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P 樂齡會對家庭照護者的承諾

AARP 樂齡會對家庭照護者的承諾

辛苦工作的家庭照護者需要盡可能地獲得所有支援。因此,AARP 樂齡會很榮幸能宣布支持《照護補助法案》(Credit for Caring Act),這是一項跨黨派提案,能為這些辛勤付出,且必須經常自掏腰包幫助年長父母、配偶和其他親人的人們提供需要的救濟。/p>

此項法律將為合格的當前家庭照護者提供高至 5,000 美元的不可退款稅收抵免,也是 AARP 樂齡會支持的一系列舉措中最新的措施,旨在支援家庭照護者,並確保他們的關切能獲得主要政策制定者們的注意。

我們贊助了許多能讓人們更加理解照護者所面臨之挑戰的研究。我們開發與研究了大量的內容來幫助美國人瞭解長期照護所面臨的局面,並回答了他們的諸多問題。我們已經在各州首府取得了數百場勝利,在法律、財務、工作場所靈活性、遠端醫療和喘息服務等各個領域支援家庭照護者。

在這一過程中,AARP 樂齡會提升了全國民眾對照護者需求的認識,也成為了政策制定者和消費者信任的首選資訊來源。

雖然 COVID-19 疫情更加突顯了家庭照護者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但早在 COVID-19 為數百萬人進一步造成困擾前,AARP 樂齡會便已為他們奔走呼籲。Maya Angelou 曾說過:「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無法言說的難處。」大約七年前,我們有目的性並且主動地傾聽了同時身為家庭照護者的 AARP 樂齡會成員的許多內心苦事,我們發現這是一種非常私人問題,人們並不願意公開談論,但同時又是公共政策和立法問題。所以,我們開始遊說國會和州立法機構。

從那時起,我們的倡權者與政策制定者合作,實施了 500 多項州法律,幫助累計逾 1.746 億家庭照護者。這些法律解決的問題包括在出院前確定並訓練家庭照護者;統一監護權和委託書法律方面的法律支援;透過遠端醫療、護理實務範圍和家庭照護服務獲取照護;透過現金津貼和長期照護福利給予經濟支援;職場支援,比如受薪和無薪家庭假;讓照護者休息的喘息關懷。

例如,在過去幾年,全國各州已通過《平價醫療法案》(CARE Act),為親人在醫院的家庭照護者給予重要的權利和指引。AARP 樂齡會制定的示範法律現已在 41 個州、哥倫比亞特區、波多黎各和美屬維京群島立法完成。我們繼續在全國各州的首府以《平價醫療法案》為基礎繼續推進。

在聯邦層面,AARP 樂齡會成功在 2015 年推動了「今日協助照護者」(Assisting Caregivers Today, ACT) 黨團會議,這是一個兩院兩黨的立法者團體,致力於強調照護者、年長者和身心障礙人士在尋求獨立生活時遇到的挑戰。

2018 年,國會批准了《認可、協助、包容、支援和吸引家庭照護者法案》(RAISE Family Caregivers Act),並由總統簽署成為法律,該法案旨在形成一項支援家庭照護者的國家戰略。該法案規定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必須委任諮詢委員會,而我們期待他們今年發布初步報告,並提出建議以及制定整體戰略。

此外,拜登政府現在將投資於有償勞動力視為創造就業機會和為照護者提供遲來的工資和福利提升的方式,因此我們正在加倍努力,敦促國會透過工資和其他補償、帶薪休假、招聘、訓練、人員保留和長期照護機構的充足人員配置來解決有償勞動力問題。

立法上的勝利反映了公眾意識的巨大變化。在 AARP 樂齡會將家庭照護作為優先議題之前,這個話題幾乎不在全國範圍的討論中。AARP 樂齡會訴說著具有事實根據的故事,克服了這個障礙,並向人們解釋無償的家庭照護者是美國長期照護系統的骨幹力量,且他們為個人、家庭和長照系統本身提供了巨大價值,通常也付出了極大的個人代價。

我們在自家的 2019 年《重視無價》(Valuing the Invaluable) 報告中發現,約 4,100 萬家庭照護者提供了價值 4,700 億美元的無償照護。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們與 National Alliance for Caregiving 合作完成的新研究中,我們最近將照護 18 歲及以上親人的家庭照護者的人數上調至 4,800 萬人。在 2016 年,我們的「家庭照護者費用調查」顯示,家庭照護者每年支出近 7,000 美元照護親人,而因此負債的人數也實在太多。

在今年三月份,AARP 樂齡會研究人員報告稱,為家庭照護者提供的更多職場支援,比如靈活的排班以幫助他們處理時間衝突,到 2030 年可能為美國經濟貢獻 1.7 萬億美元。

從我們 2014 年的「廣告委員會」(Ad Council) 活動開始,我們優先為會員和公眾創作有效的內容。AARP 的線上「照護資源中心」(Caregiving Resource Center) 提供了工具、建議、新聞、個人故事、尋求幫助的免費電話,以及西班牙語資源。我們的《家庭照護者財務工作手冊》(Financial Workbook for Family Caregivers) 為照護者可能面臨的眾多主題提供指引,包括醫療保健、委託書、遺產規劃、住房、預算和投資。僅在過去五年中,有超過 5 千萬人使用了 AARP 樂齡會的照護資源。

疫情是此持續承諾的最新章節。由於許多美國人離開工作崗位為親人提供照護,並擔心那些住在養老院的親人,所以我們加大了幫助的力度。我們不斷為照護者更新資訊,不遺餘力地消除誤解,鼓勵健康行為,對雇主進行相關教育,並努力保護居住在長期照護機構中的美國年長者。

AARP 樂齡會的疫情後願景,就是家庭照護者都能獲得需要的一切支援,並幫助他們的親人獨立和有尊嚴地度過晚年。提供更好的平價居家照護選擇,以及為當前的照護者提供更多支援,是我們為所有人實現此願景的必要步驟。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下載最新版本家庭照護者財務手冊

本文原作者:Nancy A. LeaMond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aarps-commitment-to-family-caregivers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照護補助法案》將為家庭照護者提供稅收抵免

《照護補助法案》將為家庭照護者提供稅收抵免

根據 5 月 18 日於美國參議院和眾議院提出的《照護補助法案》,美國 4,800 萬家庭照護者中的部分人群將獲得急需的財務援助。此兩黨聯立法案將為符合條件的家庭照護工作者提供最多 5,000 美元的聯邦稅收抵免,從而幫助支付許多家庭每年需實際自付的接近 7,000 美元的照護費用。

「美國接近 4,800 萬家庭照護者是長期照護體系中未被認可的基石。」AARP 執行副總裁兼倡導和參與長 Nancy LeaMond 表示。「家庭照護可能會令人難以應付、精疲力盡並造成很大的財務挑戰。這也是 AARP 努力讓無薪的家庭照護者生活更輕鬆並緩解其財務困難的原因。我們很高興為兩黨聯立的《照護補助法案》提供支援,此法案將幫助那些為所愛的人提供照護服務的照護者獲得一些金錢補償。」

家庭照護者每年提供價值 4,700 億美元的無薪照護,他們從事著從幫助準備飯食和支付賬單,到幫助服藥及最常進行日常生活中的一般活動等一切事宜,以便他們的父母、配偶和其他所愛的人能夠在其家中和社區中繼續獨立生活。這些照護者中負責上述全部事宜同時還能保住自身工作的人群達到了驚人的 61%。

該方案最新的、不可退還的聯邦稅收抵免規定將為符合條件的保有工作的家庭照護者提供 30% 的所支付合格費用的抵免或是在 2,000 美元以上施用抵免。此抵免可幫助抵消諸如家庭護理助理、成人日托和喘息照護等服務,以及諸如坡道和智慧家居技術等令居家照護更安全更簡單的改動的費用。

此法案由參議院參議員Joni Ernst(愛荷華州-共和黨)、Michael Bennet(科羅拉多州-民主黨)、Shelley Moore Capito(西維吉尼亞州-共和黨)和 Elizabeth Warren(麻塞諸塞州-共和黨),以及參議院代表Linda Sánchez(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發起。

該法律不僅能夠幫助個人照護者實現收支平衡,還可以促進經濟,因為 AARP 分析發現,如果工作場所中 50 歲以上的照護者能夠得到更多的支援,則美國國內生產總值截至 2030 年可額外增加 1.7 萬億美元 (5.5%)。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Nancy Kerr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financial-legal/info-2021/new-credit-for-caring-ac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操作專用醫療設備:使用霧化吸入器

【視頻】操作專用醫療設備:使用霧化吸入器

本視頻概述了如何協助您的家人或朋友操作和清洗霧化吸入器。使用霧化吸入器可以改善慢性肺病(如哮喘、肺氣腫和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病患的呼吸。霧化吸入器使用起來可能比手持吸入器更方便、更有效。

本視頻概述了如何協助您的家人或朋友操作和清洗霧化吸入器。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aregiving/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操作專用醫療設備:家庭輸液疑難排解

【視頻】操作專用醫療設備:家庭輸液疑難排解

人們會採用很多方式用藥:藥片、藥水、藥膏和注射。他們還可以透過「輸液」方式用藥,指的是透過靜脈管線(IV)直接將藥物輸入靜脈。還可透過這種方式提供額外水分和營養。當口服藥物(經口)無法充分發揮藥效時,可為癌症、充血性心力衰竭、嚴重感染或其他疾病的病患進行IV輸液用藥。

本視頻涵蓋家庭輸液的一個重要方面:當問題出現時加以解決。

本視頻涵蓋四個主要方面:

  • 如何護理PICC輸液部位(通常用於家庭輸液)
  • 如何對輸液裝置或泵進行維護保養
  • 如何安全地儲存、使用和處理藥物及用品

何時應當聯絡醫療服務提供者。

本視頻涵蓋家庭輸液的一個重要方面:當問題出現時加以解決。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aregiving/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操作專用醫療設備:使用氧氣

【視頻】操作專用醫療設備:使用氧氣

氧氣對生命至關重要。當心臟病或慢性肺病(如哮喘、肺氣腫或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使人呼吸困難時,醫療服務提供者通常會建議在家用氧。

本視訊向您展示如何協助家人或朋友使用氧氣設備,使他們享受到氧氣帶來的重要益處——使呼吸更加輕鬆、人更加活躍並改善睡眠品質。視訊涵蓋三個主要方面:

  • 如何使用氧氣設備
  • 如何安全地存放氧氣
  • 何時應當聯絡病患的醫療服務提供者

本視頻向您展示如何協助家人或朋友使用氧氣設備,使他們享受到氧氣帶來的重要益處。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aregiving/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改變我們提供照護的方式:從疫情中學到的經驗教訓

改變我們提供照護的方式:從疫情中學到的經驗教訓

除非事情真的發生,否則很難讓人相信,但照護需求可能隨時產生,危機也可能隨時襲來。COVID-19 疫情迫使我們所有人都面對這一可能性。今年初開始,許多美國人都第一次成為了照護者(Caregivers)。而其中一半是由於 COVID-19 成為照護者的。已經是照護者的人也受到了影響。將近一半的家庭照護者告知,他們的照護責任由於新冠病毒而增加了。

即使有經驗的照護者,也得被迫適應。截至今天的估算,我們可以預計此病毒在未來數年中做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這意味著,當前和未來的照護者們需要在醫療、法律和財務規劃中考慮到病毒因素。

為不可預測之事做好準備

照護者最大的資產是時間。報告指出,在 2020 年,照護者們每週花在照護活動的時間多出九個小時(這可是一整個工作日!)。另外他們還要承受身心負擔,這正在極大增加他們的壓力。做到條理清晰和準備好照護活動將在有照護需要時節省時間並減少壓力。

  • 生活照護規劃文件可以減少照護者的壓力

美國人不喜歡談論死亡。在被問及時,大多數人都同意臨終規劃是重要的,但不到 40% 的人會坐下來白紙黑字地正式寫下他們的規劃。自從疫情以來,我們都在擔心感染病毒的可能性,這種病毒可能對長期健康造成毀滅性影響,並且已經奪走了許多美國年長者的生命。如果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時間談論規劃意外疾病,那麼現在正當時。

所以,請與您的親人談談吧。節慶即將到來,雖然我們可能無法像以往那樣聚會,但我們仍可以聯絡親朋好友。利用這次機會討論生命照護規劃,互相協助制定和分享你們的法律與醫療文件。無論是家庭冠狀病毒危機,還是一些其他的意外事件,您將因已經採取這些措施而從容不迫。

  • 為您的家人以及您自己做好準備

我曾輾轉難眠,思考如果家中有人感染了冠狀病毒該怎麼辦。雖然以前我曾作為照護者制定過災難計劃(住在颶風頻發的佛羅里達州,還要照顧身患癌症並有高度醫療需求的父母,意味著必須要有撤離計劃並囤積生活必備物資),但我卻避免去想如果我生病了會怎樣。

作為癌症照護者,我接種了流感疫苗,然後就只能祈禱了。今天作為照護者和父母,不可避免的現實問題是考慮如果我的直系親屬感染了病毒,我必須自我檢疫隔離的話,我將如何照顧孩子和經營整個家庭(更別提我的工作了!)。

財務安全

在線上搜尋與支援團體中,照護者們經常詢問是否有獲得報酬的方法,以及怎樣在承擔家庭責任時保住工作。特別是當下許多人被停職、裁員和解僱,照護者群體中的這個熱門話題不令人意外。

  • 有償照護

儘管方法不多,但為親人或朋友提供照護是可能獲得報酬的。如果您想瞭解有哪些可用資源,請諮詢您所在州的年長者法律律師。除了政府和保險計劃以外,您的照護夥伴也可能支付薪資給您,同時仍符合他們自己的公共福利資格。

  • 保留工作並獲得照護者福利

工作市場有不確定性。許多人在壓力之下被辭退或自己離職。而其中多數是女性,她們離開工作的比例是男性的四倍。

雖然看似希望渺茫,但新冠病毒卻促使全國工作單位突然加快了家庭照護福利的實施。有更多公司正在提供補貼的年長者或兒童照護支援。並且靈活的工作安排也正在成為常態。估計有四分之三的美國企業現在正提供靈活的工作安排,這主要是受疫情刺激。

增加資源情報和獲取管道

一直以來,照護者都等到大約照護了一年才開始搜尋可能幫助他們的外部資源。在當下困難的時期,我們等不了那麼久。

照護者需要更快地瞭解有哪些協助以及如何獲取。但法律和政策頻繁變化,我們很難跟上腳步。今年,尤其要花時間瞭解為應對 COVID-19 而通過的主要消費者保護法律。退休儲蓄豁免、抵押貸款救濟、公用事業費用援助、稅收抵免和貸款修改法律可以幫助您的家庭支撐生活。知道在哪裡找到免費或低價諮詢服務(比如這裡列出的資源),有助於獲取這些支援。聯絡您當地的區域年長者機構,以及獲取 AARP 樂齡會的資源指南也可能為您指出正確的方向。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欲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

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的文章:

照護者的隔離日記:如何處理恐懼和壓力

關於在COVID-19期間應何時帶摯親去看醫生的4件事

照護準備:為家人規劃的指南

#照護 #照護者 #新冠病毒 #COVID19 #AARP # AARP樂齡會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basics/info-2020/planning-ahead-during-covi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藥物管理生存指南

藥物管理生存指南

作為一名照護者,其中一樣既耗時又壓力大的任務就是為父母管理多種藥物和營養補充品。我是依靠一些安排技巧和追踪所有藥物的方法才能夠撐過去。以下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秘訣。

安排超過一星期(的藥物用品)

多年前,我幫父母安排使用不同的藥盒,讓患有阿茲海默症的爸爸和中風的媽媽能夠更清楚知道他們每日需要吃甚麼藥。有一段時間是爸爸負責裝藥盒的,而在他感到困惑和壓力的時候,我的妹妹Susie負責這個任務。

當我搬到亞利桑那州照顧父母時,我接手了這項任務。我很快地發現,當我已經拿出所有補給藥物來裝滿一個星期的藥盒時,其實再把第二個星期的份量裝好並不需要太多的時間。終於,我決定一口氣補給兩個月的藥盒,這樣做節省了很多時間,也減少了外出購物的次數或網上訂購的時間。

另一個省時的方法是直接從藥房購買預先分類的藥包。多數主要的連鎖店均提供30天的份量,每包裡含有每次需要服用的所有藥物。

設立並持續更新藥物清單
有了完整的清單,在您補給藥盒時幾乎不會忘記任何藥物或用品。而且,還有助於確保其他照護者或應急人員可以輕易地找到這些資訊。

我建議製作至少包含以下類別的圖表或列表:

  • 藥物或營養補充品的名稱,以及份量(例如600毫克片劑)
  • 開處方藥的醫生姓名和電話號碼
  • 功能(血壓、甲狀腺、失智症、抗凝血劑、止痛等)
  • 劑量(例如:600毫克,每天1次; 25毫克,每天2次)
  • 備註(例如通用名稱、特別說明、補充日期或自動補充資訊)

我將清單的副本保存在一個文件夾中,以攜帶至醫生預約或醫院就診。

好好運用科技

使用電腦上的Word或Excel來製造藥物清單,這樣我便可以隨時隨地通過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來存取清單。

一些照護應用程式允許您通過簡單地拍攝藥物瓶來添加有關藥物的資訊,從而簡化了這個程序(不過我還是較喜歡手寫到我的筆記和備註上)。

另外,也有一些令人讚嘆的智能電子藥物盒和分配器。當需要服用藥物時會以鬧鐘提醒,並且在服用或未服用藥物時向照護者發出通知。一些裝置中更可容納數星期的份量,但每次的劑量可能僅限於一定數量的藥物。

在一些醫院和長期護理機構中,甚至還有可以運送藥物的機械人。或許有一天,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在家中使用機械人,並將藥物放入我們的口中!

關鍵在於:設立一個系統、高科技、低科技或兩者混合也好,只要它適合您和摯親使用,並能夠確保用者在適當的時候服用正確的藥物便可以了。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文章:

照護者的隔離日記:如何處理恐懼和壓力

【視頻】管理藥物:服用抗凝血劑

【視頻】管理藥物:使用吸入器

照護準備:為家人規劃的指南

#照護 #照護者 #藥物管理 #AARP樂齡會 #caregiving #caregiver #medication #management #AARP

本文原作者: Amy Goyer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health/info-2020/medication-managemen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失智症照護者處理親人失憶的最好方法

失智症照護者處理親人失憶的最好方法

「我剛告訴過你!」我嚴厲地對母親說,重複提醒她看醫生的預約時間。她看起來很受傷,我馬上感到愧疚。

在我的照護歲月裡,這樣的場景上演了太多次。有時她會辯解說,「你沒告訴過我」我堅持說我告訴過她。其他時候,她開始為自己辯護,而我很明白我該保持沉默。

作為一名從業 25 年的心理學家,我曾給數百名失智症患者的家庭照護者提出建議,不斷糾正他們的認知錯誤是沒用的,如忘記約診、記錯談話內容和記不起他們是否吃過早餐。當面對自己的錯誤時,那些有認知缺陷的人只會感到慌亂,並進一步犯錯。我總是告訴照護者,為了讓你的親人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你必須盡可能地耐心和支持,讓簡單的、無害的錯誤順其自然。

但是為什麼我在和自己的母親踐行此建議時遇到這麼大的困難呢?和許多其他家庭照護者一樣,我也被自己的情緒所困擾。我母親經營過企業和其他工作。她曾非常能幹而且聰明。每天目睹她的光芒日漸暗淡對我來說是痛苦的。我知道,不斷地糾正她,並不能改變她因失智而導致的衰退病程。但在潛意識層面上,這是對我所熟知的那位威嚴的母親慢慢消失的一種拒絕。

家庭照護者需要警惕會帶來安全問題的親人短期記憶缺陷——例如,服藥不當。但他們也必須管理自己的情緒反應,以應對照護接受者的健忘,從而停止給出批判性意見。我們如何能忍受親人失憶?這裡有一些建議。

放下你的記憶

忘記我們受失智症折磨的家庭成員以前的樣子不是辦法。我們清楚地記得他們獨特的個性、特殊的能力和自豪的成就,特別是當我們還能在他們偶爾清醒時瞥見他們是誰的時候。但要接受他們現在的樣子,並幫助他們盡其所能做得更好,我們必須放開對那些強大記憶的把握。考慮使用心智覺知訓練,比如呼吸練習和冥想,以與他們完全進入當下的時刻,即使他們目前的狀況讓你痛苦。我們想要專注和理解,這樣我們就能以同情對待真實的他們,而不是他們本來的樣子。

調整你的期望

期待記憶缺陷的親人記住談話或計畫的細節註定是失敗的,這徒勞且不公平。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把他們當作沒有能力的孩子。相反,我們必須繼續意識到他們日益增長的弱點,並為他們提供足夠的支持,以幫助他們表現得盡可能好——也許是給他們提示或溫和的提醒,以刺激他們的回憶。

想想您的語言的力量

失智症患者,特別是在疾病的早期階段,往往對自己所犯的認知錯誤高度敏感,對自己和他人的批評感到脆弱。我們出於關心、失望或輕率而做出的任何負面評斷都會立即深深刺痛他們的內心,剝奪它們的尊嚴。為了支持我們的親人,加強而不是削弱我們與他們之間的關係,我們需要控制糾正,在他們表現很好的時候再指出來。正面強化是通往安慰的更好途徑。

花點時間去悲傷

我從照護母親的鬥爭中學到的是,找出她的缺點要比處理自己的情緒容易得多。我所經歷的是逐漸失去她的悲傷。沒有人喜歡悲傷——我當然也不喜歡——但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感,它能幫助我們應對失去,並最終治癒傷痛。與憤怒不同的是,這種情緒也能透過交流和同情使悲傷的家庭成員更加親密。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一起為癡呆症帶來的影響感到悲傷,我們可以相互支持,從而記住最重要的東西:我們是一家人。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Barry J. Jacob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health/info-2020/handling-dementia-memory-los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孤立情況增多,識別被疏忽照顧美國年長者的難度上升

孤立情況增多,識別被疏忽照顧美國年長者的難度上升

年長者被疏忽照顧有一些常見的跡象。他不會像以前那樣進行交流,或者她不再對社區或家庭活動感興趣。一個平時很整潔的人可能會顯得邋遢,或者體重急劇下降或增加。曾經整潔的家突然變得破敗不堪,垃圾和郵件堆積如山。情緒或舉止發生變化。然後發生了一次或兩次跌倒。事情看起來很不對勁,或者完全錯誤。

由於新冠病毒,我們的社區和家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孤立。我們不像以前那樣進行社交拜訪或出行。即使舉行節日聚會,規模也更小。照護者可能避免重要的出行和活動,以盡量減少高風險被照護者接觸病毒的機率。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的資料,我們知道孤立是自我疏忽照顧和虐待的主要風險因素。但是,如果我們不能面對面地看照我們的親人,我們又如何知道他們是在疏忽照顧自己或被照護者疏忽照顧?

當疏忽照顧變成虐待。一般來說,疏忽照顧意味著一個人被剝奪了必要的照顧。這意味著缺乏足夠的營養、水分、衛生、醫療或適當的生活條件等。一個人可能因為身體或精神上無法照顧自己而自我疏忽照顧。或者,年长者可能是照護者被動或主動疏忽照顧的受害者。自我疏忽照顧遠比照護者疏忽照顧(或設施疏忽照顧)更常見。

誰有義務提供幫助?所有州都有「強制」檢舉法律,要求某些人檢舉疑似的虐待行為。通常是向州或執法機構進行檢舉。雖然各州和地區的強制檢舉法律有很大的不同,但所有的法律都是為了幫助和保護弱勢群體或年长者。某些專業人員,特別是一線工作人員,如護士和醫生,是常見的強制檢舉人。在一些州,任何懷疑發生虐待的人都必須檢舉虐待行為。

您可以如何提供幫助我們每個人都要相互照料,尤其是在這段新冠病毒肆虐和分離增多的時期。盡您所能彌補差距。安排固定的時間與生活中的年长者打電話或遠距離探訪。利用技術,如跌倒檢測器、視訊會議入口網站和應用程式,幫助您的圈子保持聯絡。

在您的社區中,考慮加入 Meals on Wheels 組織,或成立小組,對獨立生活的年长者和高危家庭追蹤近況。研究將不同世代的人聯繫起來和打破孤立感的虛擬計劃。去拜訪鄰居和朋友,或者請您的親人的鄰居去拜訪他們。

無論您是否有法律義務檢舉,當您看到或聽到疏忽照顧和虐待的跡象時,請採取以下步驟:

如果您認為一個人有迫在眉睫的危險,不要拖延:立即撥 911。

否則,請先向當事人或照護者表達您的關切。為談話做好準備,記下引起您關切的事情。並準備好傾聽他們的觀點。這可能只是與他們或他們所信任的家人、朋友或醫療、法律或財務專業人士溝通,以便你們可以共同制定和實施行動計劃。

如果您不能直接與當事人或護理團隊討論情況,或者已經嘗試過並遇到阻力,但仍然認為需要提供幫助,請瞭解如何在他們居住的州檢舉。

有些警察局有專門的年长者事務組,可能會指導您去找可以提供協助的服務。美國老齡化管理局 (U.S. Administration on Aging) 的公共服務「老年人照護查詢」(800-677-1116) 也可以為您聯絡接線員,他們可以將您介紹給當地的保護服務機構。

如有懷疑,請採取行動。當您努力協助您懷疑是自我疏忽照顧或被照護者疏忽照顧的人時,請慎重地和富有同情心地行事。請記住:我們都有權利故意為自己做出錯誤的選擇。所以,即使您不贊成一個人的生活條件或生活方式的決定,但其嚴重程度可能還不足以被視為疏忽照顧或虐待。

如果您是不定期的訪客或遠距離拜訪,那麼您可能無法全面瞭解一個人的境況或看護人的努力。但無論如何,如果您覺得有疏忽照顧的跡象、有什麼「不對勁」或「錯誤」的地方,請說出來。最壞的情況,唯一錯誤的只是您的看法。但您將已採取了正確的關愛行動,也許可能會挽救生命。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Amanda Singleto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health/info-2020/identify-neglect-during-coronaviru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在COVID-19期間應何時帶摯親去看醫生的4件事

關於在COVID-19期間應何時帶摯親去看醫生的4件事

照護者需要瞭解新政策與程序。

第一項需要注意的是甚麼?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的過敏症專家,同時也是美國過敏、哮喘和免疫學醫學院院長J. Allen Meadows強調:「要清楚規則,不要突然地出現在(診所)門外。」

在計劃醫生預約時,還需要注意以下的四件事:

現在就必須預約嗎?
隨著許多醫生診所重新開放,許多年長者的照護者可能會想去安排一些例行檢查。不過,儘管醫護人員正在努力恢復正常運作,即便採取了適當的預防措施,仍會推遲非緊急預約的安排。 Meadows說:「目前大多數醫生都不建議人民前往診所進行常規檢查。但是,如果您有緊急狀況,請務必去看醫生。」

何謂緊急?如果您的摯親遇到需要立即解決、危及生命或對身體有害的症狀,如呼吸困難、急診或胸痛,請立即將帶他們到急診室或急救中心。至於不需要去急診室就診的症狀,請致電其醫療保健提供者,他們可以決定是否需要為患者診治。

醫療辦公室採取甚麼訪客政策?
如果醫生建議您將摯親帶往辦公室,請在出發前查詢其訪客政策。在新澤西州的Bloomfield市經營牙醫診所的Arthur Yeh說:「目前,我們只允許[安排]病人進入診所。 對於年紀較大的病人,我們會依據需要為他們的照護者破例,但我們也要求,一旦病人辦好手續,照護者應回到車上等候。」

醫院也加強了對照護者的規定。洛杉磯Cedars-Sinai市的Ruth and Harry Roman急診室的急症醫生兼聯合醫學主任Sam Torbati說:「在疫情爆發初期,人人都擔心照護者會可能成為將病毒帶進醫院的帶菌者,這意味著他們無法陪伴患病的家人。現在,由於我們對COVID-19和[個人防護裝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並且有統一的指引,可以容許接待多些的探訪者與家人。」

醫療辦公室或中心針對COVID-19採取了甚麼預防措施?
目前大多數醫療機構,包括影像中心、醫生辦公室、提供門診服務的醫院、急診室和實驗室等,都落力地為其設施進行清潔和消毒,通用口罩、實施社交距離和消毒手部都是常見的做法。病人幾乎都需要在門外探熱和填寫COVID-19問卷。聖塔芭芭拉婦女影像中心鼓勵病人提前預約,這樣可以減少在候診室的時間。其他醫療機構亦採取特別的預防措施,如Fathi的皮膚科辦公室不再為候診者提供雜誌,以防止病毒傳播的風險。

應如何準備親身預約?
照護者和病人都應戴上口罩並準時到埗。如果此行是預約手術的前提,當您致電預約時,請查問患者是否需要進行COVID-19檢測?

如果您的年長摯親當前需要的醫療服務不是急症但迫切的,請攜同一些重要的文件:藥物清單 – 名稱、劑量和服用時間,最好列明剩餘的藥物重配(refill)數量。其次,一份包含症狀、日期和持續時間的病歷,還有就是要向醫生查詢的問題清單。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Barbara O’Dair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health/info-2020/coronavirus-doctors-requirements-caregiver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