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與旅行須知(6月更新)

新冠病毒與旅行須知(6月更新)

  • 美國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的陸上邊境維持關閉。美國國土安全部宣布,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邊境將對休閒旅行者關閉至少一個月,直到 7 月 21 日,以防止 COVID-19 的傳播。旅遊業渴望儘快重新開放邊境,以振興旅遊業。
    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已將郵輪警告級別從 4 級(COVID-19 風險非常高)降低到 3 級(COVID-19 風險高),現在沒有為已完全接種疫苗人士對於郵輪旅行發出明確警告。它仍然建議那些未完全接種 COVID-19 疫苗人士避免乘坐遊輪旅行。CDC 還建議即使是那些完全接種疫苗人士,也應在出發前一到三天進行 COVID-19 病毒檢測,並在遊輪上的公共場所戴上口罩。(在接種第二劑輝瑞 BioNTech 或 Moderna 疫苗或單劑強生疫苗兩週後,被視為完全接種疫苗。)
  • 遊輪將在今年夏天開始從美國港口復航。有些航線需要疫苗接種證明,有些則不需要,取決於出發港口(請參閱下文有關郵輪的更多資料)。
  •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已經修訂了針對數十個國家的旅行建議。它已將許多熱門旅遊目的地(包括加拿大、愛爾蘭、義大利和法國)的警告級別從 4 級(由於 COVID-19 等級高而應避免旅行)降低到 3 級(確保您在旅行前已完全接種疫苗)。芬蘭、百慕達和巴貝多目前為 2 級,表明 COVID-19 處於中等水準,而冰島為 1 級,是最安全的類別。它針對 1 級和 2 級的建議與針對 3 級的建議基本相同:「在前往這些目的地之前,請確保您已完全接種疫苗。」
  • 同時請留意國務院的指引。它還降低了許多國家/地區的風險級別,但仍建議不要造訪個別國家/地區,其原因可能是 COVID-19 以外的因素。例如,加拿大、愛爾蘭、義大利、法國和冰島被列為第 3 級,即「三思而後行」。
  • 在某些條件下,歐洲開始向完全接種疫苗的美國人開放。歐盟 (EU) 已將美國加入到夏季旅遊旺季的安全旅行清單中,但仍存在許多障礙,未能輕鬆通關。部分國家,包括義大利、希臘、西班牙、德國、冰島和克羅埃西亞,已經向美國人開放,但存在注意事項(他們通常要求疫苗接種證明或 COVID-19 測試呈陰性)。歐盟國家的規則各不相同,因此旅行人士在確定目的地之前應作資料搜集。例如,芬蘭仍然不接受美國旅客。
  • 返回美國需要進行檢測。要登上飛往美國的航班,旅客和美國公民需提供在出發前三天內進行,證明病毒檢測呈陰性的文件,或者提供他們已從 COVID-19 中康復的證明。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指,完全接種疫苗人士在從國際旅行返回美國時無需隔離,但他們應該在返回美國三到五天後接受 COVID-19 檢測並觀察症狀。所有人都應該繼續在公共場合戴口罩,並採取其他感染預防措施,例如經常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
  • 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仍需戴口罩。儘管 CDC 已宣布放寬針對已完全接種 COVID-19 疫苗人士的戴口罩指引,但仍要求所有旅客在飛機、公共汽車和鐵路系統以及機場、公共汽車和火車站戴口罩。
  • 國內目的地正在放寬其 COVID-19 限制。例如,拉斯維加斯和大多數州份一樣,於 6 月 1 日取消了所有限制。截至 6 月 24 日,紐約州取消了所有限制(人數限制、健康檢查),CDC 推薦的限制除外(例如在許多情況下要求未接種疫苗人士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所有人戴上口罩)。一旦夏威夷 70% 人口完全接種疫苗(截至 6 月 21 日,57% 人口已完全接種疫苗),夏威夷也會跟隨。
  • 根據 CDC 的指引,旅遊業有越來越多的企業正放寬對完全接種疫苗人士的限制。6 月 21 日,美國酒店與住宿協會 (AHLA) 建議成員酒店(幾乎一半的美國酒店)放寬對已接種疫苗的客人和員工的室內口罩要求。AHLA 總裁兼主席 Chip Rogers 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酒店業支持根據州和地方法律,讓已接種疫苗的員工選擇是否繼續戴口罩。」但是,「未接種疫苗的客人應一直戴上口罩並保持身體距離。」許多博物館和其他旅遊景點也不再要求完全接種疫苗的客人戴口罩。
  • 不守規矩的航空旅客將視為嚴重威脅。航空業呼籲,針對日漸增加的在飛行途中使用暴力或以其他方式破壞性行為的乘客,應對其進行更嚴重的起訴。包括美國航空協會 (A4A) 在內的團體聯盟在給美國司法部的一封信中報告指,自 1 月中旬以來,已有 3,000 多起關於乘客不守規矩行為的報告,其中部分更涉及人身攻擊。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Christina Ianzit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travel/travel-tips/safety/info-2020/coronavirus-and-travel.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後疫情時代的消費提示

後疫情時代的消費提示

約 1.17 億年齡在 50 歲或以上的美國人,正在邁向疫情後消費的應許之地。

很可怕。很刺激。很混亂。而且沒錯,世界已經與之前不同了。

對於一些 50 多歲和 60 多歲能保住工作的人來說,在疫情期間儲蓄並非十分困難。對他們來說,旅行和外出就餐等基本樂趣已成為禁忌,許多人還從振興補助金獲得了豐厚的經濟收入,因此儲蓄變得更容易。對其他人來說,尤其是那些失去工作,或者業務或收入受到打擊的人,這仍然是一場嚴峻的挑戰。無論哪種情況,隨著疫情減退,現在是重新考慮如何消費和儲蓄的時候了。

密西根州南菲爾德 Center for Financial Planning 的合夥人 Sandy Adams 說,這個群體的關鍵是為重新進入疫情後的消費世界作好準備。

以下是來自五位認證理財規劃師的 10 條「重返消費」提示:

1. 盡情享受,但不要瘋狂

人們有著壓抑已久的需求,需要花在他們已經久違的事情上,比如外出就餐、參加特殊活動,當然還有旅行。Adams 指,「人們會渴望擺脫束縛,盡情瘋狂享樂。」「我的建議是計劃好,然後慢慢重返消費,不過不要瘋狂行事。」好好準備實際的計劃來支付娛樂費用。Adams 提醒,無論如何,不要因此欠債。

2. 填補儲蓄

Adams 指,對於那些已經走上穩健儲蓄道路並實行健康支出或儲蓄平衡的人來說,是時候使用在疫情期間積累的多餘儲蓄來填補退休儲蓄了。她提醒,對於那些在疫情期間可能在儲蓄計劃上落後,甚至在疫情期間可能已經超支的人來說,現在是時候將仍留在您支票帳戶中的任何剩餘振興補助金轉移到您的退休儲蓄帳戶中,「追上」儲蓄進度。

3. 設立自動儲蓄

即使花費更少,仍不覺得有足夠意志力去儲蓄更多?現在是於銀行、經紀公司或共同基金公司建立自動儲蓄機制的最佳時機,每月自動投資特定金額。密歇根州伯明罕的 Prosperity Wealth Strategies 創辦人 Nicole Gopoian Wirick 說:「在全世界重新開放,我們回復所有舊有習慣之前,這相當重要。」

4. 戒掉壞習慣

Adams 說,現在所有人都必須問自己的一個關鍵問題是:「我可以在疫情過去後,對我的財富更負責任嗎?」在疫情期間,許多老人減少了他們造訪雜貨店的次數,即使他們確實去了商店,通常也會帶上一份購物清單並堅持遵守,以便可以儘快完事。Adams 說,這基本上阻止了幾乎所有的衝動消費。她建議消費者在疫情之後繼續這種做法:限制去超市的次數,去購物的時候只選購購物清單上的東西。

5. 終止有線電視訂閱

也許您和家人在疫情期間比平時看更多有線電視,因為在家中享受娛樂更安全。隨著家庭外出活動越來越多,這種情況即將改變。Adams 問,為什麼要繼續為沒人看的頻道支付巨額有線電視費用?她建議放棄每月 100 美元的有線電視服務計劃,代之以共享每月 15 美元的串流媒體服務,例如 Netflix。

6. 購買房產要三思

由於利率接近歷史低位,因此進入房地產市場或購買更大的房子很有吸引力。但亞特蘭大 Chancellor Wealth Management 創辦人 H. Vincent Clanton 表示,房價上漲得太高,並不值得。他認為,現在價格太「泡沫」,不值得維持承擔債務。

7. 減少點擊購買

Wirick 說,也許許多消費者在疫情期間養成的最糟糕的消費習慣,是在網上點擊購物。因為人們無法親自去商店購物,所以網上購物演變成次選。然而,在許多情況下,人們會購買他們想要,但實際上並不需要的東西。她形容,「您點擊一個按鈕,一天後東西就會送到您家門口。」因此 Wirick 建議她的客戶對所有網上消費採取「謹慎」的態度。在您點擊按鈕之前,問問自己:我真的需要它嗎?對於繼續購買不需要的東西的人,她強烈建議從手機中刪除購物應用程式。

8. 花錢改善自己

在疫情期間,一些想要進行職業發展或職業轉變的人,開始花錢在教育上以獲得額外的訓練、認證或更高的學位。密歇根州南里昂 Bell Financial Planning 創辦人 Brent Bell 說,現在不是停止支出的時候,相反,現在實際上是增加支出的時候。隨著經濟的復甦,您會得到回報。

9. 平衡健身支出

許多人在疫情期間無法去健身房或游泳池,因此他們購買了家庭健身設備,甚至在家中建造了游泳池。如果您這樣做了,您需要記得取消健身房或游泳池會員資格。Bell 說,這邊省下的錢要平衡購買游泳池或家庭健身設備的大額開支,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

10. 審視您所有的疫情習慣

在您的生活中養成新的習慣或行為,可能需要兩到八個月的時間,而 COVID-19 為我們所有人帶來了新的習慣。大多數這些習慣,無論是使用送餐服務還是註冊訂閱服務,都要花錢。紐約威廉斯維爾 Sherwood Financial Management 總裁 Tracy Sherwood 說,現在是時候確定這些行為,並弄清楚哪些是有目的的和值得保留的,哪些是應該捨棄的了。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Bruce Horovitz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budgeting-saving/info-2021/post-pandemic-spending-tip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五種可能會損害 COVID-19 疫苗免疫力的疾病

五種可能會損害 COVID-19 疫苗免疫力的疾病

COVID-19 疫苗被譽為奇蹟,但對於一些因疾病令免疫系統減弱的人來說,疫苗可能不是萬能藥。因為疫苗可能無法為他們提供足夠的抗體來對抗新型冠狀病毒。

健康的免疫系統通常被比作一支強大的軍隊,抵抗感染和其他健康問題。但至少有 1 千萬美國人的免疫系統受損,其中許多是因為他們的病情而需要服用抗炎藥或類似藥物。其中包括曾接受一系列藥物以防止移植器官排斥的器官移植患者、癌症患者和患有狼瘡、多發性硬化症、類風濕性關節炎和 HIV/AIDS 的人。

對他們來說,這種問題可能會削弱現在向全國數百萬人提供疫苗,為每個人帶來免疫力和擺脫 COVID-19 的承諾。

一般來說,治療患有這些疾病的患者的醫生建議他們接種 COVID 疫苗,因為有些保護總比沒有好。但是專家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建議患有這些疾病的人在接種疫苗之前諮詢他們的醫療保健提供者。

CDC 還建議,即使在接種疫苗後,免疫系統受損人士仍應考慮對 COVID-19 採取預防措施,包括戴上口罩並與同住人士以外的人保持六英呎的距離。醫生還建議患有這些疾病的人讓他們的親戚和朋友接種疫苗。

1. 器官移植

在 2020 年,醫生一共進行了 39,000 例器官移植手術,其中以腎移植手術最為常見。

接受新器官的人通常會服用藥物,以防止免疫系統與捐贈的器官發生衝突。負責免疫功能低下宿主傳染病項目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教授 Peter Chin-Hong 指:「如果免疫系統過於活躍,它就會攻擊新器官。」

這些的藥物似乎會削弱疫苗的抗體。事實上,2021 年 5 月對 658 名接受移植者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46% 的人在接受兩次 COVID-19 疫苗注射後並未出現抗體。

專家指,這項來自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受到了接受移植者的廣泛關注。他們表示,對結果並不感到驚訝。

華盛頓特區 MedStar 喬治敦大學醫院移植和免疫功能低下服務部門負責人 Joseph G. Timpone 醫學博士解釋,這就是移植醫生經常嘗試提前進行計劃,並讓患者在手術前接種疫苗的原因。

6 月 2 日,來自 24 個代表移植醫學專業人士的團體的公開信提倡,器官移植接受者應該接種疫苗,其家庭成員和照顧者也應該接種疫苗。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一項新研究表明,接受移植者可能會受惠於所謂的「加強劑量」,即獲得額外劑量的 COVID-19 疫苗。對 30 名抗體水平較低的接受移植者的研究發現,第三劑可增強其中 14 名接受移植者的抗體反應。

2. 癌症

癌症患者可能更容易受到感染。

醫院流行病學家 Meghan Baker 指,「潛在的醫療狀況和免疫抑制方案都可能影響免疫反應」,他在 Dana Farber 癌症研究所和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與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合作。

與實體瘤患者相比,血癌患者可能面臨更高的長期感染和死亡風險。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表示,這是因為它們產生抗體的免疫細胞水準通常較低。

某些癌症治療會抑制免疫系統,包括化療或幹細胞或骨髓移植。

Baker 指,大多數免疫功能低下的癌症患者會從 COVID-19 疫苗中獲得一些保護,但他們應該採取預防措施,盡量減少接觸新型冠狀病毒。同時,她補充「目前有一些研究正積極調查加強疫苗是否合適,以及應該何時接種。」

3. HIV/艾滋病

據估計,美國有 120 萬人感染了 HIV,即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如果不治療,HIV 會發展為 AIDS,稱為後天免疫力缺乏症。但自疫情最嚴重的 1980 年代中期以來,新感染人數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新藥正在穩定現有病例。

位於俄亥俄州尤寧敦和華盛頓特區的 AIDS 護理護士協會執行總監 Carole Treston 指,「50% 到 70% 的 HIV/AIDS 患者正在服用使他們的免疫系統完好無損的藥物。」

Treston 支持聯邦指引,即所有 12 歲及以上人士(曾有疫苗過敏反應人士除外)都應接種疫苗。她指出聯邦指引說 HIV 感染者「應該接受 COVID-19 疫苗,不論他們的 CD4 或病毒載量如何,因為潛在的好處大於潛在的風險。」

4. 狼瘡

狼瘡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這意味著身體的免疫系統會攻擊自身的器官和組織。它影響了美國 150 萬人,其中大部分是育齡婦女。

它的特點是輕度或無症狀,然後會「發作」,即症狀惡化的時期。狼瘡還會導致嚴重的問題,例如腎功能衰竭、血液凝固和心臟病發作。

紐約市紐約大學朗格健康中心的風濕病學家 Ashira D. Blazer 醫學博士說,狼瘡免疫系統抵抗感染的能力較弱。她說,當狼瘡患者出現活躍的發作時,免疫系統在對抗此類感染方面的效果較差。

醫療中心建議狼瘡患者接種 COVID-19 疫苗,接種疫苗的患者不會比沒有接種的患者更頻密發作。但她說,那些經歷中度至重度發作的人應該與風濕病學家討論疫苗的風險和益處。

Blazer 補充,「一些治療更嚴重狼瘡病徵所需的藥物可能會降低疫苗的功效。」

5. 多發性硬化症

與狼瘡一樣,多發性硬化症 (MS) 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的免疫系統會攻擊神經纖維上的保護層,神經纖維可能會受損甚至被破壞。症狀包括肌肉痙攣、失去平衡和無法行走。

在美國,18 歲及以上人士之中有近 100 萬人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美國多發性硬化症協會醫療服務供應副總裁 Julie Fiol 說,一些治療方法會影響免疫系統對抗感染的能力。

Fiol 說,例如服用某些藥物的人「對 COVID-19 疫苗的抗體反應會降低,並且可能無法檢測到。」但即便如此,免疫系統的其他部分也可能會發揮作用並提供保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Deborah Scho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vaccine-underlying-conditio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AARP 樂齡會對家庭照護者的承諾

AARP 樂齡會對家庭照護者的承諾

辛苦工作的家庭照護者需要盡可能地獲得所有支援。因此,AARP 樂齡會很榮幸能宣布支持《照護補助法案》(Credit for Caring Act),這是一項跨黨派提案,能為這些辛勤付出,且必須經常自掏腰包幫助年長父母、配偶和其他親人的人們提供需要的救濟。/p>

此項法律將為合格的當前家庭照護者提供高至 5,000 美元的不可退款稅收抵免,也是 AARP 樂齡會支持的一系列舉措中最新的措施,旨在支援家庭照護者,並確保他們的關切能獲得主要政策制定者們的注意。

我們贊助了許多能讓人們更加理解照護者所面臨之挑戰的研究。我們開發與研究了大量的內容來幫助美國人瞭解長期照護所面臨的局面,並回答了他們的諸多問題。我們已經在各州首府取得了數百場勝利,在法律、財務、工作場所靈活性、遠端醫療和喘息服務等各個領域支援家庭照護者。

在這一過程中,AARP 樂齡會提升了全國民眾對照護者需求的認識,也成為了政策制定者和消費者信任的首選資訊來源。

雖然 COVID-19 疫情更加突顯了家庭照護者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但早在 COVID-19 為數百萬人進一步造成困擾前,AARP 樂齡會便已為他們奔走呼籲。Maya Angelou 曾說過:「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無法言說的難處。」大約七年前,我們有目的性並且主動地傾聽了同時身為家庭照護者的 AARP 樂齡會成員的許多內心苦事,我們發現這是一種非常私人問題,人們並不願意公開談論,但同時又是公共政策和立法問題。所以,我們開始遊說國會和州立法機構。

從那時起,我們的倡權者與政策制定者合作,實施了 500 多項州法律,幫助累計逾 1.746 億家庭照護者。這些法律解決的問題包括在出院前確定並訓練家庭照護者;統一監護權和委託書法律方面的法律支援;透過遠端醫療、護理實務範圍和家庭照護服務獲取照護;透過現金津貼和長期照護福利給予經濟支援;職場支援,比如受薪和無薪家庭假;讓照護者休息的喘息關懷。

例如,在過去幾年,全國各州已通過《平價醫療法案》(CARE Act),為親人在醫院的家庭照護者給予重要的權利和指引。AARP 樂齡會制定的示範法律現已在 41 個州、哥倫比亞特區、波多黎各和美屬維京群島立法完成。我們繼續在全國各州的首府以《平價醫療法案》為基礎繼續推進。

在聯邦層面,AARP 樂齡會成功在 2015 年推動了「今日協助照護者」(Assisting Caregivers Today, ACT) 黨團會議,這是一個兩院兩黨的立法者團體,致力於強調照護者、年長者和身心障礙人士在尋求獨立生活時遇到的挑戰。

2018 年,國會批准了《認可、協助、包容、支援和吸引家庭照護者法案》(RAISE Family Caregivers Act),並由總統簽署成為法律,該法案旨在形成一項支援家庭照護者的國家戰略。該法案規定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必須委任諮詢委員會,而我們期待他們今年發布初步報告,並提出建議以及制定整體戰略。

此外,拜登政府現在將投資於有償勞動力視為創造就業機會和為照護者提供遲來的工資和福利提升的方式,因此我們正在加倍努力,敦促國會透過工資和其他補償、帶薪休假、招聘、訓練、人員保留和長期照護機構的充足人員配置來解決有償勞動力問題。

立法上的勝利反映了公眾意識的巨大變化。在 AARP 樂齡會將家庭照護作為優先議題之前,這個話題幾乎不在全國範圍的討論中。AARP 樂齡會訴說著具有事實根據的故事,克服了這個障礙,並向人們解釋無償的家庭照護者是美國長期照護系統的骨幹力量,且他們為個人、家庭和長照系統本身提供了巨大價值,通常也付出了極大的個人代價。

我們在自家的 2019 年《重視無價》(Valuing the Invaluable) 報告中發現,約 4,100 萬家庭照護者提供了價值 4,700 億美元的無償照護。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們與 National Alliance for Caregiving 合作完成的新研究中,我們最近將照護 18 歲及以上親人的家庭照護者的人數上調至 4,800 萬人。在 2016 年,我們的「家庭照護者費用調查」顯示,家庭照護者每年支出近 7,000 美元照護親人,而因此負債的人數也實在太多。

在今年三月份,AARP 樂齡會研究人員報告稱,為家庭照護者提供的更多職場支援,比如靈活的排班以幫助他們處理時間衝突,到 2030 年可能為美國經濟貢獻 1.7 萬億美元。

從我們 2014 年的「廣告委員會」(Ad Council) 活動開始,我們優先為會員和公眾創作有效的內容。AARP 的線上「照護資源中心」(Caregiving Resource Center) 提供了工具、建議、新聞、個人故事、尋求幫助的免費電話,以及西班牙語資源。我們的《家庭照護者財務工作手冊》(Financial Workbook for Family Caregivers) 為照護者可能面臨的眾多主題提供指引,包括醫療保健、委託書、遺產規劃、住房、預算和投資。僅在過去五年中,有超過 5 千萬人使用了 AARP 樂齡會的照護資源。

疫情是此持續承諾的最新章節。由於許多美國人離開工作崗位為親人提供照護,並擔心那些住在養老院的親人,所以我們加大了幫助的力度。我們不斷為照護者更新資訊,不遺餘力地消除誤解,鼓勵健康行為,對雇主進行相關教育,並努力保護居住在長期照護機構中的美國年長者。

AARP 樂齡會的疫情後願景,就是家庭照護者都能獲得需要的一切支援,並幫助他們的親人獨立和有尊嚴地度過晚年。提供更好的平價居家照護選擇,以及為當前的照護者提供更多支援,是我們為所有人實現此願景的必要步驟。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下載最新版本家庭照護者財務手冊

本文原作者:Nancy A. LeaMond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aarps-commitment-to-family-caregivers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反亞裔歧視安全要訣

【視頻】反亞裔歧視安全要訣

保持安全總是很重要的。下一次外出時,請遵守以下安全要訣,避免危險的情況。

  • 隨時留意您周遭的環境。不要分心,要保持注意力。如果您感到有危險,請相信您的直覺並且盡快避開。例如,如果您覺得被跟蹤,請過馬路。
  • 如果您獨自一人行走,請選擇光線充足、人多的街道,步伐要堅定、自信,萬一遭遇危險,您也可以很容易地向他人求助,並在必要時大聲呼救。
  • 如非必要,不要攜帶手袋,建議將身分證、手機、鎖匙等帶在身上。如果一定要帶手袋,請將袋斜挎在身體上並用外套遮掩。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aregiving/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為什麼女性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

為什麼女性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

大部分心理健康專業人士在被問到他們的憂鬱症患者的性別比例時,他們很可能會說大部分的患者是女性,根據 Mayo Clinic 的說法,女性被診斷為憂鬱症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但當專家被問到兩性之間為何有此差距時,他們會給出一系列複雜的潛在原因,包括女性的賀爾蒙差異,以及女性通常更願意尋求幫助。好消息是,在診斷後,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

我們將在以下介紹一些關於女性與憂鬱症的知識,以及如何獲取幫助。

賀爾蒙差異

雖然憂鬱症可以在任何年齡、且原因十分多樣(如有憂鬱症的家族史,則更有可能患病),但女性在賀爾蒙波動期特別容易得憂鬱症,通常是從青春期開始到絕經之間。雌性賀爾蒙和孕酮等賀爾蒙都會影響血清素,這是一種使人愉悅的大腦化學物質,能促進幸福感產生。當賀爾蒙水準下降時,血清素水準也下降,有時就會造成情緒的巨大轉變。女性在生育期最容易患憂鬱症。

同樣容易患憂鬱症的還有絕經前的過渡期,叫做更年期。在此時期讓憂鬱情緒雪上加霜的還有潮熱和盜汗,進而導致失眠。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的說法,睡眠不足會對情緒造成影響,甚至增加患癡呆症的風險。

壓力程度更高

生理差異並不是唯一的原因。根據 Brain & Behavior 期刊發表的一項 2016 年研究,女性受到焦慮影響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在工作與家庭責任或者照護家庭長者等責任之間取的平衡可能會造成女性很大的負擔。(女性占家庭照護者約 60%。)

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系女性行為衛生與健康臨床主任 Helen L. Coons 說:「女性的壽命也更長,並且在失去親人後獨自生活更久的時間,所以經濟不穩定和孤獨感都會上升。」

Coons 還另外提到了影響女性的心理社會因素。她們更可能受到虐待,無論是情緒、生理還是性方面的虐待,而這些都會提高她們患憂鬱症的風險。Coons 說:「即使是青春期的少女,也會遇到更多悲傷和自尊方面的問題,且這些問題將跟著我們一輩子。」而與男性相比,女性更有可能內化這些情緒。Coons 說:「我們更容易受到壓力,我們更容易擔憂,我們也更容易胡思亂想。這些都會打亂睡眠和情緒等事情。」

症狀的不同

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男性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現憂鬱症,他們通常會表現出生氣或易怒,而不是悲傷。根據堪薩斯大學諮詢心理學助理教授 Brian P. Cole 的說法,這種傾向可以回溯到孩童時期,男孩會在這個時期被灌輸男人不能表現出脆弱的觀念。正如 Cole 所說,男人通常會被鼓勵「咬牙挺過去」。

更重要的是,根據 Cole 發表的一系列研究,男人容易把憂鬱症的「傳統」症狀,比如悲傷,視為沒有男子氣概。這種自我診斷的障礙有著危險的影響,Cole 說道:「如果男人無法將他們的感受識別為憂鬱,且因為『男人不會憂鬱』這種想法而試圖忽略他們的症狀,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獲得需要的支援。」

確實,研究已經發現,男人在願意尋求幫助時,通常早已深陷憂鬱症之中。Cole 說:「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男人在患憂鬱症後物質濫用的報告率更高,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憂鬱症男性患者的自殺死亡率要高於女性」,並提到,年長男性更是如此,他們的自殺死亡率是美國最高的。「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正常看待男人也會憂鬱的事實,而且向家人、朋友和專業人士尋求幫助也都是沒關係的。」

治療和應對策略

憂鬱症可以透過談話療法、抗憂鬱藥或二者結合治療。

逾 15% 的女性服用抗憂鬱藥,通常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 (SSRI),這是一類包括 Prozac 和 Zoloft 的抗憂鬱藥。這些藥物作用於影響情緒和焦慮的血清素系統。

但通常不用藥物也可以對抗憂鬱症。特別是較輕度的憂鬱症可以透過應對策略來管理。舉例來說:

  • 多多活動。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 Mayo Clinic 的精神病學家 Bruce Sutor, M.D. 表示,健康的行為可以協助驅趕憂鬱症。或許最簡單、最有效的治療就是運動。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的一項 2016 年研究發現,常規的中等強度有氧運動「對於憂鬱症(包括 [重度憂鬱症])人群有強大且顯著的抗憂鬱效果」。更重要的是,似乎即使是最輕程度,比如說繞著街區散步也可能有益處。
  • 堅持健康飲食。有證據表明,健康飲食(沒錯,就是地中海飲食,多吃水果、蔬菜和全穀物)可以幫助減少憂鬱症的症狀。這是有道理的:大約 95% 的血清素(幫助調控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是在胃腸道產生的。
  • 避免飲酒。酒精作為抑制劑會降低血清素含量,而血清素是大腦中調控情緒、使人愉悅的化學物質。所以,過度飲酒可能造成憂鬱症惡化。美國心臟協會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建議女性每日僅飲一杯酒,或更少量。
  • 練習傳統的靜心方法,比如冥想、瑜伽或專注的呼吸練習。降低壓力程度可以幫助治療憂鬱症。減慢呼吸速度可以調節心率,讓身體平靜下來。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有證據表明瑜伽(包括正念呼吸)不僅可以在練習過程中有舒緩作用,也能隨著時間提供累積作用。
  • 尋求幫助。與朋友和家人相處來建立社群支援。我們別忘了人際交往的力量。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的一項研究關注了 106 項可能影響人們憂鬱風險的可修改因素,並且發現,根據研究共同作者的說法,「毫無疑問,這些因素中最為顯著的,就是他們向他人吐露心事的頻率」。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心理健康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Barbara Stepk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depression-in-women.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CNN 醫療分析師及新書《Lifelines》的作者與 AARP 樂齡會談論了此次疫情所揭露的醫療系統瑕疵,以及該如何將重點擺最重要的事情。

問:您是受到了什麼的啟發而成為了醫生?
答:我小時候患有氣喘,必須經常看醫生。我理解那種無法呼吸時的恐懼感,也感受到了醫生和護士所提供的幫助是多麼的溫暖。在我大約 10 歲的時候,住在我們隔壁的一個男孩因氣喘發作而在我眼前喪失性命。男孩的祖母因為是無證移民而不敢求救。我從小就知道,我想成為一名急診室的醫生,[永遠] 不必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支付或他們的移民身分或其他任何原因而拒絕施救。

問:您在念醫學院時成為了您母親的醫療權益捍衛者。您在這段經歷中學到了什麼?
我母親被她的醫生告知,她的症狀是由憂鬱症引起的。她知道這種解釋沒有道理,因為她氣喘吁吁,無法上樓梯。但她不想起衝突。最終,她尋求了第二診療意見,被診斷為轉移性乳腺癌。在那之後,我花了很多時間試圖瞭解這樣的脫節,以及如何改善醫療體系,讓病人更好維護自己的權益。

您成為了巴爾的摩衛生局局長。是什麼讓您對公共衛生感興趣?
我在急診室的經歷。我在那裡看到了太多我因為某些根本性問題而無法援助的病人。我記得有一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地來尋求毒癮治療。大家都知道我們能做的就只是在幾週內為她找到一個治療方案。我們為她找到了一個幾週後開始的方案。但是在當天稍晚,她就吸毒過量,而我們無法搶救她。我在急診室有很多這樣的經歷。我們盡最大努力提供治療。但是,最終,能拯救我們病人生命的不是醫療工具,而是缺乏的社會支援。

問:為什麼您認為公共衛生在這個國家被嚴重低估了?
答:公共衛生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它是無形的。你很難解釋你看不到的東西的價值。如果你防止兒童鉛中毒,就不會有鉛中毒的病人出現,因為你已經防止了鉛中毒的發生。因此,公共衛生就成為第一個被刪減的項目。COVID-19 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這次疫情充分地映證了公共衛生長期被忽視和投資不足的後果。

問:您認為我們從 COVID 中學到的重要教訓是什麼?
答:其中之一是全國性計劃的重要性。沒有連貫的計劃時,最終手裡只是一堆零散的方法,這樣是行不通的。第二個教訓是公共衛生有多麼依賴公眾信任。如果科學家和醫療官員總是被政客們拖後腿,那麼最終,像口罩或疫苗接種這些事情就會政治化,而不是被視為公共衛生要務。第三件事是,COVID 揭露了我們醫療保健系統中的潛在差距。病毒並沒有造成這些差距。差距一直存在,只是透過疫情暴露出來。

問:您說的是哪種差距?
答:我們已經看到,受 COVID 影響過大的人是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美洲原住民和低收入族群。為什麼?以巴爾的摩為例。每 3 名非裔美國人居民中就有 1 人生活在食品匱乏區,而白人居民則是每 12 人才有 1 人。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非裔美國人的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患病率更高,這些都是讓他們更容易受到 COVID 的侵害。

問:關於疫情,您對 50 歲及以上的人有什麼建議?
答:不要再一直問「這種活動安全嗎?」之類的問題。我想,人們應該問自己另一個問題:「最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這個問題的判斷依據當然跟活動風險也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你自身的價值觀。

問:您對 COVID 最大的擔憂是什麼?
答:我們接種疫苗的人數不足以達到群體免疫。我們一直在等待科學來拯救我們,但稍微困難一點的事情我們卻不願意做,如戴口罩和避免室內聚會。現在,人們又不接種疫苗,再次為自己設下了障礙。我非常擔心的是,在我們有機會結束疫情時,我們卻沒有把握住機會。

問:您看到了什麼希望?
答:我看到了數百萬人為了他人做出了沉重的犧牲。這給了我許多希望。在過去的這一年裡,大家都在齊心抗疫。我想我們能以此為慰藉。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Hugh Delehanty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leana-wen-q-and-a.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再拖下去可能讓您後悔的醫療檢查

再拖下去可能讓您後悔的醫療檢查

可以正式地宣布: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的說法,一半美國人已完全接種了 COVID-19 疫苗。但新的醫療保健問題出現:如何向人們保證,現在回到醫院接受建議的篩檢、體檢和檢查是安全的。由於擔心感染 COVID-19,人們一直在拖延必要的醫療看診。

根據電子醫療紀錄系統 Epic Health Research Network (EHRN) 的分析,與美國確診首例 COVID-19 病例之前三年的平均看診量相比,三月份宮頸癌、結腸癌和乳腺癌的篩檢預約下降 86% 至 94%。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的研究人員主持的另一項研究發現,與 2018 年和 2019 年同期相比,2020 年第二季度的初級照護看診數量(通常是膽固醇和血壓評估)驟降逾 21%。同樣令人擔憂的是:一項克利夫蘭診所 (Cleveland Clinic) 的研究發現,65% 的心臟病患者推遲了健康篩檢或體檢,其中許多人「向網路或朋友和家人尋求非正式的醫療指導意見,而不是醫療保健提供者,儘管已有 53% 的心臟病患者報告感覺出現令人擔憂的症狀,比如呼吸急促」。

醫生擔心,推遲篩檢可能造成以後患者被診斷出更晚期、更難治療的健康問題。國家癌症研究所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預測,美國未來十年僅乳腺癌和結腸直腸癌就將造成額外 10,000 例死亡。而已經受到 COVID-19 過分影響的服務水準不足的社區尤其將受到嚴重打擊。

現在,我們將要看到黎明前的曙光,讓我們來幫助您迴歸正軌。

1. 結腸鏡檢查

您何時需要:

美國預防服務工作小組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本月發布了新的建議,一般風險的結腸直腸癌篩檢應從 45 歲開始,而不是 50 歲。這種改變的部分原因是,雖然死亡率一年比一年下降,但 50 歲以下人群的患病率卻正在增長。醫療保健專家不知道確切的原因,但一些專家懷疑,不良的飲食習慣(包括在飲食中攝入過多的紅肉和加工食品)可能是一種原因。結腸直腸癌預防專家兼美國胃腸病協會 (American Gastroenterological Association) 發言人 Aasma Shaukat, M.D. 說:「現在普遍認可的是,在 45 歲開始 [談論] 篩檢,如果結果正常,則此後每 10 年複檢一次。」風險高於正常的人,比如說由於直系親屬曾患過結腸癌,或者本人是菸民,應每三至五年執行一次該程序。健康狀況良好且預期壽命超過 10 年的人,應在 75 歲之前繼續常規結腸直腸癌篩檢。對於 76 至 85 歲的人,是否篩檢應取決於個人喜好、預期壽命、總體健康和既往篩檢歷史。85 歲以上的人不建議篩檢。

您為什麼需要:

儘管結腸癌是最可預防的癌症(如及早發現,五年存活率大約是 90%),但結腸癌是美國第三個最常診斷出的癌症,也是第三大癌症死亡原因。為什麼呢?根據美國癌症學會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的說法,在 50 歲以上的所有成年人中,僅有約 66% 的人跟進結腸直腸篩檢。在 2020 年,美國估計有 104,610 例新診斷的結腸癌病例以及 43,340 例直腸癌病例,其中將近 90% 的病例見於 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中。

糞便免疫化學檢測 (FIT) 或 DNA 檢測 (Cologuard) 等居家糞便樣本檢測,如果定期執行的話(一年一次,或者 Cologuard 每三年一次),是非常有效的。但黃金標準仍是結腸鏡檢查。正如專家指出的,這是一站式檢測:它不僅能發現癌前息肉,在這些息肉將來造成麻煩之前進行摘除(息肉需要大約 10 年時間變成癌);另外,如在糞便檢測中發現可疑物質,則將需要結腸鏡檢查的跟進。

2. 乳房攝影

您何時需要:

每個醫學委員會給出的乳腺癌篩檢指導準則不盡相同。簡單來說,許多醫生建議,風險不超過平均水準的女性從 40 歲開始每年接受乳房攝影檢查。美國癌症學會 (ACS) 建議 45 歲至 54 歲的女性每年接受乳房攝影,55 歲及以上的女性繼續每年接受乳房攝影,或轉換為每兩年一次。(在 55 歲以上女性中,尤其是已絕經的女性,診斷出的乳腺癌更有可能以較低的速度發展,攻擊性也更低。)由於該疾病的家族病史或其他因素(比如緻密乳房或存在 BRCA 基因突變)而風險較高的女性,可能需要更頻繁的篩檢。美國婦產科學會臨床通報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Practice Bulletin)《一般風險女性的乳腺癌風險評估和篩檢》(Breast Cancer Risk Assessment and Screening in Average-Risk Women) 一文的共同作者 Mark Pearlman, M.D. 說:「與乳房非常豐滿的女性相比,緻密乳房的女性在一生中患乳腺癌的風險要高出大約四倍。」

ACS 也建議,只要健康狀況良好,並且預期壽命至少還超過 10 年,那麼這些女性就應該繼續接受乳房攝影篩檢。

請一定告訴您的乳房攝影技術人員您是否接受了 COVID-19 疫苗,以及已施打了多少劑、是在哪隻手臂施打的。為什麼:在一些女性中,乳腺癌表現為一隻手臂下淋巴結腫大。一些患者報告在接種 COVID-19 疫苗後出現淋巴結腫大。這一發現可能被誤診為潛在的乳腺癌。

您為什麼需要:

在所有乳腺癌中,80% 的病例發生在 45 歲及以上的女性群體中。(在 40 歲至 50 歲女性中,每 68 人便有 1 人有患乳腺癌的風險。在 50 歲至 60 歲人群中,該風險升至 1/42。在 60 歲至 70 歲的年齡段,該風險為 1/28。)但是,自 1990 年以來,乳腺癌的死亡率已每年降低 1.8% 至 3.4%,大部分原因是乳房攝影能有效地檢查出乳腺癌,尤其對於 50 歲及以上的女性,癌症的正確識別率可達 87%。

大部分醫療機構不建議將常規乳腺自檢作為乳腺癌篩檢的一部分。根據妙佑醫療國際 (Mayo Clinic) 的說法,「這是因為乳腺自檢並非顯示出能有效檢測癌症或改善乳腺癌患者的存活率」。每年接受乳房攝影是及早檢查出該疾病的最好方式,此時癌細胞還不太可能擴散。

3. 牙科檢查

您何時需要:

美國牙科協會 (American Dental Association, ADA) 建議每六個月做一次專業洗牙,以消除僅憑刷牙無法解決的導致蛀牙的牙菌斑和牙垢堆積。ADA 也建議,蛀牙風險更高的成年人每六至 12 個月做一次一套 X 光檢查;沒有齲齒或更高風險的人,可以推遲到每二至三年一次。

您為什麼需要:

如果及早發現,可以在齲齒生長過程中阻止齲齒(或甚至逆轉)。一些蛀牙可能在數年內保持小規模,而一些蛀牙可能在數月內變大,需要治療。如未及早發現,那麼蛀牙將最終侵入到牙齒的牙質層,就在牙釉質下面。如果您的牙齒一直沒有得到治療,那麼齲齒可能觸碰到神經,而原本可以用補牙治療的蛀牙將需要更深入(以及更疼痛)的程序處理,比如牙根管和牙冠,或者有可能需要拔牙和牙移植。

年長者尤其脆弱。新澤西州 Martinsville Aesthetic Dental Group 的牙醫 John Cross 說:「我們的唾液幫助中和口腔中的酸。但隨著年齡增長,我們唾液腺的活躍度下降,這可能導致口乾,致使患者更容易得齲齒。年長者可能服用的某些藥物也可能造成口乾。」而我們很多人多年來積累的填充物可能會沿著邊緣鬆動和斷裂,讓細菌滲入微小的縫隙,進一步導致齲齒。

根據 ADA 健康政策研究所的資料,讓事情更糟糕的是,自 COVID-19 疫情開始以來,牙醫看到與壓力相關的口腔健康病症的患者數量增加。59% 接受調查的牙醫報告了磨牙症(更常見的說法是磨牙)有所增加,53% 報告了牙齒缺損和開裂。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Barbara Stepk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resuming-medical-checkup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可能減緩阿茲海默症的第一款藥物獲得 FDA 批准

可能減緩阿茲海默症的第一款藥物獲得 FDA 批准

食品藥物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在 6 月 7 日批准了 Biogen 的藥物 aducanumab,使其成為近 20 年來第一款可用的阿茲海默症藥物,也是唯一可以減緩疾病進展的藥物。

Aducanumab(將使用商品名 Aduhelm)不是影響了 620 萬美國人的阿茲海默症的治癒方法,也無法逆轉這種疾病。但資料顯示,此藥物能成功分解在腦中積累的黏性蛋白質斑塊,這是阿茲海默症的一個標誌。而衛生官員期望,如果此藥物可以幫助消除這些斑塊,那麼對於在疾病早期的患者,此藥物也可能幫助減緩他們認知下降的速度。市場上的其他阿茲海默症藥物僅僅試圖緩解該疾病造成的衰弱症狀。

但是,FDA 的批准是有條件的:該藥物的製造商 Biogen(與 Eisai 共同開發了 aducanumab)必須做進一步的研究,證明此藥物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同時,患有這種病的幾百萬患者可能有機會獲得 aducanumab,儘管該公司宣布了,治療預計每年花費 56,000 美元,並且尚不知道 Medicare 和私人保險是否承保。

但患者倡權團體仍歡迎 FDA 的決定。阿茲海默症協會 (Alzheimer’s Association) 的首席計劃官 Kristen Clifford 稱此宣布為「標誌性時刻」,對於阿茲海默症和他們的家人來說,這象徵著「新未來的開始」。

Clifford 說:「我們知道,減緩衰退,特別是如果及早診斷,可能為患者個人和他們的家人增加比如說數週、數月,也可能是數年的正常生活。」

自 2003 年以來的第一款阿茲海默症藥物並非沒有爭議

這個歷史性的決定並非毫無爭議。在 2020 年 11 月,一支 FDA 諮詢委員會表達了對支援 aducanumab 有效性的臨床試驗資料的擔憂,並最終對批准該藥物投了反對票。

這種擔憂集中在兩個設計完全一樣,但結果卻不同的研究上。一個研究顯示,患有早期或輕度阿茲海默症的參與者,在服用高劑量的 aducanumab 後症狀緩解。Biogen 說,他們能更好地處理日常活動,比如購物和付帳單;他們的記憶也改善了。但另一項研究沒有顯示出同樣積極的結果,差異性的結果導致專家們對這種藥物產生了分歧。

雖然 FDA 不必一定接受諮詢委員會的投票,但通常還是接受的。但這次,該機構透過加速流程批准了 aducanumab,此流程旨在用於治療嚴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時顯著優於現有治療的藥物。

在符合條件的患者將能馬上獲得該藥物的同時,Biogen 將必須進行額外的研究,證明這種治療對患者有益。如果資料不足以提供支援,那麼 FDA 可能撤銷對藥物的批准。

藥物批准有希望提供更多「珍貴」時刻

Aducanumab 的批准給了 Arthena Caston 對於未來的希望。這名 56 歲的佐治亞州居民在五年前被診斷患有輕度認知障礙 (MCI),這是阿茲海默症的前兆。她也看到過幾個家庭成員得了這種病,她希望這種新的療法能防止這種疾病給後人帶來的巨大負擔。

Caston 說:「我甚至不想我的孫子孫女知道阿茲海默症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她在阿茲海默症協會的董事會任職,支援了在 FDA 決定之前的藥物批准。「我希望這種藥能讓人們這樣說,『你知道嗎,你根本不用擔心』。」

更重要的是,她相信這種她有興趣接受的治療,將讓她有機會看到小孫子孫女的成長。她說:「我就是想有更多時間陪著孩子們。這就是我首先想到的事情:更多的時間。」

拉斯維加斯的內華達州大學腦健康系的研究教授 Jeffrey Cummings 說,aducanumab 批准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患者有更多的時間,因為藥物能減緩腦功能的退化。在一項試驗中,接受了高劑量 aducanumab 的參與者比沒有接受治療的參與者衰減的速度慢了 22%。

Cummings 解釋說:「這意味著,老人在進入該疾病的癡呆階段之前,還能再享受兩三年與你和你的孩子共度天倫之樂的時光」,而癡呆則是阿茲海默症的最後階段。

作為阿茲海默症臨床試驗的權威專家,Cummings 補充道:「這真的很重要。你知道的,這就是生活。隨著生命臨近終點,這些時刻變得愈發彌足珍貴。」

醫療系統是否準備好使用這種突破性的治療?

並非所有阿茲海默症患者都將符合該藥物的條件。在 600 萬阿茲海默症的美國患者中,約 200 萬人處於早期階段,並表現出這種新藥醫治的澱粉樣蛋白斑的徵象。此外,確定是否存在澱粉樣蛋白斑的唯一方法是進行昂貴的腦部掃描和脊髓穿刺,而有些患者可能無法獲得這些服務。醫生也可以用來檢測澱粉樣蛋白斑和阿茲海默症其他徵象的更簡單血檢,已證明是有前景的,但尚未廣泛投入使用中。

另一個障礙是:Aducanumab 作為單克隆抗體,是一種輸液療法而不是藥片。試驗中的患者每四週在輸液中心靜脈注射這種藥,但如果患者缺少交通工具或居住地附近沒有提供此藥物的站點,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獲得這種治療。

Cummings 說:「住在城市區域,能獲得掃描,附近也有提供輸液的中心的患者,不會有獲得 aducanumab 的問題。但這不是我們想觸達的範圍,我們想觸達符合此藥物條件的所有患者。所以,我們必須調整整個醫療保健系統,以接納著實令人興奮的新藥物。」

該治療也有一些副作用,包括大腦暫時腫脹和腦部微出血。妙佑醫療國際 (Mayo Clinic) 阿茲海默症疾病研究中心主任 Ronald Petersen 在此前的訪談中告訴 AARP 樂齡會,這表示接受治療的患者將需要定期腦掃描來確保安全,這將需要患者和醫療提供者付出更多時間、技術和金錢。

批准為阿茲海默症的研究注入活力

Cummings 預測,aducanumab 的批准將為阿茲海默症的研究帶來福音。「看到我們可以從某種程度上破解阿茲海默症的密碼,這實在太有意義了,因為這將吸引資金,我們將能夠測試更多藥物,最終有更多藥物能通過批准。」

根據 Cummings 最近撰寫的一篇阿茲海默症協會研究管道的分析,目前共有 126 種不同的療法正在進行臨床試驗。像 aducanumab 一樣,有些是針對澱粉樣蛋白的,包括三種有希望的單克隆抗體,它們正處於第三暨最後的測試階段。其他的則是探索該疾病的不同因素。其中許多治療,甚至可能是組合施治,可能成為結束阿茲海默症的關鍵。

同時,研究人員在瞭解人們如何透過非藥物干預來降低癡呆症的風險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從飲食和運動到血壓控制的種種方法,都有助於在整個衰老過程中保持大腦健康和認知功能。

AARP 樂齡會政策與腦健康資深副總裁兼 Global Council for Brain Health 執行主任 Sarah Lenz Lock 說:「AARP 樂齡會繼續鼓勵成年人在衰老過程中減少他們認知下降的風險,並且支援開發新的創新研究。」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brain-health/info-2021/fda-biogen-alzheimers-drug.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處方藥價格增長繼續趕超通貨膨脹

處方藥價格增長繼續趕超通貨膨脹

根據 AARP 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新報告,一些常使用的原廠藥的零售價格繼續按通貨膨脹的兩倍增長,致使許多美國年長者可能無力承擔這些維持生命的藥物。

根據近期一份 AARP 樂齡會的「處方藥價格觀察」報告,在 2020 年,AARP 樂齡會自 2006 年起一直追蹤價格的 260 種最常用藥物的價格增長了 2.9%,而通貨膨脹的總體增長率是 1.3%。

AARP 樂齡會的醫療保健費用與渠道主任兼報告的作者 Leigh Purvis 說:「這不公平,藥物價格一直在增長,甚至那些已經賣了數十年的藥也在漲價。」根據 6 月 7 日的報告,每個月要吃四到五種處方藥的一般美國年長者的全部零售處方藥費用為每年 31,000 美元,這要超過 Medicare 受益人 29,650 美元的平均年收入。

AARP 樂齡會執行副總裁兼首席倡權與參與官 Nancy LeaMond 說:「AARP 正在呼籲國會通過全面的藥物改革。與其他年齡層的人相比,50 歲以上的美國人使用更多的處方藥。而這一群體無法承擔不斷上漲的藥價。」

增速正在減緩

資料顯示,雖然處方藥價格繼續增加,但近些年漲幅已經趨緩。2020 年的增長是 2006 年以後最慢的年平均漲幅。Purvis 說到,增速減緩可能是由於 AARP 等這樣的組織以及州和聯邦立法者對藥價飛漲問題施加的額外審查。

AARP 樂齡會延續了宣傳活動,說服聯邦和州政府採納將幫助降低處方藥價格的政策。在「Fair Drug Prices Now」(現在就要公平藥價)的舉措中,AARP 樂齡會正在呼籲美國人聯絡他們的代表,敦促這些代表快速行動。已有將近 25 萬人聯絡了他們的立法者,敦促立法者通過藥物改革法律。

LeaMond 說:「我們背後有 3,800 萬名會員的集體力量,推動我們打贏這場降低藥價的戰鬥。說到底,美國人已經厭倦支付著全世界最高昂的處方藥價格。」

Purvis 說,報告也描述了醫藥公司的長期行為。她說:「資料顯示,很明顯,醫藥公司一直以來有能力讓價格小幅上漲,但他們並沒有。這完全證明了他們對藥價有多少控制力,他們可以選擇何時利用這些控制力。」

Purvis 補充道:「當藥價一年又一年地上漲時,人們迫不得已要做出兩難的選擇,我是要花錢買這個處方藥呢,還是留著錢在這個月生活?任何人都不應該面臨這種處境,但很遺憾,這正是我們的困局。」

漲價影響每個人

雖然 AARP 樂齡會報告中的資訊提及「零售」價格,以及大部分美國人有能幫助支付藥物費用的公共或私人保險,但這些漲價總會找到方法變成 Medicare 和 Medicaid 更高的健康保險保費和更高的納稅人費用。

Purvis 說:「即使你僅支付標價中相對較少的一部分,但這些漲幅最終會推動保費增加,導致人們也負擔不起健康保險。」

AARP 樂齡會提出解決方案

AARP 樂齡會繼續推動一系列政策變革,相信這些改變將幫助降低處方藥價格。這些改變包括:

  • Medicare 價格協商。允許該計劃協商處方藥的價格,並且允許私人保險計劃能使用這些降低的價格。
  • 基於通貨膨脹的貼現。當 Medicare Part B 和 D 承保的處方藥價格上漲快於通貨膨脹時,要求藥品製造商支付罰款。
  • 最大自付額上限。為 Medicare Part D 處方藥計劃參保者規定硬性的最大自付額支出限額。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Dena Buni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politics-society/advocacy/info-2021/prescription-price-increase-repor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