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P 樂齡會調查:三分之一的成年人經歷過禮品卡付款詐騙

AARP 樂齡會調查:三分之一的成年人經歷過禮品卡付款詐騙

AARP 樂齡會的一項新調查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曾被騙子要求用禮品卡支付虛假的金融債務。大約四分之一的受騙者購買了禮品卡並與騙子分享了卡編號,平均損失達到 200 美元。

「犯罪分子最有可能說服人們購買禮品卡,以便『支付獲得抽獎獎金的費用』,或者『預付』某些產品或服務。」AARP 樂齡會詐騙預防計劃主管 Kathy Stokes 說道。「或者,他們會冒充朋友或同事,強迫受騙者透過購買禮品卡來幫他們一個忙。」

15% 的受訪者表示,抽獎是禮品卡付款詐騙中最常見的策略。第二常見的是受騙者會被要求預付服務或產品的費用(占 12%)、幫助有需要的朋友或同事(各占 12%)或支付某人的電話費或水電費帳單(占 10%)。

騙子也可能在詐騙電話中冒充技術支援專家或政府代表,他們會要求您緊急付款,以解決電腦問題、繳納稅款或解決您的社會安全號碼問題。根據聯邦貿易委員會 (FTC) 的說法,任何人,無論以何種方式藉口,要求您使用禮品卡付款的都是騙子。

FTC 在 2021 年記錄了超過 64,000 起有關禮品卡付款詐騙的投訴。在這些案例中,消費者報告的集體損失為 2.33 億美元,比 2020 年增加了 88%。

「無金額」禮品卡詐騙也很常見

AARP 樂齡會詐騙觀察網路 (Fraud Watch Network) 與芝加哥大學的 AmeriSpeak 綜合調查合作,在 1 月和 2 月對 2,179 名 18 歲及以上的人進行了調查,以評估消費者遇到過的這兩種類型的禮品卡詐騙——付款詐騙和「無金額」禮品卡詐騙。「無金額」禮品卡詐騙是指消費者使用或收到一張沒有金額的卡。

大約四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曾遇到過第二種詐騙,這通常涉及騙子篡改待售的卡片以獲取背面的卡編號,使他們能夠在購買時盜用消費者卡上的現金。

雖然一些無金額事件可能是由於商店錯誤造成或人們忘記了他們已經使用過一張卡,但「四分之一的消費者經歷過使用或收到一張沒有價值的卡這一事實表明存在犯罪活動。」Stokes 說道。調查發現,此類案件的平均損失為 140 美元。

收到空禮品卡的人中有 84% 採取了措施來嘗試解決問題,例如撥打卡上的電話號碼或造訪卡上的網站,或與他們正要兌現禮品卡的商店的經理協商,但超過一半的人被告知他們無法獲得退款或額度。

年輕人更易成為目標

調查發現了禮品卡付款詐騙中的年齡差異,在 18 至 49 歲的受訪者中有 39% 報告曾遭受過詐騙,而 50 歲以上的受訪者中僅有 28%。

然而,老年人更可能希望採取立法行動來打擊詐騙行為。在 50 歲及以上的受訪者中,69% 的人表示他們「強烈同意」立法者應該採取更多措施保護消費者,而在年輕人群中這一比例僅為 54%。

AARP 樂齡會呼籲採取更嚴格的法規和更有力的執法行動來打擊詐騙,並呼籲零售商、付款處理商和發卡機構採取措施防止消費者損失,例如店內干預和更靈活的退款政策。

根據調查,大約四分之一購買禮品卡來支付假定財務債務的消費者曾被店員警示過這可能是騙局。之前的 AARP 樂齡會研究發現,超過一半的潛在詐騙受害者在第三方干預下避免了損失。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欺詐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Andy Markowitz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scams-fraud/info-2022/gift-card-fraud-surve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第二針增強劑:誰應該接種?什麼時候?

第二針增強劑:誰應該接種?什麼時候?

現在,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可以挽起袖子準備打第二針 COVID-19 增強劑了,更年輕一些有特定免疫低下狀況的人群也同樣適用。

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於 3 月 29 日授權了該額外劑量,並且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已同意將其新增到新冠病毒疫苗建議清單中。但衛生官員突然停止了敦促合格人群中的所有人都去接種該劑疫苗,讓許多人想知道他們是否應該接種。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國際疫苗獲取中心執行主任 William Moss, M.D. 說:「對此沒有簡單的答案。」其他專家也同意:有若干因素可能影響您的決定。

以下介紹了在確定是否打第二針增強劑時要考慮的因素。

誰符合第二針增強劑的資格?

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可以在打完第一針增強劑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 Pfizer-BioNTech 或 Moderna 疫苗。

12 歲及以上的人,如有特定免疫功能低下狀況,可以在第一針增強劑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 Pfizer 增強劑。

18 歲及以上的人,如有特定免疫功能低下狀況,可以在第一針增強劑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 Moderna 增強劑。

在至少四個月前接種了 Johnson & Johnson (Janssen) 基礎疫苗和增強劑的成年人,可以使用 mRNA COVID-19 疫苗打第二針增強劑。

來源:FDA、CDC

您有什麼個人風險?

埃默里大學 (Emory University) 醫學院傳染病系醫學教授 Carlos del Rio, M.D. 說,得 COVID-19 重症的最大風險是年齡。這主要是由於隨著人的年齡增長,免疫系統開始喪失一些活力。

CDC 的資料顯示,85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占 COVID-19 死亡最大比例,其後是 75 至 84 歲和 65 至 74 歲的人群。總的來說,50 歲以上的人占美國 COVID-19 約 100 萬死亡人口中的逾 93%。

但基礎健康狀況,比如糖尿病、肥胖症和心臟病,也可能增加新冠病毒感染的風險。所以,重要的是基於這些因素評估您的風險。(可以這樣想:一個 50 歲的人,沒有任何健康病症,其風險類別與一個 85 歲,正在管理若干病症的人是不同的。)

FDA 授權第二針增強劑的決定是基於以色列的資料,這些資料顯示,在第一針增強劑之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可以為 60 歲及以上和其他高風險人群減少住院和死亡的風險。FDA 的生物學評估與研究中心主任 Peter Marks, M.D. 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解釋說,美國衛生官員之所以決定將合格年齡區間延伸到 50 歲,是因為「我們知道,在大約 50 至 65 歲年齡區間的人們,大約三分之一有顯著的醫療合併症」,這表示他們有兩種或更多的基礎健康病症。「所以,選擇 50 歲及以上……我們認為,我們會幫助到最有可能受益於第四針疫苗的人群。」

Houston Methodist 傳染病醫師、流行病學專家 Ashley Drews, M.D. 說,免疫功能低下者以及 65 歲及以上人群(有些專家建議 60 歲及以上)應作決定,現在就去打第二針增強劑。同理適用於 50 多歲,有基礎健康病症、重症風險較高的任何人。Drews 說:「但如果你在 50 至 60 歲之間,沒有使嚴重 COVID 風險增加的任何基礎健康病症,那麼你不用著急馬上就去打第二針增強劑。」

Del Rio 補充說,合格群體中的較年輕、較健康的人如果願意,也可以打第二針增強劑,「但目前來看,不會起到那麼大的作用」。他說,雖然疫苗提供的一些保護效力減弱,但在這些抵禦力較好的人群中,基礎系列和第一針增強劑「仍能非常有效地防止重症和死亡」。

在權衡您的風險時要考慮的另一個因素:近期感染。與數百萬美國人一樣,64 歲、打過增強劑並「除此之外健康」的 Moss 在冬季的 omicron 病例激增期間感染過 COVID-19。他說:「在某種程度上,這次感染就像給免疫系統打了增強劑。」所以目前,他沒有感覺「有必要打第二針增強劑」。

關注社區情況

Moss 指出,COVID-19 的報告病例已基本趨緩並在接近大流行低谷,這表示在全國許多地區,暴露的風險也已經降低。但我們都知道,這可能有變化。歐洲有幾個國家剛剛經歷過 omicron BA.2 子變種造成的病例數激增,該子變種最近成為了美國新冠病毒的主要菌株。專家說,BA.2 可能在本土造成病例數增加,一些地區已經有上漲,但專家預計不會出現 omicron 造成的那樣災難性病例潮。

Moss 說,如果數字再次上漲,「那麼局面就有所變化了」。他的建議:始終關注社區情況。(您可以在 CDC 網站追蹤社區傳播率,並找到您所在地區的指導意見。)如果傳播率開始激增,而您尚未打第二針增強劑,Moss 說,「那麼你可能要更早地決定去打第二針增強劑。」

這條建議也適用於旅行目的地。如果您的春季或夏季計劃包括到病毒感染率高的城市或國家旅行,那麼要準備好在離開之前幾週打第二針增強劑,以確保您的抗體水準達到最高。抗體是免疫系統產生的蛋白質,幫助對抗感染,防止您生病。

Drews 說:「你不應該太靠近旅行前接種,否則你不會獲得全部效果。但還是那樣,如果你屬於高風險人群,比如說你是 65 歲或以上,或者你是移植接受者,或者你有糖尿病,那麼你需要現在就決定去接種。我是不會等的。」

而在考察當地的傳播趨勢時,還要考慮是否能獲得檢測和治療,這可能影響感染的後果。全美有數千個藥房和診所可以為懷疑感染 COVID-19 的人提供檢測,對於陽性患者,也可能現場開出治療方案。您可以在 COVID.gov 查詢您附近是否有這些所謂的「檢測並治療」地點。

Moss 說,除了疫苗以外,「我們需要能夠利用我們工具箱中的其他工具」。

是否有任何副作用?

專家說,即使您不需要再打一針增強劑,第二針增強劑也沒有任何已知副作用。疫苗有非常良好的安全紀錄,嚴重副作用也很罕見。

FDA 的 Marks 說,50 歲以上年齡區間人群的心肌炎風險(不常見副作用中的一種)「確實被視為極低」。「在以色列觀察了接種額外劑量的一百萬人,副作用分析報告顯示對此年齡區間非常有利。」儘管如此,您應該做好準備,在打針後可能出現一些可能的副作用,雖然只是臨時發作。疲勞、發燒、頭痛、肌肉痛、發冷和噁心是接種 COVID-19 疫苗和其他疫苗之後報告的所有常見症狀。

但是,對於不需要的人來說,額外再打一針似乎沒有任何好處——再次強調,我們指的是沒有任何健康問題的較年輕人群——特別是如果想建立長效細胞免疫,幫助保護身體不發生嚴重疾病。

Moss 說:「接種增強劑後,人的抗體水準始終會增長。但到底有多關鍵,卻不清楚。這又回到那個問題:我們接種疫苗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我們的目的只是試圖預防所有感染嗎?但這幾乎是疫苗不可能完成的目的;或者是為了預防重症和住院及死亡?這是更合理的目的。我認為,在三劑之後,大部分人都可能實現了這個目的。」

FDA 於 4 月 6 日開會討論增強劑的未來,包括是否需要為更廣泛的人群提供更多增強劑,以及是以怎樣的頻率。衛生官員還將討論這些疫苗可能是什麼樣的。Moss 說,在未來幾個月至一年時間,我們可能有更多的增強劑方案,比如變種特定的疫苗或提供局部免疫力的噴鼻疫苗。科學家也正在努力開發可以對抗多種新冠病毒變種的疫苗。

Moss 說,還有一種可能,「特別是對於除此之外健康且較年輕的成年人,他們可能不需要每年接種增強劑」,儘管這取決於大流行的發展以及可能出現的任何變種。「或許,每年打增強劑更適合最脆弱的人群。」

要點是什麼?

關鍵點在於評估您的風險,而如果您有任何疑問,諮詢您的醫生。

Drews 說:「還是那句話,主要的決定因素是年齡,然後是你的基礎健康病症。你個人患 COVID 重症的風險越高,你就應該越快作決定去打第二針增強劑。」

還有別忘了可能幫助預防重症的其他工具:高品質口罩可能在一開始就幫助防止感染,而如果真的感染了 COVID-19,那麼一系列治療方法可能幫助防止疾病進展。

Del Rio 說:「我認為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如果你還沒有接種疫苗或增強劑,你應該去接種。因為我更擔心數百萬仍然還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或者數百萬 65 歲以上還沒有打第一針增強劑的人。對我來說,這應該是關注點。」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second-booster-covid/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社會安全冒名者騙局的 9 個跡象

社會安全冒名者騙局的 9 個跡象

去年夏天,麻塞諸塞州皮博迪市的一位年長美國人在郵件中收到了令人驚訝的消息:由於生活成本增加,其社會安全福利每月將增加 240 美元。但這封信比一張 3 美元的鈔票還要假。

有一條線索表明這是假的:如果通貨膨脹促使福利年度增長(而且並不保證一定會有年度增長),那麼社會安全局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SSA) 會在 12 月郵寄生活成本通知。因此,8 月 30 日的信中所謂的 COLA 通知是假的,純屬胡扯。另一個明顯的跡象:這封假信建議收件人撥打一個免費電話來領取這些額外的錢。但如果真的有增長,那麼會在新年開始自動增長,不需要受益人採取任何行動 。

據 SSA 的監督部門,也就是監察長辦公室 (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OIG) 的官員稱,加利福尼亞、佛羅里達和俄亥俄州也有人收到類似的信件。負責 SSA-OIG 重大案件部門的特工 AJ Monaco 說,SSA-OIG 帶頭打擊現代人的這場夢魘——社會安全冒名者在每名受害者身上騙取的金額最高可達 100 萬美元。

聯邦政府的數字顯示,在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的五年中,有近 312,000 份關於社會安全冒名者報告,總損失超過了 9,500 萬美元。

社會安全騙局給美國人造成了沉重損失

騙局的 9 個明顯跡象

政府為傳播有關這些騙子的資訊(並阻止他們)付出了大規模、多方面的努力,其中包括監督辦公室對社會安全騙局九個明顯跡象的警告。如果冒名者透過電話、簡訊、電子郵件、信件或社群媒體帖子聯絡您,那麼如果他們有以下行為,您可以確定這是個騙局:

  • 1. 威脅要暫停您的社會安全號碼
  • 2. 警告說要逮捕您或採取其他法律動作
  • 3. 要求或請求立即付款
  • 4. 要求用禮品卡、預付簽帳金融卡、網路貨幣或郵寄現金等方式付款
  • 5. 強迫您透露個人資訊
  • 6. 要求保密
  • 7. 威脅要查封您的銀行帳戶
  • 8. 承諾要增加您的社會安全福利
  • 9. 試圖獲得您的信任,即提供虛假「證明文件」、「虛假證據」或甚至是真正政府官員的姓名
  • Monaco 說,一項調查發現,像寄到麻塞諸塞州皮博迪市的那封假信,其目的是誘使收件人交出個人和財務資訊,或者更糟糕的是,利用人們作為棋子來洗錢或實施其他詐欺活動。

    是什麼促使受害者交出他們的錢?據 Monaco 說,是像這樣的謊言:

    「我們必須要修復你的社會安全號碼。」

    「我們必須與 DEA [緝毒署] 和聯邦犯罪調查機構合作修復社會安全號碼。」

    「我們只需要你把[你的錢]轉移到這裡保管,否則我們可能要逮捕你。」

    2019 年社會安全冒名者騙局數量驟增,而正是一次不合理的騙局讓猶他州一位立法者的妻子被套牢。

    渴求現金的騙子們改變了策略

    Monaco 說,犯罪分子最近發出了帶有假 SSA 標誌和充斥著謊言的信件,這表明他們的策略演變得非常快,因為他們使用不同的方法來冒充真正的社會安全雇員;他自己的 LinkedIn 個人資料被劫持,使這種詐欺行為偽造得真實可信。他說,幸運的是,受害者向當局報告了,並沒有上鉤。

    Monaco 畢業於海軍學院,曾是海軍陸戰隊員,早先在美國特勤局 (U.S. Secret Service) 和國土安全部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工作。他說,由於社會安全騙局不斷演變,重要的是有一種「安全意識」,以懷疑的態度看待別人主動接觸自己的舉動。如果有人向您說了一個荒謬的故事,並告訴您要保守秘密,則「掛斷電話,冷靜下來,弄清楚狀況」。詐騙專家通常還建議求助於值得信賴的朋友,他們可能幫助當事人察覺異樣。

    Monaco 說,當騙子們不可避免地狗急跳牆,威脅潛在受害者迅速動作時,就要小心了。

    如果被要求提供禮品卡、加密貨幣或電匯,要知道這些都是警告信號。包括 Monaco 在內的專家說,這些錢一旦被騙就很難找回。

    受害者來自各個年齡段,不需要接近或達到社會安全年齡就受騙,因為人們會在很年輕還沒領取福利時就得到九位數的社會安全號碼。

    成功案例

    事實上,一個成功案例的主角是馬里蘭州一位養育年幼子女的單身母親。她被一個社會安全騙子說服,將 20,000 美元的現金(她一生的積蓄)寄到鳳凰城的一家藥店。這個詭計是:騙子告訴她,寄錢可以防止她被捕。

    Monaco 的團隊聯繫了運輸公司,並在包裹到達預定目的地之前將其攔截。Monaco 說,這名婦女在不到 24 小時內就拿回了她的錢,而且他提到,案件中的證據顯示,這一犯罪企圖與正在調查的其他詐欺行為有關。這位受害者鬆了一口氣,她不僅得到了賠償,還「給那些負責追回這筆錢的人寫了一封由衷的感謝信」。

    即使沒有損失資金,也必須造訪 oig.ssa.gov/report 來報告與社會安全冒名者的接觸。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執法者,Monaco 知道那些沒有得手的騙子會擴張至其他黑暗的犯罪領域。這可能是技術支援詐騙或與大型零售商 Amazon 有關的詐騙。

    因此,他總結道:不要放鬆警惕。保持這種「安全意識」。並告訴其他人正在發生的騙局,因為正如他所觀察到的,「口口相傳」是強大的預防工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Katherine Skib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scams-fraud/info-2022/social-security-impostor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透過數字回顧 2 年來的 COVID-19

    透過數字回顧 2 年來的 COVID-19

    兩年前,即 2020 年 3 月 11 日,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宣布 COVID-19 為大流行,我們所熟悉的生活在瞬間改變。各國政府封國,學校轉為線上教學,電影院和工作場所關門停業,醫院人滿為患。

    我們現在更瞭解導致 COVID-19 的病毒,以及如何保護自己,避免受到最嚴重的影響:我們有拯救生命的疫苗和對抗疾病的治療方法,而且我們知道良好的通風、高品質的口罩和保持幾英尺的距離可以幫助最大限度地減少病毒傳播。

    然而,COVID-19 仍然在許多人的日常生活中揮之不去,特別是那些失去親人或繼續與大流行造成的身體和精神損失作鬥爭的人。

    以下是根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和其他專家彙編的資料,對新冠病毒在過去兩年對美國人造成的影響進行的數字分析。

    記錄在案的美國 COVID-19 病例數:7,890 萬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在該大流行早期,美國每天的新病例很少超過 25,000 例。從那時起,我們看到出現了感染性更強的病毒變種,包括 delta 變種,它使每日病例數超過 175,000 例,以及 omicron 變種,它在 2022 年 1 月的一天感染了 130 多萬人,打破了紀錄。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新冠病毒資源中心 (Johns Hopkins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的資料,全球各地已經有超過 4.41 億例 COVID-19 的報告。

    美國有 947,882 例死於 COVID-19,其中93% 是 50 歲以上的人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自大流行開始以來,近 100 萬美國人因 COVID-19 死亡,其中絕大部分是 50 歲及以上的人。更重要的是,聯邦資料顯示,有逾 200,000 名長期照護設施的居住者和工作人員死於 COVID-19。全球各地已有近 600 萬人死於 COVID-19。

    已施打 5.53 億劑 COVID-19 疫苗。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到 2020 年 12 月中旬,美國獲得了 Pfizer-BioNTech 的第一支 COVID-19 疫苗。Moderna 和 Johnson & Johnson (J&J) 的疫苗緊隨其後,到 2021 年 4 月,16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有資格注射疫苗。幾個月後,年齡較小的兒童也有資格接種,但今天 5 歲以下的兒童仍然沒有機會接種疫苗。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超過 80% 的合格人群(5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已經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近 90% 的 65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已經完全接種了兩劑 Pfizer 或 Moderna 疫苗或一劑 J&J 疫苗。專家說能加強保護力,特別是防護高傳染性的 omicron 變種的增強劑,已經為 66% 的 65 歲以上人口進行了接種。

    自 2020 年 8 月以來,有 450 萬人因 COVID-19 住院;70% 是 50 歲以上的人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許多因 COVID-19 生病的人能夠在家裡控制他們的症狀,但並非所有人都可以。自 2020 年 8 月以來,大約有 450 萬美國人因 COVID-19 而住院治療。

    在過去的兩年裡,隨著病人的湧入,醫院承擔了沉重的負擔,而醫護人員的損失尤其大,他們被病毒壓得喘不過氣來,個人也受到了影響。據 CDC 稱,他們中近 100 萬人已經感染,超過 3,600 人死於 COVID-19。

    美洲印第安人或阿拉斯加原住民:2.2 倍

    西班牙裔和拉丁裔:1.9 倍

    以及黑人:1.7 倍

    以上代表了與美國白人相比,各族裔更有可能死於 COVID-19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COVID-19 突顯了美國長期存在的健康不平等現象,它對少數種族和民族群體的影響過大。例如,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因 COVID-19 住院的可能性比他們的白人同齡人高 3.2 倍。美國黑人的數字是 2.5,而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因 COVID-19 住院的可能性是白人的 2.4 倍。亞裔美國人也比他們的白人同齡人更有可能因 COVID-19 而得重病並死於該病。CDC 稱,有若干因素影響健康公平,包括歧視、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收入差距以及住房。

    在美國進行了 8.15 億次 COVID-19 檢測

    (資料來源:Our World in Data,數據截至2022年2月22日)

    2021 年春天,當居家快速檢測盒首次上架時,檢測出現了轉機。2022 年 1 月再次出現轉機,政府表示將要求私人保險和 Medicare 為非處方檢測盒買單(Medicare 的計劃預計將在初春開始),並且所有美國人都可以從聯邦政府領取四個免費檢測盒(從 3 月 7 日那一週開始還將再提供四盒)。專家說,容易獲得並方便使用的檢測是幫助減緩病毒傳播的關鍵。當涉及到治療 COVID-19 時,這也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新的抗病毒藥丸可以阻止疾病的發展,而在症狀開始後不久服用效果最好。

    從美國國家儲備中分發了 4 億片口罩

    (來源:白宮)

    不管喜歡與否,自 2020 年春天以來,口罩一直是大流行的主要部分。根據 CDC 的最新指導意見,今年春天口罩在全國許多地區可能發揮的作用不那麼突出,但不要指望完全擺脫口罩。一些專家預測,在季節性疾病期間(比如流感),口罩會派上用場。此外,許多免疫力低下或有其他嚴重疾病高風險的人將選擇繼續戴口罩。如果您對自己的風險和社區中的危險有疑問,請諮詢您的醫生。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大流行,38% 已離開或考慮離開工作的 50 歲以上人表示他們不會這麼做。

    (來源:AARP 樂齡會)

    自 2020 年 3 月以來,工作文化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許多員工已經自願辭去工作,或完全改行。而且很多年長者已經退休,根據 Pew Research Center 的資料,在過去兩年中,55 歲及以上的退休人口增加了 350 萬,即使他們原本計劃再工作幾年。AARP 樂齡會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在已經離開工作崗位的人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因為大流行而比原計劃提前退休。數以百萬計的美國成年人也因為這場大流行而失去了工作。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covid-by-the-number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家庭照護者如何保護親人遠離詐欺和騙局

    家庭照護者如何保護親人遠離詐欺和騙局

    我坐在電腦螢幕前,盯著那筆電匯請求,心中突然提起了警覺。我很高興地接受了一家貌似聲譽卓著的英格蘭團體發送的演講邀請。他們找到我,對我的所有問題都進行了適當的回覆,而他們的聯絡人也在線上查證了。最後一步是讓我匯出一筆可報銷的簽證費。在離提供銀行資訊還有幾分鐘的時候,我停下來,打了一通電話。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認為自己是個精明的人,但我很驚訝,自己這麼快就要被捲入這場線上金錢騙局了。騙局變得越來越複雜,照護者越來越難以提防詐欺行為並保護其家人和親人。這對認知能力下降親人的照護者來說是更大的挑戰,特別是如果他們不住在同一個房子或城鎮。

    戀愛詐騙的痛苦

    對家庭來說,一些最困難和最痛苦的騙局是戀愛騙局,騙子利用假身分對孤獨和寂寞的人下手。這種接觸通常是透過社群媒體開始的,一連串的諂媚和殷勤的示好,逐漸展開頻繁的交談。雙方確定了關係,然後在某個時間點,騙子會向對方要錢。騙子總是有藉口,一個無法使用自己的錢的理由,比如簽證或機票有問題。COVID-19 使這個問題進一步惡化。不僅受害者因疫情隔離,實施騙局的人也有「正當」的藉口,解釋他們為什麼不能親自去見受害者。

    詐欺受害者支援主任、AARP 樂齡會詐欺監控網路免費幫助熱線 877-908-3360 的負責人 Amy Nofziger 說:「這些騙局對照護者造成困難的部分原因是,受害者通常是被培養為注重隱私,並且被教導要善良、有禮貌的一代人。有人按門鈴,他們一定得去開門;有權威人士索要資訊,他們一定得提供;他們不願意掛斷別人的電話。」

    再加上許多受害者最近失去了配偶,現在有更多由自己支配的時間。許多曾在過去幾年裡照護愛人的配偶,都將這個階段看作他們真愛和幸福的最後機會。

    一則警示性的故事

    Bill* 的父親兩年前因癌症去世;他的母親,81 歲來自堪薩斯州的 Alice*,一直是她丈夫的全職照護者。葬禮結束後,Bill 和他的妻子 Carol* 留在堪薩斯州,幫助 Alice 重新振作,並整理她的財務事務。為了謹慎起見,Bill 將自己列為她銀行帳戶的授權使用者,因為家族企業在信託中並產生收入。

    在他們回到德克薩斯州的家之前,Bill 對他母親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她獨自生活,是潛在騙子的目標,必須要格外小心;而她對此一笑置之。看看 Alice,她是社區的支柱,獨立工作和生活,健康狀況良好,在教會中也很活躍,很難相信她會成為線上戀愛騙局的受害者。

    作為入口的社群媒體

    但僅僅幾個月後,當地銀行打電話給 Bill,說他母親已經用完了她的房屋淨值貸款。當他和他的妻子問 Alice 是怎麼回事時,她告訴他們,她正在幫助別人,他們需要相信她,讓銀行轉帳。

    Carol 說:「我們開始看著 Alice 帳戶中的錢不斷流出,而她好像並沒有很多錢可以給別人。」

    當 Bill 和 Carol 深入調查時,他們發現 Alice 在社群媒體上加了一些可疑的人為好友,其中一個人盯上了她。他們發現了 70 多張禮品卡,騙子讓她在 Google Hangout 上傳送相片。騙子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來說明他需要更多錢:他被法國當局拘留了;他有一個裝滿現金的公事包,但需要機票去取;他在去見她的路上被困在船上等等,不一而足。他談及愛情;他承諾結婚。Bill 和 Carol 每一次試圖詢問她,戳穿她的故事或阻止她,都遭到了抵抗和搪塞。

    Bill 和 Carol 開始嘗試實施他們能做到的保護措施,聯絡當地的執法部門,刪除企業的信託文件,這樣 Alice 就不能出售財產或貸款了。他們坐下來向鄰居和朋友以及房地產商和銀行業者解釋情況,以確保她不會借錢或獲得更多貸款。當他們瞭解到騙子在兌現的匯票上簽字時,他們讓 FBI(聯邦調查局)介入。

    頻繁地在堪薩斯州和德克薩斯州之間來回奔波,不僅使 Bill 和 Carol 付出金錢,還占用了他們的工作時間,因為他們要時刻瞭解 Alice 的情況。監視她的銀行紀錄,與執法部門打交道,並試圖領先 Alice 一步,這些時間讓他們筋疲力盡,壓力很大,使他們無力專注於自己的事情。由於沒有能力持續監控她的郵件、電話和社群媒體,他們無法完全監督所發生的一切。在他們來看她的時候,Alice 能夠表面裝裝樣子,說一些他們想聽的話,直到他們離開。

    Carol 說:「我們做夢也想不到,像 Alice 這樣堅強和聰明的人,會被這樣的事情所騙。作為孩子,要質詢父母是非常難的,因為在某種程度上,這使她陷得更深。」

    操縱的高手

    Nofziger 說:「詐騙者已經變得難以置信的狡猾,他們會使用心理戰術等方法將受害者完全孤立,使他們與自己的家庭反目成仇。作為照護者或年長父母的子女,要控制潛在騙局可能尤其困難……在已經很長的重要任務清單再加上防騙是很困難的,因為其他事情是要優先考慮的,如醫生預約、藥品、跑腿和準備食物。」

    騙子還知道如何在有人表示懷疑時製造恐慌感。Nofziger 解釋說,當受害者表達擔憂或提出問題時,他們會以「你不想見我嗎?你怎麼能不相信我呢?」這種話術將受害者逼到守勢。

    法律權利

    Alice 沒有聽從她兒子和兒媳的意見,反而越陷越深。她繼續試圖為騙子弄到錢,包括出售財產。她甚至選擇與兒子斷絕關係,而不是相信真相。Bill 和 Carol 發現她已經給騙子匯了 80,000 多美元,而且此時她相信她已經訂婚,就差結婚了。

    Carol 說:「從法律上說,我們幾乎沒辦法阻止她。給別人錢或土地不是違法的。而且她是有健全能力的人,她有工作,還在教堂彈鋼琴。Bill 在 2020 年 2 月份失去了父親,而他感覺,他在那一年也同時失去了母親。這讓人心碎。」

    Carol 將她作為照護者所感到的情緒變化描述為,「從憤怒、絕望和恐懼,發展為奇怪的感覺,你被一切弄得筋疲力盡,你接受這就是事實。我們將繼續努力保護她免受經濟損失。當她明白事情真相時,我們將在她身邊提供幫助。」她補充說。

    AARP 的英文防詐騙服務——欺詐觀察網絡 (Fraud Watch Network) 可以幫助你發現和避免騙局。免費註冊 Watchdog Alerts,查看我們的騙局追踪地圖,或者如果你或你的親人懷疑你是受害者,請撥打我們的免費詐騙熱線(英文) 877-908-3360。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欺詐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Lee Woodruff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financial-legal/info-2022/avoid-scams-frau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 加強針可以持續多長時間?

    COVID 加強針可以持續多長時間?

    說到此次大流行,這是一個漫長的冬天—一個創紀錄的 COVID-19 感染和數十萬人失去生命的冬天。在整個過程中,有一點已經很清楚:加強針是避免目前主要病毒變種 Omicron 造成大規模感染的關鍵。

    聯邦資料顯示,在 12 月期間,未接種疫苗的 18 至 49 歲成年人住院治療的可能性是接種疫苗的同齡人的 30 倍。再來看 65 歲以上的年齡組,這個差異激增到 51 倍的可能性。此外,未接種疫苗的成年人在一月份死於 COVID-19 的風險比那些接種了加強針的成年人高出 41 倍。杜克大學醫學院 (Duk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人類疫苗研究所 (Human Vaccine Institute) 的教授兼疫苗專家 David Montefiori 說:「接種 Omicron 加強針是非常重要的。」

    這種防護作用能持續多長時間?拉霍亞免疫學研究所 (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 的教授 Alessandro Sette 說:「目前還沒有真正明確的定論。」但科學家們每天都在瞭解更多資訊。以下是我們迄今為止對加強針的持久性的認識,以及這對未來可能意味著什麼。

    加強針防護作用減弱,但仍能阻止感染嚴重疾病

    如果您是 9300 多萬在秋冬季接種了 COVID-19 加強針的美國人之一,並且您沒有免疫功能低下,一些專家表示您很可能仍然受到很好的防護,可以防止感染嚴重疾病和死亡。明尼蘇達州羅切斯特梅奧診所 (Mayo Clinic) 的醫學和傳染病教授、梅奧疫苗研究小組 (Mayo’s Vaccine Research Group) 的創始人兼主任、醫學博士 Gregory Poland 表示,但重要的是要記住,疫苗提供的「防護梯度」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包括年齡、遺傳、免疫系統和潛在健康狀況。「這裡沒有照明開關。」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在 Omicron 病毒爆發期間收集並發佈的研究發現,在接種 Pfizer-BioNTech 或 Moderna 加強針後約兩個月,疫苗預防住院治療的有效性約為 90%。四個月後,約為 80%,對此頂級傳染病專家、醫學博士 Anthony Fauci 表示「這仍然是一個良好的防護程度。」這也大大高於兩個標準劑量的 mRNA 疫苗所提供的住院治療防護水平,mRNA 疫苗在接種後約五個月會下降到大約 54%。

    儘管最初有所下降,但科學家們表示,對一些人來說,對嚴重後果的強大防護程度甚至可以保持得更久。原因是什麼?我們正在瞭解更多關於人體抗擊 COVID 團隊的各種角色,以及他們在面對冠狀病毒時如何進行防禦。

    B 細胞和 T 細胞:這不全是抗體的問題

    中和抗體,儘管經常被討論,但只是這種防禦中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這些攻擊病菌的蛋白質在接種疫苗或感染(兩者都會觸發它們的產生)後激增,並在血液中循環,從而留意病毒的存在。如果它們識別出一個入侵者,它們會試圖與病毒結合,從而干擾其感染細胞的能力。然而,Omicron 使它們的作用變得複雜:根據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的說法,由 COVID-19 疫苗生成的抗體「在像 Omicron 這樣嚴重變異的變種中不能很好地識別出它們的目標」,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自從該變種病毒大肆蔓延以來,我們看到如此多的突破性感染。

    此外,研究表明這些中和抗體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失去活力,它們的水平會在幾個月後下降。

    這就是下一道防線出現的地方:具體來說,就是製造抗體的 B 細胞,以及巡視並摧毀感染病毒的細胞的 T 細胞。

    「您可以想像,B 細胞是發射子彈的士兵,而子彈就是抗體。所以一旦攻擊者走了,士兵就會停止射擊。如果繼續為不再存在的病毒製造抗體,那將是在浪費彈藥」,Sette 解釋道。如果病毒回來了,「它們會在幾天內整裝待發,再次發起全面的免疫反應」,Sette 說道。

    《紐約時報》首次報導的一項新的預印本研究發現,第三劑量的 mRNA 疫苗(Pfizer 或 Moderna)增加了這些 B 細胞的力量,使它們能夠在識別出入侵者的幾天內「產生能夠清除甚至像 Omicron 這樣的多變化變種的抗體」,該報導的作者指出。他們寫道,這可以幫助解釋為什麼不是「專門為抵禦變種而設計的 mRNA 疫苗的加強針對變種引起的嚴重疾病有效」。然而,這項研究還沒有經過同行評審。

    Sette 解釋說:「B 細胞具有這種繼續進化的驚人能力。」他補充道,即使在沒有持續感染的情況下,「您也有這種持續成熟的抗體反應」。

    此外,Sette 和其他人的研究表明,在接種疫苗後生成的大多數 T 細胞(這些是幫助控制和終止感染的細胞)會繼續識別出冠狀病毒變種,包括 Omicron。拉霍亞免疫學研究所的教授、發表在《細胞》上的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 Shane Crotty 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些細胞不會阻止您被感染,但在許多情況下,它們很可能使您不會病得很重。」

    專家表示,目前還不清楚這些反應能持續多久,但 B 和 T 細胞反應往往會持續一段時間。根據 Sette 的說法,在感染 SARS 病毒(2003 年亞洲疫情爆發的真正起因)之後,T 細胞存活了十多年。

    第二劑加強針可能對一些人來說是有意義的

    由於這些 B 細胞和 T 細胞的持久力,接受 AARP 採訪的幾位專家表示,可能不需要立即接種第二劑加強針(對於第一次接種 Pfizer 或 Moderna 系列疫苗的人來說,相當於第四次注射,對於第一次接種 Johnson & Johnson 疫苗的人來說,相當於第三次注射),至少對於大多數健康的成年人來說以及在沒有毒性更強的變種出現的情況下。一種預測是,第二劑加強針可能在秋季可供人們接種——每年的這個時候,許多人也會去藥房或醫生診室注射流感疫苗。

    一些國家/地區已經開始為老年人推出第四劑量;Fauci 表示,在美國,「如果需要,會根據資料的發展而更新建議」。他補充說:「對於免疫能力強的人來說,單劑加強針會繼續提供高水平的防護,防止感染因 Omicron 引起的嚴重疾病。」

    但是,即使建議接種第二劑加強針,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一定要每隔幾個月繼續接種更多劑量,儘管可能會出現每年接種一次加強針的情況。Montefiori 表示,多接種一劑疫苗就足以讓中和抗體水平在更長時間內保持較高水平。多注射一針也可以幫助記憶 B 細胞繼續成熟,這樣它們就能更好地為未來的感染做好準備。

    Montefiori 說:「不過,在某些時候,您達到了一個平穩期,這期間您可以繼續注射加強劑,但抗體並沒有得到任何改善,靜止的記憶 B 細胞也不會繼續得到任何改善—您所擁有的 B 細胞數量就是身體所能製造出的數量,而且它們的成熟度就是它們應達到的水平。」「我認為我們只用三劑是達不到效果的;我認為我們用四劑就能達到效果。而對於免疫系統較弱的人來說,這可能需要五劑。」

    在此期間,如果您還沒有接種第一劑加強針,並且符合條件(12 歲及以上完全接種疫苗的美國人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回去接種了一劑加強針),請確保您完成加強針接種,Montefiori 補充道。加強針可以保護您,使您不會因 Omicron 感染而患上嚴重疾病。加強針還會保護您,讓您能夠抵禦任何即將到來的變種病毒的肆意傳播。

    「我們所看到的注射加強劑是對 Omicron 的防護,這與我們之前看到的任何其他變種都有非常大的差異。所以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我認為這是一個跡象,表明注射加強劑可能也有助於提供防護,抵禦未來的變種。」他表示。

    此外,繼續落實其他可以降低疾病風險的預防工作仍然很重要,接受 AARP 採訪的專家表示,即使在該國許多地區 COVID-19 的新病例數繼續下降的情況下。Poland 表示,當您在室內與非家人的外人在一起時,「要適當地佩戴合適的口罩」。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booster-shot-immunit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N95 口罩可以戴多少次?

    N95 口罩可以戴多少次?

    傳染性極強的 omicron 變種的到來,導致口罩建議出現急轉向。許多專家告訴美國人,他們不應該隨便戴任何口罩,而應該升級到能得到的最好的口罩。事實證明,這就是呼吸器口罩,也被稱為 N95。

    1 月 14 日,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更新了其指導意見,承認這些口罩對引起 COVID-19 的病毒提供了最高級別的保護,而且某些人,包括年長者和有基礎健康狀況的人,可能想要考慮佩戴此類口罩,因為現在這種口罩不用再專為醫護人員預留。

    在改用 N95 口罩之前,有一些事情需要瞭解,包括口罩可以重複使用多少次。下方是專家們的意見。

    N95 的效果如何?

    正如其名稱所示,經過國家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NIOSH) 批准的 N95 口罩(以下介紹了如何辨別您的口罩是否經過 NIOSH 批准),在正確佩戴的情況下,對過濾病毒大小的微粒至少有 95% 的效果,包括引起 COVID-19 的病毒。這表示口罩應該緊緊地貼合您的口鼻,形成緊密的密封,沿邊緣或鼻子周圍沒有任何縫隙。

    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Bos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環境衛生系副教授 M. Patricia Fabian 說:「如果你在一個擁擠的地方,那裡可能有 COVID 感染者,那麼戴上 N95 口罩意味著在你吸入空氣之前,你能更好地清潔空氣。」更重要的是,N95 口罩有助於阻止您呼出(或咳嗽或打噴嚏)的飛沫和微粒接觸到其他人。

    KF94 和 KN95 口罩也屬於呼吸器的範疇。不同的是,它們是按照國際標準來設計和測試的。CDC 稱,KN95 的保護作用比 NIOSH 批准的 N95 略低,但仍然比布口罩更有保護作用。

    除了年長者和新冠病毒感染併發症風險較高的人之外,CDC 表示,正在照顧 COVID-19 感染者的人也應該考慮佩戴呼吸器口罩。每天與公眾打交道的人也應該如此,如雜貨店工作人員和公車司機。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長途航班?這也是佩戴 N95 或類似口罩的場合。

    N95 口罩可以戴多少次?

    與可以清洗和重複使用的布口罩不同,N95 口罩的生命週期沒有那麼長。首先,它們是不能清洗的。Fabian 解釋道,口罩中的一層是靜電,旨在吸引和捕獲吸入的空氣中的微粒。用肥皂和水清洗的話,她說:「你至少會毀掉其中一層,甚至更多。」

    Ohio State University Wexner Medical Center 肺科醫生 Megan Conroy, M.D. 說,關鍵是要注意口罩的「結構完整性」。例如,如果帶子被拉得太長,或者臉部周圍的密封性不再緊密,那就是換新的時候了。

    此外,如果注意到戴著口罩呼吸變得更加困難,那麼就該丟棄這個口罩了。Gordon 說:「它是過濾器,所以如果這個過濾器開始堵塞,就會使呼吸變得更難。如果感覺不再舒適,或者外表已經破壞或不貼合,那麼就是時候了。」,即要停止佩戴。

    有什麼方法可以延長使用時間嗎?

    當然有。把呼吸器口罩隨手機、鑰匙、錢包和其他隨身必備品一起扔在手提包或背包裡並不是好主意。而在不使用時放在紙袋裡是可以的。

    Gordon 說,這樣將在可呼吸的環境裡「保持口罩的清潔和受到保護」。CDC 也建議在不使用時,將沒有濕或髒的口罩用紙袋儲存。Gordon 補充說,避免使用密封的容器儲存口罩。

    如果手上有多個 N95,則輪換使用。Gordon 說,戴完一個口罩後,摘下來,放在紙袋裡面,在袋子上標記星期或者您慣用的任何組織體系,同時戴上另一個 N95。她說:「先等到過了該口罩的檢疫期或消毒期」,之後才能再戴上。根據 CDC 的說法,在實驗研究中(可能與真實世界的條件不同),新冠病毒可以在表面存活最多 72 小時。

    摘下口罩時,確保捏著彈性耳帶摘下。Fabian 說:「你不應該觸碰口罩本體。」原因呢?Fabian 解釋說:「口罩是為了過濾 COVID 微粒。所以可以想像,COVID 微粒都黏附在口罩外表。當你用手觸碰口罩時,你的手會被可能黏附在口罩上的 COVID 微粒汙染。」

    N95 口罩是否舒適?

    Fabian 想破除的一個迷思是,呼吸器口罩戴著不舒服。Fabian 說,如果您以前戴過的不舒服,則試試另一個款式,「市面上有太多的類型了」。有些形狀像鴨嘴;有些是平折的。杯狀口罩也很流行,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試試看哪種最適合您的臉型和您的需要。

    一個額外的好處:Fabian 說,合適的 N95 口罩應該可以防止眼鏡起霧,因為口罩的目的是在臉周圍形成密封,從而阻止任何暖氣流從鏡片下溜出。如果仍然有霧氣,可以調整鼻樑,使其更緊。

    我在哪裡可以找到 N95、KN95 或 KF94?

    雖然在疫情早期很稀缺,但呼吸器口罩在商店和網上都已經更容易找到;只要確保您的口罩符合宣傳的標準。

    您當地的五金店可能有庫存(避免任何帶有呼氣閥或通風口的產品)。專家們還建議造訪 ProjectN95,這是一個審查和銷售呼吸器口罩的非營利資訊交流中心。提提您:如果是第一次購買呼吸器,儘量不要大量購買,以防您選擇的款式不適合您。

    喬·拜登總統已經宣布,計劃向美國公眾免費發放 4 億個非外科 N95 口罩。政府官員說,這些來自國家戰略儲備的口罩將從 1 月底開始在全國數以萬計的藥店和社區衛生中心提供,以供領取。

    雖然現在您當地的呼吸器口罩可能會出現短缺,但 Fabian 預計,就像布口罩和外科口罩一樣,N95 和其他需求量大的呼吸器將更加容易獲得。

    是時候扔掉我的布口罩了嗎?

    不一定。CDC 說,鑒於目前的疫情狀況,「任何口罩都比沒有口罩好」,因此,找到一個合適的、會在公共場合持續佩戴的口罩是關鍵。

    不過要知道,鬆散的布製品對新冠病毒的保護作用最小;分層的細織品要好一些。即使是 CDC 所說的比布口罩更具保護作用的外科口罩,其過濾病毒微粒的效率也不如呼吸器口罩。

    Conroy 說:「我確實認為,在最新的 omicron 變種[以及其他可能在未來出現的變種]形勢下,如果大家想繼續保護自己和他人不感染 COVID,那麼找一個貼合度好,可以持續獲得的高效率過濾口罩」是應該開始做的事情。

    Rachel Nania 為 AARP 樂齡會撰寫關於醫療保健和健康政策的文章。她曾是華盛頓特區 WTOP Radio 的記者和編輯,曾獲得 Gracie Award 和地區性 Edward R. Murrow Award,她還參加了 National Press Foundation 的失智症研究。

    口罩的效果排名

    環境保護局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和其他機構在 2021 年發表的研究表明,當涉及到能夠過濾掉新冠病毒大小的空氣微粒的百分比時,一些口罩比其他口罩更好。以下是他們的研究發現。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reusing-n95-mask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AARP 樂齡會敦促 Medicare 支付居家 COVID-19 檢測試劑盒的費用

    AARP 樂齡會敦促 Medicare 支付居家 COVID-19 檢測試劑盒的費用

    AARP 樂齡會在給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 負責人的一封信中說,聯邦政府需要要求 Medicare 為受疫情打擊最嚴重的數千萬美國年長者支付居家 COVID-19 快篩檢測試劑盒的費用。

    有一項要求是私人健康保險公司為其計畫下的投保者每月支付最多八個非處方居家檢測試劑盒的費用,但這項要求不適用於 Medicare。AARP 樂齡會執行副總裁兼首席倡權與參與官 Nancy LeaMond 在 1 月 25 日致 HHS 部長 Xavier Becerra 的信中說:「沒有對 Medicare 作類似的要求是明顯的漏洞,對 AARP 樂齡會和超過 6,400 萬 Medicare 受益人來說是不可接受的。」

    Medicare 官員說,參保者可以利用一個新的聯邦網站,該網站允許所有美國人為每個家庭訂購四個免費居家檢測試劑盒。這些免費檢測試劑盒也可以在社區衛生中心領取。但是 LeaMond 寫到:「鑒於透過這種方式提供的檢測試劑盒數量有限,特別是對參保 Medicare 的人的需求來說,我們強烈要求付出更多努力,使 Medicare 受益人可以直接獲得免費檢測試劑盒。」Medicare 和 Medicaid 服務中心 (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CMS) 的發言人說,該機構「正在探索方式」,使 Medicare 可以承保非處方檢測試劑盒。他說:「我們認識到檢測仍然是幫助緩解 COVID-19 傳播的重要工具,我們致力於提供資源,以保持 Medicare 受益人的安全和健康。」

    根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的說法,在每天死於 COVID 的 2,000 多名美國人中,每 4 人中約有 3 人是 65 歲或以上。LeaMond 在信中說,Medicare 不承保檢測試劑盒「始終為美國年長者造成屏障,而他們是最脆弱的人口之一,並且阻礙他們像私人保險參保者一樣獲得同樣的免費檢測試劑盒。」

    需要病毒檢測試劑盒的美國年長者面臨的障礙,包括對年收入低於 30,000 美元的典型 Medicare 受益人的沉重經濟負擔。目前,只有在醫療服務提供者要求進行檢測,並由實驗室完成時,Medicare 受益人才能獲得免費的 COVID 檢測。一般來說,這些是 PCR 檢測,通常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得到結果。可以在家裡自行給用的快速抗原檢測可以在 15 分鐘內得出結果。

    此外,如果沒有 Medicare 對非處方檢測試劑盒的承保,那麼受益人必須依靠聯邦網站或社區站點。政府將只為每個家庭郵寄四個檢測試劑盒。LeaMond 說:「很明顯,定期檢測是管理病毒傳播的一個關鍵部分。」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Dena Buni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politics-society/advocacy/info-2022/medicare-at-home-covid-tes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感到孤獨?即便沒有高科技也能保持聯絡的7種方法

    感到孤獨?即便沒有高科技也能保持聯絡的7種方法

    如果您這些天感到孤獨,那麼您並不是一個人。孤立是年長者的一個大問題。

    根據美國國家學院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2020 年的一份報告,近四分之一的 65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被認為與社會隔離,這一統計數字與失智症和其他嚴重疾病的風險增加近 50% 有關。

    技術經常被吹捧為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一種方式,但 Zoom、FaceTime、Facebook、簡訊和其他高科技手段有時會帶來使用挑戰。而且在一個充滿愛心和笑臉表情符號的社群媒體時代,線上交流可能會感覺不那麼真實。

    來自紐約 Naples、68 歲的 Bruce Wayne McLellan 在其主持的一個關於善良主題的 podcast 上說:「任何社會科學家都會告訴你,我們生來就是要與人聯繫的,但在科技下,我們[往往]只是有聯繫的幻覺。」

    那麼,有哪些方法可以與他人建立聯繫,而不需要用到那些小工具?

    分享

    加利福尼亞州 Santa Rosa 的臨床心理學家 Carla Marie 提出了以下建議:如果買了一袋蘋果,但發現您無法在蘋果變質之前吃完,那麼可以在鄰居的門口留下幾個,並寫一張字條「我想和你分享這些蘋果」。同樣的事情也可以是用梅森罐插滿從花園中採摘的花朵,或者一本您最近讀完了,想借出去的書(並建議他們讀完後繼續借給別人)。

    Aging Joyfully 的作者 Manly 說:「這樣做,我們即創造了,也可以說我們編織了聯繫。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會成為我們的一部分。我們需要關注做那些賦予我們生活目標的事情。有生活目標的人要幸福得多。」

    以食物為紐帶

    誰不喜歡美食?誰不喜歡相談甚歡?選擇一群您想與之共餐的人,組建一個晚餐俱樂部。然後每月聚會一次(或以感覺舒適的頻率)。如果您是主人,那麼您來決定菜單主題並提供一道主菜。(這也是試著做更多冷門世界美食的好機會。)其他人用開胃菜、配菜或甜點來幫助完成這頓飯。

    如果這感覺難以承受,那麼可以邀請別人喝咖啡,或者為戶外活動準備一些零食或野餐。

    全國性非營利組織 USAging 的 CEO Sandy Markwood 說,那些無法出門的人可以在電話中分享食譜和「談論他們已經嘗試過的或認為可以嘗試的不同變化」,以此刺激他們的胃口。

    進行有意義的對話

    詢問他人童年的重要經歷、最喜歡的旅行目的地、或令人難忘的書籍或電影,打開溝通的管道。

    線下約會專家 Camille Virginia 說:「大多數人都平易近人,能讓談話進行下去,但他們在如何使談話有意義的方法上陷入困境。」

    Virginia 建議採取以下五個步驟。

    1. 使用開放式的問題。「你這一天中發生過最好的事情是什麼?」就是個簡單的例子。

    2. 給予沉默的空間。Virginia 說:「一開始可能會很尷尬,但是如果你問了一個很好的問題,那麼對方可能只是正在想怎麼回答。如果你打斷他們,那麼他們就不會感到舒服地開口了。」

    3. 真正的傾聽。Virginia 強調:「這可能是最重要的方面,傾聽,就像你的身家性命關乎於此。」設身處地地為您的對話夥伴著想,期間提出請對方澄清的問題。「這樣能幫助你專注於對話,也讓對方感覺他們說的話很重要。」

    4. 放下評判。Virginia 說,一旦注意到產生評判,就試著以讚美、同情或好奇的方式疏導。例如,如果一個同事獲得了一個獎項,引發了嫉妒心,那麼就給予真誠的祝賀,或者想一想這個人可能為了獲得這個成就而不得不做出的犧牲。

    5. 分享見解和故事。您也要促進對話的繼續。這可能包括從早些時候去遛狗公園看到的事物,想知道某只狗的品種,然後提到您想念養狗。讓思緒來回穿梭。

    如果需要,請保持簡短

    拿起電話只是為了打招呼,哪怕是一分鐘,也能讓人心情大好。先說您只有一分鐘的時間,但您覺得有必要聯繫一下。

    同樣地,如果您在跑腿時經過認識的人家,那麼順便在前門快速問候一下。沒有必要進去,畢竟您是不速之客,所以最好不要讓對方因為沒整理家務而產生焦慮。

    志願者/義工

    聯絡一家地區高齡化機構或去 AARP 樂齡會志工網站尋找機會,或者作為司機或同伴志工,也就是所謂的健康大使,讓年長者不再孤單。

    Markwood 指出,緬因州 Aroostook Agency on Aging 的 Friendly Volunteer 計畫是一個典範。訓練有素的志工與需要協助前往重要約會和雜貨店的人相搭配,亦或只是希望有人陪伴吃午飯或玩遊戲的人。

    多微笑

    我們都有鏡像神經元,這是當我們觀察別人的行為時做出反應的腦細胞。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看到我們所關心的人哭泣時,我們會感到眼眶濕潤,或者當我們看到有人受傷時,我們會感到害怕。

    討論善良的 podcast 的主持人 McLellan 說,因為當我們看到別人微笑時,這些神經元會啟動,所以我們應該更經常地讓其他人也這樣。

    McLellan 說:「過去兩年,我們一直在討論 COVID 的感染。想想一個微笑的感染力吧。對辦公桌後面的人、收銀台前的人、路上的人,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這樣做。真誠微笑吧。」

    承認脆弱

    Manly 說,如果您很孤獨(這與單純的獨處不同),那麼很可能您周遭的人也很孤獨。
    試著主動與他們聯繫,坦誠您希望能建立聯繫的感受。

    Manly 說:「我們經常害怕變得脆弱,但是你為自己和別人所能做的最大的善舉之一就是說,『我感到很孤獨。我想建立聯繫。』」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心理健康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obin L. Flani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ome-family/friends-family/info-2022/connecting-without-technolog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聽力損失是 COVID-19 的另一個不尋常症狀嗎?

    聽力損失是 COVID-19 的另一個不尋常症狀嗎?

    COVID-19 與各種不尋常的症狀和長期併發症有關,而與聽力有關的問題也不例外。

    芝加哥 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人工耳蝸專案聯合主任、門診耳鼻喉科和聽力學醫療主任 Elias Michaelides, M.D. 說,任何上呼吸道的病毒感染都伴隨著聽力的一些變化,這很常見。他說,這是因為黏膜往往「變得非常黏稠」,因此,「有時液體會積聚在耳膜後面」。然而,這種症狀不會造成永久性損害,並且一旦感染消退,「往往會自行痊癒」。

    但是,自疫情開始以來出現的傳聞報告和少數研究表明,更持久的聽力問題與 COVID-19 之間存在關聯。例如,曼徹斯特大學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的研究人員整理了近 60 份有關該主題的病例報告,發現大約 15% 的 COVID-19 患者在確診後出現了耳鳴,而大約 8% 的人報告說有聽力損失,7% 的人指出有眩暈。該報告於 2021 年 3 月發表在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上。在同一雜誌發表的一項早期研究發現,大約 13% 的患者報告說在診斷 COVID 後聽力有變化和/或有耳鳴。

    麻省理工學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的研究人員還發現,導致 COVID-19 的病毒 (SARS-CoV-2) 可以直接感染內耳的細胞,這可以解釋一些 COVID-19 患者的聽力和平衡問題。而來自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 (Johns Hopkins School of Medicine) 的一個團隊在 2020 年發表在 JAMA Otolaryngology — Head & Neck Surgery 的一項屍檢研究中,在 COVID-19 患者的中耳發現了病毒的證據。

    儘管有這些發現,專家們警告說,沒有足夠的證據來得出 SARS-CoV-2 感染和聽力問題之間有直接關聯。Cleveland Clinic 聽力移植專案的聽力學主任 Sarah Sydlowski 說:「但我認為這是一個需要提出的重要問題。」

    藥物治療、COVID 併發症會增加聽力問題

    當我們想更好地理解 SARS-CoV-2 和聽力之間可能存在的關聯時,醫療照護使情況變得更複雜。研究人員指出,首先,一些與危重病人有關的因素會導致聽力損失,特別是在年長患者中。而且目前(和以前)用於治療 COVID-19 患者的幾種藥物,包括瑞德西韋,以及氯喹和羥氯喹,都具有耳毒性,意味著它們會對耳朵造成損害。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耳鼻喉科和頭頸外科副教授、上述 JAMA 研究的共同作者 C. Matthew Stewart, M.D. 說:「這將混淆我們對由病毒感染引起的聽力損失,與因治療原因使用耳毒性藥物引起的聽力損失之間的差異的理解。」Sydlowski 說,更重要的是,血液循環的中斷可能導致聽力損失和耳鳴,因為耳蝸(內耳中負責聽覺的部分)是高度血管化的,這意味著它包含大量的血管。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COVID-19 不僅僅是呼吸系統疾病,也是血管疾病,可能損害血管,甚至導致血栓。

    然而,似乎不會影響聽力的是 COVID-19 疫苗,儘管一些報告將其與突發性聽力損失關聯起來。研究的共同作者 Daniel Sun, M.D. 在一份聲明中說,Stewart 和同樣在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一個專家小組對資料進行了整理,發現「沒有證據表明接種 COVID-19 疫苗的人比沒有接種過疫苗的人患突發性聽力損失的風險更高」。雖然研究人員指出需要更多的研究,但他們寫道,他們希望他們的發現「能讓醫療保健臨床醫生和病人放心,按照目前公共衛生指導準則的建議接受所有預定劑量的疫苗接種」。

    口罩放大了聽力問題

    然而,為幫助減緩病毒的傳播而開展的其他公共衛生工作,在聽力問題上也會起到令人驚訝的作用。Rush University 的 Michaelides 看過一些病人,他們說自從疫情開始以來,他們的聽力惡化了。

    他說:「事實證明,他們的聽力並沒有改變」,但他們與他人交流的能力卻改變了。這是因為許多美國人在公共場合都戴著口罩。人們相互之間也站得更遠,以保持安全距離。

    Michaelides 指出:「當你戴著口罩時,口罩會掩蓋你的聲音,有時會使其他人更難聽到[你]。」口罩還干擾了人們在對方說話時接收視覺線索的能力。

    Sydlowski 補充說:「我聽到許多人報告說,『你知道嗎,我原本不知道我多麼依賴讀唇語。』所以,我不認為是疫情本身造成聽力損失,而是疫情讓人們注意到這件事,遠遠超過了」人們普遍戴口罩之前。

    其他可能的原因:疫情帶來的壓力和隔離。雖然兩者都不會直接導致聽力損失,但 Sydlowski 說兩者都會加劇聽力損失。例如,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裡連續坐幾個小時,可能會使輕微的耳鳴更加明顯。Sydlowski 說:「通常情況下,打開收音機或開著風扇或在環境中[有]其他有助於刺激耳朵的東西可以分散注意力。但是當你只是在安靜的家裡環境時,耳鳴就可能會更明顯。」

    注意到有變化?諮詢您的醫生

    隨著研究人員繼續研究新冠病毒感染的短期和長期影響,專家說公眾可以期待看到更多針對聽力的研究。同時,如果您的聽力損失惡化,那麼請與醫療保健提供者聯繫,他們可以推薦一些工具(如助聽器)以改善您的生活品質。

    Michaelides 說:「有很多病人一直沒有使用助聽器,但他們決定現在是時候使用了。」

    還有一些治療方法可能能夠幫助一些有耳鳴的人,英國的國民保健署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將耳鳴列為長期 COVID 症狀。

    Sydlowski 說,如果您的聽力損失是突然發生的,那麼請將其視為醫療緊急情況,並立即向耳鼻喉科醫師尋求治療。她補充說:「治療的空窗期有限,但有可能恢復。」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hearing-loss-coronaviru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