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護者的隔離日記:如何處理恐懼和壓力

在全球大流行病毒、氣候變化帶來的焦慮和令人厭倦的政治言論出現之前,在我們仍然過著正常的生活時,大部分的照護者已經在承受著重大壓力。

然後,COVID-19的出現,把外面的世界封鎖,逼使我們留在家中。

人類並不擅長對待不確定的事物。給我們可期待的東西,如日期、目標、目的地,甚至是一個百分比,我們很樂意隨之而去安排。但是,當我結束了一天的生活,迎來的是未完成的事項、一大堆未洗的衣服、錯過了的工作期限以及忘記了的醫生預約時,我感到了再熟悉不過的照護者失敗感。噢,我有否提過每天需要帶牠出去和餵食,而且患有焦慮症的狗狗?

我們的四個孩子有三個留在家裡,另外一個是成年孩子的另一半,還有我的丈夫,我們的生活大倒轉。以前一直是我辦公室的房間,現在變成了城市廣場。人人在室內說話時都使用在室外的聲線,尤其是當我進行視像會議時。

家中需要的大量食物、一大堆衣服、爭相洗澡和一大排精心堆放的鞋子令人震撼。我不禁為年輕的我感到驚嘆,曾經的我是怎麼可以在全職工作後完成所有家務?在照顧受重傷後的丈夫時,我是如何兼顧一切的?現在的我做不來是因為疏於練習還是筋疲力盡?

然後來了最後一擊。由於COVID-19的出現,媽媽所住的長者生活設施將居民限制在公寓中,甚至不允許她把一小袋垃圾放到走廊上。

「我該怎麼辦?」媽媽問,她的聲音比正常音量高出兩倍:「我將生活得像囚犯一般。」

我說:「媽,我們會想出一個計劃。如果有需要,您可以搬到這裡。」我閉上眼睛深呼吸,我們家並不是為一家六口而買的,目前已有一個孩子睡在沙發上;我們將如何收容年邁、行動不靈活的父母?

有太多的情緒需要修補和照料。來自媽媽的恐懼和憂慮、默默地關注經濟、就業市場和病例等。我感覺就如在馬戲團裡的大塊頭一樣,在空中舉起槓鈴,肌肉顫抖著卻要為觀眾披上微笑。我悄悄地撿起衣服去洗;我負責做飯再洗碗。然後我發怒了。

我需要一個新的計劃。我們制定了做飯、洗碗和遛狗的時間表。我每天給媽媽寄一張卡片,印上詩歌和剪報文章。我們為家中制訂有關購物、口罩和包裹的COVID規則。但是,沒人好好地遵循。

當挫敗感達到了最高點時,我決定停下來,不再對所有事情都這麼在意,我決定在乎自己多一些。

有一天,我因為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幾乎哭出來,然後我靜靜地坐下來列出了我需要做的事情。與大家分享此列表,希望可以幫助您度過這個不確定世界中的一天、一週或一小時。

  • 多點步出屋外,看看廣闊的天空
  • 如果情況許可,去散步吧
  • 為每個家人制定一個整體規劃,讓所有人在此期間可以享受一個可行、安全、高效和快樂的居住環境
  • 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釋放情緒
  • 聽聽音樂吧,會有助改善情緒
  • 烤焙美食,香氣和美味會為我們帶來快樂
  • 需要時請哭出來吧,然後要記得笑容仍能醫百病
  • 列出一些想通電的朋友,然後拿起電話開始撥號吧

就像我媽媽每次通電時提醒我的說話:「妳能夠做的就是盡力而為。」而這樣就足夠了。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Lee Woodruff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life-balance/info-2020/handling-coronavirus-fear-stres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