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 對 COVID-19 疫苗的全面批准將有何意義

FDA 對 COVID-19 疫苗的全面批准將有何意義

根據 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說法,在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首次授權 Pfizer-BioNTech COVID-19 疫苗後的七個月,在美國有超過 1.6 億人(48% 的人口)已完全接種了新冠病毒疫苗。

下一個里程碑:FDA 對 COVID-19 疫苗的全面批准,現在這些疫苗是根據緊急使用授權 (EUA) 施打。公共衛生專家稱,他們找不出任何理由為什麼 Pfizer-BioNTech 和 Moderna 的疫苗不會獲得全面批准(第三種疫苗的製造商 Johnson & Johnson 尚未申請)。

全面批准與 EUA 有何差異?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Infectious Diseases 醫學主任兼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院醫學教授 William Schaffner, M.D. 說:「對疫苗的全面批准或授權是指食品藥物管理局已審查了有關疫苗有效性、安全性的大量資料,以及與疫苗製造相關的許多問題。EUA 與全面授權之間的差別只是在於程度。」

EUA 准許 COVID-19 疫苗在新冠病毒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持續期間施打。若要獲得 EUA,醫藥公司必須向 FDA 提交他們臨床試驗至少兩個月的跟進安全資料,以及有關他們產品的有效性和製造方式的資訊。

正如 EUA 所需要的那樣,全面 FDA 批准要求一組專家深度審查功效以及製造資料。醫藥公司還要提交臨床試驗的至少六個月的跟進安全資料。即使疫苗經過了全面批准,也會繼續監測疫苗的安全性。

Pfizer 和 BioNTech 於 5 月初將疫苗提交給了 FDA 尋求全面批准,Moderna 則是在 6 月 1 日。Emory Vaccine Center 副主任兼埃默里大學醫學院傳染病教授 Walter Orenstein, M.D. 說,兩家公司都已申請優先審查他們的申請,這意味著有六個月的批准流程時間線。標準的批准流程需要大約 10 個月。

儘管 FDA 還沒有公開表示批准疫苗的時間線,但公共衛生專家有信心,Pfizer-BioNTech 和 Moderna 的疫苗將在未來數月內獲得全面批准。

全面批准可能意味著什麼

如果 Pfizer-BioNTech 和 Moderna 疫苗如期獲得全面批准,那麼即使在正式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結束後,疫苗製造商也將能夠在疫苗獲批使用的人群中分發和銷售他們的產品。

Pfizer 和 BioNTech 正在尋求在 16 歲及以上人群中使用疫苗的批准;Moderna 正在尋求針對 18 歲及以上人群的批准。

專家稱,全面批准也可能在推動疫苗強制施打方面發揮作用。雇主已經可以要求員工接種 COVID-19 疫苗(儘管可以破例,並且員工可以出於醫療和宗教理由尋求豁免),而全面 FDA 批准可能促進雇主、學校和其他機構實施更多強制規定。其中,美國軍方稱,一旦 COVID-19 疫苗獲得全面批准,軍方將考慮實施疫苗強制施打規定。

但是,Schaffner 稱,他預計強制規定不會「鋪天蓋地」而來,一些機構也沒有等全面批准,就已經實施了疫苗要求。許多高等院校已經宣布下個學年實施強制施打疫苗規定,這與雇主一樣,尤其是醫療保健提供者。

對疫苗猶豫態度的影響

一些民調資料顯示,全面 FDA 批准可能促進尚未接受 COVID-19 疫苗的人的疫苗接種率。根據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在 6 月份的調查,31% 未接種疫苗的成年人稱,如果當前被授權緊急使用的一種疫苗獲得全面 FDA 批准,那麼他們將更有可能接種疫苗。但是,Schaffner 和 Orenstein 都提到,當局的全面批准不太可能消除對疫苗猶豫態度的全部理由,這其中包括擔心副作用以及對政府缺乏信任。

Schaffner 鼓勵年長者和尚未接種疫苗的任何人與他們的醫療保健提供者討論疫苗以及他們的任何顧慮。

Orenstein 指出,全面批准流程本身應向人們保證,在授權 COVID-19 疫苗方面,FDA 沒有放棄既有的標準或程序。他說:「全面批准流程是綜合的過程。民眾需要感覺……他們沒有被催迫。」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Sarah Elizabeth Adler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full-fda-approval-covid-vaccin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50 歲後要放在藥箱裡的五樣必需品

50 歲後要放在藥箱裡的五樣必需品

隨著年齡的增長,會出現更多的疾病和疼痛。但有策略地儲備藥品可以幫助緩解 50 歲及以上的日常運動損傷、消化不良和過敏。

在開始補充急救藥物儲備前,諮詢您的醫師或藥劑師您服用的藥物 — 包括維他命或補劑 — 以及任何潛在的藥物交互作用。北卡羅來納大學埃什曼藥學院 (UNC Eshelman School of Pharmacy) 實踐改進與臨床教育系的藥劑師兼系主任 Stefanie Ferreri 表示,僅僅因為某些藥品不需要處方就能買到並不意味著它是無害的。她說,非處方藥「在使用得當時是安全的」,但使用不當或與其他藥物混合使用時,可能具有危險性。

華盛頓大學老年學與老年醫學系的醫學助理教授 Katherine Bennett 醫學博士表示,特別是老年人「必須對藥物的劑量非常謹慎」,因為與年齡相關的變化影響人體對藥物的反應。同樣的,這時醫師或藥劑師便可幫助您選擇最安全的方案。

以下是您應該和不應該放入藥箱的藥品,以及專家提供的一些其他建議:

1. 止痛藥

提及止痛藥時,Bennett 建議,特別是老年患者,可從服用對乙醯氨基酚開始(Tylenol 是品牌名稱)。Bennett 說,這是因為非類固醇抗發炎藥 (NSAID) — 包括布洛芬 (Advil) 和萘普生 (Aleve) — 會增加胃腸道出血的風險,而這種風險會隨著年齡增加。NSAID 也可能損害腎臟並讓血壓上升,尤其是在長期服用的情況下。

「對於普遍健康的人而言,偶爾使用抗發炎藥是沒問題的。這可能是安全的,但前提是您已經與醫師或藥劑師討論過是否有理由認為它對您不安全」,Bennett 補充道。根據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建議,如果您服用 NSAID 的時間超過 10 天,您應該去看醫生。

也就是說,對乙醯氨基酚並非沒有風險。服用過量可能導致嚴重的肝損傷。Ferreri 表示,與其他藥物一樣,「對乙醯氨基酚也可能存在許多藥物交互作用」。因此,在服用前請諮詢專業人員。

經常被忽視的是局部止痛藥,例如治療肌肉酸痛的水楊酸甲酯/薄荷醇 (Bengay, Icy Hot) 和治療關節炎疼痛的雙氯芬酸 (Voltaren)。Ferreri 表示「很多時候,在我的老年患者中,我會先使用這些藥物」,特別是因為它們不太可能帶來副作用。也有利都卡因貼的非處方藥可以敷於疼痛處。

還有一件事:由於中年時心臟病發作的風險會增加,所以隨身攜帶全劑量的阿斯匹靈(也是一種 NSAID)沒有什麼壞處,以防您或您周圍的人遇到這種情況。在心臟病發作等待緊急救援時服用阿斯匹靈可以減少心臟損傷,因為它能幫助防止血液凝結。

2. 胃灼熱藥物

如果您發現自己現在比年輕時更容易消化不良,您並不孤單。Bennett 表示,一些與年齡相關的變化讓老年人更容易出現胃灼熱(胃酸倒流)。她解釋說,食道底部防止胃酸倒流的肌肉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變弱。她表示,「它會讓您更容易讓胃酸出現在食道裡,而不是它應該停留的地方,也就是您的胃裡」。

知道胃灼熱的原因是件好事 — 不管是番茄醬還是辣雞翅 — 這樣您就能避免胃灼熱或制訂相應計劃。留意它發生的頻率。Ferreri 提出,「值得注意的數字是,如果每週超過兩次,那麼真應該去看醫生」。

Benne 表示,然而,對於偶爾的胃灼熱,碳酸鈣咀嚼片(Tums, Rolaids) 是「完全安全的,能讓您快速緩解症狀」。還有一些非處方藥品可緩解不適,包括法莫替丁 (Pepcid)。「但在沒有諮詢醫師的情況下,您不應定期服用這種藥,因為可能有一些副作用」,她補充道。

3. 過敏緩和劑

如果您在季節變化時無可避免地出現眼睛發紅、發癢和流鼻涕,則您的藥箱中應該常備過敏緩和劑。但「這是一個需要謹慎對待的類別」,Bennett 這樣說道。

Bennett 和 Ferreri 都建議老年人 — 特別是那些 70、80 和 90 歲的老年人 — 要遠離苯海拉明 (Benadryl),因為它有副作用。她們指出,它會增加跌倒的風險,導致口乾和尿失禁。長期服用還會增加患癡呆症的風險。

Benn 表示,更安全的選項包括西替利嗪 (Zyrtec) 和氯雷他定 (Claritin)。Ferreri 還指出了非索非那定 (Allegra) — 只是要避免葡萄柚汁,這會讓它無效。對於流鼻涕、鼻子不通氣或發癢,可以使用類固醇類鼻噴劑或鹽水洗鼻液。

4. 感冒和咳嗽

有時,治療咳嗽的最佳藥物在廚房裡,而不是藥箱裡。Bennett 建議喝蜂蜜熱茶或者甚至冰水來緩解症狀。她說道,「有一些證據表明黑巧克力也可以幫助止咳」。

如果您覺得需要更強力的藥物,則請尋找單一成分的藥物,「這樣您就不會不小心服用風險可能更高的藥物」,她補充道。

對待其他與感冒相關的症狀也是如此:專家建議是針對個別症狀進行治療,避免聯合用藥 — 例如,止痛藥加上解充血藥更有可能帶來有害的副作用。其他提示:如果您有高血壓,遠離所有解充血藥。這些藥物透過收縮血管發揮作用,會增加血壓。

5. 急救固定用品

黏性繃帶、紗布、抗生素藥膏、爐甘油、氫羥腎上腺皮質素軟膏 — 這些都是可以備在手邊的好東西,以處理割傷、刮傷和蟲子及毒葛造成的傷口。

如果您的皮膚很薄或敏感 — 皮膚確實會隨著年齡變化 — 您可能要考慮敏感膚質繃帶。這些通常是由矽膠或不那麼黏的材料製成,「這樣,您拆下繃帶時不會引起刺激」, Bennett 說道。

關於維他命和補劑的注意事項

專家表示,老年人不需要服用特定的維他命或補劑,特別是飲食健康的人。然而,確保您不缺乏維他命 D 是個不錯的主意(您的醫師可透過血液檢查診斷),因為維他命 D 在骨骼健康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缺乏維他命 D 還與免疫系統紊亂、心臟病、糖尿病和一些癌症有關,可透過服用補劑或多曬太陽來補正。

鈣是另一種需要考慮的補劑,特別是對女性而言。但同樣地,重要的是要與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一起作出這個決定,因為「您在『服用藥品』清單上添加的藥物越多,就越可能發生交互作用」,Bennett 說道。「通常,健康均衡的飲食是讓您的身體真正吸收所需物質的最佳方法」。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1/medicine-cabinet-essential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非處方止痛藥的隱患

非處方止痛藥的隱患

雖然自年初起,COVID-19 的病例數量顯著下降,但這種病毒仍在美國傳播。而且,一種新的毒株正在迅猛蔓延。

研究顯示,老年人是這些非處方 (OTC) 藥物的最大消費者。2020 年,密西根大學進行的關於健康老齡化的全國調查 (National Poll on Healthy Aging) 發現,約半數 50 至 80 歲的美國人服用兩種或多種非處方藥物,包括補劑。

但密西根大學藥學院臨床藥學系副主任兼臨床副教授 Amy Thompson 表示,僅僅因為某些藥品的銷售不需要處方並不意味著它沒有風險。「而且隨著年齡增長,這些風險會增加」,她補充道。

以下是您服用 OTC 止痛藥前需要了解的事情。

對乙醯氨基酚 (學名:Acetaminophen)

也以品牌名稱 Tylenol 相稱

在美國,對乙醯氨基酚是最常用的藥物之一,也是大多數老年人首選的 OTC 止痛藥選擇。它可用於緩解頭痛和肌肉痛,也能退燒。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醫學院的臨床助理教授 Ashley Garling 稱,它對治療骨關節炎 — 一種日常磨損引起的關節炎,也有良好的療效。

但由於過量的對乙醯氨基酚可能導致肝損傷,某些人應當減少劑量或完全避免使用。如果您有肝臟疾病或每天喝三次或更多次酒精飲料,在服用對乙醯氨基酚前要諮詢您的醫師。(酒精導致肝臟將更多的對乙醯氨基酚轉化為有毒的副產品;如果這些毒素累積起來就會導致損害。)

另一方面,Garling 表示,「只要您每天『24 小時』的總劑量不超過 3,000 毫克,通常是安全的」。根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說法,服用比推薦劑量高的劑量不會緩解更多疼痛,但可能會有危險。

危險常被掩蓋

但將每日劑量保持在 3,000 毫克以下可能有些難處,特別是因為對乙醯氨基酚也出現在上百種其他藥物中,包括 OTC 感冒藥和流感藥(例如,Theraflu 和 Sudafed),以及抗過敏藥。

Thompson 表示,「因此,人們可能服用 Tylenol 來緩解膝蓋疼痛,然後服用 NyQuil 來治療感冒,卻並沒有意識到這兩種藥物中都含有 Tylenol。他們很容易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超出每日劑量」。

確保密切關注標籤,因為過量服用對乙醯氨基酚是藥物相關肝損傷最常見的原因。對乙醯氨基酚並不總是以全稱寫出來;FDA 表示,可以用 APAP、Acetaminoph、Acetaminop、Acetamin 或 Acetam 等縮寫詞來代替。

非類固醇抗發炎藥 (NSAID)

也稱為布洛芬(品牌名稱包括 Advil、Motrin)和萘普生 (Aleve)

NSAID 是另一類非處方止痛藥。他們有助於減輕炎症引發的疼痛 — 如關節炎或運動損傷 — 亦可幫助緩解發燒和輕微頭痛和肌肉疼痛。

但並不推薦每個人都使用 NSAID,通常建議老年人要避免使用,或至少謹慎使用。這是因為對於 50 歲以上的人而言,它們會增加風險。

出血、心臟問題和其他隱患

使用 NSAID 可能導致胃或消化道出血,這可能在沒有警示癥兆的情況下出現,可能會很嚴重。根據 FDA 的說法,每天服用或定期服用 NSAID 的人出現不良事件的風險增加。對於 65 歲以上的成年人、有胃潰瘍病史的人和服用沃法令等血液稀釋劑或潑尼松等皮質類固醇的人而言,風險也較高。

有高血壓問題的成年人應該知道 NSAID 會升高血壓。而且除了阿斯匹靈之外,所有 NSAID 都會增加心臟病或中風的幾率,即使是在先使用幾週後。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風險最高。

NSAID 亦與老年人腎臟損傷相關,「這也是我真正擔心的」,Thompson 說道。「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真的要依靠『體內稱為前列腺素的質』來保持血液流向腎臟。『NSAID』的工作方式是,它們抑制前列腺素」,導致血管收縮,從而導致腎臟損傷。

最後:FDA 發出警告,稱 NSAID 有可能引起皮膚反應的風險。患者應注意皮膚發紅、皮疹或水泡等症狀。

「因此您真的應該最後考慮『NSAID』,這很有趣,因為大多數人會先使用它們。但當您超過 50 歲時,這種藥物的排名就該後移,而不是像 Tylenol 這類的藥物」,Garling 這樣說道。

局部止痛藥

並非所有止痛藥都是藥丸。局部藥物 — 凝膠、藥膏、貼片和噴霧 — 可以有效地針對疼痛,特別是肌肉和關節局部疼痛。此外,如果您擔心藥丸的副作用,局部止痛藥的風險更小,「因為全身吸收更少」,Thompson 表示。

  • 局部 NSAID:一些 OTC 藥膏含有雙氯芬酸钠(品牌名稱:Voltaren)等 NSAID,這是一種治療關節炎疼痛的常見有效藥物。局部 NSAID 的典型副作用問題不大,但仍然需要考慮,特別是對於有胃或心臟病史的人而言。
  • 利都卡因與薄荷醇:其他局部止痛藥的關鍵成分是利都卡因。Garling 表示,它提供一種麻痺效果,可「真正幫助緩解哪種更劇烈的刺痛感覺」。薄荷醇有一種清涼的感覺,是止痛藥膏和噴霧中的另一種常見的有效成分。
  • 辣椒素:如果您喜歡吃辣的食物,您可能很熟悉辣椒素,它正是讓辣椒產生刺激性的化合物。但 Garling 表示說,它亦能幫助阻斷體內的疼痛信號,是一種安全有效的方法,可緩解關節和肌肉疼痛,以及神經病變,或糖尿病患者經常經歷的手足神經損傷引起的疼痛。

在皮膚上塗抹後務必洗手 — 您不會想讓辣椒素進入眼睛。而且 Garling 表示,不要過早放棄。「對這種藥物的最大警告是,您必須規律地使用它。…有時,要長達兩週的時間您才能注意到明顯的變化」。

局部止痛藥的一個缺點:Thompson 說,它們的價格通常比口服止痛藥高。例如,一支 5.3 盎司的 Voltaren 的價格為 28 美元,而一瓶 50 片布洛芬藥丸的價格約為 5 美元。

諮詢您的醫師和藥劑師

老年病學專家兼科羅拉多大學藥學院老年醫學系助理教授 Hillary Lum 表示,OTC 止痛藥的關鍵要點是讓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隨時了解情況 — 特別是「考慮到現在越來越多具有處方藥效力的藥物按非處方藥出售,而且包裝說明書真的很難理解」。

她有哪些建議?每年至少讓您的提供者看一次您使用的所有藥品的清單,「包括補劑和非處方藥」。Lum 表示,不要忘記在清單上加上任何 CBD(大麻二酚)使用。含有 CBD 的油、乳液和軟糖已經很流行,特别是作為替代止痛藥,因此,像任何其他 OTC 物質一樣,您的醫師應該知道您的使用情況。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1/pain-reliever-risk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 Delta 變種病毒,您必須知道的7件事

關於 Delta 變種病毒,您必須知道的7件事

雖然自年初起,COVID-19 的病例數量顯著下降,但這種病毒仍在美國傳播。而且,一種新的毒株正在迅猛蔓延。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的分子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 Andrew Pekosz 表示,所有病毒都會變異,而且它們經常變異。但是,當變異導致病毒改變其行為時,也許變異後的病毒比之前的版本更具傳染性或致命性,它就會被歸類為變種病毒。

Delta — 世界衛生組織 (WHO) 以希臘字母對冠狀病毒變種進行命名,是美國擔憂的最新變種病毒。以下是您需要知道的事項。

1. Delta 正在迅速傳播

Delta 變種病毒有別於其他冠狀病毒毒株的一個特點是它的傳播速度。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的資料,僅僅幾個月的時間裡,Delta 變種病毒就從不存在美國不,到發展至占大多數 COVID-19 新發病例。在美國的一些地區,四分之三的新發感染都是它造成的。

這種模式在其他國家也同樣存在 — 最明顯的是印度,即首先發現 Delta 變種病毒的地方,而且在英國,Delta 變種病毒也是主要的變種。Pekosz 表示,「一旦 [Delta 變種病毒] 進入一個國家,它就開始真正的上升軌跡,最終成為這個國家占主導地位的病毒,或至少成為該國流行的主要病毒」。「因此,這告訴我們,這種病毒的某些特點讓它更容易在人群中傳播,因為它給了 [其他變種病毒] 一個有利的開端,就感染人數而言,它仍然能夠趕上並超過它們。」

2. Delta 變種病毒可能引起不同的症狀

一些報告表明,Delta 毒株可能引起不同於其他變種病毒的症狀。例如,英國一項透過應用程式追蹤 COVID-19 症狀的研究報告稱,在 Delta 變種病毒開始佔據主導地位後,排名靠前的症狀發生了變化。

類似於感冒的症狀,包括頭痛、流鼻涕和喉嚨痛,在正在進行的研究中排名第一,而更為傳統的 COVID-19 症狀 — 嗅覺喪失、呼吸短促、發燒和持續咳嗽 — 已經下降。據美國廣播公司 (NBC) 新聞報道,美國的醫生也注意到了類似的趨勢,特別是在 Delta 變種病毒感染率最高的一些地區。

北卡羅萊納大學吉林斯全球公共衛生學院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Gillings 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 的流行病學副教授 Lisa Gralinski 表示,症狀發生變化的一個可能解釋是,與老年人相比,年輕人因冠狀病毒感染而患重病的可能性較小。他們接種疫苗的可能性也更小。在 65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中,約 78% 完成了免疫接種程序,而在 18 至 24 歲的人群中,約 8% 完成了免疫接種程序,在 25 -39 歲的人群中,約 20% 完成了免疫接種程序。

3. 變種病毒可能是某些社區嚴重疾病的罪魁禍首

哥倫比亞大學 (Columbia University) 流行病學和醫學教授 Wafaa El-Sadr 醫學博士表示,沒有實證表明 Delta 變種病毒比其他冠狀病毒毒株更致命。但 CDC 主任 Rochelle Walensky 在 7 月 1 日的簡報中表示,這種變種病毒可能是一些 COVID-19 疫苗接種率較低的社區住院人數激增的主要原因。

CDC 的資料顯示,從 6 月 16 日至 6 月 23 日,這一週美國的 COVID-19 新增住院人數略有增加。在 Delta 變種病毒傳播更為廣泛的地區,峰值尤為明顯。

4. COVID 疫苗能有效抵抗 Delta 變種病毒

Gralinski 稱,Delta 變種病毒「避開了接種疫苗後產生的一些免疫反應」。儘管如此,它還是無法與獲准使用的疫苗相匹敵。專家表示,獲准使用的疫苗能夠提供高水準的保護,預防在美國流行的 Delta 變種病毒和其他變種病毒。

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 Anthony Fauci 在最近的簡報中指出,透過一些新的研究,Pfizer-BioNTech 的 mRNA 疫苗對預防 Delta 變種病毒感染的有效性率為 80%,預防症狀性疾病的有效率為 88%,預防 Delta 變種引起的住院治療的有效率為 96%。然而,來自以色列的新資料顯示有效率較低 — 預防感染的有效率約為 64%,預防嚴重疾病和住院治療的有效率為 93%。

但是,Pekosz 表示,這種預防的關鍵在於完成免疫接種程序。他說,「如果您只接種了一劑 mRNA 疫苗,您就可以看到 Delta 變種病毒能夠避開一些免疫反應」。實際上,英國之外的一項預印本研究發現,在預防 Delta 變種病毒引起的症狀性疾病方面,只接種兩劑 mRNA 疫苗中的一劑的有效率只有 33%。

專家們將密切關注這些疫苗的強度和持續時間 — 特別是在更脆弱的人群中。Pekosz 認為還沒有必要進行全國性的加強劑量活動,但表示「高度脆弱的人群可能會被要求加入並接種含有 Delta 變種病毒或可能是下一個出現的變種病毒的加強劑量,只是為了確保他們保持免疫水準」並非不可能。

5. 您可能仍然想把口罩放在手邊

根據 CDC 在 5 月中旬發布的指南,在大多數情況下,完成免疫接種程序的個人不再需要佩戴口罩。但專家表示,您可能仍然想把口罩放在手邊 — 特別是在 Delta 變種病毒大肆傳播時。

原因是什麼?Pekosz 表示,在預防感染或疾病方面,沒有一種疫苗是 100% 有效的,而且隨著一種高傳染性病毒在全國許多社區內獲得關注,稍微多加小心是有意義的,而且随着一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在全国许多社区获得关注,稍微多加小心是有意义的,「如果您知道自己會接觸到可能攜帶病毒的人,如果您知道自己可能会接触到可能携带病毒的人,最好有另一層防護,比如戴口罩或保持某種程度的社交距離。」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 的醫學和流行病學教授 Timothy Brewer 醫學博士稱,沒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完成免疫接種程序的人在戶外時需要帶口罩,但「當您在室內而且周圍有很多其他人的時候,特別是當您無法保持物理距離的時候,考慮戴口罩可能是合理的。」他在雜貨店裡仍然戴口罩,而且表示參加大型室內活動時「比如去音樂會或電影院」也會戴口罩。

目前還不清楚其他社區是否會效仿 L.A. 郡發布新的口罩指南。同時,專家表示,要關注您所在區域發生的事情。如果您所在地區的接種率很高,則風險較低。El-Sadr 說,「您與未接種疫苗的人接觸越多,感染的可能性越大」。

6. Delta 變種病毒不會是最後出現的變種病毒

接種疫苗不僅幫助預防由 Delta 變種病毒和其他變種病毒(美國目前流行四種「令人擔憂的變種病毒」)引起的感染和疾病,而且也幫助防止新的可能更危險的變種病毒突然出現。

這是因為每次病毒轉移到一個新的人身上,它發生變異的機會就會增加。El-Sadr 表示,「但如果我們打破傳播循環,減少一個社區中的感染人數,這是防止病毒進化和發展成新變種病毒的最好方法」。

7. 保持警惕,不要驚慌

El-Sadr 說,雖然 Delta 變種病毒的大肆蔓延讓人擔憂,但「沒有理由感到驚慌」,特別是疫苗可以保護人們不被感染並預防嚴重疾病。「這很重要。我不希望人們對此感到非常恐慌」,她補充道。

專家建議:如果尚未接種疫苗,則接種疫苗,如果在猶豫是否接種兩劑疫苗中的第二劑,則回去完成接種。此外,UCLA 的 Brewer 表示,如果感到不適,留在家裡 — 即使已經接種了疫苗。「記住,從外面回來後要洗手,並努力保持身體距離」。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delta-coronavirus-varian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有助改善記憶的降血壓藥物

有助改善記憶的降血壓藥物

一項新的研究表明,服用某些降血壓藥物的老人在記憶力方面可能會有輕微的改善效果,這成為了表明血壓和大腦健康有正面關係的另一個證據。

研究人員分析了近 12,900 名 50 歲及以上,患有高血壓的成年人的 14 項研究數據,發現那些服用血管緊張素轉換酶(ACE)抑制劑或血管緊張素 II 受體阻斷劑(ARB),並穿過腦血管障壁(阻止血液中許多物質進入大腦的細胞邊界)的患者在三年時間內比服用 ACE 抑制劑或 ARB 並留在血液中的患者有更好的記憶回憶力。共有八種降血壓藥物被確定為可能有助改善記憶。該研究結果於 6 月 21 日在《Hypertension》期刊上發表。

探索血壓控制以外的好處

高血壓是導致認知能力下降和癡呆症的危險因素,研究表明,降低高血壓有助於抑制這些風險。最值得留意的是,一項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大型試驗發現,強化治療高血壓可將輕度認知障礙(癡呆症的前兆)病例減少 19%。

某些降血壓藥物是否對大腦有額外好處仍然存在疑問。但維珍尼亞聯邦大學藥學院副教授兼臨床服務副主席 Dave Dixon 表示,這項最新研究「讓我們更接近於更好地理解」血壓與大腦健康之間的關係,以及藥物可能產生的潛在影響,他本人並無參與這項研究。

聯邦數據顯示,美國近一半的成年人患有高血壓,大多數人服用藥物來降低血壓。高血壓定義為 130/80 毫米汞柱 (mm Hg) 或以上。ACEI 和 ARB 只是降血壓藥物的兩個種類;它們透過影響調節血壓的身體腎素:血管收縮素系統來發揮作用。

研究合著人、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心理科學副教授 Daniel Nation 解釋說,這兩個種類中的少數藥物具有使它們能夠穿透大腦的特性,在那裡它們可以產生局部作用。研究人員寫道,大腦中的腎素血管收縮素系統「被認為與認知至關重要的功能有關」。

他們在綜合分析中發現,在三年的隨訪中,服用腦穿透性 ACE 抑製劑或 ARB 的成年人比服用未穿過腦血管障壁的降血壓藥物的成年人有更好的記憶力。

「[藥物] 進入大腦並命中這些通路的情況下,這只是其中一種效果,另外可能還有其他真正獨特的好處。」Nation 談到結果時說。

研究人員發現兩組在其他認知參數(如學習、語言技能和執行功能)方面並不存在差異。然而,服用不穿過腦血管障壁的藥物的成年人在注意力方面的得分更高,研究人員指出這是出乎意料的,值得進一步調查。

簡而言之:血壓控制是關鍵

曾領導多項血壓試驗的杜蘭大學公共衛生與熱帶醫學院教授 Paul Whelton 醫學博士稱,最新結果「有趣」和「帶來假設」,但告誡公眾不要過度解讀這些發現。

報告作者寫道,通常情況下,醫療保健提供者不會根據他們穿越腦血管障壁的能力開具降血壓藥物,Whelton 不希望這項研究改變這種做法。

Whelton 說,「我不認為我們真的有很好的資訊表明有一類特定的藥物更適合預防癡呆症。」他本人並無參與這項研究。「當然 [對老人而言],大多數人無論如何都需要兩到三種藥物。使用單一藥物治療這個年齡段的高血壓,是非常不尋常的。」

然而,新研究確實強調了,降低血壓在保持大腦健康方面起著關鍵作用。「這項研究提醒我們,為了降低認知障礙風險,我們可以做的最重要事情之一就是長期控制血壓。」Dixon 說。

Whelton 指出,這可以透過改變生活方式來做到。健康的飲食、定期運動以及減少酒精和鹽的攝入,都有助改善血壓。

藥物也可帶來幫助。Dixon 補充說,雖然新出現的證據表明降血壓藥物可能會為大腦帶來額外的好處,但需要作更多的研究「來真正證實這些發現,並真正改變日常實踐。」

8 種與改善記憶力有關的降血壓藥物

ACE 抑製劑:

  • Captopril (Capoten)
  • Fosinopril (Monopril)
  • Lisinopril (Prinivil, Zestril)
  • Perindopril (Aceon)
  • Ramipril (Altace)
  • Trandolapril (Mavik)

ARB:

  • Telmisartan (Micardis)
  • Candesartan (Atacand)

資料來源:《Hypertension》;品牌名稱列在括號中。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brain-health/info-2021/blood-pressure-medications-improve-memor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您是否需要特殊的健康保險才能前往國際旅遊?

您是否需要特殊的健康保險才能前往國際旅遊?

在您下一次國際旅遊之前,您可能需要在您的行李收拾清單中添加一個:健康保險證明。

隨著世界各國開始重新開放旅遊,美國人發現一些國家,包括許多加勒比國家,現在要求抵達的旅客證明他們有醫療保險。哥斯達黎加等少數國家甚至要求特殊保險,如果旅客的 COVID-19 檢測呈陽性,則需支付高達 2,000 美元的酒店隔離費用,以及至少 50,000 美元與冠狀病毒護理相關的費用。

「我們看到這種情況越來越普遍。」旅遊建議網站 WendyPerrin 的編輯 Brook Wilkinson 說。「想要一個輕鬆愉快的 2019 風格旅遊,已變得很棘手。」

您可能已經在美國獲得健康保險計劃,但如果您沒有自己的健康保險、保險不承保美國境外的醫療護理,或者您的目的地需要一個特殊的國家特定保險,則可能需要另外一個國際旅遊用的保險計劃。

以下是在考慮您是否需要購買旅遊健康保險時要注意的問題。

您打算前往的國家是否需要旅遊健康保險?

在 COVID-19 之前,一些國家已經要求旅客證明他們已有健康保險,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要求與疫情相關,針對特定國家的特殊保險。

雖然西歐國家尚未採用該要求,但部分國家已有類似要求,例如柬埔寨要求遊客從當地公司購買 COVID-19 保險(20 天 90 美元),還有阿魯巴島、巴哈馬、英屬維京群島、杜拜、埃及、格林納達、約旦、毛里求斯、納米比亞、盧旺達、沙巴、聖馬丁、塞舌爾、斯里蘭卡和泰國。

入境要求經常變化。向您的旅遊社查詢或網上搜尋最新資料。最好的資料來源通常是國家旅遊局和美國國務院。其他有用的資源包括 CanITravel.net 和 WendyPerrin.com,它們提供全面的清單。這些網站還有最新的旅客 COVID-19 疫苗接種、檢測和隔離的要求。請注意,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建議推遲國際旅遊,直到您完全接種疫苗。

如果某個國家需要特殊健康保險,您必須攜帶書面證明,有時會特別提及保險公司可以提供的 COVID-19 承保範圍。沒有它,航空公司可能不會讓您登機,有些國家甚至可能不容許您入境。

您目前的健康保險計劃是否涵蓋美國以外的醫療保健?

即使您有健康保險並且進入目的地國家不需要特殊保險,您可能仍然需要旅遊健康保險。許多傳統的醫療保險,包括基本的醫療保險計劃,不提供美國境外的保險,雖然一些醫療保險補充計劃包括海外保險,但可能是有限的。

TravelInsurance.com 的聯合創辦人 Stan Sandberg 表示:「許多美國旅客在國際旅遊時真的不知道他們有多少醫療保障。」「他們假設健康保險在旅遊時適用,但在很多情況下並不是。」

如果您沒有可在目的地提供保障的醫療保險(旅遊或其他種類),在出現健康緊急情況時,您可能會面臨數千美元的賬單。

您在旅遊期間會由於疾病或高風險活動,變得特別容易生病或遇到意外嗎?

CDC 建議為國際旅遊購買旅遊健康保險,特別是對於那些「已有疾病、旅遊時間超過 6 個月或從事水肺潛水或懸掛式滑翔等冒險活動」的人。

您可以找到涵蓋已有疾病的旅遊健康保險計劃,但您通常需要在支付旅遊費用後短時間內(通常在兩到三週內)購買一份。一些計劃不會承保因通常被認為是高風險的活動而造成的傷害的醫療護理。因此如果您想冒險,例如跳傘,請確保您的計劃有效。

您需要緊急撤離保險嗎?

即使您的健康保險包括醫療運輸,它也可能只涵蓋將您送到最近的適當醫療機構的費用。例如,如果您在南非的旅遊中受了重傷,您的承保公司可能會支付前往約翰內斯堡醫院的交通費用,但不會支付將您送回家的費用。

一些旅遊健康保險涵蓋緊急撤離回家費用,而其他公司如 Medjet (MedJetAssist.com) 和 GlobalRescue.com,則銷售獨立計劃提供保險覆蓋。

選擇旅遊健康保險計劃

旅遊健康保險通常不會很昂貴。Sandberg 說,為一個 65 歲的老人去歐洲兩週買保險,50,000 美元的保險額費用可能不到 35 美元。多付一點可以帶來更高的保險額和額外保障,例如丟失行李保險。(相比之下,旅程取消保險價格更高,最高可達旅遊開支的 10%。並且可以讓您因任何原因取消的保險價格更貴。)

格價。Sandberg 的公司提供多種計劃的報價,InsureMyTrip.com 等平台也是如此。這些公司也銷售旅程取消保險,但您可以透過輸入 $0 作為您的總旅遊費用來縮小旅遊健康保險的搜尋範圍。

而且如上所述,您可能需要考慮保險是否承保針對已有疾病或 COVID-19 的醫療護理,以及是否包括緊急撤離。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Larry Bleiberg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travel/travel-tips/safety/info-2021/travel-health-insuranc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後疫情時代的消費提示

後疫情時代的消費提示

約 1.17 億年齡在 50 歲或以上的美國人,正在邁向疫情後消費的應許之地。

很可怕。很刺激。很混亂。而且沒錯,世界已經與之前不同了。

對於一些 50 多歲和 60 多歲能保住工作的人來說,在疫情期間儲蓄並非十分困難。對他們來說,旅行和外出就餐等基本樂趣已成為禁忌,許多人還從振興補助金獲得了豐厚的經濟收入,因此儲蓄變得更容易。對其他人來說,尤其是那些失去工作,或者業務或收入受到打擊的人,這仍然是一場嚴峻的挑戰。無論哪種情況,隨著疫情減退,現在是重新考慮如何消費和儲蓄的時候了。

密西根州南菲爾德 Center for Financial Planning 的合夥人 Sandy Adams 說,這個群體的關鍵是為重新進入疫情後的消費世界作好準備。

以下是來自五位認證理財規劃師的 10 條「重返消費」提示:

1. 盡情享受,但不要瘋狂

人們有著壓抑已久的需求,需要花在他們已經久違的事情上,比如外出就餐、參加特殊活動,當然還有旅行。Adams 指,「人們會渴望擺脫束縛,盡情瘋狂享樂。」「我的建議是計劃好,然後慢慢重返消費,不過不要瘋狂行事。」好好準備實際的計劃來支付娛樂費用。Adams 提醒,無論如何,不要因此欠債。

2. 填補儲蓄

Adams 指,對於那些已經走上穩健儲蓄道路並實行健康支出或儲蓄平衡的人來說,是時候使用在疫情期間積累的多餘儲蓄來填補退休儲蓄了。她提醒,對於那些在疫情期間可能在儲蓄計劃上落後,甚至在疫情期間可能已經超支的人來說,現在是時候將仍留在您支票帳戶中的任何剩餘振興補助金轉移到您的退休儲蓄帳戶中,「追上」儲蓄進度。

3. 設立自動儲蓄

即使花費更少,仍不覺得有足夠意志力去儲蓄更多?現在是於銀行、經紀公司或共同基金公司建立自動儲蓄機制的最佳時機,每月自動投資特定金額。密歇根州伯明罕的 Prosperity Wealth Strategies 創辦人 Nicole Gopoian Wirick 說:「在全世界重新開放,我們回復所有舊有習慣之前,這相當重要。」

4. 戒掉壞習慣

Adams 說,現在所有人都必須問自己的一個關鍵問題是:「我可以在疫情過去後,對我的財富更負責任嗎?」在疫情期間,許多老人減少了他們造訪雜貨店的次數,即使他們確實去了商店,通常也會帶上一份購物清單並堅持遵守,以便可以儘快完事。Adams 說,這基本上阻止了幾乎所有的衝動消費。她建議消費者在疫情之後繼續這種做法:限制去超市的次數,去購物的時候只選購購物清單上的東西。

5. 終止有線電視訂閱

也許您和家人在疫情期間比平時看更多有線電視,因為在家中享受娛樂更安全。隨著家庭外出活動越來越多,這種情況即將改變。Adams 問,為什麼要繼續為沒人看的頻道支付巨額有線電視費用?她建議放棄每月 100 美元的有線電視服務計劃,代之以共享每月 15 美元的串流媒體服務,例如 Netflix。

6. 購買房產要三思

由於利率接近歷史低位,因此進入房地產市場或購買更大的房子很有吸引力。但亞特蘭大 Chancellor Wealth Management 創辦人 H. Vincent Clanton 表示,房價上漲得太高,並不值得。他認為,現在價格太「泡沫」,不值得維持承擔債務。

7. 減少點擊購買

Wirick 說,也許許多消費者在疫情期間養成的最糟糕的消費習慣,是在網上點擊購物。因為人們無法親自去商店購物,所以網上購物演變成次選。然而,在許多情況下,人們會購買他們想要,但實際上並不需要的東西。她形容,「您點擊一個按鈕,一天後東西就會送到您家門口。」因此 Wirick 建議她的客戶對所有網上消費採取「謹慎」的態度。在您點擊按鈕之前,問問自己:我真的需要它嗎?對於繼續購買不需要的東西的人,她強烈建議從手機中刪除購物應用程式。

8. 花錢改善自己

在疫情期間,一些想要進行職業發展或職業轉變的人,開始花錢在教育上以獲得額外的訓練、認證或更高的學位。密歇根州南里昂 Bell Financial Planning 創辦人 Brent Bell 說,現在不是停止支出的時候,相反,現在實際上是增加支出的時候。隨著經濟的復甦,您會得到回報。

9. 平衡健身支出

許多人在疫情期間無法去健身房或游泳池,因此他們購買了家庭健身設備,甚至在家中建造了游泳池。如果您這樣做了,您需要記得取消健身房或游泳池會員資格。Bell 說,這邊省下的錢要平衡購買游泳池或家庭健身設備的大額開支,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

10. 審視您所有的疫情習慣

在您的生活中養成新的習慣或行為,可能需要兩到八個月的時間,而 COVID-19 為我們所有人帶來了新的習慣。大多數這些習慣,無論是使用送餐服務還是註冊訂閱服務,都要花錢。紐約威廉斯維爾 Sherwood Financial Management 總裁 Tracy Sherwood 說,現在是時候確定這些行為,並弄清楚哪些是有目的的和值得保留的,哪些是應該捨棄的了。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Bruce Horovitz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budgeting-saving/info-2021/post-pandemic-spending-tip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五種可能會損害 COVID-19 疫苗免疫力的疾病

五種可能會損害 COVID-19 疫苗免疫力的疾病

COVID-19 疫苗被譽為奇蹟,但對於一些因疾病令免疫系統減弱的人來說,疫苗可能不是萬能藥。因為疫苗可能無法為他們提供足夠的抗體來對抗新型冠狀病毒。

健康的免疫系統通常被比作一支強大的軍隊,抵抗感染和其他健康問題。但至少有 1 千萬美國人的免疫系統受損,其中許多是因為他們的病情而需要服用抗炎藥或類似藥物。其中包括曾接受一系列藥物以防止移植器官排斥的器官移植患者、癌症患者和患有狼瘡、多發性硬化症、類風濕性關節炎和 HIV/AIDS 的人。

對他們來說,這種問題可能會削弱現在向全國數百萬人提供疫苗,為每個人帶來免疫力和擺脫 COVID-19 的承諾。

一般來說,治療患有這些疾病的患者的醫生建議他們接種 COVID 疫苗,因為有些保護總比沒有好。但是專家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建議患有這些疾病的人在接種疫苗之前諮詢他們的醫療保健提供者。

CDC 還建議,即使在接種疫苗後,免疫系統受損人士仍應考慮對 COVID-19 採取預防措施,包括戴上口罩並與同住人士以外的人保持六英呎的距離。醫生還建議患有這些疾病的人讓他們的親戚和朋友接種疫苗。

1. 器官移植

在 2020 年,醫生一共進行了 39,000 例器官移植手術,其中以腎移植手術最為常見。

接受新器官的人通常會服用藥物,以防止免疫系統與捐贈的器官發生衝突。負責免疫功能低下宿主傳染病項目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教授 Peter Chin-Hong 指:「如果免疫系統過於活躍,它就會攻擊新器官。」

這些的藥物似乎會削弱疫苗的抗體。事實上,2021 年 5 月對 658 名接受移植者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46% 的人在接受兩次 COVID-19 疫苗注射後並未出現抗體。

專家指,這項來自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受到了接受移植者的廣泛關注。他們表示,對結果並不感到驚訝。

華盛頓特區 MedStar 喬治敦大學醫院移植和免疫功能低下服務部門負責人 Joseph G. Timpone 醫學博士解釋,這就是移植醫生經常嘗試提前進行計劃,並讓患者在手術前接種疫苗的原因。

6 月 2 日,來自 24 個代表移植醫學專業人士的團體的公開信提倡,器官移植接受者應該接種疫苗,其家庭成員和照顧者也應該接種疫苗。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一項新研究表明,接受移植者可能會受惠於所謂的「加強劑量」,即獲得額外劑量的 COVID-19 疫苗。對 30 名抗體水平較低的接受移植者的研究發現,第三劑可增強其中 14 名接受移植者的抗體反應。

2. 癌症

癌症患者可能更容易受到感染。

醫院流行病學家 Meghan Baker 指,「潛在的醫療狀況和免疫抑制方案都可能影響免疫反應」,他在 Dana Farber 癌症研究所和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與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合作。

與實體瘤患者相比,血癌患者可能面臨更高的長期感染和死亡風險。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表示,這是因為它們產生抗體的免疫細胞水準通常較低。

某些癌症治療會抑制免疫系統,包括化療或幹細胞或骨髓移植。

Baker 指,大多數免疫功能低下的癌症患者會從 COVID-19 疫苗中獲得一些保護,但他們應該採取預防措施,盡量減少接觸新型冠狀病毒。同時,她補充「目前有一些研究正積極調查加強疫苗是否合適,以及應該何時接種。」

3. HIV/艾滋病

據估計,美國有 120 萬人感染了 HIV,即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如果不治療,HIV 會發展為 AIDS,稱為後天免疫力缺乏症。但自疫情最嚴重的 1980 年代中期以來,新感染人數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新藥正在穩定現有病例。

位於俄亥俄州尤寧敦和華盛頓特區的 AIDS 護理護士協會執行總監 Carole Treston 指,「50% 到 70% 的 HIV/AIDS 患者正在服用使他們的免疫系統完好無損的藥物。」

Treston 支持聯邦指引,即所有 12 歲及以上人士(曾有疫苗過敏反應人士除外)都應接種疫苗。她指出聯邦指引說 HIV 感染者「應該接受 COVID-19 疫苗,不論他們的 CD4 或病毒載量如何,因為潛在的好處大於潛在的風險。」

4. 狼瘡

狼瘡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這意味著身體的免疫系統會攻擊自身的器官和組織。它影響了美國 150 萬人,其中大部分是育齡婦女。

它的特點是輕度或無症狀,然後會「發作」,即症狀惡化的時期。狼瘡還會導致嚴重的問題,例如腎功能衰竭、血液凝固和心臟病發作。

紐約市紐約大學朗格健康中心的風濕病學家 Ashira D. Blazer 醫學博士說,狼瘡免疫系統抵抗感染的能力較弱。她說,當狼瘡患者出現活躍的發作時,免疫系統在對抗此類感染方面的效果較差。

醫療中心建議狼瘡患者接種 COVID-19 疫苗,接種疫苗的患者不會比沒有接種的患者更頻密發作。但她說,那些經歷中度至重度發作的人應該與風濕病學家討論疫苗的風險和益處。

Blazer 補充,「一些治療更嚴重狼瘡病徵所需的藥物可能會降低疫苗的功效。」

5. 多發性硬化症

與狼瘡一樣,多發性硬化症 (MS) 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的免疫系統會攻擊神經纖維上的保護層,神經纖維可能會受損甚至被破壞。症狀包括肌肉痙攣、失去平衡和無法行走。

在美國,18 歲及以上人士之中有近 100 萬人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美國多發性硬化症協會醫療服務供應副總裁 Julie Fiol 說,一些治療方法會影響免疫系統對抗感染的能力。

Fiol 說,例如服用某些藥物的人「對 COVID-19 疫苗的抗體反應會降低,並且可能無法檢測到。」但即便如此,免疫系統的其他部分也可能會發揮作用並提供保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Deborah Scho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vaccine-underlying-conditio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AARP 樂齡會對家庭照護者的承諾

AARP 樂齡會對家庭照護者的承諾

辛苦工作的家庭照護者需要盡可能地獲得所有支援。因此,AARP 樂齡會很榮幸能宣布支持《照護補助法案》(Credit for Caring Act),這是一項跨黨派提案,能為這些辛勤付出,且必須經常自掏腰包幫助年長父母、配偶和其他親人的人們提供需要的救濟。/p>

此項法律將為合格的當前家庭照護者提供高至 5,000 美元的不可退款稅收抵免,也是 AARP 樂齡會支持的一系列舉措中最新的措施,旨在支援家庭照護者,並確保他們的關切能獲得主要政策制定者們的注意。

我們贊助了許多能讓人們更加理解照護者所面臨之挑戰的研究。我們開發與研究了大量的內容來幫助美國人瞭解長期照護所面臨的局面,並回答了他們的諸多問題。我們已經在各州首府取得了數百場勝利,在法律、財務、工作場所靈活性、遠端醫療和喘息服務等各個領域支援家庭照護者。

在這一過程中,AARP 樂齡會提升了全國民眾對照護者需求的認識,也成為了政策制定者和消費者信任的首選資訊來源。

雖然 COVID-19 疫情更加突顯了家庭照護者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但早在 COVID-19 為數百萬人進一步造成困擾前,AARP 樂齡會便已為他們奔走呼籲。Maya Angelou 曾說過:「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無法言說的難處。」大約七年前,我們有目的性並且主動地傾聽了同時身為家庭照護者的 AARP 樂齡會成員的許多內心苦事,我們發現這是一種非常私人問題,人們並不願意公開談論,但同時又是公共政策和立法問題。所以,我們開始遊說國會和州立法機構。

從那時起,我們的倡權者與政策制定者合作,實施了 500 多項州法律,幫助累計逾 1.746 億家庭照護者。這些法律解決的問題包括在出院前確定並訓練家庭照護者;統一監護權和委託書法律方面的法律支援;透過遠端醫療、護理實務範圍和家庭照護服務獲取照護;透過現金津貼和長期照護福利給予經濟支援;職場支援,比如受薪和無薪家庭假;讓照護者休息的喘息關懷。

例如,在過去幾年,全國各州已通過《平價醫療法案》(CARE Act),為親人在醫院的家庭照護者給予重要的權利和指引。AARP 樂齡會制定的示範法律現已在 41 個州、哥倫比亞特區、波多黎各和美屬維京群島立法完成。我們繼續在全國各州的首府以《平價醫療法案》為基礎繼續推進。

在聯邦層面,AARP 樂齡會成功在 2015 年推動了「今日協助照護者」(Assisting Caregivers Today, ACT) 黨團會議,這是一個兩院兩黨的立法者團體,致力於強調照護者、年長者和身心障礙人士在尋求獨立生活時遇到的挑戰。

2018 年,國會批准了《認可、協助、包容、支援和吸引家庭照護者法案》(RAISE Family Caregivers Act),並由總統簽署成為法律,該法案旨在形成一項支援家庭照護者的國家戰略。該法案規定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必須委任諮詢委員會,而我們期待他們今年發布初步報告,並提出建議以及制定整體戰略。

此外,拜登政府現在將投資於有償勞動力視為創造就業機會和為照護者提供遲來的工資和福利提升的方式,因此我們正在加倍努力,敦促國會透過工資和其他補償、帶薪休假、招聘、訓練、人員保留和長期照護機構的充足人員配置來解決有償勞動力問題。

立法上的勝利反映了公眾意識的巨大變化。在 AARP 樂齡會將家庭照護作為優先議題之前,這個話題幾乎不在全國範圍的討論中。AARP 樂齡會訴說著具有事實根據的故事,克服了這個障礙,並向人們解釋無償的家庭照護者是美國長期照護系統的骨幹力量,且他們為個人、家庭和長照系統本身提供了巨大價值,通常也付出了極大的個人代價。

我們在自家的 2019 年《重視無價》(Valuing the Invaluable) 報告中發現,約 4,100 萬家庭照護者提供了價值 4,700 億美元的無償照護。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們與 National Alliance for Caregiving 合作完成的新研究中,我們最近將照護 18 歲及以上親人的家庭照護者的人數上調至 4,800 萬人。在 2016 年,我們的「家庭照護者費用調查」顯示,家庭照護者每年支出近 7,000 美元照護親人,而因此負債的人數也實在太多。

在今年三月份,AARP 樂齡會研究人員報告稱,為家庭照護者提供的更多職場支援,比如靈活的排班以幫助他們處理時間衝突,到 2030 年可能為美國經濟貢獻 1.7 萬億美元。

從我們 2014 年的「廣告委員會」(Ad Council) 活動開始,我們優先為會員和公眾創作有效的內容。AARP 的線上「照護資源中心」(Caregiving Resource Center) 提供了工具、建議、新聞、個人故事、尋求幫助的免費電話,以及西班牙語資源。我們的《家庭照護者財務工作手冊》(Financial Workbook for Family Caregivers) 為照護者可能面臨的眾多主題提供指引,包括醫療保健、委託書、遺產規劃、住房、預算和投資。僅在過去五年中,有超過 5 千萬人使用了 AARP 樂齡會的照護資源。

疫情是此持續承諾的最新章節。由於許多美國人離開工作崗位為親人提供照護,並擔心那些住在養老院的親人,所以我們加大了幫助的力度。我們不斷為照護者更新資訊,不遺餘力地消除誤解,鼓勵健康行為,對雇主進行相關教育,並努力保護居住在長期照護機構中的美國年長者。

AARP 樂齡會的疫情後願景,就是家庭照護者都能獲得需要的一切支援,並幫助他們的親人獨立和有尊嚴地度過晚年。提供更好的平價居家照護選擇,以及為當前的照護者提供更多支援,是我們為所有人實現此願景的必要步驟。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下載最新版本家庭照護者財務手冊

本文原作者:Nancy A. LeaMond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aarps-commitment-to-family-caregivers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反亞裔歧視安全要訣

【視頻】反亞裔歧視安全要訣

保持安全總是很重要的。下一次外出時,請遵守以下安全要訣,避免危險的情況。

  • 隨時留意您周遭的環境。不要分心,要保持注意力。如果您感到有危險,請相信您的直覺並且盡快避開。例如,如果您覺得被跟蹤,請過馬路。
  • 如果您獨自一人行走,請選擇光線充足、人多的街道,步伐要堅定、自信,萬一遭遇危險,您也可以很容易地向他人求助,並在必要時大聲呼救。
  • 如非必要,不要攜帶手袋,建議將身分證、手機、鎖匙等帶在身上。如果一定要帶手袋,請將袋斜挎在身體上並用外套遮掩。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aregiving/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