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女王Elizabeth II身上學到的8個人生課堂

從英女王Elizabeth II身上學到的8個人生課堂

正如格勞喬·馬克思(Groucho Marx)曾經說過的:「任何人都會變老,你所要做的就是活得足夠長。」 但是如何優雅地活到老又是另一回事。而說到優雅變老就不能不提到如今年屆94歲高齡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了!她是英國歷史上的在位最長的君主,這一事實不能完全歸因於遺傳學或特權。

自出生以來就舉世聞名,她的辛勤工作比任何前任君主都要辛苦——在她90歲的時候還是保持每週工作40多個小時的工作時間,沒有絲毫可靠的報告表明她在壓力下崩潰,或在無休止的工作安排下發脾氣。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調查她保持健康長壽和優雅的奧秘並把這些發現記錄在我的新書裡。以下只是我從英女王身上總結出來的8個人生課堂:

1. 不斷增強自己的意志力
眾所周知,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自我控制能力非常高,生活規律嚴格管控好自己。研究表明,這種意志力和自控能力就好像需要常規充電的電池。下午茶時間是女王的關鍵時間:在忙碌的一天中,神聖的休息時間是她能夠安安靜靜地在一小時裡好好休息,為自己充電。

2. 遵守時間表
自從女王出任的第一天開始,伊麗莎白就一直遵循嚴格的每日養生法來平靜自己的思緒和想法,並且支持每天以日記的方式記錄下來,以此結束自己每一天的生活。

3. 培養目標意識
身為英國皇室的重要代表,女王肩負著重任,常常要以國家的利益為己任。研究表明,做事情有明確的目標會有助於免疫力的發展並降低患阿爾茨海默氏症的風險。

4. 善於自我對話(並從中鼓勵自己)
女王曾經說過:「我發現我經常會把不能苟同的想法丟棄。」 這就是所謂的有目的的壓抑者——泛指有意識地打消負面思想的人,這是受益於某種心理防護的表現。

5. 要永遠保持童心和玩樂
這麼多年以來,英女王幾乎每天都保持玩樂的時間,就像她小時候一樣,做自己喜歡的事玩自己喜歡的遊戲(特別是騎馬)。這樣做可以使她的肌肉保持活躍,並讓她的思維異常敏捷。玩遊戲有一種獨特的能力,它能將大腦維持在一個較年輕、靈活的狀態。

6. 保持信念
女王每個星期天都會參加教堂,每晚睡覺前也會祈禱,這麼多年來幾乎從未間斷。不管這世界發生什麼,明天又會遇到什麼難題,她都堅信解決方法總比困難多。

7. 對改變抱持開放的態度
女王已經年過九旬高齡,許多人在這種年紀都難以接受生活上發生的變化,但英女王她從未停止過學習和適應。她在2002年評論道:「變革已成為永恆的事物。我們擁抱變革的方式決定了我們的未來。」

8. 珍惜您的輝煌歲月
如今,人們經常看到女王伊麗莎白的笑容更加燦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熱情洋溢。所有的這些表現都支持著一個被稱為「生命的U形彎」的科學現象: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往往是80歲及80歲以上的人。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Bryan Kozlowski

編譯:Joy X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entertainment/celebrities/info-2020/queen-elizabeth-ii-life-lesso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揭穿關於流感的7個迷思

揭穿關於流感的7個迷思

迷思1:寒冷天氣引致流感
其實是病毒引起流感,而非寒冷天氣。位於波士頓的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感染控制部門的負責人David Hooper醫學博士表示:「在較冷的環境中,流感病毒確實較易存活。而且,由於在寒冷的天氣底下,大眾都傾向在關閉窗戶的情況下聚集於室內,因此空氣不太流通,從而導致更高的流感傳播風險。」另外,較低的溫度亦可能對免疫能力產生負面的影響,這令我們更容易受到流感的侵襲,如當周圍的人說話、打噴嚏或咳嗽時,流感便會通過飛沫傳播。

迷思2:流感只是重感冒
位於紐約市的Mount Sinai Downtown的感染預防和控制主管Waleed Javaid博士指出,並非每種呼吸道疾病都是流感。儘管流感和普通感冒可能具有相似的症狀,但它們是由不同的病毒引起,而且有不同的症狀。例如,感冒會使您流鼻水或鼻塞;流感通常不會。 Javaid說:「雖然感冒會讓您感到不舒服,但流感「會讓您感到自己被火車撞倒。」此外,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 Health)老年醫學博士Arun Karlamangla表示:「感冒很少導致危險的併發症,而在嚴重的流感病例中,病毒是會散播到肺部並引起嚴重的感染。」

迷思3:抗生素有助治療流感
流感是一種病毒感染。抗生素卻只能治療細菌感染,如鍊球菌性喉炎或尿道炎。Javaid解說道:「有時候,流感引起的併發症,例如肺炎,是可以使用抗生素來治療,但是流感本身卻不能。對於流感,除了用於緩解咳嗽和鼻塞的非處方藥外,還有獲批准的抗病毒藥物,例如Tamiflu。(注意:這些抗病毒藥物應在流感症狀初出現時儘早服用以發揮效用。)

迷思4:如果您很少生病,就不需要注射流感疫苗
流感具有極強的傳染性,沒錯,即使健康的人也可以受到感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衛生系統(Johns Hopkins Health System)感染預防部門的高級總監Lisa Maragakis醫學博士強調:「流感疫苗是我們預防流感,甚至其引起的嚴重併發症的最佳方法。人人於每年都應該注射流感疫苗,在COVID-19疫情期間,流感疫苗變得尤其重要。」

迷思5:流感疫苗會令人生病
流感疫苗中並沒有活性病毒,因此不會引起流感。在紐約Great Neck的Northwell Health工作的家庭醫生Akita Sagar表示:「注射後手臂可能會感到痛楚,但這種疼痛一般不會持續很久。另外,您的身體也有可能因免疫力在增強而感到疼痛。這些都是值得的。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數據,在2018至2019間特別嚴重的流感季節中,估計流感疫苗阻止了440萬宗流感疾病病例,從而預防了230萬宗與流感相關的醫療就診、58,000宗與流感相關的住院個案,以及大約3500宗死亡個案。

迷思6:您可能還會感染「腸胃炎」
「流感」一詞經常被錯誤地用於各種無關的病毒和其他疾病上。但Maragakis表示:「首先,雖然流感有時會引起腸胃的症狀,但腸胃炎是會突然引起噁心、嘔吐或腹瀉,那並不是流感。「腸胃炎」不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而是由其他病毒(如norovirus)引起。我們可能在一年中的任何時間感染Norovirus,但爆發期一般在11月至4月之間,與流感病毒爆發的時間相同。

迷思7:一旦注射疫苗,就不會感染流感
在紐約Manhasset的Northwell Health工作的傳染病專家David Hirschwerk醫學博士表示注射疫苗後,身體可能需要長達兩週的時間才能產生免疫力。流感疫苗不能100%地預防流感。但是,它會減輕您的症狀。Sagar補充:「如果注射了流感疫苗,那麼您需要緊急治療的風險就會大大降低。 」Hirschwerk補充說:「這對於減輕COVID-19疫情間對衛生健保系統的壓力尤其重要。」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Barbara Sadick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debunking-flu-myth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FDA局長表示新冠病毒疫苗:「絕不偷工減料」(上)

FDA局長表示新冠病毒疫苗:「絕不偷工減料」(上)

開發新冠病毒的疫苗這場競賽正在以破紀錄的速度進行,專家預測已接近終點。美國正在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測試四種候選疫苗的安全和有效程度,而聯邦政府則在製訂計劃,決定如何審查數據以及分配藥物。

不過,由於一切發生得太快,美國居民都有疑問:疫苗注射安全嗎?要知道COVID-19到目前為止經已在全球奪去了110萬以上的人命,那麼這種疫苗在預防COVID-19或減輕其嚴重程度方面的效果如何?

近日,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專員Stephen Hahn與AARP樂齡會進行交談,以回答這些問題。他的回答有經過編輯,以確保篇幅和清晰度。

目前,史上最快研製出來的疫苗歷時四年。我們陷入新冠病毒大流行還未夠一年,但已經有多種候選疫苗正在進行後期的臨床試驗。我們是如何快速研製這種疫苗?有否跳過或加快了某些步驟,而在此過程中有否保障患者的安全?

這是我們在很多年以來亦未曾遇過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因此,解決這一問題的緊迫性就是以盡快找到安全且有效的疫苗為目標。我們做了一些可以加快程序的事情,但我想在這裡強調一點,就是我們並沒有偷工減料。

我們可以從開發的臨床試驗方面開始說起:新病毒的遺傳序列於1月份首次確定,不久之後我們便嘗試研製疫苗。然後,就臨床前的研究作出協調,以便在動物身上研究不同的疫苗,以使整個工作很快地進入了臨床試驗。

而我們FDA使用了滾動式審查:通常,我們會查看動物數據,然後再決定是否可以進行第一期試驗。我們也有做,不過這次我們是與每個製造商一起實時去做審查。我們與他們合作,以便他們設計出「不間斷」的臨床試驗,那麼在達到某個參數(例如,第一階段的安全度)時,他們可以非常快速地進入第二階段,也就是尋找對疫苗的免疫反應。進入第三階段時也採取了相同手法。使用不間斷的臨床試驗設計,可以節省數週甚至數月的大量時間。

最後,我們與製造商一起就其製造質素及一致度進行審查。這樣一來,如果要授權或批准疫苗,我們可以立即知道其生產的質素。這個過程一般需要數月時間才能完成。

最後要提到的是,製作過程中亦有冒一些風險,我的意思是公司已經開始生產疫苗[在試驗完成之前],因此,如果獲得授權或批准,疫苗已經準備就緒。如上所述,這確實縮短了開發時間。但是所有用來確保安全和有效的必要步驟也有實行。但當然,在考慮授權或批准之前,我們接下來需要看看來自第三期臨床試驗的數據。

看完那些數據後會怎樣? 您可否說說批准程序以及FDA在第三期試驗結果中將尋求甚麼測試結果?

我們竭盡全力保持透明度,並將會繼續這樣做,以便全國人民都可從一個監管角度了解我們正在做甚麼。

第三期臨床試驗是一項大型的試驗,有30,000名或更多的人參與,他們將活性疫苗與安慰劑進行比較,以確認參與試驗的人有否發生感染。因為我們要尋找的是預防感染[新冠病毒,SARS-CoV-2]的疫苗。在我們對疫苗生產商的指南中(在6月份於FDA的網站上發佈),我們就標準寫得非常明確:我們說有效性的下限是50%。 [這意味著該疫苗應至少在50%的疫苗接種者中有效地預防新冠病毒的感染或降低其嚴重程度。相比之下,流感疫苗的有效率為40%至60%。]

我們還提到,安全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而從安全的角度來看,我們正在找尋副作用。我們在最近的緊急使用授權指南中提到,我們需要在參與者獲得最終劑量的疫苗後,對至少50%的人進行不少於兩個月的跟進。參照其他疫苗,科學家確定在兩個月期間將看到絕大多數的副作用。

到目前為止,美國有四分之二的第三期試驗因安全方面的考量而暫停。您會對那些將此視為擔憂信號的人說些甚麼?

我會對他們說:這個系統很奏效。事實上,這就是臨床試驗系統的設計目的 — 保障安全,不論是那些進行試驗的義工還是美國人民。我們採用的方法非常謹慎,如果出現任何安全考量,試驗可能會被暫停。然後,將對所有安全問題進行非常詳細的研究。

我們可能會發現,所見到的特定事件與疫苗完全無關,但是這個暫停很重要,因為我們需要仔細地考慮。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正面的信號,因為這證明了那些正在進行這些試驗的人正在密切注意研發過程,也代表所有參與疫苗研發的人都將安全放在首位。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Rachel Nani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0/coronavirus-vaccine-safet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2021 年社會保障 COLA 設定為 1.3%

2021 年社會保障 COLA 設定為 1.3%

社會保障總署 (SSA) 於 10 月 13 日宣佈,從 1 月開始,其年度生活費用調整 (COLA) 將爲 1.3%,個人每月平均增加約 20 美元的退休福利。

每月福利的小幅增長,是十年來 COLA 微弱增長的最新成果。過去十年,社會保障 COLA 平均每年增長1.65%,但 2016 年福利沒有任何增長。2020 年 1 月生效的增長率爲 1.6%。

「今天宣佈 COLA 增長 1.3%(雖然微乎其微)是必要的,以幫助社會保障受益人及其家人設法跟上費用上升的步伐」,AARP 樂齡會首席執行官 Jo Ann Jenkins 表示。「由於數百萬美國人繼續面臨著新冠病毒對健康和經濟後果的雙重打擊,社會保障和 COLA 增長所提供的有保障的福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事實上,多虧了最近由 AARP 樂齡會支援通過的降低明年 Medicare 保費的變革,更多的年長者至少會看到每月少額的 COLA。」

為何這麼低?

COLA 一直很低,因為通貨膨脹一直受到控制。年度 COLA 基於上一年度第三季度到本年度第三季度的城市工薪階層和文職人員消費價格指數 (CPI-W) 的變化。CPI-W 代表勞動者爲一籃子商品和服務所支付的價格。它不是基於反映退休人員購買內容的市場購物籃 — 年長者消費價格指數 (CPI-E),CPI-E 代表的市場購物籃能更好地反映退休人員支出,例如更高的醫療保健費用。

今年的 COLA 計算著眼於 2019 年 7 月、8 月和 9 月的 CPI-W 指數平均值,並將其與 2020 年同期三個月的數字進行比較。兩個季度平均值之間的百分比變化就是從 1 月份開始的下一年的 COLA。如果沒有變化,或者 CPI-W 下降,社會保障福利就不會增長。

自從 1975 年國會啟動自動年度 COLA 以來,其中有三年福利絲毫沒有增長:2010 年、2011 年和 2016 年。最大的一次增長是 14.3%,於 1981 年 1 月生效。

社會保障由符合資格的工資的 12.4% 的工資稅提供資金 — 員工支付 6.2%,雇主支付另 6.2%(個體經營者支付全部 12.4%)。明年,需繳納社會保障稅的最高收入額將從

137,700 美元增加到 142,800 美元。現在勞動者支付的錢用於支付當前的福利,任何超出額都將進入社會保障信託基金。

由於社會保障受益人數目不斷增加(部分是由於疫情導致失業,徵收的工資稅減少),社會保障體系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社會保障機構的受託人在其年度報告中估計,用於退休勞動者及其遺屬的信託基金將在 2034 年出現資金短缺。國會預算辦公室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的預測更爲悲觀,該機構估計,用於退休勞動者及其遺屬的信託基金中的儲備金將在 2031 年耗盡。即使到那時,超過四分之三的福利仍可以從收入的所得稅中支付。

社會保障和 Medicare B 部分保費

大多數社會保障領取者會看到其 COLA 因 Medicare 保費的增加而減少。Medicare B 部分保費(包括醫生看診和門診醫療服務),直接從社會保障福利付款中扣除。預計不久會宣佈 2021 年 Medicaid B 部分領取者的月度保費。

根據最近由 AARP 樂齡會擁護的法律變革,今年的 Medicare 保費增長額將會減少,因此爲大多數受益人保留了 COLA。最初,由於 COVID-19 導致緊急 Medicare 支出增加,預計會導致極高的 Medicare 保費。如果沒有變革法律,大多數受益人會看到他們的 COLA 因 B 部分保費增長而被抵消,對一些受益人來說,預計每月高達 25 美元至 50 美元。即使法律有所變革,向大多數社會保障受益人支付的增加額預計也會很小。

「社會保障可以說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最成功的計劃,提供了個人透過一生的辛勤工作和對體系的貢獻而獲得的重要福利」,Jenkins 表示。它是大多數美國人最大的退休收入來源,為四分之一的年長者提供幾乎所有收入(90% 或更多)。AARP 樂齡會將繼續倡導兩黨解決方案,協助確保社會保障計劃的長期償付能力和充分性,維持其專門的資金流,並保護數百萬美國人及其家庭來之不易的福利。」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John Waggoner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retirement/social-security/info-2020/cola-set-for-2021.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79 歲男子用兩個不同的名字騙取社會保障福利

79 歲男子用兩個不同的名字騙取社會保障福利

主管機關稱,一名 79 歲的紐約州男子在十多年中以兩個不同的名字領取社會保障福利,斂取了他不應得的 31,362 美元的福利。

來自紐約州 Schuylerville 的 Thomas Henry Baxter 在 10 月 5 日簽署的認罪協議中承認了重罪。他承認犯有社會保障欺詐罪,最高可判處五年監禁。Baxter 還同意接受命令,向社會保障總署 (SSA) 支付賠償金。

兩個名字,兩個社會安全號碼

在認罪協議中,Baxter 承認,他在超過 64 年前(1956 年 7 月)十五歲時用自己的名字申請了一個社會安全號碼。在他 30 多歲之後,1971 年 8 月,他用化名 Mark Anthony 申請了另一個社會安全號碼。

時光快進 37 年。Baxter 以真實姓名工作和領取社會保障福利,同時在 2008 年 9 月用化名和第二個社會安全號碼申請了社會保障退休福利。在 2008 年,他已經 60 多歲了。

2008 年 9 月,Baxter 以化名領取了追溯至 2008 年 3 月的福利金,而這筆錢一直滾存,直到他的第二個身份被人發現。法庭文件中沒有透露這是如何敗露的。超過 11 年後,2019 年 6 月,他無資格獲得的福利被吊銷。

隱瞞的第二個身份

認罪協議稱,「從 2008 年 9 月 22 日至 2019 年 6 月 24 日,被告故意隱瞞並且沒有披露他的第二個身份的存在,以便騙取社會保障福利付款,如果他向社會保障總署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披露他的兩個身份,他本無資格獲得這筆社會保障福利」。

Baxter 將於 2 月 23 日在紐約州 Binghamton 的美國地方法院接受判決。他的律師 Peter J. Moschetti Jr 表示,由於案件正在審理中,他無法發表評論。社會保障總署的監察機構監察長辦公室 (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正在調查案件。

「針對社會保障總署的欺詐行爲是對每個美國人的偷竊行為」,紐約州北區代理美國律師 Antoinette T. Bacon 表示,案件在此地被起訴。「諸如此類的案件凸顯了我們致力於調查和起訴那些從社會保障中偷錢之人,社會保障計劃是由辛勤的男男女女資助的。」
在紐約州北部的另一起案件中,一名擁有兩個社會安全號碼的 74 歲婦女正在面臨聯邦指控,最高可判處 10 年監禁。

她是 Santa Sanabria,又名 Santa Cordero,來自紐約州 Gansevoort。
她於週二被捕,此前她被指控涉嫌以一個名字領取社會保障退休福利,並多次以兩個名字同時領取補充保障收入 (SSI) 福利。SSI 付款是適用於年長者、殘障人士和盲人的基於需求的福利。Sanabria 被指控接受了她不應得的 11,740 美元,因爲她對 SSA 隱瞞了關於她的情況的關鍵事實。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Dena Buni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scams-fraud/info-2020/new-york-man-social-security-frau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的症狀又多了一項:出現幻覺

COVID-19的症狀又多了一項:出現幻覺

去年春天,因 COVID-19 住院的 Drew Murrie 在重症監護室 (ICU) 醒來時,清晰地記得自己被困在一個堆滿骷髏的洞穴裡,有帶電的蝴蝶在房間裡飛來飛去。最可怕的是,當他躺在床上的時候有人用手捂著他的臉。「我以前從未有過這樣的幻覺,」和家人住在芝加哥郊區的 59 歲的 Murrie 說道。「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根據最近對心理學研究和行為管理方面研究的綜述,COVID-19 感染會引發幻覺(Hallucinations),也會在沒有精神健康問題病史的患者中引發諸如妄想和偏執等問題。此類暫時性精神病症狀已经成为病毒對大脑產生的另一個令人吃驚的影響。

在一些患者中,幻覺可能是伴随長時間 COVID-19 疾病或住院的譫妄的一部分;在另一些患者中,這些幻覺可能會獨立出現。在西北大學醫學院保健中心 (Northwestern Medicine health system) 進行以及在本周發佈的一項研究表明,多達三分之一的住院患者表現出「心智功能改變」,這一術語包括妄想、困惑和無感應性等症狀。(然而,與幻覺不同的是,這些神經症狀會產生長期影響。)

尚不完全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有一個觀點認為,嚴重 COVID-19 感染患者「可能會因進入大腦的氧氣水準長期過低而對大腦造成輕微損害,因為 COVID 也會導致肺部無法為血液提供氧氣,」克利夫蘭診所 (Cleveland Clinic) 神經重症監護醫師員工 Pravin George 解釋道。「原因也可能是 COVID 本身直接攻擊某些患者的大腦。」

由該病毒引起的疾病還可能引發大腦區域的炎症,從而導致幻覺等症狀。紐約瓦哈拉韋斯賈斯特醫療中心 (Westchester Medical Center) 精神科主任兼主席 精神病學 Stephen Ferrando (M.D.) 指出,一些患者服用用於減輕炎症的強力藥物(如類固醇)也可能是導致幻覺的一個原因。他補充說,身體對炎症的反應也可能起到作用,因為「COVID 背後的免疫級聯或細胞數風暴可能在引發各種心理健康問題中發揮作用。」

對一些病人來說,在住院治療之前,出現的幻覺可能像聞出燒焦橡膠氣味一樣輕微,這對醫生來說可能是一個危險信號。「當人們在急診室 (ER) 出現幻覺或錯覺時,我們現在會進行 COVID 檢測,」Fernando 說道。

57 歲的 Marilyn Schneider 就是這樣的例子,她在 3 月底的時候高燒體溫飆升到了 104.5 度。為了在生病期間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她在家裡貼了便條,提醒自己在特定上學時間叫醒兒子,以及餵狗及讓牠出門的時間。(她的狗六年前就死了,她 24 歲的兒子是在讀研究生。)

「我發高燒的時候,我處於一個迷離境界,」Schneider 回憶道,她是克利夫蘭診所美費悠醫院 (Cleveland Clinic Fairview Hospital) 的執行秘書。「我之前從未出現過幻覺——我甚至都不做夢——所以這對我來說很奇怪。」當她在床上翻身看到自己正在懇求幫助的照片時,她撥打了 911,最後來到了醫院的重症監護室。那幻覺可能救了她的命。

為了治療這種令人不安的幻覺,醫生經常給病人使用低劑量的抗焦慮或抗精神病藥物。快樂瑪麗安康復醫院 (Marianjoy Rehabilitation Hospital) (伊利諾州惠頓西北大學醫學院的一部分)的臨床神經心理學家 Eric B. Larson 表示:「我們在等待幻覺消失的同時,我們讓患者放心,告訴他們自己身處安全的地方,並且沒有失去理智。」Larson說:「有些病人對看到不真實東西的記憶非常害怕,以至於他們出現了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

George 說,即便如此,幻覺和妄想通常也會隨著疾病的消退而消失。他指出,隨著與 COVID 相關的炎症減少以及大腦活動恢復正常,幻覺和妄想往往會消退。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Stacey Colin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covid-hallucinatio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智慧型手錶正在轉變成應急預警和跟蹤裝置

智慧型手錶正在轉變成應急預警和跟蹤裝置

現在市場上有許多應急預警手環和吊墜,但大部分的設計都讓佩戴者顯得老氣,並且自身功能不足。

但是在過去幾年,智慧型手錶已進化為強大的健康、健身和安全工具,其中 Apple 處於領先地位。Apple Watch 的功能遠超過傳統應急預警手環或吊墜,但它仍是全球所有年齡段超過 6,500 萬人(根據 Apple 的財務跟蹤公司 Above Avalon 的統計)還在戴著的同一款智慧型手錶。

從 Series 2 開始,Apple 及其高端競爭產品 $330 的 Fitbit Sense、起價 $370 的 Samsung Galaxy Watch3 和起價 $270 的 Samsung Galaxy Watch Active2 均為具備在逾 150 英尺水深停留 10 分鐘的防水能力,可以在泳池、淋浴或泡澡時安全佩戴。

照護人獲得監督能力

Apple Watch 的新「家庭設定」功能(可以上傳 watchOS 7 軟體的 Series 4 或之後的型號可用)可能對成人家庭照護人提供極大幫助,儘管這款產品的主要銷售對象是想跟蹤孩子行蹤的媽媽們。照護人可以在任何地方透過 iPhone 遠端監測和控制被照護者所戴手錶的許多功能。

這使得照護人比以往都更容易與手錶佩戴者溝通、即時遠端跟蹤佩戴者的位置,並且向手錶的螢幕傳送關於預約、需要服用的藥物或需要執行的任務的提醒。

起價 $399 的最新 Apple Watch Series 6 和其他智慧型手錶將需要 GPS 和獨立的行動數據功能,以為照護人及其親人有效服務。對於 Apple 的 Series 6,這意味著在該手錶的基本價格上再加 $100 才能升級外觀,還需要每月支付 $10 的行動數據服務費。

照護人可使用的 6 種智慧型手錶功能

以下提供了一些 Apple Watch 最有用的應急預警和跟蹤功能,以及其他最新智慧型手錶具有的三種功能:

1.緊急 SOS。只需按住手錶右上方數位錶冠錶盤下方的側邊按鈕數秒。手錶將自動撥打 911,並向您先前選擇和儲存在手錶內的最多五名緊急聯絡人傳送簡訊。Apple Watch 會揭露佩戴者的精準位置,並且會打開免持聽筒,讓使用者與 911 接線員或緊急聯絡人通話。

2.跌倒探測。藉助 Apple Watch Series 4 或之後型號內置的傳感器,如果佩戴者跌倒並且大約一分鐘沒有移動,那麼手錶自動撥打 911,並向最多五名緊急職絡人傳送簡訊。手錶將自動提供佩戴者的精準位置。

Samsung Galaxy Watch3 的跌倒探測功能在啟動時,會自動向您的緊急聯絡人傳送 SOS 訊息,但不會自動撥打 911。

3.GPS 位置跟蹤。如果佩戴者迷路或走丟,那麼照護人可以使用自己的 Apple iPhone 即時跟蹤 Apple Watch 佩戴者的精準位置。

照護人應明白,使用應急預警系統的任何智慧型手機的電池續航力都大幅縮短,因為手錶的後臺進行著更多計算。

4.即時導航。無論手錶佩戴者在哪裡,他們都可以按下右上方的首頁按鈕,也稱為數位錶冠來啟動 Apple 的語音啟用數位助手 Siri,並且只需問一個問題,比如「我如何從這裡到家?」Siri 將提供到達所需目的地的即時、詳細路線的步行、開車或公共交通的指示。

5.語音溝通。Apple Watch 可以作為免持聽筒使用,佩戴者可以直接透過手錶撥打和接聽電話。手錶儲存聯絡人的姓名和電話號碼,並且可以由語音控制,所以佩戴者只需要說「嘿,Siri」,然後說「撥打家裡電話」、「呼叫 [插入姓名]」或者「呼叫我的女兒」即可開始通話。

來電可以直接透過手錶接聽,只需輕觸一下螢幕即可。若要與其他 Apple Watch 使用者溝通,佩戴者可以使用「對講機」功能,這要比撥打或接聽電話更簡單。

6.簡訊。與智慧型手機一樣,Apple Watch 能夠傳送和接收簡訊。接收的簡訊可以在螢幕上查看,或者由 Siri 大聲讀出,而在傳送簡訊時,手錶可以聽寫並且轉錄為文字之後傳送。

27% 的年長者獨居

您的電話營運商或 Apple 商店是尋求設定協助的最佳來源。與任何智慧型手機一樣,佩戴者將放棄一些隱私以換取關於他們自己的資訊。

根據 2020 年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的研究,在美國,27% 的 60 歲及以上年長者獨居。被照護者(尤其是獨居者)將必須決定損失一些隱私是否值得換取更多獨立、減少擔憂的潛在回報。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Jason R. Ri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ome-family/personal-technology/info-2020/smartwatch-features-caregiver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疫情期間,佩戴口罩的情景分析

疫情期間,佩戴口罩的情景分析

在公共場合戴口罩可能成為新常態,但這也一定會造成各種各樣尷尬的時刻。比如說,如何說服別人口罩還需要遮住鼻子?

雖然科學已經顯示,口罩是預防 COVID-19 非常重要的一個工具,但簡單地說,這裡所涉及的社會規範還是在……不斷發展。為了幫助梳理一些典型的難點,我們請禮儀專家提供了一些建議。

情景 1:您是主人

無論是有 30 名來賓的婚禮還是後院的自助烤肉,最好的辦法就是提前制定規則。這表示,在您邀請客人時,詳細說明您對於何時以及在哪裡應該戴口罩的期望。

誠然,您將需要應對一些反應,用我們最近訪談的主人的話來描述,既有「令人意外的對峙」(在客人進入室內去衛生間時,要求她戴口罩的時候),也有「自然發生的對話」(為密友安排門廊晚餐時)。

57 歲的 Jessie Newburn 說,當她要求參加戶外聚會的朋友戴口罩時,她很驚訝她得到朋友斬釘截鐵的一聲「不」。為了應對朋友的拒絕,Newburn 建議他們在公園見面,這樣可以保持 6 英尺的距離安全地交談。朋友出現了,戴著口罩。

禮儀專家說,您作為主人,也有責任確保您的客人在任何活動期間遵守規則。如果他們不遵守,那麼您應該提醒他們照做,不要假想最壞的情況(他們不關心您或其他人健康)。

情景 2:您是客人

如果您的主人沒有在您到達前提起戴口罩的話題,那麼您一定要提出這個話題。如果您不滿意聽到的回覆,則禮貌地婉拒,說:「真的很感謝邀請。但目前我還是待在家裡吧。」禮儀專家兼德克薩斯州規範學院 (Protocol School of Texas) 所有人 Diane Gottsman 說:「不對自己的界限妥協,你的自我感覺會更好。」

如果您忘記了提問,那麼您可以在當時提出。Michael Durand(73 歲)和妻子 Marlene Zarfes(64 歲)是紐約州新羅謝爾人,他們最近戴口罩去參加了朋友的後院晚餐。但當他們在室外就座後(與另一對夫妻保持 6 英尺的安全距離),Durand 問到是否有人介意他摘下口罩。他的主人表示同意,接著大家一直不戴口罩地用餐。

情景 3:您與陌生人的交流

當在外面,身處公眾場合時,會有不同的規則,還會有一些顧慮。儘管您的第一反應是出面說話,但專家不建議這樣做。您不知道當陌生人聽到別人要求他們戴上掛在脖子上的口罩時,他們將作何反應。還有,Senning 說到,出面說話並不一定是您的責任。他說:「你必須控制你能控制的事情。而你最能控制的就是你自己的行為,不是其他人的行為。」

如果您感覺出於健康原因您必須說什麼,那麼不要讓陌生人覺得您有惡意。拿 Laurie Weingart(57 歲)舉例。最近與她二十來歲的女兒開車從亞特蘭大返回匹茲堡的途中,她們在一家快餐店停靠。櫃檯後的服務員將口罩戴在鼻子下方,讓她們倆人很吃驚。Weingart 讓服務員調整口罩,但服務員解釋說口罩太鬆了,無法固定,甚至還演示了一遍。

情景 4:您在工作中

在工作中,是否出面說話取決於您在擔心誰的行為。但是在您對任何人說任何話之前,先瞭解您的工作地點有關戴口罩的政策。

然後,如果同事在規定戴口罩的區域沒有戴口罩,那麼您可以直接要求他們遵守規則並且戴上口罩。但是,Jessica Lieffring(禮儀專家兼諮詢與訓練公司 The Polite Society 的創始人)說,如果對方是您的上級,那麼您可能需要更仔細地斟酌您的用語。

Lieffring 建議說一些強調您有所擔憂的原因,比如「如果您能戴口罩,那麼我會真的更安心。如果我感染了這種病毒,那麼我得併發症的風險很高,所以我需要格外小心。」如果您不喜歡這樣做,那麼您也可以請人力資源部門處理該情況。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Anne Field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healthy-living/info-2020/face-mask-etiquett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