎症,這是肥胖與心臟病、糖尿病,甚至是阿爾茨海默氏症的風險增加相關的一個原因。在一項針對老年人的研究中,患有中心型肥胖的女性在未來 15 年內患癡呆症的可能性比沒有肥胖的女性高 39%。

至於體重增加,不要讓「老年人減重更難」成為藉口。英國於 2020 年對兩組肥胖人群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年齡在 60 歲以上的人減掉的體重與 60 歲以下的人減掉的體重在統計學上是相同的。

70 歲後的體重

在 70 多歲時超重並不一定是令人煩惱的事情。一項針對 9,200 名 70 至 75 歲的男性和女性的研究發現,被歸類為超重類別的人在未來 10 年內死亡的可能性要比被視為「正常」體重的人低。(但是,這不適用於符合「肥胖」條件的人。)問題在於體重的波動。2018 年一項針對 63,000 多名 75 歲以下人群的研究表明,在較大年齡時體重增加的越多,全因死亡的風險就越高,尤其是在體重增加超過 20 磅的情況下。另一方面,根據研究的綜述,在其 70 多歲時及以後減重 20 磅或以上的人也面臨更大的風險。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Mike Zimmerm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healthy-living/info-2021/health-tes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您不應該跳過您的第二劑 COVID-19 注射的4大原因

您不應該跳過您的第二劑 COVID-19 注射的4大原因

大多數正在接種冠狀病毒疫苗的美國人都在進行兩次接種。在美國最常注射的 COVID-19 疫苗 Moderna 和 Pfizer-BioNTech 疫苗都需要兩次注射,間隔數週。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回去接種其第二劑。

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截至 4 月 9 日對疫苗完成狀態的調查資料,一小部分但也佔據了不小比例(約 8%)的人已錯過了其兩劑系列疫苗的第二劑注射。這個數字高於 CDC 3 月中旬的報告,該報告發現 3.4% 的疫苗接種者在接種第一劑疫苗後的六週內沒有回去接種第二劑。

沒有回來接種的原因囊括了全部範圍。有些人很難從他們接種第一劑的同一家製造商那裡找到第二劑;其他人則沒有前往疫苗接種站點的運輸工具。注射後產生的副作用也仍然是許多人擔憂的問題。

儘管如此,CDC 表示:「確保完成疫苗的第二劑注射對於幫助保護人們免受 COVID-19 感染是至關重要的」。讓我們來看看究竟是為何。

注射第二劑後更有可能獲得更長久的免疫力

很明顯,Pfizer 和 Moderna 疫苗在預防 COVID-19 方面是非常強效的。實際上,CDC 最近的一份報告發現,這些信使 RNA(或 mRNA)疫苗在接種第一劑後預防冠狀病毒感染的有效率為 80%,而在接種第二劑後預防的有效率為 90%。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該防護能持續多長時間。但是我們從其他疫苗中得知,強化注射劑量有助於增強免疫力,而 Pfizer 和 Moderna 疫苗也有望達到同樣的效果。在兩劑 COVID-19 方案中,第一劑可使免疫系統做好準備;第二劑則是確保「免疫力確實起效並持續更長的時間」,內布拉斯加州大學醫學中心傳染病科主任 Mark Rupp 解釋道。

VIDO-InterVac 和喬治敦大學全球健康科學與安全中心的病毒學家 Angela Rasmussen 將 mRNA 疫苗比作一門大學課程,該課程會教導您的身體識別並抵抗感染。她表示,第一劑注射(將其視為「COVID 101」)會使您的免疫系統開始接受冠狀病毒,但是第二劑注射「就像是 SARS-CoV-2 中的進階主題」。

她補充道:「您的免疫系統更有可能在更長的一段時間內保留該認知。儘管我們尚不確定,但那些免疫反應更有可能持久或持續更長時間。」

它提供了抵禦變體的更強效防護

回去注射第二劑的另一個原因:該額外的劑量會使您的身體將更有可能戰勝引發擔憂的冠狀病毒變體。其中一個變體(名為 B.1.1.7)最早在英國發現,現在是在美國傳播的冠狀病毒的主要菌株。

科羅拉多大學安舒茨醫學院的免疫學和微生物學教授 Ross Kedl 表示,兩劑 mRNA 疫苗可產生「抵禦這些在全球各地內流行的變體的良好程度的防護」。但是,「在單次注射後您是否會得到防護以及您得到防護的效果如何,這一點還不太確定」。

芝加哥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專家兼醫學副教授 Emily Landon 解釋道,在變體中發現的一些突變使病毒更容易感染人體細胞。但是在第二劑注射後產生的大量抗體為人體提供了額外增強的防護,可以阻止病毒與細胞結合。

Landon 表示:「[疫苗]在某種程度上會訓練您的身體抵抗 COVID,如果您進行了兩次訓練,那要比一次訓練得到更好的效果。如果您只注射了兩劑疫苗中的一劑,那麼尤其是當遇到變體時,您是在一隻手臂被綁在背後的情況下戰鬥。」

出現副作用總好過患上疾病

一些(但並非全部)疫苗接種者在注射疫苗後報告了輕度至中度的副作用,並且這些症狀在注射第二劑後比第一劑更常見。但是專家表示,害怕短期副作用不應阻止人們完成疫苗系列的接種,尤其是考慮到替代選擇。

Rupp 表示:「我寧願忍受一兩天的不舒服,也不願面臨患上致命疾病的真實可能性。」迄今為止,已有超過 573,000 名美國人死於 COVID-19。

另外,Landon 補充道,如果您的第一劑疫苗產生很強烈的副作用,那麼第二劑將不太可能產生同樣強烈的副作用。(實際上,如果您在注射第一劑後出現副作用,這可能意味著您以前患過 COVID-19。反應是您的身體識別出病毒的刺突蛋白並激活了免疫反應。)

如果您確實出現副作用,非處方藥(例如布洛芬、醋氨酚、阿司匹林或抗組胺藥)可以幫助緩解疫苗接種後出現的大部分疼痛或不適。請記住:「副作用來得快去得也快」Kedl 表示。

他補充道:「那是您得到了充足的免疫力 … 這都是由於與免疫相關的分子過於付出努力,以確保免疫力以正確的方式開始起效。」

如果對副作用、過敏或不良反應的擔憂阻止您注射第二劑,請與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交談。Rasmussen 表示:「他們應該認真對待該問題,並且他們也應該能夠提出適合您的建議。」

現在注射第二劑還為時不晚

已經錯過了您的第二劑注射?專家表示,現在回去並注射第二劑還為時不晚——即使您已超出 CDC 建議的六週期限。(也要記住,包括英國在內的一些國家/地區一直在間隔 12 週的時間期限注射 mRNA 劑量,以便延長疫苗的供應。)

Rupp 表示:「最好是注射該加強劑量,即使是稍晚一些,也要比完全放棄第二劑要好。」

目前不建議混合接種疫苗——即您接種一劑 Moderna 的疫苗並接種一劑 Pfizer 的疫苗的情況——因此,如果您的藥房或疫苗接種站點沒有儲備您完成您的系列所需的疫苗,那就花點時間重新安排您與有疫苗的站點的預約。Rasmussen 表示:「而且我們現在正在進入這樣一個階段,那就是人們在大多數地方應該更容易安排疫苗注射。」

CDC 表示,各行政轄區可以與提供者合作,相對於開始注射第一劑而言,優先安排注射第二劑,並「提倡接種第二劑的重要性,以便實現最大的疫苗效力」。Rasmussen 表示,聯邦政府和州政府還應努力確保沒有前往疫苗接種站點的運輸工具或缺乏線上預約所需技能的人們可以輕鬆獲得其第二劑疫苗。

Rupp 表示:「回去並接種第二劑疫苗的原因確實是一舉三得。」「一來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保護自己;… 二來他們可以防止將這種感染傳播給其家人和親人;三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們這樣做是為了我們的社區和我們的國家。這是我們真正使自己熬過這場大流行的方式。」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why-to-get-second-vaccine-sho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老年人中最常見的 COVID 疫苗副作用

老年人中最常見的 COVID 疫苗副作用

大多數 65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已經完全接種了針對冠狀病毒的疫苗,但仍有近 20% 的人尚未接種第一劑疫苗。根據凱撒家庭基金會 (KFF) COVID-19 疫苗監測項目,一些人計劃接種,一些人沒有計劃接種,還有一些人持觀望態度。

實際上,根據 KFF 的民意測驗,有很大一部分 (24%) 50 歲以上的成年人在 3 月底表示,他們想在開始注射疫苗之前觀望疫苗在他人體內發揮的作用,並且對潛在的副作用擔憂是造成他們延遲接種的主要原因。AARP 的一項新調查顯示了類似的趨勢:調查發現,在某種程度上或非常不可能接種 COVID-19 疫苗的 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有 59% 的人擔心疫苗的副作用。

專家表示,幫助減輕對疫苗副作用焦慮的一種方法是從一開始就設定預期。以下是根據迄今為止收集的資料,老年人可以預期出現的副作用。

注射部位疼痛、頭痛、疲勞是最常見的

這裡有一些好消息:從臨床試驗資料中發現的以及在疫苗推出的頭幾個月中發現的一個關鍵點是,與年輕人群相比,老年人因接種 COVID-19 疫苗而出現的副作用更少。

范德堡大學 (Vanderbilt University) 傳染病專家兼預防醫學和健康政策教授 William Schaffner 表示:「如果在這片陰雲中還有一線光明的話,那就是我們這些白髮人不太可能出現這些反應。」

專家表示,可能的原因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出現的免疫反應下降有關。但是,沒有反應或反應減弱並不意味著人體沒有建立抵禦 COVID-19 的防護。大規模的臨床試驗和現實的資料顯示,三種由聯邦政府授權的疫苗(分別來自 Moderna、Pfizer-BioNTech 和 Johnson & Johnson (J&J))在所有年齡段中在預防冠狀病毒感染引起的嚴重疾病方面非常有效。Schaffner 表示:「因此這些都是非常強效的疫苗。」

按年齡劃分的 COVID-19 疫苗副作用

在針對 Moderna、Pfizer 和 J&J 疫苗的臨床試驗中,對於確實有症狀的人,老年人中最常見的是注射部位疼痛、疲勞、頭痛和肌肉疼痛(其中大多數為輕度至中度)。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的疫苗安全監視系統收集的資料也將這些列為在 2020 年 12 月 14 日至 2021 年 2 月 28 日之間接種了 Moderna 和 Pfizer 疫苗的 65 歲及以上人群出現的主要症狀。

也有報告顯示老年人中在注射後出現了關節疼痛、發燒、噁心和發冷。並且 CDC 在美國疫苗接種的第一個月期間收集的資料發現,在所有年齡段的人中,頭暈是最常見的症狀之一。

另一個關鍵發現:第二劑注射往往會帶來更大的副作用。據報告,與第一劑相比,在接種第二劑 Pfizer 和 Moderna 疫苗後,老年人會出現更頻繁、更強烈的副作用。而且,Schaffner 表示,如果您已經患過 COVID-19,那麼「目前的傾向」就是您可能會因接種疫苗而感受到更強的副作用,因為您的「免疫系統已在某種程度上有所準備」。

「活躍起來的」免疫系統帶來的副作用

CDC 表示,無論這些短暫的副作用可能會有多刺激和不舒服,它們「都是您的身體正在建立防護的正常體徵」。

頭痛、疲勞、疼痛和發冷是炎症反應的結果,炎症反應會「在免疫系統派遣士兵與疫苗相遇並開始對其做出反應時」發生,Schaffner 解釋道。因此,全身性反應「已經使您的免疫系統開始活躍起來」,他補充道。

非處方藥,例如布洛芬、醋氨酚、阿司匹林或抗組胺藥可以幫助緩解疫苗接種後出現的任何疼痛或不適。CDC 表示,只要沒有其他會阻止個人正常服用這些藥物的醫療理由,他們就可以服用這些藥物,但是與您的醫生核查始終是一個好主意。

只是一定要等到症狀(如果有)出現後再尋求緩解辦法。Schaffner 表示,有一些資料表明,建議在注射前服用止痛藥會削弱您的免疫反應,因此「為謹慎起見」最好是等待。CDC 表示,可以使用乾淨、涼爽、濕的毛巾來減輕手臂上注射部位的任何刺激或不適。

為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做好準備

Schaffner 表示,如果您容易間歇性眩暈或無法保持身體平衡,請與「可以扶住您的手臂的人」一起赴約,這參閱了 CDC 報告,該報告將頭暈列為注射後出現的常見副作用。確保您在接種疫苗前身體保持充足的水分,也可以幫助減輕任何頭暈反應。

他補充道:「記住,其中一件好事是,在接種後將會對您進行觀察至少 15 分鐘。因此,您將會坐在疫苗接種地點之外的區域中,這樣您就可以使自己鎮靜下來並放鬆身心。」

在大多數情況下,與疫苗相關的副作用會在幾天後消退——通常是在發作後一到三天。但是,如果這些副作用遲遲不退或令您擔憂,請聯絡您的醫生。CDC 建議,如果在 24 小時後注射部位的發紅或壓痛情況惡化,也請聯絡您的醫生。

要記住的重要一點:與 COVID 相比,疫苗產生的任何副作用「確實是非常微不足道的。」Schaffner 表示。「如果您確實有一些短暫的副作用,為了保護自己免受病毒的侵害,這是一個要付出的非常適度的代價,而該病毒確實可以使我們任何一個人在 48 小時內進入重症監護室。」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older-people-covid-vaccin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 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COVID-19 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在過去的一年中,您曾有多少次說過「當 COVID 結束時……」?遺憾的是,雖然 COVID-19 可能會成為不那麼嚴重的威脅,但專家表示,徹底遠離新冠病毒的美好未來卻無法在近期實現,即使疫苗已經出現。「我們非常確定的是,該病毒將在可預見的未來與我們共存。」范德堡大學醫學中心傳染病教授 William Schaffner,M.D. 表示。

COVID-19 有可能伴隨我們的原因

歷史表明,想要根除任何傳染病幾乎都是不可能的,賓夕法尼亞大學免疫學研究所所長 John Wherry 說到。人類只設法根除過一種傳染病,那就是天花。其他病毒性疾病,例如麻疹,在美國已透過疫苗幾乎被根除,其原因是疫苗接種所產生的「消除性免疫」。這意味著已接種疫苗人群無法被感染,也無法傳播疾病。

但 COVID-19 卻不屬於這種情況,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傳染病科醫學副教授 Clare Rock, M.D. 表示。她解釋說,COVID 和流感疫苗「都無法產生免疫性消除,這就意味著人們仍然有可能被輕微感染。雖然我們仍不了解被感染者是否會傳染他人。」COVID-19 疫苗已經顯示出可高效預防疾病並保護人群免於出現嚴重的併發症或住院治療。因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捲起袖子接種疫苗,死亡和住院治療人數將會降到最低點。但是,「目前仍沒有能夠根除 COVID 的疫苗。」Rock 表示。

同時還有其他一些因素,例如有多少人選擇接種疫苗或是否出現對疫苗具有耐藥性的病毒變種出現等,都可能會影響該疾病的存續。該病毒每次從一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身上時,其基因代碼都會積累變化。

「更多的病毒複製導致了更多變種的出現。」Wherry 說到。「大部分變種都是死胡同,但您就像是在玩俄式輪盤遊戲。手槍中的子彈越多,發生壞事的可能性就越大。」當然,最大的顧慮是病毒變體會避開疫苗帶來的免疫。

西班牙流感告訴我們的事實

COVID-19 在席捲全球一年多後不會憑空消失。但它最終會演變成更類似於流感,甚至是普通感冒的病毒,雖然這個過程可能會持續數年、數十年或更久,Wherry 表示。

一百多年前發生的上一次大流行病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提示。1918 年和 1919 年,西班牙流感在全球各地所導致的死亡人數至少達到了 5,000 萬人(迄今為止,COVID-19 的全球致死人數不超過 300 萬人)。該病毒消退的主要原因是全球大部分人口都已接觸過病毒並形成了免疫,或是已經死亡。但即使疫情已經結束,該病毒卻從未真正消失。事實上,1918 年流感病毒的後代分別在 1957 年、1968 年和 2009 年造成了致命爆發。

「1918 年病毒多年來累積了很多變化,至今在 H1N1 病毒株中仍可發現該病毒的基因殘留。」Schaffner 指出。「這就像是人類的後代。您的身體中有一小部分您的高曾祖父的基因,當前的流感病毒中也有一部分其高曾祖父病毒的基因。」

同樣,引發 COVID-19 的病毒 SARS-CoV-2 也已經開始變異。現在的問題是病毒會如何變化。其他病毒的大部分變異對於病毒的作用方式不會產生任何有意義的影響,有些變異甚至會損害病毒。而在其他情況下,病毒可能會透過變異從而更輕鬆地傳播,甚至避開人體的免疫反應。

「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是,一個很小的變化都可能讓病毒變得十分具有傷害性。」研究病毒進化的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計算生物學家和生物化學家 Gustavo Caetano-Anollés 說到。「COVID 和流感的差別是人們已經接觸「流感」很長時間,長久以來已經生成了免疫力,從而降低了疾病的死亡人數。」

您現在可能認為流感不是什麼大問題,但它每年在美國造成的死亡人數在 12,000 到 61,000 人之間,並且導致了成千上萬人接受住院治療。如果 COVID-19 的致死率和住院率最終下降到與流感相同的水準,Rock 表示,它仍然會成為沉重的負擔。

「流感每年會導致數以千計的人去世,這些人大部分是年長者,並且對衛生系統造成了沉重負擔。」她表示。「而 COVID-19 每年造成的致死人數會是流感的兩倍。」

未來 COVID 可能會在冬季爆發

另一個問題是 COVID-19 是否會成為一種季節性疾病。許多人預測疫情會在 2020 年夏季消退,但美國南部和西部卻出現了病例激增的情況。Caetano-Anollés 表示,疫情的強度已經導致資料變得非常混亂。

「當疫情達到如此失控的程度時,季節性也無法發揮作用。」他說。在一月份發佈的一項研究中,Caetano-Anollés 在 221 個國家/地區發現 COVID-19 病例和死亡率與溫度和緯度有關。這表明一旦病例人數開始下降,COVID-19 可能就會變為與流感類似的一種秋冬季高發季節性疾病。

許多病毒都會隨季節而發展或消退,其原因有兩個,Caetano-Anollés 表示。其中一個原因是保護病毒的外膜非常容易受到某些環境條件的影響,例如熱量和紫外線。我們的免疫系統也會隨季節而變化,可能是由於維他命 D 的生成量增多,免疫系統在夏季變得更強壯。

然而,季節性並不意味著病毒會在一年的其他時候消失。「流感每年都會發作的原因是即使在流感季節外也始終有少部分人感染病毒,這就足夠在高峰間期保持住病毒。」Caetano-Anollés 說到。

從長期來看,Wherry 預見到了被其稱為「好結果」的兩種 COVID-19 的發展可能性。一種可能性是 SARS-CoV-2 最終因廣泛的免疫性而消失,與西班牙流感類似,有可能被其他新冠病毒株取代。另一種可能性是該病毒徘徊不散,成為一種地方季節性病毒,感染還未生成抗體的大部分年輕人,但卻極少導致嚴重疾病,與在人體間傳播並導致普通感冒的其他冠狀病毒類似。

事實上,艾莫利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科學家們近期利用其他人類冠狀病毒研究開發出一種模型,該模型預測出 SARS-CoV-2 有一天會成為一種溫和的兒童疾病,其致死率低於季節性流感。

那麼 Wherry 所說的壞結果是什麼?「如果我們不能夠為足夠多的人接種疫苗,該病毒會繼續變異以保持致病性,每年殺死成千上萬的人。」專家表示,避免這種噩夢般場景出現的最佳方法就是盡快在全球各地分發疫苗。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Jennifer Rainey Marquez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predictio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