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CNN 醫療分析師及新書《Lifelines》的作者與 AARP 樂齡會談論了此次疫情所揭露的醫療系統瑕疵,以及該如何將重點擺最重要的事情。

問:您是受到了什麼的啟發而成為了醫生?
答:我小時候患有氣喘,必須經常看醫生。我理解那種無法呼吸時的恐懼感,也感受到了醫生和護士所提供的幫助是多麼的溫暖。在我大約 10 歲的時候,住在我們隔壁的一個男孩因氣喘發作而在我眼前喪失性命。男孩的祖母因為是無證移民而不敢求救。我從小就知道,我想成為一名急診室的醫生,[永遠] 不必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支付或他們的移民身分或其他任何原因而拒絕施救。

問:您在念醫學院時成為了您母親的醫療權益捍衛者。您在這段經歷中學到了什麼?
我母親被她的醫生告知,她的症狀是由憂鬱症引起的。她知道這種解釋沒有道理,因為她氣喘吁吁,無法上樓梯。但她不想起衝突。最終,她尋求了第二診療意見,被診斷為轉移性乳腺癌。在那之後,我花了很多時間試圖瞭解這樣的脫節,以及如何改善醫療體系,讓病人更好維護自己的權益。

您成為了巴爾的摩衛生局局長。是什麼讓您對公共衛生感興趣?
我在急診室的經歷。我在那裡看到了太多我因為某些根本性問題而無法援助的病人。我記得有一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地來尋求毒癮治療。大家都知道我們能做的就只是在幾週內為她找到一個治療方案。我們為她找到了一個幾週後開始的方案。但是在當天稍晚,她就吸毒過量,而我們無法搶救她。我在急診室有很多這樣的經歷。我們盡最大努力提供治療。但是,最終,能拯救我們病人生命的不是醫療工具,而是缺乏的社會支援。

問:為什麼您認為公共衛生在這個國家被嚴重低估了?
答:公共衛生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它是無形的。你很難解釋你看不到的東西的價值。如果你防止兒童鉛中毒,就不會有鉛中毒的病人出現,因為你已經防止了鉛中毒的發生。因此,公共衛生就成為第一個被刪減的項目。COVID-19 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這次疫情充分地映證了公共衛生長期被忽視和投資不足的後果。

問:您認為我們從 COVID 中學到的重要教訓是什麼?
答:其中之一是全國性計劃的重要性。沒有連貫的計劃時,最終手裡只是一堆零散的方法,這樣是行不通的。第二個教訓是公共衛生有多麼依賴公眾信任。如果科學家和醫療官員總是被政客們拖後腿,那麼最終,像口罩或疫苗接種這些事情就會政治化,而不是被視為公共衛生要務。第三件事是,COVID 揭露了我們醫療保健系統中的潛在差距。病毒並沒有造成這些差距。差距一直存在,只是透過疫情暴露出來。

問:您說的是哪種差距?
答:我們已經看到,受 COVID 影響過大的人是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美洲原住民和低收入族群。為什麼?以巴爾的摩為例。每 3 名非裔美國人居民中就有 1 人生活在食品匱乏區,而白人居民則是每 12 人才有 1 人。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非裔美國人的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患病率更高,這些都是讓他們更容易受到 COVID 的侵害。

問:關於疫情,您對 50 歲及以上的人有什麼建議?
答:不要再一直問「這種活動安全嗎?」之類的問題。我想,人們應該問自己另一個問題:「最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這個問題的判斷依據當然跟活動風險也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你自身的價值觀。

問:您對 COVID 最大的擔憂是什麼?
答:我們接種疫苗的人數不足以達到群體免疫。我們一直在等待科學來拯救我們,但稍微困難一點的事情我們卻不願意做,如戴口罩和避免室內聚會。現在,人們又不接種疫苗,再次為自己設下了障礙。我非常擔心的是,在我們有機會結束疫情時,我們卻沒有把握住機會。

問:您看到了什麼希望?
答:我看到了數百萬人為了他人做出了沉重的犧牲。這給了我許多希望。在過去的這一年裡,大家都在齊心抗疫。我想我們能以此為慰藉。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Hugh Delehanty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leana-wen-q-and-a.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