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不應該忽視的甲狀腺癌警告信號

您不應該忽視的甲狀腺癌警告信號

您知道,檢查皮膚上可能是黑色素瘤的異常黑痣很重要;而如果您是女性,則要檢查可能是乳腺癌信號的乳房腫塊。但您知道嗎,如果您注意到脖子有任何異常腫脹,您也應該看醫生。

Johns Hopkins Medicine 跨學科甲狀腺腫瘤中心主任 Jonathon Russell, M.D. 說,這是甲狀腺癌的一個典型症狀。

根據 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說法,每年約有 45,000 名美國人被診斷為甲狀腺癌。

根據美國癌症協會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的說法,甲狀腺癌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段,但女性在 40 多歲或 50 多歲時風險達到頂峰,而大多數男性在 60 多歲或 70 多歲時被診斷出來。女性患甲狀腺癌的可能性比男性高三倍。

直到最近,甲狀腺癌是美國增長最迅速的癌症,這主要是由於檢測率的提升。

許多病例都是意外發現的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甲狀腺協會聯席主任 Douglas Ross, M.D. 說,許多甲狀腺腫瘤都是在患者檢查其他問題時意外發現的。腫瘤可能在影像學檢測中被發現,如胸部或頸部 CT、頸動脈超音波研究或頸部 MRI。Ross 說:「影像檢測已經變得非常好,我們能比以前早幾十年發現癌症。」

根據美國臨床腫瘤學會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的說法,大部分甲狀腺癌是可以治癒的,總體五年生存率約為 98%。

但是,Russell 說,個別病人的生存率取決於他們所患的是哪種甲狀腺癌,有些類型是侵略性的,以及癌症有多早被發現。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該熟悉甲狀腺癌的可能症狀,而如果您有任何症狀,請告訴醫生。以下是四個最常見的症狀。

1. 脖子上有腫塊或腫脹

靠近脖子根部,可以感覺到或在鏡子中看到的腫塊、結節或腫脹,是甲狀腺癌最常見的症狀。然而,並非所有的腫塊都是癌症。研究表明,60 歲以上的人中有多達一半的人有某種類型的甲狀腺結節,而其中只有少數人變成了癌性腫瘤。因此,雖然檢查腫塊很重要,但如果發現有腫塊也不需要驚慌。

2. 吞嚥困難

甲狀腺背面的腫瘤有時會壓迫食道,導致吞嚥困難。一些患者說感覺有東西卡在喉嚨裡;有些人則描述有一種緊繃感,使他們難以吞嚥。Russell 說,難以吞咽的通常是麵包和肉類等固體食物,而不是液體。他說:「液體不能正常下嚥可能是其他原因。」

3. 持續的聲音嘶啞

Russell 說,偶爾的暫時性聲音變化通常無需介意。但是,如果您的聲音無緣無故地變得非常嘶啞或您喘不過氣來,而且一直如此,那麼可能是有大的腫瘤正在影響聲帶。Russell 說:「當你沒有生病時,你的聲音發生嚴重變化,這表明你應該立即去看醫生。」

4. 慢性咳嗽或呼吸急促

在罕見的情況下,腫瘤可能變大,以至於壓迫食道,導致呼吸急促或慢性咳嗽。Ross 說,這可能表明您患上更具攻擊性的甲狀腺癌,「已經開始侵入到其他結構」。

尋求診斷

這些症狀也可能是許多其他健康狀況的徵象,所以務必要看可以做出診斷的醫療提供者。您可以先看初級照護提供者,但他們很可能將您轉介給內分泌醫生或耳鼻喉科 (ENT) 專家。

專家將很可能執行甲狀腺功能血液檢測並要求做影像檢查,比如超音波或頸部 CT 掃描。您的醫生可能建議進行針頭活檢以得出明確的診斷,具體取決於檢測結果和結節的特徵。

即使結節是惡性的,甲狀腺癌也是一種可透過手術高度治療的疾病,如果有必要,也可以使用放療和化療治療。而最新的治療指導意見稱,及早發現的小腫瘤可能不需要馬上摘除。許多醫生都會讓患者決定,是想立即接受手術,還是採取等候觀望的方法,看看腫瘤是否會進展。Russell 說:「目的就是針對不太可能致死的癌症提供個性化的照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thyroid-cancer-sign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您應該把房子留給孩子嗎?

您應該把房子留給孩子嗎?

美麗的花園、成排的書櫃、可愛的紀念品,您的房子就是您的一筆財富。或許,它也是您最大的財務資產。您想在過世後,將房子留給子女。

許多時候,不只是一座房子的情感價值讓人決定將房子留給繼承人。這裡也有一種留下財務遺產的願望。

但這是否為明智的策略?通常情況下,這沒有錯,只要大家相處融洽,房子裡也沒有塞滿 50 來年的《國家地理》,而您也不介意孩子在葬禮之後馬上將它賣掉。我們與幾名在遺產規劃方面有經驗的認證財務規劃師 (CFP) 進行了交談,總結了您在決定將老房子留給下一代前,應該回答的五個問題。

1. 這座房子是否值錢?

雖然在目前紅火的市場環境下很難相信,但一些房子的價值要低於房主當初買房的價格。在經濟大衰退時期,房價跌了 27.4%,房屋在市場上滯留數月賣不出去。如果您最近背著巨額貸款搬進了更貴的房子,那麼如果住房市場下跌,您的繼承人欠的錢可能要超過房子的價值,而在他們等待賣房的期間,他們還可能得交公用事業費,還抵押貸款和繳稅款。

即使您透過遺囑方式將房子留給您的繼承人,他們也不必接手。抵押貸款債務是銀行和簽字人之間的事。如果房子的價值低於貸款,那麼銀行將取消贖回權,將房子賣掉以盡可能彌補損失。如果繼承人想接手房子,那麼他們或將承擔抵押貸款,或將付清差額,而這些或許都不是您暢想的幸福時刻。如果您不想留下房子,那麼為房子做好在您百年之後的種種安排或許是個好主意。

盡量考慮周全。俄亥俄州哈德遜的一名 CFP Gage Paul 說:「如果他們真的決定留在當前的房子中,那麼他們可以採取一些措施,在去世前把房子整理好。他們可以開始整理房子,將傳家寶分門別類,丟掉沒用的東西……這個過程也可以促使他們與家人討論對房子的打算,以及他們希望被尊重的任何指示。」

2. 孩子是否想要房子?

在房價飛漲的地方,您的孩子可能非常感激能繼承您的房子。CFP Catherine Valega 說:「在波士頓市區,年輕的家庭被迫找尋遠離市區的平價住房,所以,如果他們能透過繼承或可負擔得起的銷售價格獲得房子,他們可得感激不盡。在我的城市麻薩諸塞州溫徹斯特,許多孩子都繼承父母的房子,或者以在自由市場上無力承擔的價格從父母手上買下來,而這也是很好的策略。」

另一方面,如果您的孩子已在其他地方安居樂業,那麼他們可能不想搬回家。或者,他們可能只想拿到錢,而不需要房子。奧瑞岡州波特蘭的 CFP Rob Greenman 說,對於許多繼承人來說,清理和銷售房子是一種負擔,尤其是當他們住得很遠時。他說:「他們可能更願意獲得流動投資,而不是不能提供任何收入或流動財產的實體資產。」

3. 您的孩子們相處得好嗎?

美國的房屋價格中位數(一半較低,一半較高)是 319,200 美元。如果您有幾名繼承人,並要留給他們價值幾十萬美元的房子,那麼他們可能很難就如何處理這個房子達成一致。

新澤西州霍索恩的 CFP Gregory Giardino 說:「如果子女都住在離房子很遠的地方,這在當今更普遍,那麼受益人之間可能產生分歧,特別是如果一個人一直在負責所有維護工作,因為他們可能不會獲得作為遺產的房子的全部使用權與利益。」

4. 房子的產權情況如何?

各州的規則不盡相同,但對許多已婚夫婦來說,房子一般以共有產權持有,生者具有財產權(有時叫做夫妻共同保有財產),這表示如果一方死亡,另一方對房子擁有完全所有權。如果雙方同時死亡,那麼房子的所有權按他們遺囑的規定決定(或者,如果沒有遺囑,按州的遺囑認證法決定)。

另外重要的一點是,繼承人要弄清楚房子的產權將怎樣分配,以及所有權將怎樣運作。如果一名繼承人想要錢,而其他二人想要房子,怎麼辦?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房子的繼承人必須買斷不想要房子的繼承人的產權,可透過現金或家庭內部的財務協議達成。當然,最後一招是訴諸司法系統,但這通常不是家庭聯絡情感的好地方。

最後,房子是否因債務而背負留置權,比如補繳稅款或拖欠的貸款,會在房產所有權變更時到期應付?加州長灘的 CFP Patricia Hausknost 說:「這些事情經常讓子女措手不及。如果欠的錢超過了房屋的價值,那麼最好通知第一留置權人房主死亡,然後不要插手。」

5. 稅務情況是怎樣的?

當賣房子獲利時,美國政府也想分一杯羹。稅款的多少取決於所謂的房產成本基礎。簡單地說,您需要對買房價格與賣房價格之間的差額繳稅。但又不是這樣簡單。從稅務目的講,您也可以將某些支出的價值(比如重大翻修)加入到房屋的購買價格中,以增加您的成本基礎,進而減少您需要繳稅的利潤金額。暈頭轉向了吧?IRS(國稅局)對如何計算成本基礎還有更多規定呢。

繼承人會在成本基礎方面獲得優惠。根據現行法律,當某人繼承一座房子後,此人能享受到成本遞增基礎 (step-up in basis),這表示他們在稅款方面的成本基礎按其父母死亡或遺產清算之日計算。換句話說,如果繼承人賣掉房子,那麼此人不用以父母當時購買房子的價格為基礎繳資本利得稅。假設,父母在 1980 年以 50,000 美元買下房子,房子在遺產清算那天價值 319,200 美元。如果繼承人立即賣掉房子,那麼繼承人沒有獲得房子的利潤,也因此沒有需要繳的資本利得稅。

父母也可以今天賣掉房子,根據現行稅法,將從每個人的資本利得中減去 250,000 美元的利潤,這表示從已婚夫婦的利得中減去 500,000 美元。一些父母很想在活著的時候將房屋產權轉給子女。Hausknost 說:「別這麼做!」繼承人將負責房屋開銷,包括債務,而他們不會享受到成本遞增基礎。

還應該注意的是,喬·拜登總統當前稅務改革議案的一個特點是去除成本遞增基礎。紐約州普萊恩維尤的 CFP David Silversmith 說:「從財務角度看,沒有遞增規則的話,原房主是將房子留給繼承人還是自己賣掉,差別不太大。但根據現行法律,我會建議我的客戶留住房子,留給他們的繼承人。」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John Waggoner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investing/info-2021/should-you-leave-your-house-to-your-kid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50 歲後要放在藥箱裡的五樣必需品

50 歲後要放在藥箱裡的五樣必需品

隨著年齡的增長,會出現更多的疾病和疼痛。但有策略地儲備藥品可以幫助緩解 50 歲及以上的日常運動損傷、消化不良和過敏。

在開始補充急救藥物儲備前,諮詢您的醫師或藥劑師您服用的藥物 — 包括維他命或補劑 — 以及任何潛在的藥物交互作用。北卡羅來納大學埃什曼藥學院 (UNC Eshelman School of Pharmacy) 實踐改進與臨床教育系的藥劑師兼系主任 Stefanie Ferreri 表示,僅僅因為某些藥品不需要處方就能買到並不意味著它是無害的。她說,非處方藥「在使用得當時是安全的」,但使用不當或與其他藥物混合使用時,可能具有危險性。

華盛頓大學老年學與老年醫學系的醫學助理教授 Katherine Bennett 醫學博士表示,特別是老年人「必須對藥物的劑量非常謹慎」,因為與年齡相關的變化影響人體對藥物的反應。同樣的,這時醫師或藥劑師便可幫助您選擇最安全的方案。

以下是您應該和不應該放入藥箱的藥品,以及專家提供的一些其他建議:

1. 止痛藥

提及止痛藥時,Bennett 建議,特別是老年患者,可從服用對乙醯氨基酚開始(Tylenol 是品牌名稱)。Bennett 說,這是因為非類固醇抗發炎藥 (NSAID) — 包括布洛芬 (Advil) 和萘普生 (Aleve) — 會增加胃腸道出血的風險,而這種風險會隨著年齡增加。NSAID 也可能損害腎臟並讓血壓上升,尤其是在長期服用的情況下。

「對於普遍健康的人而言,偶爾使用抗發炎藥是沒問題的。這可能是安全的,但前提是您已經與醫師或藥劑師討論過是否有理由認為它對您不安全」,Bennett 補充道。根據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建議,如果您服用 NSAID 的時間超過 10 天,您應該去看醫生。

也就是說,對乙醯氨基酚並非沒有風險。服用過量可能導致嚴重的肝損傷。Ferreri 表示,與其他藥物一樣,「對乙醯氨基酚也可能存在許多藥物交互作用」。因此,在服用前請諮詢專業人員。

經常被忽視的是局部止痛藥,例如治療肌肉酸痛的水楊酸甲酯/薄荷醇 (Bengay, Icy Hot) 和治療關節炎疼痛的雙氯芬酸 (Voltaren)。Ferreri 表示「很多時候,在我的老年患者中,我會先使用這些藥物」,特別是因為它們不太可能帶來副作用。也有利都卡因貼的非處方藥可以敷於疼痛處。

還有一件事:由於中年時心臟病發作的風險會增加,所以隨身攜帶全劑量的阿斯匹靈(也是一種 NSAID)沒有什麼壞處,以防您或您周圍的人遇到這種情況。在心臟病發作等待緊急救援時服用阿斯匹靈可以減少心臟損傷,因為它能幫助防止血液凝結。

2. 胃灼熱藥物

如果您發現自己現在比年輕時更容易消化不良,您並不孤單。Bennett 表示,一些與年齡相關的變化讓老年人更容易出現胃灼熱(胃酸倒流)。她解釋說,食道底部防止胃酸倒流的肌肉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變弱。她表示,「它會讓您更容易讓胃酸出現在食道裡,而不是它應該停留的地方,也就是您的胃裡」。

知道胃灼熱的原因是件好事 — 不管是番茄醬還是辣雞翅 — 這樣您就能避免胃灼熱或制訂相應計劃。留意它發生的頻率。Ferreri 提出,「值得注意的數字是,如果每週超過兩次,那麼真應該去看醫生」。

Benne 表示,然而,對於偶爾的胃灼熱,碳酸鈣咀嚼片(Tums, Rolaids) 是「完全安全的,能讓您快速緩解症狀」。還有一些非處方藥品可緩解不適,包括法莫替丁 (Pepcid)。「但在沒有諮詢醫師的情況下,您不應定期服用這種藥,因為可能有一些副作用」,她補充道。

3. 過敏緩和劑

如果您在季節變化時無可避免地出現眼睛發紅、發癢和流鼻涕,則您的藥箱中應該常備過敏緩和劑。但「這是一個需要謹慎對待的類別」,Bennett 這樣說道。

Bennett 和 Ferreri 都建議老年人 — 特別是那些 70、80 和 90 歲的老年人 — 要遠離苯海拉明 (Benadryl),因為它有副作用。她們指出,它會增加跌倒的風險,導致口乾和尿失禁。長期服用還會增加患癡呆症的風險。

Benn 表示,更安全的選項包括西替利嗪 (Zyrtec) 和氯雷他定 (Claritin)。Ferreri 還指出了非索非那定 (Allegra) — 只是要避免葡萄柚汁,這會讓它無效。對於流鼻涕、鼻子不通氣或發癢,可以使用類固醇類鼻噴劑或鹽水洗鼻液。

4. 感冒和咳嗽

有時,治療咳嗽的最佳藥物在廚房裡,而不是藥箱裡。Bennett 建議喝蜂蜜熱茶或者甚至冰水來緩解症狀。她說道,「有一些證據表明黑巧克力也可以幫助止咳」。

如果您覺得需要更強力的藥物,則請尋找單一成分的藥物,「這樣您就不會不小心服用風險可能更高的藥物」,她補充道。

對待其他與感冒相關的症狀也是如此:專家建議是針對個別症狀進行治療,避免聯合用藥 — 例如,止痛藥加上解充血藥更有可能帶來有害的副作用。其他提示:如果您有高血壓,遠離所有解充血藥。這些藥物透過收縮血管發揮作用,會增加血壓。

5. 急救固定用品

黏性繃帶、紗布、抗生素藥膏、爐甘油、氫羥腎上腺皮質素軟膏 — 這些都是可以備在手邊的好東西,以處理割傷、刮傷和蟲子及毒葛造成的傷口。

如果您的皮膚很薄或敏感 — 皮膚確實會隨著年齡變化 — 您可能要考慮敏感膚質繃帶。這些通常是由矽膠或不那麼黏的材料製成,「這樣,您拆下繃帶時不會引起刺激」, Bennett 說道。

關於維他命和補劑的注意事項

專家表示,老年人不需要服用特定的維他命或補劑,特別是飲食健康的人。然而,確保您不缺乏維他命 D 是個不錯的主意(您的醫師可透過血液檢查診斷),因為維他命 D 在骨骼健康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缺乏維他命 D 還與免疫系統紊亂、心臟病、糖尿病和一些癌症有關,可透過服用補劑或多曬太陽來補正。

鈣是另一種需要考慮的補劑,特別是對女性而言。但同樣地,重要的是要與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一起作出這個決定,因為「您在『服用藥品』清單上添加的藥物越多,就越可能發生交互作用」,Bennett 說道。「通常,健康均衡的飲食是讓您的身體真正吸收所需物質的最佳方法」。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1/medicine-cabinet-essential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非處方止痛藥的隱患

非處方止痛藥的隱患

雖然自年初起,COVID-19 的病例數量顯著下降,但這種病毒仍在美國傳播。而且,一種新的毒株正在迅猛蔓延。

研究顯示,老年人是這些非處方 (OTC) 藥物的最大消費者。2020 年,密西根大學進行的關於健康老齡化的全國調查 (National Poll on Healthy Aging) 發現,約半數 50 至 80 歲的美國人服用兩種或多種非處方藥物,包括補劑。

但密西根大學藥學院臨床藥學系副主任兼臨床副教授 Amy Thompson 表示,僅僅因為某些藥品的銷售不需要處方並不意味著它沒有風險。「而且隨著年齡增長,這些風險會增加」,她補充道。

以下是您服用 OTC 止痛藥前需要了解的事情。

對乙醯氨基酚 (學名:Acetaminophen)

也以品牌名稱 Tylenol 相稱

在美國,對乙醯氨基酚是最常用的藥物之一,也是大多數老年人首選的 OTC 止痛藥選擇。它可用於緩解頭痛和肌肉痛,也能退燒。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醫學院的臨床助理教授 Ashley Garling 稱,它對治療骨關節炎 — 一種日常磨損引起的關節炎,也有良好的療效。

但由於過量的對乙醯氨基酚可能導致肝損傷,某些人應當減少劑量或完全避免使用。如果您有肝臟疾病或每天喝三次或更多次酒精飲料,在服用對乙醯氨基酚前要諮詢您的醫師。(酒精導致肝臟將更多的對乙醯氨基酚轉化為有毒的副產品;如果這些毒素累積起來就會導致損害。)

另一方面,Garling 表示,「只要您每天『24 小時』的總劑量不超過 3,000 毫克,通常是安全的」。根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說法,服用比推薦劑量高的劑量不會緩解更多疼痛,但可能會有危險。

危險常被掩蓋

但將每日劑量保持在 3,000 毫克以下可能有些難處,特別是因為對乙醯氨基酚也出現在上百種其他藥物中,包括 OTC 感冒藥和流感藥(例如,Theraflu 和 Sudafed),以及抗過敏藥。

Thompson 表示,「因此,人們可能服用 Tylenol 來緩解膝蓋疼痛,然後服用 NyQuil 來治療感冒,卻並沒有意識到這兩種藥物中都含有 Tylenol。他們很容易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超出每日劑量」。

確保密切關注標籤,因為過量服用對乙醯氨基酚是藥物相關肝損傷最常見的原因。對乙醯氨基酚並不總是以全稱寫出來;FDA 表示,可以用 APAP、Acetaminoph、Acetaminop、Acetamin 或 Acetam 等縮寫詞來代替。

非類固醇抗發炎藥 (NSAID)

也稱為布洛芬(品牌名稱包括 Advil、Motrin)和萘普生 (Aleve)

NSAID 是另一類非處方止痛藥。他們有助於減輕炎症引發的疼痛 — 如關節炎或運動損傷 — 亦可幫助緩解發燒和輕微頭痛和肌肉疼痛。

但並不推薦每個人都使用 NSAID,通常建議老年人要避免使用,或至少謹慎使用。這是因為對於 50 歲以上的人而言,它們會增加風險。

出血、心臟問題和其他隱患

使用 NSAID 可能導致胃或消化道出血,這可能在沒有警示癥兆的情況下出現,可能會很嚴重。根據 FDA 的說法,每天服用或定期服用 NSAID 的人出現不良事件的風險增加。對於 65 歲以上的成年人、有胃潰瘍病史的人和服用沃法令等血液稀釋劑或潑尼松等皮質類固醇的人而言,風險也較高。

有高血壓問題的成年人應該知道 NSAID 會升高血壓。而且除了阿斯匹靈之外,所有 NSAID 都會增加心臟病或中風的幾率,即使是在先使用幾週後。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風險最高。

NSAID 亦與老年人腎臟損傷相關,「這也是我真正擔心的」,Thompson 說道。「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真的要依靠『體內稱為前列腺素的質』來保持血液流向腎臟。『NSAID』的工作方式是,它們抑制前列腺素」,導致血管收縮,從而導致腎臟損傷。

最後:FDA 發出警告,稱 NSAID 有可能引起皮膚反應的風險。患者應注意皮膚發紅、皮疹或水泡等症狀。

「因此您真的應該最後考慮『NSAID』,這很有趣,因為大多數人會先使用它們。但當您超過 50 歲時,這種藥物的排名就該後移,而不是像 Tylenol 這類的藥物」,Garling 這樣說道。

局部止痛藥

並非所有止痛藥都是藥丸。局部藥物 — 凝膠、藥膏、貼片和噴霧 — 可以有效地針對疼痛,特別是肌肉和關節局部疼痛。此外,如果您擔心藥丸的副作用,局部止痛藥的風險更小,「因為全身吸收更少」,Thompson 表示。

  • 局部 NSAID:一些 OTC 藥膏含有雙氯芬酸钠(品牌名稱:Voltaren)等 NSAID,這是一種治療關節炎疼痛的常見有效藥物。局部 NSAID 的典型副作用問題不大,但仍然需要考慮,特別是對於有胃或心臟病史的人而言。
  • 利都卡因與薄荷醇:其他局部止痛藥的關鍵成分是利都卡因。Garling 表示,它提供一種麻痺效果,可「真正幫助緩解哪種更劇烈的刺痛感覺」。薄荷醇有一種清涼的感覺,是止痛藥膏和噴霧中的另一種常見的有效成分。
  • 辣椒素:如果您喜歡吃辣的食物,您可能很熟悉辣椒素,它正是讓辣椒產生刺激性的化合物。但 Garling 表示說,它亦能幫助阻斷體內的疼痛信號,是一種安全有效的方法,可緩解關節和肌肉疼痛,以及神經病變,或糖尿病患者經常經歷的手足神經損傷引起的疼痛。

在皮膚上塗抹後務必洗手 — 您不會想讓辣椒素進入眼睛。而且 Garling 表示,不要過早放棄。「對這種藥物的最大警告是,您必須規律地使用它。…有時,要長達兩週的時間您才能注意到明顯的變化」。

局部止痛藥的一個缺點:Thompson 說,它們的價格通常比口服止痛藥高。例如,一支 5.3 盎司的 Voltaren 的價格為 28 美元,而一瓶 50 片布洛芬藥丸的價格約為 5 美元。

諮詢您的醫師和藥劑師

老年病學專家兼科羅拉多大學藥學院老年醫學系助理教授 Hillary Lum 表示,OTC 止痛藥的關鍵要點是讓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隨時了解情況 — 特別是「考慮到現在越來越多具有處方藥效力的藥物按非處方藥出售,而且包裝說明書真的很難理解」。

她有哪些建議?每年至少讓您的提供者看一次您使用的所有藥品的清單,「包括補劑和非處方藥」。Lum 表示,不要忘記在清單上加上任何 CBD(大麻二酚)使用。含有 CBD 的油、乳液和軟糖已經很流行,特别是作為替代止痛藥,因此,像任何其他 OTC 物質一樣,您的醫師應該知道您的使用情況。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健康生活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drugs-supplements/info-2021/pain-reliever-risk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有助改善記憶的降血壓藥物

有助改善記憶的降血壓藥物

一項新的研究表明,服用某些降血壓藥物的老人在記憶力方面可能會有輕微的改善效果,這成為了表明血壓和大腦健康有正面關係的另一個證據。

研究人員分析了近 12,900 名 50 歲及以上,患有高血壓的成年人的 14 項研究數據,發現那些服用血管緊張素轉換酶(ACE)抑制劑或血管緊張素 II 受體阻斷劑(ARB),並穿過腦血管障壁(阻止血液中許多物質進入大腦的細胞邊界)的患者在三年時間內比服用 ACE 抑制劑或 ARB 並留在血液中的患者有更好的記憶回憶力。共有八種降血壓藥物被確定為可能有助改善記憶。該研究結果於 6 月 21 日在《Hypertension》期刊上發表。

探索血壓控制以外的好處

高血壓是導致認知能力下降和癡呆症的危險因素,研究表明,降低高血壓有助於抑制這些風險。最值得留意的是,一項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大型試驗發現,強化治療高血壓可將輕度認知障礙(癡呆症的前兆)病例減少 19%。

某些降血壓藥物是否對大腦有額外好處仍然存在疑問。但維珍尼亞聯邦大學藥學院副教授兼臨床服務副主席 Dave Dixon 表示,這項最新研究「讓我們更接近於更好地理解」血壓與大腦健康之間的關係,以及藥物可能產生的潛在影響,他本人並無參與這項研究。

聯邦數據顯示,美國近一半的成年人患有高血壓,大多數人服用藥物來降低血壓。高血壓定義為 130/80 毫米汞柱 (mm Hg) 或以上。ACEI 和 ARB 只是降血壓藥物的兩個種類;它們透過影響調節血壓的身體腎素:血管收縮素系統來發揮作用。

研究合著人、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心理科學副教授 Daniel Nation 解釋說,這兩個種類中的少數藥物具有使它們能夠穿透大腦的特性,在那裡它們可以產生局部作用。研究人員寫道,大腦中的腎素血管收縮素系統「被認為與認知至關重要的功能有關」。

他們在綜合分析中發現,在三年的隨訪中,服用腦穿透性 ACE 抑製劑或 ARB 的成年人比服用未穿過腦血管障壁的降血壓藥物的成年人有更好的記憶力。

「[藥物] 進入大腦並命中這些通路的情況下,這只是其中一種效果,另外可能還有其他真正獨特的好處。」Nation 談到結果時說。

研究人員發現兩組在其他認知參數(如學習、語言技能和執行功能)方面並不存在差異。然而,服用不穿過腦血管障壁的藥物的成年人在注意力方面的得分更高,研究人員指出這是出乎意料的,值得進一步調查。

簡而言之:血壓控制是關鍵

曾領導多項血壓試驗的杜蘭大學公共衛生與熱帶醫學院教授 Paul Whelton 醫學博士稱,最新結果「有趣」和「帶來假設」,但告誡公眾不要過度解讀這些發現。

報告作者寫道,通常情況下,醫療保健提供者不會根據他們穿越腦血管障壁的能力開具降血壓藥物,Whelton 不希望這項研究改變這種做法。

Whelton 說,「我不認為我們真的有很好的資訊表明有一類特定的藥物更適合預防癡呆症。」他本人並無參與這項研究。「當然 [對老人而言],大多數人無論如何都需要兩到三種藥物。使用單一藥物治療這個年齡段的高血壓,是非常不尋常的。」

然而,新研究確實強調了,降低血壓在保持大腦健康方面起著關鍵作用。「這項研究提醒我們,為了降低認知障礙風險,我們可以做的最重要事情之一就是長期控制血壓。」Dixon 說。

Whelton 指出,這可以透過改變生活方式來做到。健康的飲食、定期運動以及減少酒精和鹽的攝入,都有助改善血壓。

藥物也可帶來幫助。Dixon 補充說,雖然新出現的證據表明降血壓藥物可能會為大腦帶來額外的好處,但需要作更多的研究「來真正證實這些發現,並真正改變日常實踐。」

8 種與改善記憶力有關的降血壓藥物

ACE 抑製劑:

  • Captopril (Capoten)
  • Fosinopril (Monopril)
  • Lisinopril (Prinivil, Zestril)
  • Perindopril (Aceon)
  • Ramipril (Altace)
  • Trandolapril (Mavik)

ARB:

  • Telmisartan (Micardis)
  • Candesartan (Atacand)

資料來源:《Hypertension》;品牌名稱列在括號中。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brain-health/info-2021/blood-pressure-medications-improve-memor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為什麼女性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

為什麼女性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

大部分心理健康專業人士在被問到他們的憂鬱症患者的性別比例時,他們很可能會說大部分的患者是女性,根據 Mayo Clinic 的說法,女性被診斷為憂鬱症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但當專家被問到兩性之間為何有此差距時,他們會給出一系列複雜的潛在原因,包括女性的賀爾蒙差異,以及女性通常更願意尋求幫助。好消息是,在診斷後,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

我們將在以下介紹一些關於女性與憂鬱症的知識,以及如何獲取幫助。

賀爾蒙差異

雖然憂鬱症可以在任何年齡、且原因十分多樣(如有憂鬱症的家族史,則更有可能患病),但女性在賀爾蒙波動期特別容易得憂鬱症,通常是從青春期開始到絕經之間。雌性賀爾蒙和孕酮等賀爾蒙都會影響血清素,這是一種使人愉悅的大腦化學物質,能促進幸福感產生。當賀爾蒙水準下降時,血清素水準也下降,有時就會造成情緒的巨大轉變。女性在生育期最容易患憂鬱症。

同樣容易患憂鬱症的還有絕經前的過渡期,叫做更年期。在此時期讓憂鬱情緒雪上加霜的還有潮熱和盜汗,進而導致失眠。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的說法,睡眠不足會對情緒造成影響,甚至增加患癡呆症的風險。

壓力程度更高

生理差異並不是唯一的原因。根據 Brain & Behavior 期刊發表的一項 2016 年研究,女性受到焦慮影響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在工作與家庭責任或者照護家庭長者等責任之間取的平衡可能會造成女性很大的負擔。(女性占家庭照護者約 60%。)

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系女性行為衛生與健康臨床主任 Helen L. Coons 說:「女性的壽命也更長,並且在失去親人後獨自生活更久的時間,所以經濟不穩定和孤獨感都會上升。」

Coons 還另外提到了影響女性的心理社會因素。她們更可能受到虐待,無論是情緒、生理還是性方面的虐待,而這些都會提高她們患憂鬱症的風險。Coons 說:「即使是青春期的少女,也會遇到更多悲傷和自尊方面的問題,且這些問題將跟著我們一輩子。」而與男性相比,女性更有可能內化這些情緒。Coons 說:「我們更容易受到壓力,我們更容易擔憂,我們也更容易胡思亂想。這些都會打亂睡眠和情緒等事情。」

症狀的不同

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男性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現憂鬱症,他們通常會表現出生氣或易怒,而不是悲傷。根據堪薩斯大學諮詢心理學助理教授 Brian P. Cole 的說法,這種傾向可以回溯到孩童時期,男孩會在這個時期被灌輸男人不能表現出脆弱的觀念。正如 Cole 所說,男人通常會被鼓勵「咬牙挺過去」。

更重要的是,根據 Cole 發表的一系列研究,男人容易把憂鬱症的「傳統」症狀,比如悲傷,視為沒有男子氣概。這種自我診斷的障礙有著危險的影響,Cole 說道:「如果男人無法將他們的感受識別為憂鬱,且因為『男人不會憂鬱』這種想法而試圖忽略他們的症狀,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獲得需要的支援。」

確實,研究已經發現,男人在願意尋求幫助時,通常早已深陷憂鬱症之中。Cole 說:「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男人在患憂鬱症後物質濫用的報告率更高,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憂鬱症男性患者的自殺死亡率要高於女性」,並提到,年長男性更是如此,他們的自殺死亡率是美國最高的。「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正常看待男人也會憂鬱的事實,而且向家人、朋友和專業人士尋求幫助也都是沒關係的。」

治療和應對策略

憂鬱症可以透過談話療法、抗憂鬱藥或二者結合治療。

逾 15% 的女性服用抗憂鬱藥,通常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 (SSRI),這是一類包括 Prozac 和 Zoloft 的抗憂鬱藥。這些藥物作用於影響情緒和焦慮的血清素系統。

但通常不用藥物也可以對抗憂鬱症。特別是較輕度的憂鬱症可以透過應對策略來管理。舉例來說:

  • 多多活動。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 Mayo Clinic 的精神病學家 Bruce Sutor, M.D. 表示,健康的行為可以協助驅趕憂鬱症。或許最簡單、最有效的治療就是運動。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的一項 2016 年研究發現,常規的中等強度有氧運動「對於憂鬱症(包括 [重度憂鬱症])人群有強大且顯著的抗憂鬱效果」。更重要的是,似乎即使是最輕程度,比如說繞著街區散步也可能有益處。
  • 堅持健康飲食。有證據表明,健康飲食(沒錯,就是地中海飲食,多吃水果、蔬菜和全穀物)可以幫助減少憂鬱症的症狀。這是有道理的:大約 95% 的血清素(幫助調控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是在胃腸道產生的。
  • 避免飲酒。酒精作為抑制劑會降低血清素含量,而血清素是大腦中調控情緒、使人愉悅的化學物質。所以,過度飲酒可能造成憂鬱症惡化。美國心臟協會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建議女性每日僅飲一杯酒,或更少量。
  • 練習傳統的靜心方法,比如冥想、瑜伽或專注的呼吸練習。降低壓力程度可以幫助治療憂鬱症。減慢呼吸速度可以調節心率,讓身體平靜下來。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有證據表明瑜伽(包括正念呼吸)不僅可以在練習過程中有舒緩作用,也能隨著時間提供累積作用。
  • 尋求幫助。與朋友和家人相處來建立社群支援。我們別忘了人際交往的力量。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的一項研究關注了 106 項可能影響人們憂鬱風險的可修改因素,並且發現,根據研究共同作者的說法,「毫無疑問,這些因素中最為顯著的,就是他們向他人吐露心事的頻率」。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心理健康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Barbara Stepk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depression-in-women.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向公共衛生專家 Leana Wen 博士的提問

CNN 醫療分析師及新書《Lifelines》的作者與 AARP 樂齡會談論了此次疫情所揭露的醫療系統瑕疵,以及該如何將重點擺最重要的事情。

問:您是受到了什麼的啟發而成為了醫生?
答:我小時候患有氣喘,必須經常看醫生。我理解那種無法呼吸時的恐懼感,也感受到了醫生和護士所提供的幫助是多麼的溫暖。在我大約 10 歲的時候,住在我們隔壁的一個男孩因氣喘發作而在我眼前喪失性命。男孩的祖母因為是無證移民而不敢求救。我從小就知道,我想成為一名急診室的醫生,[永遠] 不必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支付或他們的移民身分或其他任何原因而拒絕施救。

問:您在念醫學院時成為了您母親的醫療權益捍衛者。您在這段經歷中學到了什麼?
我母親被她的醫生告知,她的症狀是由憂鬱症引起的。她知道這種解釋沒有道理,因為她氣喘吁吁,無法上樓梯。但她不想起衝突。最終,她尋求了第二診療意見,被診斷為轉移性乳腺癌。在那之後,我花了很多時間試圖瞭解這樣的脫節,以及如何改善醫療體系,讓病人更好維護自己的權益。

您成為了巴爾的摩衛生局局長。是什麼讓您對公共衛生感興趣?
我在急診室的經歷。我在那裡看到了太多我因為某些根本性問題而無法援助的病人。我記得有一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地來尋求毒癮治療。大家都知道我們能做的就只是在幾週內為她找到一個治療方案。我們為她找到了一個幾週後開始的方案。但是在當天稍晚,她就吸毒過量,而我們無法搶救她。我在急診室有很多這樣的經歷。我們盡最大努力提供治療。但是,最終,能拯救我們病人生命的不是醫療工具,而是缺乏的社會支援。

問:為什麼您認為公共衛生在這個國家被嚴重低估了?
答:公共衛生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它是無形的。你很難解釋你看不到的東西的價值。如果你防止兒童鉛中毒,就不會有鉛中毒的病人出現,因為你已經防止了鉛中毒的發生。因此,公共衛生就成為第一個被刪減的項目。COVID-19 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這次疫情充分地映證了公共衛生長期被忽視和投資不足的後果。

問:您認為我們從 COVID 中學到的重要教訓是什麼?
答:其中之一是全國性計劃的重要性。沒有連貫的計劃時,最終手裡只是一堆零散的方法,這樣是行不通的。第二個教訓是公共衛生有多麼依賴公眾信任。如果科學家和醫療官員總是被政客們拖後腿,那麼最終,像口罩或疫苗接種這些事情就會政治化,而不是被視為公共衛生要務。第三件事是,COVID 揭露了我們醫療保健系統中的潛在差距。病毒並沒有造成這些差距。差距一直存在,只是透過疫情暴露出來。

問:您說的是哪種差距?
答:我們已經看到,受 COVID 影響過大的人是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美洲原住民和低收入族群。為什麼?以巴爾的摩為例。每 3 名非裔美國人居民中就有 1 人生活在食品匱乏區,而白人居民則是每 12 人才有 1 人。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非裔美國人的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患病率更高,這些都是讓他們更容易受到 COVID 的侵害。

問:關於疫情,您對 50 歲及以上的人有什麼建議?
答:不要再一直問「這種活動安全嗎?」之類的問題。我想,人們應該問自己另一個問題:「最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這個問題的判斷依據當然跟活動風險也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你自身的價值觀。

問:您對 COVID 最大的擔憂是什麼?
答:我們接種疫苗的人數不足以達到群體免疫。我們一直在等待科學來拯救我們,但稍微困難一點的事情我們卻不願意做,如戴口罩和避免室內聚會。現在,人們又不接種疫苗,再次為自己設下了障礙。我非常擔心的是,在我們有機會結束疫情時,我們卻沒有把握住機會。

問:您看到了什麼希望?
答:我看到了數百萬人為了他人做出了沉重的犧牲。這給了我許多希望。在過去的這一年裡,大家都在齊心抗疫。我想我們能以此為慰藉。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Hugh Delehanty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leana-wen-q-and-a.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再拖下去可能讓您後悔的醫療檢查

再拖下去可能讓您後悔的醫療檢查

可以正式地宣布: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的說法,一半美國人已完全接種了 COVID-19 疫苗。但新的醫療保健問題出現:如何向人們保證,現在回到醫院接受建議的篩檢、體檢和檢查是安全的。由於擔心感染 COVID-19,人們一直在拖延必要的醫療看診。

根據電子醫療紀錄系統 Epic Health Research Network (EHRN) 的分析,與美國確診首例 COVID-19 病例之前三年的平均看診量相比,三月份宮頸癌、結腸癌和乳腺癌的篩檢預約下降 86% 至 94%。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的研究人員主持的另一項研究發現,與 2018 年和 2019 年同期相比,2020 年第二季度的初級照護看診數量(通常是膽固醇和血壓評估)驟降逾 21%。同樣令人擔憂的是:一項克利夫蘭診所 (Cleveland Clinic) 的研究發現,65% 的心臟病患者推遲了健康篩檢或體檢,其中許多人「向網路或朋友和家人尋求非正式的醫療指導意見,而不是醫療保健提供者,儘管已有 53% 的心臟病患者報告感覺出現令人擔憂的症狀,比如呼吸急促」。

醫生擔心,推遲篩檢可能造成以後患者被診斷出更晚期、更難治療的健康問題。國家癌症研究所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預測,美國未來十年僅乳腺癌和結腸直腸癌就將造成額外 10,000 例死亡。而已經受到 COVID-19 過分影響的服務水準不足的社區尤其將受到嚴重打擊。

現在,我們將要看到黎明前的曙光,讓我們來幫助您迴歸正軌。

1. 結腸鏡檢查

您何時需要:

美國預防服務工作小組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本月發布了新的建議,一般風險的結腸直腸癌篩檢應從 45 歲開始,而不是 50 歲。這種改變的部分原因是,雖然死亡率一年比一年下降,但 50 歲以下人群的患病率卻正在增長。醫療保健專家不知道確切的原因,但一些專家懷疑,不良的飲食習慣(包括在飲食中攝入過多的紅肉和加工食品)可能是一種原因。結腸直腸癌預防專家兼美國胃腸病協會 (American Gastroenterological Association) 發言人 Aasma Shaukat, M.D. 說:「現在普遍認可的是,在 45 歲開始 [談論] 篩檢,如果結果正常,則此後每 10 年複檢一次。」風險高於正常的人,比如說由於直系親屬曾患過結腸癌,或者本人是菸民,應每三至五年執行一次該程序。健康狀況良好且預期壽命超過 10 年的人,應在 75 歲之前繼續常規結腸直腸癌篩檢。對於 76 至 85 歲的人,是否篩檢應取決於個人喜好、預期壽命、總體健康和既往篩檢歷史。85 歲以上的人不建議篩檢。

您為什麼需要:

儘管結腸癌是最可預防的癌症(如及早發現,五年存活率大約是 90%),但結腸癌是美國第三個最常診斷出的癌症,也是第三大癌症死亡原因。為什麼呢?根據美國癌症學會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的說法,在 50 歲以上的所有成年人中,僅有約 66% 的人跟進結腸直腸篩檢。在 2020 年,美國估計有 104,610 例新診斷的結腸癌病例以及 43,340 例直腸癌病例,其中將近 90% 的病例見於 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中。

糞便免疫化學檢測 (FIT) 或 DNA 檢測 (Cologuard) 等居家糞便樣本檢測,如果定期執行的話(一年一次,或者 Cologuard 每三年一次),是非常有效的。但黃金標準仍是結腸鏡檢查。正如專家指出的,這是一站式檢測:它不僅能發現癌前息肉,在這些息肉將來造成麻煩之前進行摘除(息肉需要大約 10 年時間變成癌);另外,如在糞便檢測中發現可疑物質,則將需要結腸鏡檢查的跟進。

2. 乳房攝影

您何時需要:

每個醫學委員會給出的乳腺癌篩檢指導準則不盡相同。簡單來說,許多醫生建議,風險不超過平均水準的女性從 40 歲開始每年接受乳房攝影檢查。美國癌症學會 (ACS) 建議 45 歲至 54 歲的女性每年接受乳房攝影,55 歲及以上的女性繼續每年接受乳房攝影,或轉換為每兩年一次。(在 55 歲以上女性中,尤其是已絕經的女性,診斷出的乳腺癌更有可能以較低的速度發展,攻擊性也更低。)由於該疾病的家族病史或其他因素(比如緻密乳房或存在 BRCA 基因突變)而風險較高的女性,可能需要更頻繁的篩檢。美國婦產科學會臨床通報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Practice Bulletin)《一般風險女性的乳腺癌風險評估和篩檢》(Breast Cancer Risk Assessment and Screening in Average-Risk Women) 一文的共同作者 Mark Pearlman, M.D. 說:「與乳房非常豐滿的女性相比,緻密乳房的女性在一生中患乳腺癌的風險要高出大約四倍。」

ACS 也建議,只要健康狀況良好,並且預期壽命至少還超過 10 年,那麼這些女性就應該繼續接受乳房攝影篩檢。

請一定告訴您的乳房攝影技術人員您是否接受了 COVID-19 疫苗,以及已施打了多少劑、是在哪隻手臂施打的。為什麼:在一些女性中,乳腺癌表現為一隻手臂下淋巴結腫大。一些患者報告在接種 COVID-19 疫苗後出現淋巴結腫大。這一發現可能被誤診為潛在的乳腺癌。

您為什麼需要:

在所有乳腺癌中,80% 的病例發生在 45 歲及以上的女性群體中。(在 40 歲至 50 歲女性中,每 68 人便有 1 人有患乳腺癌的風險。在 50 歲至 60 歲人群中,該風險升至 1/42。在 60 歲至 70 歲的年齡段,該風險為 1/28。)但是,自 1990 年以來,乳腺癌的死亡率已每年降低 1.8% 至 3.4%,大部分原因是乳房攝影能有效地檢查出乳腺癌,尤其對於 50 歲及以上的女性,癌症的正確識別率可達 87%。

大部分醫療機構不建議將常規乳腺自檢作為乳腺癌篩檢的一部分。根據妙佑醫療國際 (Mayo Clinic) 的說法,「這是因為乳腺自檢並非顯示出能有效檢測癌症或改善乳腺癌患者的存活率」。每年接受乳房攝影是及早檢查出該疾病的最好方式,此時癌細胞還不太可能擴散。

3. 牙科檢查

您何時需要:

美國牙科協會 (American Dental Association, ADA) 建議每六個月做一次專業洗牙,以消除僅憑刷牙無法解決的導致蛀牙的牙菌斑和牙垢堆積。ADA 也建議,蛀牙風險更高的成年人每六至 12 個月做一次一套 X 光檢查;沒有齲齒或更高風險的人,可以推遲到每二至三年一次。

您為什麼需要:

如果及早發現,可以在齲齒生長過程中阻止齲齒(或甚至逆轉)。一些蛀牙可能在數年內保持小規模,而一些蛀牙可能在數月內變大,需要治療。如未及早發現,那麼蛀牙將最終侵入到牙齒的牙質層,就在牙釉質下面。如果您的牙齒一直沒有得到治療,那麼齲齒可能觸碰到神經,而原本可以用補牙治療的蛀牙將需要更深入(以及更疼痛)的程序處理,比如牙根管和牙冠,或者有可能需要拔牙和牙移植。

年長者尤其脆弱。新澤西州 Martinsville Aesthetic Dental Group 的牙醫 John Cross 說:「我們的唾液幫助中和口腔中的酸。但隨著年齡增長,我們唾液腺的活躍度下降,這可能導致口乾,致使患者更容易得齲齒。年長者可能服用的某些藥物也可能造成口乾。」而我們很多人多年來積累的填充物可能會沿著邊緣鬆動和斷裂,讓細菌滲入微小的縫隙,進一步導致齲齒。

根據 ADA 健康政策研究所的資料,讓事情更糟糕的是,自 COVID-19 疫情開始以來,牙醫看到與壓力相關的口腔健康病症的患者數量增加。59% 接受調查的牙醫報告了磨牙症(更常見的說法是磨牙)有所增加,53% 報告了牙齒缺損和開裂。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Barbara Stepk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resuming-medical-checkup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可能減緩阿茲海默症的第一款藥物獲得 FDA 批准

可能減緩阿茲海默症的第一款藥物獲得 FDA 批准

食品藥物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在 6 月 7 日批准了 Biogen 的藥物 aducanumab,使其成為近 20 年來第一款可用的阿茲海默症藥物,也是唯一可以減緩疾病進展的藥物。

Aducanumab(將使用商品名 Aduhelm)不是影響了 620 萬美國人的阿茲海默症的治癒方法,也無法逆轉這種疾病。但資料顯示,此藥物能成功分解在腦中積累的黏性蛋白質斑塊,這是阿茲海默症的一個標誌。而衛生官員期望,如果此藥物可以幫助消除這些斑塊,那麼對於在疾病早期的患者,此藥物也可能幫助減緩他們認知下降的速度。市場上的其他阿茲海默症藥物僅僅試圖緩解該疾病造成的衰弱症狀。

但是,FDA 的批准是有條件的:該藥物的製造商 Biogen(與 Eisai 共同開發了 aducanumab)必須做進一步的研究,證明此藥物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同時,患有這種病的幾百萬患者可能有機會獲得 aducanumab,儘管該公司宣布了,治療預計每年花費 56,000 美元,並且尚不知道 Medicare 和私人保險是否承保。

但患者倡權團體仍歡迎 FDA 的決定。阿茲海默症協會 (Alzheimer’s Association) 的首席計劃官 Kristen Clifford 稱此宣布為「標誌性時刻」,對於阿茲海默症和他們的家人來說,這象徵著「新未來的開始」。

Clifford 說:「我們知道,減緩衰退,特別是如果及早診斷,可能為患者個人和他們的家人增加比如說數週、數月,也可能是數年的正常生活。」

自 2003 年以來的第一款阿茲海默症藥物並非沒有爭議

這個歷史性的決定並非毫無爭議。在 2020 年 11 月,一支 FDA 諮詢委員會表達了對支援 aducanumab 有效性的臨床試驗資料的擔憂,並最終對批准該藥物投了反對票。

這種擔憂集中在兩個設計完全一樣,但結果卻不同的研究上。一個研究顯示,患有早期或輕度阿茲海默症的參與者,在服用高劑量的 aducanumab 後症狀緩解。Biogen 說,他們能更好地處理日常活動,比如購物和付帳單;他們的記憶也改善了。但另一項研究沒有顯示出同樣積極的結果,差異性的結果導致專家們對這種藥物產生了分歧。

雖然 FDA 不必一定接受諮詢委員會的投票,但通常還是接受的。但這次,該機構透過加速流程批准了 aducanumab,此流程旨在用於治療嚴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時顯著優於現有治療的藥物。

在符合條件的患者將能馬上獲得該藥物的同時,Biogen 將必須進行額外的研究,證明這種治療對患者有益。如果資料不足以提供支援,那麼 FDA 可能撤銷對藥物的批准。

藥物批准有希望提供更多「珍貴」時刻

Aducanumab 的批准給了 Arthena Caston 對於未來的希望。這名 56 歲的佐治亞州居民在五年前被診斷患有輕度認知障礙 (MCI),這是阿茲海默症的前兆。她也看到過幾個家庭成員得了這種病,她希望這種新的療法能防止這種疾病給後人帶來的巨大負擔。

Caston 說:「我甚至不想我的孫子孫女知道阿茲海默症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她在阿茲海默症協會的董事會任職,支援了在 FDA 決定之前的藥物批准。「我希望這種藥能讓人們這樣說,『你知道嗎,你根本不用擔心』。」

更重要的是,她相信這種她有興趣接受的治療,將讓她有機會看到小孫子孫女的成長。她說:「我就是想有更多時間陪著孩子們。這就是我首先想到的事情:更多的時間。」

拉斯維加斯的內華達州大學腦健康系的研究教授 Jeffrey Cummings 說,aducanumab 批准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患者有更多的時間,因為藥物能減緩腦功能的退化。在一項試驗中,接受了高劑量 aducanumab 的參與者比沒有接受治療的參與者衰減的速度慢了 22%。

Cummings 解釋說:「這意味著,老人在進入該疾病的癡呆階段之前,還能再享受兩三年與你和你的孩子共度天倫之樂的時光」,而癡呆則是阿茲海默症的最後階段。

作為阿茲海默症臨床試驗的權威專家,Cummings 補充道:「這真的很重要。你知道的,這就是生活。隨著生命臨近終點,這些時刻變得愈發彌足珍貴。」

醫療系統是否準備好使用這種突破性的治療?

並非所有阿茲海默症患者都將符合該藥物的條件。在 600 萬阿茲海默症的美國患者中,約 200 萬人處於早期階段,並表現出這種新藥醫治的澱粉樣蛋白斑的徵象。此外,確定是否存在澱粉樣蛋白斑的唯一方法是進行昂貴的腦部掃描和脊髓穿刺,而有些患者可能無法獲得這些服務。醫生也可以用來檢測澱粉樣蛋白斑和阿茲海默症其他徵象的更簡單血檢,已證明是有前景的,但尚未廣泛投入使用中。

另一個障礙是:Aducanumab 作為單克隆抗體,是一種輸液療法而不是藥片。試驗中的患者每四週在輸液中心靜脈注射這種藥,但如果患者缺少交通工具或居住地附近沒有提供此藥物的站點,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獲得這種治療。

Cummings 說:「住在城市區域,能獲得掃描,附近也有提供輸液的中心的患者,不會有獲得 aducanumab 的問題。但這不是我們想觸達的範圍,我們想觸達符合此藥物條件的所有患者。所以,我們必須調整整個醫療保健系統,以接納著實令人興奮的新藥物。」

該治療也有一些副作用,包括大腦暫時腫脹和腦部微出血。妙佑醫療國際 (Mayo Clinic) 阿茲海默症疾病研究中心主任 Ronald Petersen 在此前的訪談中告訴 AARP 樂齡會,這表示接受治療的患者將需要定期腦掃描來確保安全,這將需要患者和醫療提供者付出更多時間、技術和金錢。

批准為阿茲海默症的研究注入活力

Cummings 預測,aducanumab 的批准將為阿茲海默症的研究帶來福音。「看到我們可以從某種程度上破解阿茲海默症的密碼,這實在太有意義了,因為這將吸引資金,我們將能夠測試更多藥物,最終有更多藥物能通過批准。」

根據 Cummings 最近撰寫的一篇阿茲海默症協會研究管道的分析,目前共有 126 種不同的療法正在進行臨床試驗。像 aducanumab 一樣,有些是針對澱粉樣蛋白的,包括三種有希望的單克隆抗體,它們正處於第三暨最後的測試階段。其他的則是探索該疾病的不同因素。其中許多治療,甚至可能是組合施治,可能成為結束阿茲海默症的關鍵。

同時,研究人員在瞭解人們如何透過非藥物干預來降低癡呆症的風險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從飲食和運動到血壓控制的種種方法,都有助於在整個衰老過程中保持大腦健康和認知功能。

AARP 樂齡會政策與腦健康資深副總裁兼 Global Council for Brain Health 執行主任 Sarah Lenz Lock 說:「AARP 樂齡會繼續鼓勵成年人在衰老過程中減少他們認知下降的風險,並且支援開發新的創新研究。」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brain-health/info-2021/fda-biogen-alzheimers-drug.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處方藥價格增長繼續趕超通貨膨脹

處方藥價格增長繼續趕超通貨膨脹

根據 AARP 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新報告,一些常使用的原廠藥的零售價格繼續按通貨膨脹的兩倍增長,致使許多美國年長者可能無力承擔這些維持生命的藥物。

根據近期一份 AARP 樂齡會的「處方藥價格觀察」報告,在 2020 年,AARP 樂齡會自 2006 年起一直追蹤價格的 260 種最常用藥物的價格增長了 2.9%,而通貨膨脹的總體增長率是 1.3%。

AARP 樂齡會的醫療保健費用與渠道主任兼報告的作者 Leigh Purvis 說:「這不公平,藥物價格一直在增長,甚至那些已經賣了數十年的藥也在漲價。」根據 6 月 7 日的報告,每個月要吃四到五種處方藥的一般美國年長者的全部零售處方藥費用為每年 31,000 美元,這要超過 Medicare 受益人 29,650 美元的平均年收入。

AARP 樂齡會執行副總裁兼首席倡權與參與官 Nancy LeaMond 說:「AARP 正在呼籲國會通過全面的藥物改革。與其他年齡層的人相比,50 歲以上的美國人使用更多的處方藥。而這一群體無法承擔不斷上漲的藥價。」

增速正在減緩

資料顯示,雖然處方藥價格繼續增加,但近些年漲幅已經趨緩。2020 年的增長是 2006 年以後最慢的年平均漲幅。Purvis 說到,增速減緩可能是由於 AARP 等這樣的組織以及州和聯邦立法者對藥價飛漲問題施加的額外審查。

AARP 樂齡會延續了宣傳活動,說服聯邦和州政府採納將幫助降低處方藥價格的政策。在「Fair Drug Prices Now」(現在就要公平藥價)的舉措中,AARP 樂齡會正在呼籲美國人聯絡他們的代表,敦促這些代表快速行動。已有將近 25 萬人聯絡了他們的立法者,敦促立法者通過藥物改革法律。

LeaMond 說:「我們背後有 3,800 萬名會員的集體力量,推動我們打贏這場降低藥價的戰鬥。說到底,美國人已經厭倦支付著全世界最高昂的處方藥價格。」

Purvis 說,報告也描述了醫藥公司的長期行為。她說:「資料顯示,很明顯,醫藥公司一直以來有能力讓價格小幅上漲,但他們並沒有。這完全證明了他們對藥價有多少控制力,他們可以選擇何時利用這些控制力。」

Purvis 補充道:「當藥價一年又一年地上漲時,人們迫不得已要做出兩難的選擇,我是要花錢買這個處方藥呢,還是留著錢在這個月生活?任何人都不應該面臨這種處境,但很遺憾,這正是我們的困局。」

漲價影響每個人

雖然 AARP 樂齡會報告中的資訊提及「零售」價格,以及大部分美國人有能幫助支付藥物費用的公共或私人保險,但這些漲價總會找到方法變成 Medicare 和 Medicaid 更高的健康保險保費和更高的納稅人費用。

Purvis 說:「即使你僅支付標價中相對較少的一部分,但這些漲幅最終會推動保費增加,導致人們也負擔不起健康保險。」

AARP 樂齡會提出解決方案

AARP 樂齡會繼續推動一系列政策變革,相信這些改變將幫助降低處方藥價格。這些改變包括:

  • Medicare 價格協商。允許該計劃協商處方藥的價格,並且允許私人保險計劃能使用這些降低的價格。
  • 基於通貨膨脹的貼現。當 Medicare Part B 和 D 承保的處方藥價格上漲快於通貨膨脹時,要求藥品製造商支付罰款。
  • 最大自付額上限。為 Medicare Part D 處方藥計劃參保者規定硬性的最大自付額支出限額。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Dena Buni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politics-society/advocacy/info-2021/prescription-price-increase-repor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