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被忽視的黑色素瘤警告信號

容易被忽視的黑色素瘤警告信號

每年有近 100,000 名美國人被診斷患有黑色素瘤,使其成為美國最常見的癌症類型之一,其好發於那些經受了幾十年陽光照射的年長者中,他們的免疫系統不再像以前那樣強大。雖然黑色素瘤可能會致命,但如果及早發現,治癒機率極高。

您知道要留意什麼嗎?黑色素瘤的特徵是不對稱的或看起來粗糙的痣,且沒有明顯的邊界。皮膚上的斑點持續增長或變化是另一個跡象,每個月進行一次身體掃視是觀察這些相關特徵的簡單方法。但也有一些更不尋常的徵象,可能是皮膚癌存在的信號。

波士頓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 (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 腫瘤學家、哈佛醫學院助理教授 Elizabeth Buchbinder, M.D. 說:「黑色素瘤就是這樣一個規則破壞者。」她補充說,小痣可引起大麻煩,新的斑點可迅速生長和擴散。「因此,知道應該注意什麼,這一點超級重要。」

以下是您需要瞭解的黑色素瘤的四個警告信號,確保百無一漏。

1.「醜小鴨」

有很多痣的人患黑色素瘤的風險更高。即便如此,您也沒有必要開始計算有幾個斑點,或對身上的每一個痕跡感到恐慌。相反地,要注意那些突出的痣,也就是比其他痣顏色更深、最近有變化或形狀更奇怪的痣。Buchbinder 稱這些為「醜小鴨」。

她說:「如果身上長了一堆黑痣,比如說有 50 顆,不代表它們都是黑色素瘤。但是如果有一顆痣看起來的確和其他不一樣,而且是那種醜小鴨,那麼就真的要去看醫生檢查一下這顆痣。」

對於女性來說,黑色素瘤最常出現在胳膊和腿上。男性需要特別注意頭部、頸部、背部和軀幹。儘管如此,這些並不是這類皮膚癌可能出現的唯一地方。

2.「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大多數黑色素瘤被認為是由紫外線 (UV) 引起的,但不是所有的黑色素瘤都來自於陽光照射。紐約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的皮膚科醫生和副主任醫師 Elizabeth Quigley, M.D. 說,黑色素瘤可以出現在身體的任何地方,包括「陽光照不到的地方」,如腳底或手掌。

這種癌症也可以表現為手指甲或腳趾甲下的黑色條紋,音樂家 Bob Marley 就是這樣,他最初把自己的黑色素瘤誤認為是腳趾上的瘀傷,最終死於這種疾病。

黑色素瘤也可能發生在眼睛、口腔內或頭皮上,雖然這種情況比較少見。Buchbinder 甚至看到患者的頭髮顏色發生了變化,「有人本來是白髮,卻出現了一簇黑髮」,因為頭皮長了黑色素瘤。她補充說:「所以奇怪的事情可能會發生,但並不常見。」

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與健康科學學院皮膚學助理教授、喬治華盛頓大學癌症中心皮膚腫瘤學計劃主任 Vishal Patel, M.D. 說,這些「隱藏的」黑色素瘤在皮膚較黑的人群中更常見。而且由於這些黑色素瘤更容易被遺漏,所以在被診斷出來的時候,通常更加危險。

Patel 補充說:「所以我告訴黑人、印度人和亞洲人患者,如果您的指甲有變化、手掌和腳底出現 [任何黑點],以及眼睛和嘴裡有黑點,那麼這些都是我擔心的。因為雖然這種情況不太常見,但一旦發生,情況就會更糟。所以瞭解這一點很重要。」

3.紅、白和藍色調

雖然黑色素瘤通常被描述為黑褐色的痣,但它們實際上可能呈現為各種顏色。密西西比大學醫學中心 (University of Mississippi Medical Center) 皮膚科教授兼主任 Robert Brodell, M.D. 說,這種癌症可能呈現藍色的色調,來自更深的色素沉澱。或者可能呈現紅色,是免疫反應的結果。Brodell 解釋說:「身體正在攻擊它。身體知道這個痣不正常,所以身體試圖保護自己,這就會發生炎症。」

Quigley 說,黑色素瘤也有可能「看起來像皮疹」,並呈現出粉紅色的色調。但她說,當使用藥膏和其他通常能消除皮疹的治療方法後,斑點並沒有好轉,那麼「您需要檢查並確保這不是皮膚癌」。

黑色素瘤的另一個徵象可能是缺乏顏色。有些癌斑完全或部分地失去了色素,在較深的斑點周圍留下了白色暈輪。

Buchbinder 說:「而這是讓我們有點擔心的事情。身體是否發現像黑色素瘤這樣的東西出了問題,在摧毀黑色素瘤的過程中,破壞了該區域的一些正常黑色素細胞 [皮膚中產生色素的細胞]?也許就是這種發現,迫使您更仔細地觀察。」

4.皮膚上的斑點出血或發癢

如果身上的痣開始發癢或變得更加疼痛或敏感,您則需要去檢查一下。如果痣的表面發生變化也是如此。也許開始滲出液體或出血,或呈現出更多的鱗片狀,並且不能自行癒合。

Buchbinder 說:「我們認為有些刺激,比如瘙癢、出血,實際上是身體開始識別 [癌症] 並開始對它進行一些攻擊,使它受到刺激。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實際的痣附近會有一些瘙癢、出血和刺激。」

預防皮膚癌

穿戴防曬服和遮擋紫外線的太陽鏡,並塗抹防曬霜是預防黑色素瘤的一些最有效方法。還有一件事要記住:如果服用某些血壓藥物,例如包括氫氯噻嗪等利尿劑和硝苯地平等鈣通道阻滯劑,那麼在戶外活動時需要特別小心。Quigley 說:「許多這些 [血壓] 藥物使我們對陽光更敏感,更有可能被曬傷」,這放大了皮膚癌的風險。

因為並非所有皮膚癌都是由陽光照射引起的,所以經常檢查皮膚也是預防的一個重要部分。在黑色素瘤增加厚度並擴散到身體的其他部位之前確診,可以大大提高您的生存機率。(您可以在美國癌症協會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的網站上找到關於如何進行自我檢查的提示。)盡可能地增強免疫系統,也有助於預防黑色素瘤。

Quigley 說:基本要點是:「大家需要真正了解自己皮膚。如果有任何地方看起來異常,不要再等待,而需要馬上做評估……特別在 COVID 的背景下,患者一直在推遲皮膚檢查和皮膚評估,而我們認為這是很有害的。」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melanoma-skin-cancer-risk.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不應該忽視的頭痛症狀

不應該忽視的頭痛症狀

偶爾的頭痛通常沒什麼可擔心的。吃點非處方止痛藥就可以了。

然而,有時候,頭痛可能預示著更嚴重的事情,特別是在某個年齡段。UT Health San Antonio 神經科醫生和經專業認證的頭痛專家 Deborah Carver, M.D. 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會更擔心有其他事情導致頭痛。」

Carver 說,50 歲以後出現偏頭痛或緊張性頭痛是不正常的,所以應該請醫療提供者評估新出現的頭痛。如果您一直有頭痛,但頭痛模式改變了,那麼您也應該去看醫生。

Carver 說:「如果您以前每個月有一次頭痛,但現在每天都發作,這就值得關注。我們還想看看頭痛是否位於不同的地方,疼痛是否不同,或者頭痛的觸發因素是否發生了變化。」

常見的誘因包括睡眠不足、壓力、脫水或對酒精的反應。以下是一些警告症狀,醫生認為如有這些症狀,應立即去醫院檢查頭痛。

1. 疼痛加發燒

頭痛伴有發燒通常表明患有某種類型的感染,可能是普通的鼻竇感染,也可能是更嚴重的疾病,如 COVID-19 或腦炎(大腦發炎)。如果脖子也很僵硬,那麼醫生可能懷疑是腦膜炎。

腦炎和腦膜炎有時也會導致意識模糊和說話困難。如果不立即治療,二者都可能危及生命。Carver 說:「年長者的免疫力更差,所以他們患某些此類感染的風險略微更高。」

2.「雷擊性」發作

這是一種突然出現的嚴重頭痛(Carver 稱「就像被雷劈了一樣」),感覺是一生中最糟糕的頭痛。

特別是如果疼痛是在大量消耗體力時開始的,那麼這類頭痛可能是腦部血管破裂的一個徵象,稱為動脈瘤。其他症狀包括頸部僵硬或精神狀態變化。Carver 說,務必要迅速得到幫助,因為導致出血的動脈瘤破裂很快就會威脅到生命。

雷擊性頭痛也可能是中風的症狀,特別是當與意識模糊、說話困難或一側虛弱同時出現時。

3. 太陽穴觸痛或疼痛

如果您年過 50 歲,並且集中在太陽穴部位感到刺痛,那麼您可能患有叫做巨細胞動脈炎的疾病,或稱顳動脈炎,這意味著頭部的血管發炎了。其他症狀包括下巴疼痛或咀嚼困難、頭皮或太陽穴疼痛、疲勞、流感樣症狀或視力變化。女性比男性更常出現這種狀況。

由巨細胞動脈炎引起的頭痛可能會逐漸惡化,也可能消失後又復發。Cleveland Clinic 神經科醫生 MaryAnn Mays, M.D. 說,無論哪種情況,都務必要迅速做檢查。她說:「如果沒有及時發現,那麼可能會造成視力突然喪失。」

4. 頭部受傷後的疼痛(特別是如果服用血液稀釋劑)

Mays 說,如果在撞到頭後幾小時甚至幾天後頭痛,那麼這可能是顱內危險出血的第一個徵象,被稱為硬腦膜下血腫。

Mays 說:「您摔倒後可能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但出血可能會延遲,特別是如果您在服用血液稀釋劑。即使沒有服用血液稀釋劑,但最近有跌倒並出現頭痛的任何年長者都絕對需要立即接受評估。這樣做可能會挽救生命。」

血腫的其他徵象是意識模糊、虛弱和暈倒。症狀通常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惡化。

5. 牙齒或臉部不適

如果臉上也似乎出現疼痛,而且有時感覺像電擊,那麼這可能是被稱為三叉神經痛的神經問題。咀嚼、洗臉或刷牙可能會引發此種疼痛。Mays 說,雖然這種情況可以用藥物治療,但有時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確診。「起初,疼痛似乎是在牙齒上,所以病人經常去看牙醫。有時,病人會接受不必要的根管治療。」

6. 視力問題

如果一隻眼睛或周圍感到疼痛,特別是如果伴隨著視力問題,那麼這可能是急性青光眼(也叫閉角型青光眼)的信號。與開角型青光眼不同的是,開角型青光眼進展緩慢,沒有任何症狀,而急性青光眼是眼睛裡的壓力或液體突然積聚,損害眼睛的視神經。這是一種緊急情況,可在 48 小時內導致視力完全喪失,因此,迅速去醫院就診很重要。

7. 醒來時疼痛

晨間頭痛可能是許多不同問題的徵兆,包括腦瘤、頸部關節炎或藥物戒斷。如果和您一起生活的其他人也有頭痛,那麼罪魁禍首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如果您有癌症史,那麼晨間頭痛可能表明腦部有腫瘤。

然而,Carver 說,在醒來後頭痛的年長者中,最常見的診斷是睡眠呼吸中止。睡眠呼吸中止通常會導致晨間頭痛,但隨著一天的時間推移,頭痛會逐漸好轉。您也可能在白天感到疲勞。如果您認為自己可能有睡眠呼吸中止,那麼接受評估很重要,因為如果沒有得到控制,那麼中風和心臟病發作的風險更大。

8. 額外的神經系統問題

Carver 說,或許無需贅言,如果在頭痛的同時,伴隨任何意識模糊、記憶問題、癲癇發作、肌肉無力、麻木或說話困難,那麼這就值得注意了。這些都是神經系統的症狀,表明大腦內部出現異常,或許是炎症、感染或腦瘤。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可以要求做掃描和其他檢測,以做出明確的診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serious-headache-symptom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白內障手術後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和併發症

白內障手術後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和併發症

人們普遍認為白內障手術是一劑良方。那些做過白內障手術的人都會津津樂道,該手術是如何消除了煩人的視雪症和夜間駕駛的眩光;增加了閱讀的清晰度;並將他們的視力恢復到患白內障前的百分之百,甚至還更好。

美國眼科學會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AAO) 臨床發言人兼 Weill Cornell Medicine 副教授 Christopher Starr, M.D. 解釋說,美國每年進行約 400 萬例白內障手術,這些手術「絕大多數都取得了成功」。一項研究顯示,在 221,000 名白內障手術患者中,99.5% 的患者在手術後沒有出現嚴重的併發症。但是,Starr 警告說:「這是真正的手術……而且任何手術都有潛在的風險。」

患者應該瞭解常見的手術後副作用,以及可能發生的罕見併發症。早期治療可以消除大部分的問題。

做好手術準備

AAO 臨床發言人兼新澤西州 Cherry Hill Regional Eye Associates 眼科醫生 Ravi Goel, M.D. 說,一定要進行「術前評估」。他說,任何既存病症,如糖尿病、視網膜病變、黃斑變性、青光眼,都是手術前評估和討論的重要部分。另外,Goel 補充說,如果近視很嚴重,或有高度近視,或病理性近視,那麼這些因素都應該在討論的範圍內。

嚴格遵守醫生的術前指導,以做好充分準備。這可能包括獲得手術後可能需要的任何藥物。

手術

實際的白內障手術在局部麻醉下進行,只需要大約 20 分鐘,而且沒有疼痛。Goel 說,通常情況下,會在眼睛上塗抹預防性抗生素,也許還使用降壓藥水或藥膏,以幫助傷口立即開始癒合;並且會在眼睛上綁一個眼罩或護罩。

手術後,讓開車送您回家的人聽一下醫生給您的任何額外指示,以防止您當時昏昏沉沉,沒有記住所有指示。

正常的副作用

Starr 解釋說,會有一些與手術本身有關的正常副作用。這些副作用會在一兩天內消失。您可能會出現以下一種或多種輕微的暫時症狀:

  • 眼睛不舒服
  • 麻醉的殘餘效應,如昏昏沉沉、頭暈或噁心
  • 視力模糊
  • 眼睛發癢
  • 眼白發紅
  • 眼睛乾燥、刺激,或有砂礫感
  • 眼睛內或周圍腫脹
  • 眼前有漂浮物
  • 對光敏感
  • 視覺光暈效應

回家後要補水、吃飯和休息。手術後第二天需要去看醫生,從眼睛上取下眼罩或護罩,並評估是否有任何問題。

引起關注的症狀

Starr 說:「我們越早處理任何潛在的術後併發症,結果就越好。」專家們同意,早期治療可以消除幾乎所有的問題。

如果您有以下非常罕見的症狀之一,請立即打電話給您的醫生:

  • 視力突然下降
  • 眼睛內或周圍發紅,兩天後仍持續發紅
  • 對光線持續敏感
  • 眼睛有分泌物
  • 持續疼痛
  • 發燒、噁心或嘔吐
  • 眼前漂浮物突然增加,或閃光
  • 周圍視野出現陰影;視野中出現陰影;或出現黑點

併發症

重要的是要注意,當出現併發症時,大多數可以立即成功地用藥物治療,或進行額外的程序。

潛在的(再重申一次,也是罕見的)併發症包括:

眼睛發炎。這通常在您患有大塊或密集白內障時發生。您的視力繼續是霧狀或模糊的。用消炎眼藥水能很容易治療此併發症,將在幾天或一週內消腫。

對光敏感。當此情況持續時,可能是由於乾燥或炎症;極端的光敏感可能是感染的徵象,或者是一種叫做虹膜炎(虹膜的炎症)的病症,這可以用類固醇眼藥水治療。對有些人來說,在幾個月內戴太陽鏡能有幫助。

光幻視。光幻視,或看到閃光或漂浮物,是由眼睛內的膠狀體與視網膜分離引起的。這是一個自然過程,症狀通常在幾個月內消失。在極端情況下,更換膠狀體的手術,即玻璃體切除術,可以去除這些漂浮的細胞。

黃斑水腫。這是由黃斑中的液體堆積造成的,黃斑是眼睛後面視網膜的中心部分。此病症可以透過藥物和飲食成功治療,但可能需要幾個月才能消解。必須由醫生密切監測。

上瞼下垂。上瞼下垂又稱眼瞼下垂,可能是手術創傷的結果,會在幾天或幾週內消失。極少數情況下,這種情況需要手術。

眼球內晶狀體脫位。如果新的(眼內)晶狀體植入物沒有正確地固定在眼睛的囊袋中(囊袋的作用是固定晶狀體),或者晶狀體植入物脫位,便產生這種情況。症狀可能是複視,或甚至看到晶狀體的邊緣。這種情況很少發生,但為了獲得良好的結果,必須立即進行手術矯正。(研究得出結論,這種情況只發生在 0.1% 的患者身上。)

術後眼內感染。Starr 說,儘管已經採取了一切預防措施,使手術完全無菌,但正如我們知道的,還是可能發生眼內炎。這種感染非常嚴重,一旦發現就需要用抗生素治療。

後囊膜混濁 (PCO)。晶狀體囊袋的背面變得混濁即產生 PCO。雖然有時被稱為第二白內障,但其實並不是。白內障被摘除後就不會再生長。在某些情況下,可能發生 PCO 的原因是,在手術過程中,一些舊的白內障細胞沒有被移除。(研究表明,11.8% 的患者在手術後一年發生這種情況;20.7% 的患者在三年發生這種情況;28.4% 的患者在五年發生這種情況。)可在醫生診室內花幾分鐘完成的簡單 YAG 鐳射程序,就可以解決這種混濁。然後應使用抗炎處方眼藥水。

視網膜撕裂或脫落。這種情況更可能發生在年輕患者身上,它是視網膜與眼後脫離的結果。這種情況的症狀可能是視線上出現幕布或陰影,出現新的漂浮物,或出現閃光。為了恢復視力,必須立即進行手術,以修復撕裂處,或重新連接視網膜。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Sandra Lamb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ataract-surger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到 2050 年癡呆症病例可能增至三倍的原因

到 2050 年癡呆症病例可能增至三倍的原因

根據 7 月 27 日在阿茲海默症協會 (Alzheimer’s Association) 國際會議上公佈的新資料,在短短的 30 年內,全球可能有超過 1.52 億人患有癡呆症,其中一些世界最貧困地區的患病率增幅最大。目前,全世界約有 5000 萬人患有癡呆症。

「該數字令人震驚,」阿茲海默症協會醫學和科學關係副總裁 Heather Snyder 在一份聲明中說道。「放在現實背景中,這個數字大約相當於 2020 年美國人口的一半。」

有幾個因素推動了這一預測。以下是為什麼癡呆症病例會在未來 30 年內猛增的原因。

1. 人口老齡化

在阿茲海默症會議上展示了研究成果的華盛頓大學醫學院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chool of Medicine) 獨立研究中心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的研究員 Emma Nichols 表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北非和中東等欠發達地區可能首當其衝地受到這種增長的影響。

「這表明在缺乏基礎設施來處理癡呆症患者可能需要的護理的地方,我們可以預期問題的嚴重程度,」Nichols 告訴 AARP。

Nichols 使用 2019 年全球疾病負擔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研究來預測 2019 年至 2050 年全球癡呆症發病率的變化。

  • 西歐和澳大利亞的變化最小,增幅為 20% 至 80%。
  • 在中東和非洲,病例數將比 2019 年的數字猛增 200% 至 2,000%。

大多數預計的激增與老年人口的不斷增加有關。根據國家衰老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 的資料,到 2050 年,世界人口的 16% 將達到 65 歲及以上——高於 2010 年的 8%。這種變化正在推動各地癡呆症人數的增加; 已知最大的癡呆症風險因素是年齡增長。

Nichols 還估計,2019 年全球有 155 萬人死於癡呆症。女性的死亡人數幾乎是男性的兩倍(102 萬比 54 萬)。

2. 肥胖和慢性疾病導致人數攀升

新發現中有一個亮點:教育進步預計將減少約 620 萬癡呆症病例的預期增長。不幸的是,吸煙、肥胖和高血糖的增加將削弱這一成果,導致全球 680 萬病例。

「這說明了很多關於風險因素和預防的問題,」Nichols 告訴 AARP,並指出積極的生活方式改變已被證明可以降低癡呆症風險。

這些相同的生活方式和慢性病風險因素助長了美國的阿茲海默症死亡率。也在阿茲海默症會議上展示了研究成果的埃默里大學 (Emory University) 家庭和預防醫學助理教授醫學博士 Ambar Kulshreshtha 表示,在中南部東部農村地區尤其如此,在這些地方,阿茲海默症的死亡率是大西洋中部城市的三倍。

Kulshreshtha 和他的團隊使用來自國家衛生統計中心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 的資料來調查 1999 年至 2019 年的阿茲海默症死亡率。在此期間,阿茲海默症相關死亡率增加了 88%,從每 10 萬人 16 人增加到了 30 人。

調查人員在此數字上也看到了鮮明的對比。中南地區東部的死亡率最高,包括阿拉巴馬州、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和田納西州。在該地區,65 歲以上的老年人中每 10 萬人中就有 274 人死於阿茲海默症。大西洋中部地區的比率為每 10 萬人中 86 人。

該研究沒有深入研究這些差異的原因。Kulshreshtha 說,可能存在多種因素,包括獲得初級和專業醫療護理的機會較少,以及高血壓、糖尿病和心臟病等慢性病增多——這些都在南方農村地區非常普遍,增加了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

Kulshreshtha 說,好消息是人們可以降低患這些疾病的風險,從而也降低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我的重點是我們需要注意預防。健康的飲食習慣和積極的生活方式可以降低許多疾病的風險,包括阿茲海默症。」

3. 年輕病例促使數字增加

在阿茲海默症會議上介紹了發現成果的荷蘭馬斯特里赫特大學 (Maastricht University) 研究生 Stevie Hendriks 表示,雖然年齡較大是癡呆症的最大風險因素,但年輕人也可能患上這些疾病。她和她的同事回顧了 50 項研究(其中 42 項被納入整合分析),然後發現每年每 10 萬名 65 歲以下的人中約有 10 人會患上某種形式的癡呆症。這意味著全世界每年約有 35 萬例年輕發病病例。

不幸的是,她告訴 AARP,這個數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在我們的研究中,我們缺乏很多關於非洲、亞洲和其他一些低收入國家發病率的資訊。因此,我們相信這種年輕人癡呆症發病率可能更高。」

Hendriks 說,在這些年輕人群中,阿茲海默症的發病率增長最快。她還預測血管性癡呆(與心血管疾病密切相關)和額顳葉性癡呆(一組影響作為人格和思想中心的大腦額葉或顳葉心的罕見紊亂)的發病率會增加。

Hendriks 指出,年輕發病癡呆症尤其難以診斷,「因為當醫生在相對年輕的人身上看到症狀時,他們不一定會認為是癡呆症。」年輕人的症狀也可能與老年人的症狀大不相同。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e G. Sulliv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ementia/info-2021/dementia-forecas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不止是害羞:有關社交焦慮障礙的知識

不止是害羞:有關社交焦慮障礙的知識

我們都曾有過這樣的經歷:在雞尾酒會上與人交際時神經緊張,或在重要的工作報告前緊張不安。但社交焦慮障礙並不只是普通的害羞。對於患有這種疾病的人來說,社交活動不僅僅會令其不舒服,還可能令人極度痛苦,讓人充滿恐懼。

「社交焦慮障礙是一種 [有] 幾個標準的診斷,主要標準是害怕評判、批評或尷尬——害怕得到他人的負面評價。」持照獨立臨床社會工作者 (LICSW) Larry Cohen 說道。他是全國社會焦慮中心 (National Social Anxiety Center) 的聯合創始人,該中心在美國各地都設有地區診所。

它驚人地普遍:據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的資料,估計有 12% 的美國成年人會在生命中的某個時刻經歷社交焦慮障礙,儘管通常首先出現在童年或青少年時期。它是第三大最常被診斷出的精神健康障礙,僅次於憂鬱症和酗酒。

症狀

社交焦慮症狀從輕微到嚴重不等。在最嚴重的情況下,它可能表現為全面恐慌,非常具有妨礙性和持續性,以至於有些人害怕在普通環境中出現在公共場合,例如,去雜貨店購物,甚至只是走在街上,因為他們害怕被觀察和評判。波士頓的臨床心理學家以及「How to Be Yourself: Quiet Your Inner Critic」和「Rise Above Social Anxiety」的作者 Ellen Hendriksen 博士說:「它會妨礙人們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它還可能伴隨一些不舒服的身體症狀:心跳加速、肌肉緊張、臉紅和出汗,或者噁心或頭暈。

那些有中度社交焦慮(最常見的一種社交焦慮)的人,傾向於避免社交場合,在那裡他們可能會感到尷尬和緊張。這會導致朋友越來越少,戀愛關係越來越不令人滿意,事業也會受阻。「患有社交焦慮障礙的人患抑鬱症的幾率也高得多,因為他們的生活非常壓抑和孤立」Cohen 說。

患有輕度社交焦慮障礙的人可能會與他人交流,但是以一種「請不要關注我」的方式。「他們可能很安靜、有禮貌並盡可能討人喜歡,」俄勒岡州波特蘭市臨床心理學家、社會信心中心 (Center for Social Confidence) 創始人以及「The Solution to Social Anxiety: Break Free From the Shyness That Holds You Back」的作者 Aziz Gazipura 說道。「他們基本上是想讓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隱形。」

原因

有證據表明焦慮症傾向於家族遺傳。如果一級親屬(例如父母或兄弟姐妹)患有焦慮症,那麼您也患有焦慮症的可能性要高出四到六倍,其中至少部分原因可能與基因有關。但這也是一種習得的行為:有很多證據表明,社會創傷,往往包括情感上痛苦的事情,比如非常創傷性的拒絕或被批評、羞辱或欺淩(有時在公共場合,但至少在另一個人面前),可能是社交焦慮障礙的原因,Cohen 說。透過避免社交場合和不堅持自己的觀點,這種情況會持續一生。

「如果我們假設最壞的情況已成定局,因此避免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就永遠沒有機會知道最壞的情況通常不會發生。」Hendricksen 補充道。

對於許多社交焦慮人員來說,COVID 危機似乎是一種及時的救助,因為不能在社交聚會上閒聊,也不用在週一上午的會議上面對同事。「這是一種政府批准的回避行為」Cohen 說。「突然之間,這不再是一件壞事,而是一件必須做的事情。」Cohen 說,現在限制放寬了,對於從互動最少的時期恢復的人來說,它增加了社交焦慮。

治療

Cohen 說,研究表明,最有效的治療方法是認知行為療法 (CBT),他指出,通常情況下,接受 CBT 的社交焦慮障礙患者中有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會康復。(尋找具有治療社交焦慮障礙經驗的認知行為治療師。Psychology Today 的 Find a Therapist、APA 的 Psychologist Locator 和治療師資料庫 ZenCare 都是很好的資源。全國社交焦慮中心在全國設有診所。)

這裡的前提是:患有社交焦慮的人出現扭曲思維,包括對社交場合的錯誤信念和他人的負面看法。他們甚至可能以消極(比如,不贊成或不友好)的方式解讀中性的面部表情。CBT 幫助人們制定改變消極思維過程的策略。

Gazipura 說:「有社交焦慮行為的 [某人] 腦袋裡總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們,『你做錯了』或者『 事情會變得很糟糕』,他們把這些批判性的想法當成事實來對待。」「整個概念是透過區分您自己和內心的批評,來改變您對自己說話的方式。」

透過嘗試一些讓您有點不安的事情來慢慢建立自信,從而迫使自己走出舒適區。「概念是建立一個小勝利的基線」Gazipura 說。例如,嘗試每天走出家門,即使只是去散步或買雜貨。攔住路人,問他們時間或方向——即使您知道如何去要去的地方。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Barbara Stepk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social-anxiety-disorder.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不應該忽視的肩部疼痛症狀

不應該忽視的肩部疼痛症狀

舉起行李箱裝入頭頂行李艙,把雙肩包塞得滿滿的,每天被重達 80 磅的黃金獵犬拖著走。這些都不屬於危險行為,但現在您已經超過 50 歲,您正在付出代價。是什麼原因呢?簡而言之:您的肩膀。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物理醫學與康復系和神經外科系脊椎康復主任兼助理教授 Akhil Chhatre, M.D. 說:「拿開車來舉例,您手裡有一套輪胎,僅此而已。這些輪胎的磨損程度取決於您的使用頻率和強度。」

肩部疼痛通常來自關節本身或周圍的任何肌肉、韌帶或肌腱。Chhatre 說,隨著年齡增長,「您會看到關節內壁的變化,骨骼完整性的變化和韌帶的退化」。

雖然這種磨損是年齡增長的自然結果,但它會使您更容易受到一些肩膀問題的影響。影響胸部或腹部結構的各種疾病和狀況,如心臟病和膽結石,也會導致肩膀疼痛。

不管是什麼原因,您有很多方法來緩解這種疼痛。但首先,您必須知道哪些症狀值得注意。以下是永遠不應忽視的症狀,以及每一種症狀的可能罪魁禍首。

1. 肩部長期僵硬,在夜間和早晨更嚴重
可能的罪魁禍首:骨關節炎

骨關節炎被稱為「磨損性關節炎」,是最常見的關節炎類型。患有肩部骨關節炎時,軟骨和緩衝區域的其他關節組織逐漸破裂,因此,關節變得疼痛、腫脹和僵硬。根據 Arthritis Foundation 的資料,60 歲以上的人中有近三分之一患有肩部骨關節炎;它對女性的影響要大於男性。Chhatre 說:「骨關節炎是一種慢性和漸進的疾病,這表示它將隨著時間的推移以不可預知的速度繼續發展。管理的方式是獲得理療師的幫助,他們可以提供適當的運動方式,以保持您的關節活動範圍。」他說,這樣做將有助於緩解症狀。

2. 向頭頂或背後伸手時肩部疼痛(通常劇痛)
可能的罪魁禍首:肩袖撕裂

Mount Sinai Health System 伊坎醫學院骨科系教授兼主任 Leesa Galatz, M.D. 說,想像在一個又小又淺的凹窩上有一個相對較大的球。肩袖是一組「四塊小肌肉,其功能是使球體保持在關節窩的中心位置。這些肌肉在兩個骨質表面之間滑行,因此它們不僅使用頻繁,而且很容易因年齡相關和過度使用的傷害而引起肌腱炎。」

肩袖損傷是非常常見的,特別是在 50 歲以上的人群中。撕裂可能突然發生,比如說,因為跌倒,但更多的時候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肌腱的磨損而逐漸發生。Chhatre 指出:「肩袖損傷是分程度的。」對於部分撕裂,常用的治療方法是物理治療,重點是能改善肩關節周圍肌肉靈活性和力量的運動。對於嚴重的撕裂,常以手術治療。

3. 肩部鈍痛,當向上或向側面移動手臂時,疼痛會加劇
可能的罪魁禍首:滑囊炎

當緩衝肩部骨骼、肌腱和肌肉的充液墊子(稱為滑囊)受到刺激或發炎時,就會得滑囊炎。肩部滑囊炎往往是由於過度使用或重複肩部動作造成的。NYU Langone Health 骨科教授兼肩肘外科處主任 Andrew Rokito, M.D. 說:「滑囊炎通常與肩袖受傷一起出現。」

減少炎症是任何治療計劃的第一步。如果冰袋和非處方止痛藥不能起作用,那麼治療可能涉及物理治療或手術。研究表明這兩種方法同樣有效。在今年發表於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比較了肩部滑囊炎患者的治療效果。五年後,接受物理治療的人和接受手術的人報告說,他們的肩部疼痛程度同樣處於低水準。

4. 肩部前面和側面疼痛,向肘部輻射
可能的罪魁禍首:肌腱炎

如果您有網球肘或游泳肩,這表示您患有肌腱炎,即連接肌肉和骨頭的粗纖維肌腱的炎症或刺激。與其他肩部疾病一樣,肌腱炎可以由突然受傷引起,但更有可能是在多年從事某種重複性運動(如游泳)後逐漸出現的。

根據嚴重程度,您可能能夠自行治療肌腱炎(用冰袋和非處方止痛藥)。如果不能,物理治療可以幫助強化受損肌腱周圍的肌肉。如果肌腱出現撕裂,可以選擇手術治療(肌腱炎常見於肩袖損傷)。Galatz 說:「肌腱炎,即肌腱的炎症或退化,可能是由於肌腱的年齡相關變化和/或因在運動或工作活動中過度使用而造成的。這可能與黏液囊的炎症有關,黏液囊是吸收肩部周圍摩擦的組織。

5. 最初肩部極度疼痛,隨後出現僵硬現象
可能的罪魁禍首:冰凍肩

患有沾黏性肩關節囊炎(或稱冰凍肩)後,環繞肩關節和肩袖肌腱的關節囊增厚,變得僵硬和緊張。Rokito 說,冰凍肩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每個階段持續三個月左右。在最初的「凍結中」階段,疼痛開始出現,隨著疼痛的加劇,肩膀會失去活動範圍;在「已凍結」階段,肩膀會變得僵硬;而在最後的「解凍」階段,活動範圍會逐漸改善。

這裡的首選療法是以改善肩部靈活性的伸展運動為主的物理治療。Rokito 說:「如果您什麼都不做,咬牙挺過去,冰凍肩會自行發展,您也會好起來。」40 至 60 歲的女性最容易患上冰凍肩,而糖尿病患者的風險也會增加。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Kimberly Goad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shoulder-pain-cause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您不應該忽視的甲狀腺癌警告信號

您不應該忽視的甲狀腺癌警告信號

您知道,檢查皮膚上可能是黑色素瘤的異常黑痣很重要;而如果您是女性,則要檢查可能是乳腺癌信號的乳房腫塊。但您知道嗎,如果您注意到脖子有任何異常腫脹,您也應該看醫生。

Johns Hopkins Medicine 跨學科甲狀腺腫瘤中心主任 Jonathon Russell, M.D. 說,這是甲狀腺癌的一個典型症狀。

根據 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說法,每年約有 45,000 名美國人被診斷為甲狀腺癌。

根據美國癌症協會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的說法,甲狀腺癌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段,但女性在 40 多歲或 50 多歲時風險達到頂峰,而大多數男性在 60 多歲或 70 多歲時被診斷出來。女性患甲狀腺癌的可能性比男性高三倍。

直到最近,甲狀腺癌是美國增長最迅速的癌症,這主要是由於檢測率的提升。

許多病例都是意外發現的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甲狀腺協會聯席主任 Douglas Ross, M.D. 說,許多甲狀腺腫瘤都是在患者檢查其他問題時意外發現的。腫瘤可能在影像學檢測中被發現,如胸部或頸部 CT、頸動脈超音波研究或頸部 MRI。Ross 說:「影像檢測已經變得非常好,我們能比以前早幾十年發現癌症。」

根據美國臨床腫瘤學會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的說法,大部分甲狀腺癌是可以治癒的,總體五年生存率約為 98%。

但是,Russell 說,個別病人的生存率取決於他們所患的是哪種甲狀腺癌,有些類型是侵略性的,以及癌症有多早被發現。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該熟悉甲狀腺癌的可能症狀,而如果您有任何症狀,請告訴醫生。以下是四個最常見的症狀。

1. 脖子上有腫塊或腫脹

靠近脖子根部,可以感覺到或在鏡子中看到的腫塊、結節或腫脹,是甲狀腺癌最常見的症狀。然而,並非所有的腫塊都是癌症。研究表明,60 歲以上的人中有多達一半的人有某種類型的甲狀腺結節,而其中只有少數人變成了癌性腫瘤。因此,雖然檢查腫塊很重要,但如果發現有腫塊也不需要驚慌。

2. 吞嚥困難

甲狀腺背面的腫瘤有時會壓迫食道,導致吞嚥困難。一些患者說感覺有東西卡在喉嚨裡;有些人則描述有一種緊繃感,使他們難以吞嚥。Russell 說,難以吞咽的通常是麵包和肉類等固體食物,而不是液體。他說:「液體不能正常下嚥可能是其他原因。」

3. 持續的聲音嘶啞

Russell 說,偶爾的暫時性聲音變化通常無需介意。但是,如果您的聲音無緣無故地變得非常嘶啞或您喘不過氣來,而且一直如此,那麼可能是有大的腫瘤正在影響聲帶。Russell 說:「當你沒有生病時,你的聲音發生嚴重變化,這表明你應該立即去看醫生。」

4. 慢性咳嗽或呼吸急促

在罕見的情況下,腫瘤可能變大,以至於壓迫食道,導致呼吸急促或慢性咳嗽。Ross 說,這可能表明您患上更具攻擊性的甲狀腺癌,「已經開始侵入到其他結構」。

尋求診斷

這些症狀也可能是許多其他健康狀況的徵象,所以務必要看可以做出診斷的醫療提供者。您可以先看初級照護提供者,但他們很可能將您轉介給內分泌醫生或耳鼻喉科 (ENT) 專家。

專家將很可能執行甲狀腺功能血液檢測並要求做影像檢查,比如超音波或頸部 CT 掃描。您的醫生可能建議進行針頭活檢以得出明確的診斷,具體取決於檢測結果和結節的特徵。

即使結節是惡性的,甲狀腺癌也是一種可透過手術高度治療的疾病,如果有必要,也可以使用放療和化療治療。而最新的治療指導意見稱,及早發現的小腫瘤可能不需要馬上摘除。許多醫生都會讓患者決定,是想立即接受手術,還是採取等候觀望的方法,看看腫瘤是否會進展。Russell 說:「目的就是針對不太可能致死的癌症提供個性化的照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thyroid-cancer-sig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您應該把房子留給孩子嗎?

您應該把房子留給孩子嗎?

美麗的花園、成排的書櫃、可愛的紀念品,您的房子就是您的一筆財富。或許,它也是您最大的財務資產。您想在過世後,將房子留給子女。

許多時候,不只是一座房子的情感價值讓人決定將房子留給繼承人。這裡也有一種留下財務遺產的願望。

但這是否為明智的策略?通常情況下,這沒有錯,只要大家相處融洽,房子裡也沒有塞滿 50 來年的《國家地理》,而您也不介意孩子在葬禮之後馬上將它賣掉。我們與幾名在遺產規劃方面有經驗的認證財務規劃師 (CFP) 進行了交談,總結了您在決定將老房子留給下一代前,應該回答的五個問題。

1. 這座房子是否值錢?

雖然在目前紅火的市場環境下很難相信,但一些房子的價值要低於房主當初買房的價格。在經濟大衰退時期,房價跌了 27.4%,房屋在市場上滯留數月賣不出去。如果您最近背著巨額貸款搬進了更貴的房子,那麼如果住房市場下跌,您的繼承人欠的錢可能要超過房子的價值,而在他們等待賣房的期間,他們還可能得交公用事業費,還抵押貸款和繳稅款。

即使您透過遺囑方式將房子留給您的繼承人,他們也不必接手。抵押貸款債務是銀行和簽字人之間的事。如果房子的價值低於貸款,那麼銀行將取消贖回權,將房子賣掉以盡可能彌補損失。如果繼承人想接手房子,那麼他們或將承擔抵押貸款,或將付清差額,而這些或許都不是您暢想的幸福時刻。如果您不想留下房子,那麼為房子做好在您百年之後的種種安排或許是個好主意。

盡量考慮周全。俄亥俄州哈德遜的一名 CFP Gage Paul 說:「如果他們真的決定留在當前的房子中,那麼他們可以採取一些措施,在去世前把房子整理好。他們可以開始整理房子,將傳家寶分門別類,丟掉沒用的東西……這個過程也可以促使他們與家人討論對房子的打算,以及他們希望被尊重的任何指示。」

2. 孩子是否想要房子?

在房價飛漲的地方,您的孩子可能非常感激能繼承您的房子。CFP Catherine Valega 說:「在波士頓市區,年輕的家庭被迫找尋遠離市區的平價住房,所以,如果他們能透過繼承或可負擔得起的銷售價格獲得房子,他們可得感激不盡。在我的城市麻薩諸塞州溫徹斯特,許多孩子都繼承父母的房子,或者以在自由市場上無力承擔的價格從父母手上買下來,而這也是很好的策略。」

另一方面,如果您的孩子已在其他地方安居樂業,那麼他們可能不想搬回家。或者,他們可能只想拿到錢,而不需要房子。奧瑞岡州波特蘭的 CFP Rob Greenman 說,對於許多繼承人來說,清理和銷售房子是一種負擔,尤其是當他們住得很遠時。他說:「他們可能更願意獲得流動投資,而不是不能提供任何收入或流動財產的實體資產。」

3. 您的孩子們相處得好嗎?

美國的房屋價格中位數(一半較低,一半較高)是 319,200 美元。如果您有幾名繼承人,並要留給他們價值幾十萬美元的房子,那麼他們可能很難就如何處理這個房子達成一致。

新澤西州霍索恩的 CFP Gregory Giardino 說:「如果子女都住在離房子很遠的地方,這在當今更普遍,那麼受益人之間可能產生分歧,特別是如果一個人一直在負責所有維護工作,因為他們可能不會獲得作為遺產的房子的全部使用權與利益。」

4. 房子的產權情況如何?

各州的規則不盡相同,但對許多已婚夫婦來說,房子一般以共有產權持有,生者具有財產權(有時叫做夫妻共同保有財產),這表示如果一方死亡,另一方對房子擁有完全所有權。如果雙方同時死亡,那麼房子的所有權按他們遺囑的規定決定(或者,如果沒有遺囑,按州的遺囑認證法決定)。

另外重要的一點是,繼承人要弄清楚房子的產權將怎樣分配,以及所有權將怎樣運作。如果一名繼承人想要錢,而其他二人想要房子,怎麼辦?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房子的繼承人必須買斷不想要房子的繼承人的產權,可透過現金或家庭內部的財務協議達成。當然,最後一招是訴諸司法系統,但這通常不是家庭聯絡情感的好地方。

最後,房子是否因債務而背負留置權,比如補繳稅款或拖欠的貸款,會在房產所有權變更時到期應付?加州長灘的 CFP Patricia Hausknost 說:「這些事情經常讓子女措手不及。如果欠的錢超過了房屋的價值,那麼最好通知第一留置權人房主死亡,然後不要插手。」

5. 稅務情況是怎樣的?

當賣房子獲利時,美國政府也想分一杯羹。稅款的多少取決於所謂的房產成本基礎。簡單地說,您需要對買房價格與賣房價格之間的差額繳稅。但又不是這樣簡單。從稅務目的講,您也可以將某些支出的價值(比如重大翻修)加入到房屋的購買價格中,以增加您的成本基礎,進而減少您需要繳稅的利潤金額。暈頭轉向了吧?IRS(國稅局)對如何計算成本基礎還有更多規定呢。

繼承人會在成本基礎方面獲得優惠。根據現行法律,當某人繼承一座房子後,此人能享受到成本遞增基礎 (step-up in basis),這表示他們在稅款方面的成本基礎按其父母死亡或遺產清算之日計算。換句話說,如果繼承人賣掉房子,那麼此人不用以父母當時購買房子的價格為基礎繳資本利得稅。假設,父母在 1980 年以 50,000 美元買下房子,房子在遺產清算那天價值 319,200 美元。如果繼承人立即賣掉房子,那麼繼承人沒有獲得房子的利潤,也因此沒有需要繳的資本利得稅。

父母也可以今天賣掉房子,根據現行稅法,將從每個人的資本利得中減去 250,000 美元的利潤,這表示從已婚夫婦的利得中減去 500,000 美元。一些父母很想在活著的時候將房屋產權轉給子女。Hausknost 說:「別這麼做!」繼承人將負責房屋開銷,包括債務,而他們不會享受到成本遞增基礎。

還應該注意的是,喬·拜登總統當前稅務改革議案的一個特點是去除成本遞增基礎。紐約州普萊恩維尤的 CFP David Silversmith 說:「從財務角度看,沒有遞增規則的話,原房主是將房子留給繼承人還是自己賣掉,差別不太大。但根據現行法律,我會建議我的客戶留住房子,留給他們的繼承人。」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John Waggoner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investing/info-2021/should-you-leave-your-house-to-your-kid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50 歲後要放在藥箱裡的五樣必需品

50 歲後要放在藥箱裡的五樣必需品

隨著年齡的增長,會出現更多的疾病和疼痛。但有策略地儲備藥品可以幫助緩解 50 歲及以上的日常運動損傷、消化不良和過敏。

在開始補充急救藥物儲備前,諮詢您的醫師或藥劑師您服用的藥物 — 包括維他命或補劑 — 以及任何潛在的藥物交互作用。北卡羅來納大學埃什曼藥學院 (UNC Eshelman School of Pharmacy) 實踐改進與臨床教育系的藥劑師兼系主任 Stefanie Ferreri 表示,僅僅因為某些藥品不需要處方就能買到並不意味著它是無害的。她說,非處方藥「在使用得當時是安全的」,但使用不當或與其他藥物混合使用時,可能具有危險性。

華盛頓大學老年學與老年醫學系的醫學助理教授 Katherine Bennett 醫學博士表示,特別是老年人「必須對藥物的劑量非常謹慎」,因為與年齡相關的變化影響人體對藥物的反應。同樣的,這時醫師或藥劑師便可幫助您選擇最安全的方案。

以下是您應該和不應該放入藥箱的藥品,以及專家提供的一些其他建議:

1. 止痛藥

提及止痛藥時,Bennett 建議,特別是老年患者,可從服用對乙醯氨基酚開始(Tylenol 是品牌名稱)。Bennett 說,這是因為非類固醇抗發炎藥 (NSAID) — 包括布洛芬 (Advil) 和萘普生 (Aleve) — 會增加胃腸道出血的風險,而這種風險會隨著年齡增加。NSAID 也可能損害腎臟並讓血壓上升,尤其是在長期服用的情況下。

「對於普遍健康的人而言,偶爾使用抗發炎藥是沒問題的。這可能是安全的,但前提是您已經與醫師或藥劑師討論過是否有理由認為它對您不安全」,Bennett 補充道。根據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建議,如果您服用 NSAID 的時間超過 10 天,您應該去看醫生。

也就是說,對乙醯氨基酚並非沒有風險。服用過量可能導致嚴重的肝損傷。Ferreri 表示,與其他藥物一樣,「對乙醯氨基酚也可能存在許多藥物交互作用」。因此,在服用前請諮詢專業人員。

經常被忽視的是局部止痛藥,例如治療肌肉酸痛的水楊酸甲酯/薄荷醇 (Bengay, Icy Hot) 和治療關節炎疼痛的雙氯芬酸 (Voltaren)。Ferreri 表示「很多時候,在我的老年患者中,我會先使用這些藥物」,特別是因為它們不太可能帶來副作用。也有利都卡因貼的非處方藥可以敷於疼痛處。

還有一件事:由於中年時心臟病發作的風險會增加,所以隨身攜帶全劑量的阿斯匹靈(也是一種 NSAID)沒有什麼壞處,以防您或您周圍的人遇到這種情況。在心臟病發作等待緊急救援時服用阿斯匹靈可以減少心臟損傷,因為它能幫助防止血液凝結。

2. 胃灼熱藥物

如果您發現自己現在比年輕時更容易消化不良,您並不孤單。Bennett 表示,一些與年齡相關的變化讓老年人更容易出現胃灼熱(胃酸倒流)。她解釋說,食道底部防止胃酸倒流的肌肉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變弱。她表示,「它會讓您更容易讓胃酸出現在食道裡,而不是它應該停留的地方,也就是您的胃裡」。

知道胃灼熱的原因是件好事 — 不管是番茄醬還是辣雞翅 — 這樣您就能避免胃灼熱或制訂相應計劃。留意它發生的頻率。Ferreri 提出,「值得注意的數字是,如果每週超過兩次,那麼真應該去看醫生」。

Benne 表示,然而,對於偶爾的胃灼熱,碳酸鈣咀嚼片(Tums, Rolaids) 是「完全安全的,能讓您快速緩解症狀」。還有一些非處方藥品可緩解不適,包括法莫替丁 (Pepcid)。「但在沒有諮詢醫師的情況下,您不應定期服用這種藥,因為可能有一些副作用」,她補充道。

3. 過敏緩和劑

如果您在季節變化時無可避免地出現眼睛發紅、發癢和流鼻涕,則您的藥箱中應該常備過敏緩和劑。但「這是一個需要謹慎對待的類別」,Bennett 這樣說道。

Bennett 和 Ferreri 都建議老年人 — 特別是那些 70、80 和 90 歲的老年人 — 要遠離苯海拉明 (Benadryl),因為它有副作用。她們指出,它會增加跌倒的風險,導致口乾和尿失禁。長期服用還會增加患癡呆症的風險。

Benn 表示,更安全的選項包括西替利嗪 (Zyrtec) 和氯雷他定 (Claritin)。Ferreri 還指出了非索非那定 (Allegra) — 只是要避免葡萄柚汁,這會讓它無效。對於流鼻涕、鼻子不通氣或發癢,可以使用類固醇類鼻噴劑或鹽水洗鼻液。

4. 感冒和咳嗽

有時,治療咳嗽的最佳藥物在廚房裡,而不是藥箱裡。Bennett 建議喝蜂蜜熱茶或者甚至冰水來緩解症狀。她說道,「有一些證據表明黑巧克力也可以幫助止咳」。

如果您覺得需要更強力的藥物,則請尋找單一成分的藥物,「這樣您就不會不小心服用風險可能更高的藥物」,她補充道。

對待其他與感冒相關的症狀也是如此:專家建議是針對個別症狀進行治療,避免聯合用藥 — 例如,止痛藥加上解充血藥更有可能帶來有害的副作用。其他提示:如果您有高血壓,遠離所有解充血藥。這些藥物透過收縮血管發揮作用,會增加血壓。

5. 急救固定用品

黏性繃帶、紗布、抗生素藥膏、爐甘油、氫羥腎上腺皮質素軟膏 — 這些都是可以備在手邊的好東西,以處理割傷、刮傷和蟲子及毒葛造成的傷口。

如果您的皮膚很薄或敏感 — 皮膚確實會隨著年齡變化 — 您可能要考慮敏感膚質繃帶。這些通常是由矽膠或不那麼黏的材料製成,「這樣,您拆下繃帶時不會引起刺激」, Bennett 說道。

關於維他命和補劑的注意事項

專家表示,老年人不需要服用特定的維他命或補劑,特別是飲食健康的人。然而,確保您不缺乏維他命 D 是個不錯的主意(您的醫師可透過血液檢查診斷),因為維他命 D 在骨骼健康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缺乏維他命 D 還與免疫系統紊亂、心臟病、糖尿病和一些癌症有關,可透過服用補劑或多曬太陽來補正。

鈣是另一種需要考慮的補劑,特別是對女性而言。但同樣地,重要的是要與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一起作出這個決定,因為「您在『服用藥品』清單上添加的藥物越多,就越可能發生交互作用」,Bennett 說道。「通常,健康均衡的飲食是讓您的身體真正吸收所需物質的最佳方法」。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1/medicine-cabinet-essential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非處方止痛藥的隱患

非處方止痛藥的隱患

雖然自年初起,COVID-19 的病例數量顯著下降,但這種病毒仍在美國傳播。而且,一種新的毒株正在迅猛蔓延。

研究顯示,老年人是這些非處方 (OTC) 藥物的最大消費者。2020 年,密西根大學進行的關於健康老齡化的全國調查 (National Poll on Healthy Aging) 發現,約半數 50 至 80 歲的美國人服用兩種或多種非處方藥物,包括補劑。

但密西根大學藥學院臨床藥學系副主任兼臨床副教授 Amy Thompson 表示,僅僅因為某些藥品的銷售不需要處方並不意味著它沒有風險。「而且隨著年齡增長,這些風險會增加」,她補充道。

以下是您服用 OTC 止痛藥前需要了解的事情。

對乙醯氨基酚 (學名:Acetaminophen)

也以品牌名稱 Tylenol 相稱

在美國,對乙醯氨基酚是最常用的藥物之一,也是大多數老年人首選的 OTC 止痛藥選擇。它可用於緩解頭痛和肌肉痛,也能退燒。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醫學院的臨床助理教授 Ashley Garling 稱,它對治療骨關節炎 — 一種日常磨損引起的關節炎,也有良好的療效。

但由於過量的對乙醯氨基酚可能導致肝損傷,某些人應當減少劑量或完全避免使用。如果您有肝臟疾病或每天喝三次或更多次酒精飲料,在服用對乙醯氨基酚前要諮詢您的醫師。(酒精導致肝臟將更多的對乙醯氨基酚轉化為有毒的副產品;如果這些毒素累積起來就會導致損害。)

另一方面,Garling 表示,「只要您每天『24 小時』的總劑量不超過 3,000 毫克,通常是安全的」。根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說法,服用比推薦劑量高的劑量不會緩解更多疼痛,但可能會有危險。

危險常被掩蓋

但將每日劑量保持在 3,000 毫克以下可能有些難處,特別是因為對乙醯氨基酚也出現在上百種其他藥物中,包括 OTC 感冒藥和流感藥(例如,Theraflu 和 Sudafed),以及抗過敏藥。

Thompson 表示,「因此,人們可能服用 Tylenol 來緩解膝蓋疼痛,然後服用 NyQuil 來治療感冒,卻並沒有意識到這兩種藥物中都含有 Tylenol。他們很容易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超出每日劑量」。

確保密切關注標籤,因為過量服用對乙醯氨基酚是藥物相關肝損傷最常見的原因。對乙醯氨基酚並不總是以全稱寫出來;FDA 表示,可以用 APAP、Acetaminoph、Acetaminop、Acetamin 或 Acetam 等縮寫詞來代替。

非類固醇抗發炎藥 (NSAID)

也稱為布洛芬(品牌名稱包括 Advil、Motrin)和萘普生 (Aleve)

NSAID 是另一類非處方止痛藥。他們有助於減輕炎症引發的疼痛 — 如關節炎或運動損傷 — 亦可幫助緩解發燒和輕微頭痛和肌肉疼痛。

但並不推薦每個人都使用 NSAID,通常建議老年人要避免使用,或至少謹慎使用。這是因為對於 50 歲以上的人而言,它們會增加風險。

出血、心臟問題和其他隱患

使用 NSAID 可能導致胃或消化道出血,這可能在沒有警示癥兆的情況下出現,可能會很嚴重。根據 FDA 的說法,每天服用或定期服用 NSAID 的人出現不良事件的風險增加。對於 65 歲以上的成年人、有胃潰瘍病史的人和服用沃法令等血液稀釋劑或潑尼松等皮質類固醇的人而言,風險也較高。

有高血壓問題的成年人應該知道 NSAID 會升高血壓。而且除了阿斯匹靈之外,所有 NSAID 都會增加心臟病或中風的幾率,即使是在先使用幾週後。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風險最高。

NSAID 亦與老年人腎臟損傷相關,「這也是我真正擔心的」,Thompson 說道。「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真的要依靠『體內稱為前列腺素的質』來保持血液流向腎臟。『NSAID』的工作方式是,它們抑制前列腺素」,導致血管收縮,從而導致腎臟損傷。

最後:FDA 發出警告,稱 NSAID 有可能引起皮膚反應的風險。患者應注意皮膚發紅、皮疹或水泡等症狀。

「因此您真的應該最後考慮『NSAID』,這很有趣,因為大多數人會先使用它們。但當您超過 50 歲時,這種藥物的排名就該後移,而不是像 Tylenol 這類的藥物」,Garling 這樣說道。

局部止痛藥

並非所有止痛藥都是藥丸。局部藥物 — 凝膠、藥膏、貼片和噴霧 — 可以有效地針對疼痛,特別是肌肉和關節局部疼痛。此外,如果您擔心藥丸的副作用,局部止痛藥的風險更小,「因為全身吸收更少」,Thompson 表示。

  • 局部 NSAID:一些 OTC 藥膏含有雙氯芬酸钠(品牌名稱:Voltaren)等 NSAID,這是一種治療關節炎疼痛的常見有效藥物。局部 NSAID 的典型副作用問題不大,但仍然需要考慮,特別是對於有胃或心臟病史的人而言。
  • 利都卡因與薄荷醇:其他局部止痛藥的關鍵成分是利都卡因。Garling 表示,它提供一種麻痺效果,可「真正幫助緩解哪種更劇烈的刺痛感覺」。薄荷醇有一種清涼的感覺,是止痛藥膏和噴霧中的另一種常見的有效成分。
  • 辣椒素:如果您喜歡吃辣的食物,您可能很熟悉辣椒素,它正是讓辣椒產生刺激性的化合物。但 Garling 表示說,它亦能幫助阻斷體內的疼痛信號,是一種安全有效的方法,可緩解關節和肌肉疼痛,以及神經病變,或糖尿病患者經常經歷的手足神經損傷引起的疼痛。

在皮膚上塗抹後務必洗手 — 您不會想讓辣椒素進入眼睛。而且 Garling 表示,不要過早放棄。「對這種藥物的最大警告是,您必須規律地使用它。…有時,要長達兩週的時間您才能注意到明顯的變化」。

局部止痛藥的一個缺點:Thompson 說,它們的價格通常比口服止痛藥高。例如,一支 5.3 盎司的 Voltaren 的價格為 28 美元,而一瓶 50 片布洛芬藥丸的價格約為 5 美元。

諮詢您的醫師和藥劑師

老年病學專家兼科羅拉多大學藥學院老年醫學系助理教授 Hillary Lum 表示,OTC 止痛藥的關鍵要點是讓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隨時了解情況 — 特別是「考慮到現在越來越多具有處方藥效力的藥物按非處方藥出售,而且包裝說明書真的很難理解」。

她有哪些建議?每年至少讓您的提供者看一次您使用的所有藥品的清單,「包括補劑和非處方藥」。Lum 表示,不要忘記在清單上加上任何 CBD(大麻二酚)使用。含有 CBD 的油、乳液和軟糖已經很流行,特别是作為替代止痛藥,因此,像任何其他 OTC 物質一樣,您的醫師應該知道您的使用情況。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1/pain-reliever-risk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