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旅行,是否需要 COVID-19 疫苗?

要旅行,是否需要 COVID-19 疫苗?

旅遊業(更別提遊客了)都迫切希望回歸正常狀態,像疫情以前那樣再次坐飛機、遊輪和自駕遊。現在,COVID-19 疫苗正分批接種,許多人都希望這將是幫助我們再次走上旅程的關鍵。專家提供了一些答案,回答了有關疫苗對旅行可能影響的重要問題,以及哪些方面至少在數月內不會改變(提示一下:戴口罩和其他預防措施的需要)。

乘飛機是否需要 COVID-19 疫苗接種的證明?

有可能。航空公司迫切希望旅客能避免在目的地檢疫隔離,也迫切希望取消國家之間的一攬子旅行禁令(繼而將幫助刺激航空業的復甦)。現在,航空公司也開始測試數位「健康護照」,此類護照能可靠地證明乘客的陰性測試結果,並最終證明他們的疫苗接種狀態。

他們也能夠向使用者提供一份更新的健康要求清單,以及針對全球目的地的警告。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 (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正在開發一款健康應用程式,叫做 IATA Travel Pass,將允許旅客在其行動裝置上存放驗證過的測試或疫苗接種結果。此應用程式正接受十多家國際航空公司的測試,包括澳洲的 Qantas 和 Air New Zealand。

CLEAR 是一項允許其會員加速通過安檢的私人預篩檢計劃,正在與一款相似應用程式 CommonPass 的建立者合作,該應用程式由非營利組織 Commons Project 和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開發,正在成立一個受信任醫療保健提供者註冊中心以及報告結果的標準格式。乘客將能夠在家接受 COVID-19 測試,將測試傳送到實驗室,然後將結果上傳到 CommonPass 應用程式。在旅客到達目的地時,將掃描他們的 QR 碼,證明他們可以安全入境。最終,此應用程式可以並且理應用於上傳疫苗接種狀態,起到一種免疫護照的作用。

Qantas 以及其他航空公司,包括 Virgin Atlantic 和 United,也正在測試 CommonPass。

Qantas 首席執行官 Alan Joyce 在 11 月份說,該航空公司可能對往返於澳洲的所有乘客強制規定 COVID-19 疫苗接種(其長途航班預計於 10 月份恢復)。

但對於國內航班,可能不要求 COVID-19 疫苗接種;Delta 的 CEO Ed Bastian 告訴 Today 節目,「無論是航空公司執行還是國際當局執行」這可能僅對國際旅行適用。Bastian 在 1 月份說,即使是 COVID-19 測試要求也將對國內旅行造成負擔。Alaska Airlines 表示,該公司未計劃要求疫苗接種,並且相信,通用的戴口罩等措施以及飛機上高效的 HEPA 過濾器是充分的防傳染措施。

但該航空公司(連同 American Airlines 和其他幾家航空公司)已開始使用一款叫做 VeriFLY 的行動應用程式,其作用就像健康護照一樣,允許國際訪客驗證他們的 COVID-19 測試呈陰性,並且現在已對進入美國的所有國際航空旅客作此要求。

對於這些應用程式仍存有的諸多疑問之一是:這些應用程式如何與傳統的紙質護照整合。

一些國家是否可能要求 COVID-19 疫苗接種才准許入境?

有可能,至少是作為使訪客避免檢疫隔離等限制措施的一種方式。康乃狄克州紐黑文大學的招待業和旅遊業教授 Jan L. Jone 說,一些非洲國家已對黃熱病等疾病要求免疫接種,所以這是有先例的。「所以,我確實認為一些地方會特別作此要求。就算沒有這樣的要求,也會有檢疫隔離等要求。」

線上旅程規劃服務 Travelstride 的創始人兼 CEO Gavin Delany 表示贊成,並提到,要分清不同的要求可能讓旅客一頭霧水,「因為一些國家很可能基於旅客的年齡、原國家的感知風險和政治因素制定入境規則和疫苗接種規則的層級。」

而各國已經做出了一些謹慎的嘗試。1 月份,冰島成為向其公民提供疫苗證書的首批國家之一,以幫助其公民避免某些入境限制。冰島也認可其他國家的疫苗護照,如果訪客出示完整 COVID-19 疫苗接種的證明,則允許他們略過 COVID-19 測試或檢疫隔離規則。瑞典和丹麥也正在研究類似的疫苗護照。

現在,喬治亞國已宣布:「所有國家乘飛機旅行的公民……如出示文件,證明任何 COVID-19 疫苗接種的完整過程(兩劑),則可以進入喬治亞。」否則的話,他們需要做 COVID-19 測試並填寫一份特殊的申請表,具體看來自哪個國家。羅馬尼亞也對接種了疫苗的訪客免除測試。

在被問及是否可能在美國發行類似種類的疫苗護照時,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s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主任 Anthony Fauci 在 1 月份告訴 Newsweek:「什麼都可以商量。一切都有可能,這是當然的。」

一家專注於職場健康(包括航空公司和郵輪)的諮詢公司 WorkCare 的醫學主任 Anthony Harris, M.D. 說,甚至還有可能個別州要求訪客接種 COVID-19 疫苗,就像他們要求公立學校學生出示某些疾病的疫苗接種證明一樣,比如小兒麻痹症和 A 型肝炎。Harris 認為「這將很可能,儘管各州會有不同的流程,州將選擇是否強制規定疫苗接種和證明疫苗接種紀錄。」

公眾似乎支援這種要求:一項由 The Points Guy 對 2,415 名成年人做的調查顯示,三分之二 (67%) 已接種疫苗並希望旅行的人表示,他們更有可能前往要求疫苗護照的目的地或使用有此要求的服務提供商。

那麼郵輪旅遊呢?

自從去年春天郵輪疫情暴發後,美國的郵輪業一直在暫停中,而 Carnival 和 Holland America 等大型郵輪公司計劃最早在 6 月份才重新開始營運。CDC 希望他們首先證明,他們實施了有效的安全規範,可以預防 COVID-19 的傳播。同時,一些郵輪公司已決定要求所有乘客完全接種 COVID-19 疫苗。計劃於 7 月份開始巴哈馬巡遊的 Crystal Cruises,是第一個這樣做的大型美國郵輪公司,該公司要求上船的每個人都在出發前至少兩週完全接種疫苗,沒有例外。公司在其網站上聲明「目前,我們無法接待沒有接種疫苗的任何賓客」。

以密西西比河沿岸巡遊知名的河流郵輪公司 American Queen,也已經宣布,從 7 月 1 日開始,所有乘客和船員將需要接種 COVID-19 疫苗。他們也需要在出發前接受病毒測試。該公司 CEO John Waggoner 說:「我需要一個新的行銷口號『我們做到 200% 的保護』,或者類似的口號,」並提到 1 月份的預訂量超過 12 月份 35%。

同時,在歐洲,英國旅遊公司 Saga 宣布,公司在 5 月份恢復營運後,旅行者將需要在出發前至少 14 天接種疫苗。

一家旅行機構網路 Cruise Planners 的 CEO 兼創始人 Michelle Fee 說,對於尚未宣布疫苗要求的郵輪公司來說,一項重要的因素是他們將造訪的國家是否要求乘客出示 COVID-19 疫苗接種的證明。「如果他們想停靠某些停靠港,那麼一些國家可能作此要求。」

接種疫苗後,是否可以就像 COVID-19 之前一樣出行?

專家說,絕對不行。至少一段時間內不行。美國仍處於危機階段,因為 COVID-19 病例和相關死亡的數量繼續在上升。雖然目前 COVID-19 疫苗(Johnson & Johnson、Pfizer-BioNTech 和 Moderna 的疫苗)能夠非常有效地防止接種者感染,但接種疫苗的人仍可能作為無症狀攜帶者將新冠病毒傳播給他人,所以在疫苗分發的早期階段,還不能下最終論斷。另外,在兩劑疫苗後,免疫力會持續多久也不明確。

出於這些原因,即使是接種了疫苗的人也將需要在公共場合遵循戴口罩和保持安全社交距離的建議,WorkCare 的 Harris 說,在美國至少「要等到我們達到了群體免疫的神奇數字,這大約為 1.96 億人」。(CDC 已對疫苗接種者放鬆了在一些社會環境中的限制。)

Harris 補充說,我們希望每個人都繼續在近期戴口罩和採取其他預防措施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們不想看到在一個要求戴口罩的環境中,有一小撮人不戴口罩走來走去。這對目前還未及時獲得疫苗的人來說,簡直是令人尷尬的示範。」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Christina Ianzit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travel/travel-tips/safety/info-2021/covid-19-vaccines-and-travel.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完成全部疫苗接種?CDC 建議和提醒

完成全部疫苗接種?CDC 建議和提醒

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負責人在週一表示,如果您已完成最後一劑 COVID-19 疫苗接種已至少兩週,並且您的子女、孫輩或朋友都屬於冠狀病毒重症低風險人群,那麼您便可以自由拜訪那些居住在獨戶房屋中的親友,而無需佩戴口罩或保持 6 英尺的距離。

CDC 的新建議表示,您可以與其他已完成全部疫苗接種的人在室內交談,而無需佩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離。CDC 還表示,即使接觸過 COVID-19 感染者,但只要未出現症狀,已完成全部疫苗接種的人便不再需要隔離或接受檢測。

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的說法,如果自您接種第二劑輝瑞 BioNTech 兩針疫苗或第二劑 Moderna 兩針疫苗,或接種強生一針疫苗已過去至少兩週,您便可被認為「已完成全部疫苗接種」。截至 3 月 7 日,CDC 報告已有 9,000 萬美國人接種了至少一劑 COVID-19 疫苗,近 3,100 萬人完成兩針接種。在接種至少一劑疫苗的人群中,55% 的人為 65 歲或以上;而在完成全部疫苗接種的人群中,則有 51% 的人年齡為 65 歲或以上。

CDC 負責人 Rochelle Walensky 在冠狀病毒簡報會上說:「今天發佈的建議只是第一步。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接種疫苗,科學和證據不斷發展,以及全國疫情趨勢的變化,我們將持續更新此指南。重要的是,我們的指南必須在顧及對已完成全部疫苗接種的人群的風險、對尚未接種疫苗的人群的風險和 COVID-19 在更大範圍內社區傳播的影響,與滿足我們的整體利益,即如每個人所期望的那樣恢復日常活動、恢復進行生活中我們所鍾愛的活動之間進行權衡。」

Walensky 還說,未接種疫苗的人如果年齡小於 65 歲且沒有癌症、心臟病或糖尿病等潛在疾病(這些因素都可能增加他們住院甚至死亡的風險),則可被認為 COVID-19 重症風險較低。

Walensky 說,CDC 並未修改其出行指南,這意味著人們還是應避免不必要的出行。她說:「我們希望讓祖父母們能夠去探望他們的身體健康、居住在附近的孩子和孫輩。」

CDC 還要求已完成全部疫苗接種的人繼續採取我們在疫情期間制定的許多 COVID-19 預防措施。CDC 要求,若已完成全部疫苗接種的人要拜訪尚未接種疫苗、居住在多戶房屋中且周圍有 COVID-19 重症高風險人群的人,則其必須:

  • 佩戴合適的口罩。
  • 與非同居者保持至少 6 英尺的距離。
  • 避免大型和中型的面對面聚會。
  • 如果出現 COVID-19 症狀,請接受檢測。
  • 遵循雇主發佈的指南。
  • 遵循 CDC 和衛生部門對於出行要求和建議。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Dena Buni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dc-guidance-after-covid-vaccination.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出行:您應知道的事項

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出行:您應知道的事項

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繼續強調,居家隔離仍是保護自己和他人免受 COVID-19 感染的最佳做法。

儘管每天接受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 (TSA) 安檢的航空旅客數量較往年有所減少,但近期仍有大幅上漲 — 舉例來說,從去年 4 月時每日不足 10 萬名旅客的低點,到今年 2 月 9 日已上漲至超過 617,000 名旅客(儘管這仍然比去年同一天的 165 萬名航空旅客的人數要少得多)。

您可以採取以下措施來降低飛行風險。

在機場

西北大學芬伯格醫學院傳染病學教授 Robert Murphy 醫學博士說:「隨身攜帶酒精消毒巾,擦拭你碰觸到的任何東西。」

美國機場和主要航空公司報告稱他們會遵循 CDC 指南對公眾接觸面進行消毒:每天多次用消毒劑清潔所有值機亭、售票櫃檯、登機口以及所有其他經常接觸的區域,並會在所有檢票和登機區域提供免洗抗菌洗手液。

各大航空公司也要求乘客在機上以及在其服務的所有機場全程佩戴口罩(除了進食或飲水時)。不遵守規定的人將面臨被禁飛的風險。

TSA 要求旅客在機場安檢期間加強預防措施,包括將錢包、電話和鑰匙等個人物品放在手提袋中,而不要放在塑膠安檢箱中,並與其他人保持 6 英尺的距離。TSA 官員必須佩戴口罩和手套,並在對一位乘客進行搜身檢查後更換手套,而旅客也被要求必須佩戴口罩。

旅客可以將裝有液體洗手液的容器(最大容量為 12 盎司)裝在隨身攜帶的袋子中;而在此之前,允許攜帶的液體容器最大不超過 3.4 盎司。自 2020 年 3 月 1 日起,旅客可以憑已過期的駕駛執照搭乘飛機,「在到期日期後一年內,以及在 COVID-19 國家緊急狀態後 60 天之內,旅客可以在登機口將其過期駕駛執照作為可接受的 ID。」(由於疫情爆發,有些人可能無法為其證件辦理續期。)

請注意,您可以在 10 月 1 日前使用駕駛執照登機,但在此之後,您將需要經安全增強的真實 ID 來通過機場安檢,普通駕駛執照將不再被接受。 截止日期推遲了一年。

在飛機上

CDC 要求乘客和機組人員在登機、下機以及飛行期間全程佩戴口罩。航空公司還加強了消毒流程,並透過讓乘客按照從後至前的順序登機,以盡量減少密切接觸。有些航空公司會隔擋中間座位,以實現社交隔離。(達美航空表示將至少在 4 月之前如此操作。)他們指出,哈佛大學 10 月的一份報告表示,疫情期間出行並不比去雜貨店的風險更高。哈佛大學陳慶熙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人員認為,「由於機上空氣過濾系統和對乘客戴口罩的要求,在飛行中感染 SARS-CoV-2 [COVID-19] 病毒的風險相對較低。」

環境保護署 (EPA) 稱,美國所有主要的航空公司都為其飛機配備了高效微粒空氣 (HEPA) 過濾器。該過濾器可清除至少 99.97% 的灰塵、花粉、黴菌、細菌和小至 0.3 微米的懸浮顆粒。CDC 對此表示贊同,並在其疫情期間出行指南中提到了這一點,「由於機上空氣流通和空氣過濾的方式,大多數病毒和其他細菌在飛行中不易傳播。」

但 CDC 也指出,「我們並不知道這種出行方式是否會比其他方式更加安全」,但飛行期間將很難做到社交隔離。Murphy 建議旅客「將座位、扶手和餐桌 — 任何你會碰觸到的地方 — 擦拭乾淨。若有觸控螢幕、遙控器或其他裝置,您也需要在觸摸它們之前將其擦拭乾淨。」

他補充說:「如果身邊有人生病,請下飛機。」

變更/取消行程

供應商正試圖透過對變更或取消手續費實行暫緩措施來解決旅客對近期出行的擔憂(請參閱下文的航空公司政策,以獲得更多資訊)。航空公司還將允許旅客免費變更和取消新預訂,並在某些情況下提供大幅折扣。

許多旅行社已暫停近期旅行。例如,非營利性教育旅行公司 Road Scholar 已取消了 4 月 30 日之前的所有計劃。Collette 將在計劃出行日期前 30 到 45 天根據具體情況決定是否取消計劃。

CDC 解除了對郵輪的「禁航」令,取而代之的是「有條件航行令」。分階段重新開放計劃要求各航線首先證明其有一定的流程和設施(如,檢測能力和隔離區),以幫助防止 COVID-19 在其船上擴散。許多航線將其計劃重新開放日期推遲到了春季。例如,Holland America 宣佈其至少在 5 月 1 日前不會開放航線,而 Princess Cruises 則在近期宣佈要在 5 月 14 日之後才重新開放航線(此前它僅取消了 3 月 31 日之前的郵輪)。

連鎖酒店也放寬了取消政策,免除了通常適用於不可退還房價的變更和取消費用。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travel/travel-tips/safety/info-2020/coronavirus-and-travel.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10件完全疫苗接種者需要瞭解的事情

10件完全疫苗接種者需要瞭解的事情

如果自接受最後一劑 COVID-19 疫苗已過了至少兩週,那麼要恭喜您了!現在,您已被視為「完全疫苗接種者」。您已經裝備了我們最好的武器,可抵禦已在全球導致逾 260 萬人死亡並以難以想像的方式擾亂我們生活的病毒。

這真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但在扔掉口罩、辦派對之前,務必要記住,新冠病毒仍在傳播,大部分美國人仍未接種疫苗,所以預防措施對於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來說仍有必要。

CDC 已發布了一些完全疫苗接種者注意事項的具體指導意見,而 AARP 樂齡會也請專家回答了疫苗接種後在生活方面的其他常見問題。既然您已接種了疫苗,那麼您應該瞭解以下 10 點注意事項。

1. 您仍需要戴口罩

儘管 COVID-19 病例數已從 1 月份的高峰下降,但新冠病毒仍在美國傳播,也出現了新的和傳染性更強的變種。所以,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對於幫助減緩其傳播仍有重要作用,直至我們達到群體免疫,即估計 70% 至 85% 的人口接種了疫苗。

NYU Langone Health 的過敏專家、免疫學專家兼 COVID-19 疫苗臨床試驗研究員 Purvi Parikh, M.D. 說:「在更多人接種疫苗前,戴口罩很重要,不只是保護你自己,還要保護其他人。」

戴口罩也將幫助減緩新冠病毒變種的傳播,並且預防出現新的變種,因為病毒不傳播,就不會變異。

2. 您仍然可能感染 COVID-19

這是專家不希望您立即扔下口罩的另一個原因。儘管在美國授權緊急使用的所有三種疫苗都被認為可高度有效預防 COVID-19 造成的重病和死亡,但您仍有機率感染此病毒。

在臨床試驗中,Pfizer-BioNTech 和 Moderna COVID-19 疫苗在兩劑後有大約 95% 的有效性預防有症狀的 COVID-19。Johnson & Johnson 疫苗在多國臨床試驗中有 66.1% 的有效性,在美國試驗中有 72% 的有效性。

Parikh 說:「疫苗的意義在於防止死亡或住院。但你仍可能生病。」

3. 您可能傳染別人

New York-Presbyterian/Weill Cornell Medicine 主持 COVID-19 疫苗試驗的傳染病專家 Kristen Marks, M.D. 說,還有小的概率,您可能感染該病毒,但沒有意識到,然後您可能將病毒傳播給未接種疫苗的人。

她說,研究人員仍在研究疫苗是否能預防該病毒的無症狀傳播;早期資料表明,很可能預防傳播。但證據只是初步的,還需要更多研究。

4. 您可以造訪朋友和家人

CDC 說,完全接種疫苗者可以與同樣完全接種疫苗者在室內聚會,不用戴口罩或保持身體距離(如果您選擇這樣做),因為任何人感染的機率都很小。

CDC 說,您也可以與單個家庭中未接種疫苗的人在室內相處,不用戴口罩或保持身體距離(如果您樣選擇這樣做),只要沒有人有更高的風險因 COVID-19 生重病,也沒有人與風險較高的人住在一起。

這表示您可以造訪(和擁抱!)未接種疫苗的子女和孫子女。CDC 說,重要的是,要防止未接種疫苗的家庭混合在一起。該機構給出了一個範例:如果完全接種疫苗的祖父母正在造訪未接種疫苗的女兒和她的孩子,而女兒的鄰居(未接種疫苗)也過來造訪,那麼大家應在室外見面,每個人都戴緊密貼合的口罩並且保持身體距離(至少 6 英尺)。這是為防止兩個未接種疫苗家庭對彼此造成的風險。

5. 暴露後無需檢疫隔離

CDC 說,接觸新冠病毒感染者後,只要沒有出現任何症狀,您就不用檢疫隔離或做測試。但是,如果您出現咳嗽、發燒、呼吸短促、腹瀉或其他 COVID-19 症狀,那麼您就應該做測試。

6. 您應該隨身攜帶疫苗紀錄卡

Parikh 說,未來,您在出行、在某些行業工作或出席大型活動時,可能需要疫苗接種的證明。其他幾個國家已經在籌劃一套驗證系統,而在美國,一系列私人公司正在研究建立一種將包括您的疫苗接種狀態的數位護照。Parikh 補充說:「很明顯,您的疫苗卡目前是您的主要證明。」

您的疫苗卡也可以用於確認您接受的是哪種疫苗,以及如果需要加強劑的話,您是何時接受疫苗的。一些人為疫苗卡做塑封處理;保留疫苗卡的另一種方式是拍照,並存放在手機裡。如果您沒有帶著疫苗卡,那麼為您給用疫苗的提供者應該有疫苗接種的電子或紙質紀錄。

7. 仍不鼓勵旅行

儘管航空公司的乘客數量一直在上升,但 CDC 仍不建議旅行,即使是已經接種疫苗的人。在 3 月 8 日解釋此決定時,CDC 主任 Rochelle Walensky 說:

「就旅行來說,我們所知的是:每次旅行人數激增,這個國家的病例數就激增。我們知道許多變種都來自國外,並且我們知道旅行走廊是人流混雜密集區。我們正在努力限制當前時期的旅行,而我們也希望我們下一次的指導意見將對疫苗接種者可以做什麼提供更多科學指導,或許也包括旅行。」

8. 現在是看醫生或牙醫的好時機

無數美國人由於疫情暫停了他們的醫療保健。既然您已經接種了疫苗,那麼是時候安排您推遲的結腸鏡檢查、洗牙或非急需手術。美國麻醉醫師學會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主席 Beverly Philip, M.D. 說:「在接種疫苗後,現在是一年多來做手術最安全的時候。」

唯一建議您暫停立即做的可能是乳房 X 光攝影。CDC 說,許多婦女在接種疫苗後,腋下的淋巴結起水腫。儘管水腫是身體形成對抗新冠病毒保護機制的正常徵象,但它可能造成乳房 X 光攝影讀數誤報。鑒於此,一些專家建議在完全接種疫苗後,等待四到六週再做乳房 X 光攝影。

9. 您可能需要加強劑

Marks 說,我們可能需要一針加強劑有兩個原因:一是我們的免疫力自然消耗,二是病毒變化太大,我們透過現有疫苗獲得的免疫力證明不夠用。

研究人員仍不知道疫苗形成的免疫力將持續多久。Marks 說:「我們正在蒐集資料。3 期試驗是去年夏天才開始的,而資料要滯後幾個星期。」

當前的疫苗應能提供一些保護,預防現在傳播的新冠病毒變種。但一些病毒包含著變異,可能使病毒躲過透過疫苗產生的一些抗體。疫苗製造商正在努力研製加強劑或其疫苗的更新版本,以提高抵禦這些變種的有效性。

可能的情況是,我們將需要定期接種某種 COVID-19 疫苗,或許每三年一次或每年一次,就像流感疫苗一樣。

10. 回歸正常取決於群體免疫

在生活可以完全回歸正常之前,專家說,我們首先需要實現群體免疫,即有足夠多的美國人接種了疫苗,顯著減緩了病毒的傳播。對於我們將何時實現群體免疫,估計是從今年夏天到 2022 年初。

Marks 說:「我對在夏天實現群體免疫持樂觀態度,屆時感染率將自然下降,而我們能夠接種疫苗的人數將使得病毒不再這樣快速的傳播。不穩定因素就是變種。」

將影響時間線的因素包括願意接種疫苗的美國人比例、一種疫苗能多快獲得授權為兒童接種,以及疫苗抵抗病毒更具傳染性變種的有效性。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fully-vaccinate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 疫苗對女性的副作用更為強烈

COVID-19 疫苗對女性的副作用更為強烈

Ronni Loundy 在接種第二劑 Moderna COVID-19 疫苗後的第二天幾乎無法下床。

她的丈夫 Marc 也在同一時間接種了疫苗,但他卻幾乎沒有反應,甚至還出門打了高爾夫,這也讓 Loundy 大為驚訝。

來自弗羅里達薩拉索塔、現年 71 歲的 Loundy 說:「我臥床不起、高燒 101 度、打冷顫、噁心,還要經歷所有這些症狀,而他卻在打高爾夫。」

Loundy 並不是唯一注意到這種性別差異的人。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的資料顯示,在接種 COVID-19 疫苗後出現副作用的人群中,女性人數要多於男性。

資料顯示,在接種 COVID-19 疫苗後的第一個月內,女性報告了 79% 的疫苗副作用,但在接種疫苗的人群中卻僅有 61.2% 為女性。

另外,對疫苗的嚴重過敏反應也大多發生在女性中。全身型過敏反應極其罕見,但 CDC 資料顯示,報告的所有 19 例對 Moderna 疫苗產生全身型過敏反應的人均為女性,而在報告的 47 例對輝瑞 BioNTech 疫苗產生的過敏反應中,女性便佔 44 例。

男性可能不會報告副作用

醫生和性別專家表示他們對女性的反應更強烈並不感到驚訝。

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 Novant Health 醫學中心骨科醫生、女性神經病學及頭痛中心負責人 Megan Donnelly 說道,「我們以前也遇到過這種情況。如果回顧流感疫苗資料,你會發現女性報告副作用和嚴重反應的情況更多。」

專家表示,男性報告接種疫苗後反應的可能性要比女性低,因為對男性的刻板印像要求他們隱忍不發。

「我們的文化是否讓男性在出現症狀時不願意說出來?很有可能,」斯坦福大學醫學院過敏症專家、免疫學家和傳染病專家 Anne Liu 如此說道。

但是 Liu、Donnelly 和其他專家也表示生物學差異也會起到一定作用。

女性有更強的免疫反應

從歷史上看,女性對疫苗的免疫反應要強於男性,專家認為這最有可能是導致女性對疫苗出現更強烈的副作用的原因。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的性別差異研究科學家 Rosemary Morgan 說:「這意味著女性的免疫系統正在對疫苗做出反應,這是一種積極的現象,因為它告訴你疫苗正在起作用。」

Morgan 表示,在研究中,女性和女孩在接種流感、黃熱病、狂犬病、甲型和乙型肝炎以及 MMR(麻疹、腮腺炎和風疹)疫苗後,產生的抗感染抗體比男性更多。

女性更強的免疫反應也是為什麼她們通常更容易抵抗敗血症、肺炎和現在的 COVID-19 等感染。研究表明,在感染 COVID-19 的患者中,男性需要重症監護的可能性幾乎是女性的三倍,而且男性中的死亡率也更高。

但另一方面,女性中患狼瘡、類風濕關節炎和牛皮癬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可能性是男性的兩倍,這也是她們強烈的免疫反應的另一個後果。在這些疾病中,人體的免疫系統會錯誤地攻擊人體,引發炎症。

Donnelly 說,同樣的現象也可以解釋為何女性「更難痊癒」— 即使 COVID-19 倖存者體內已不再有冠狀病毒,但其症狀仍可能持續數月。Donnelly 說,許多醫生認為這種情況並不是由病毒本身引起的,而是因為「即使在清除病毒後,免疫系統也會過度運轉並繼續發揮戰鬥力。」

荷爾蒙、基因也可能有所影響

專家尚不確定到底為何男性和女性會有如此不同的免疫反應,但這其中可能涉及荷爾蒙的作用。研究表明,大量的睾丸素與免疫反應減弱有關,而雌激素和黃體素則似乎可以增強人體的防禦能力。

一項於 2021 年 3 月在《胸腔》(Chest) 雜誌上發表的小型研究發現,對住院的男性 COVID-19 患者使用女性荷爾蒙黃體素可改善其臨床結果。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肺和重症監護醫學科醫師 Panagis Galiatsatos 醫學博士指出,科學家還辨識出 X 染色體上存在的幾個與免疫相關的基因。男性只有一個 X 染色體,而女性則有兩個。

Galiatsatos 說,如果你的一個免疫基因存在缺陷,那麼當病毒入侵時,你的反應就會減弱。他說:「但是女性有儲備,多出來一條 X 染色體可以使她們得到補償。」

劑量是否更適合男性?

藥物開發中的性別偏見和疫苗劑量大小也可能與這種現象有關。Morgan 說,歷史上一直將女性排除在許多臨床試驗和研究之外。即使是現在,在測試疫苗和藥物時也很少報告按性別分類的資料。

「女性接受的劑量會超過她們所需嗎?」摩根問道。「女性體型更小、肌肉更少,女性的代謝方式也與男性不同。」

她認為較低的劑量可能更適合女性,並且副作用也會更少。

幸運的是,COVID-19 疫苗的大多數副作用(包括頭痛、發燒和冷顫)都是輕度的,並能在幾天之內消失。

Donnelly 說,在她接種第一劑 COVID-19 疫苗後的第二天,她感到疲倦和痠痛,而她的丈夫卻感覺很好,甚至可以「修整一下整個院子」。但她也提到了幾個積極的方面:「我記得當時在想,太好了,這是我的身體正在工作,代表將來我會受到保護。」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women-covid-vaccine-side-effec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年長者再次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更高

年長者再次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更高

《刺胳針》(The Lancet) 發表的一項大型研究揭示,曾感染過新冠病毒的 65 歲及以上年長者,比年輕人更有可能再次感染。

該研究考察了丹麥約 400 萬人的再感染率,發現新冠病毒檢測曾顯示陽性的絕大部分人,至少在六個月時間內不會再感染病毒,並且再感染很罕見。

但是,研究顯示,曾感染過的 65 歲及以上的年長者,不再發生感染的機率只有大約 47.1%,而年輕人群的不再感染率達 80.5%。

研究的作者們說,隨著我們的年齡增加,免疫系統弱化的事實很可能是這種差異的原因。

傳染病專家兼田納西州納許維爾 Vanderbilt Vaccine Research Program(范德比爾特疫苗研究計劃)的主任 C. Buddy Creech, M.D. 解釋說:「我們知道,當我們年齡增大時,我們免疫系統的穩健性就衰弱。所以,我們要給年長者打帶狀皰疹增強劑和高劑量流感疫苗,或者含有被稱為輔助劑的特殊免疫刺激物的流感疫苗。」

自然免疫是不夠的

該研究強調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和打 COVID-19 疫苗的重要性,即使有些人曾感染過新冠病毒,尤其是年長者。研究的作者們寫道:「我們不能依賴自然保護,尤其是年長者。」

Creech 說,已經在美國授權的新冠病毒疫苗能提供顯著強於自然免疫的保護。他說:「如果考察 100 名曾感染過 COVID 的人,則會看到他們的免疫反應可能各不相同。這通常與多種因素相關,包括首次感染的嚴重程度。但如果你觀察對疫苗的免疫反應,這些反應就要遠更強烈和更一致。」

好消息是,研究「未發現證據」表明病毒檢測呈陽性後的六個月時間內感染者的免疫力會下降。

作者們提到,在鑑定和出現新的、傳染性更強的菌株(被稱為變種)之前,他們的研究分析了 2020 年春季和秋季的新冠病毒檢測資料。其中一些最值得注意的變種含有一種突變,可能讓病毒躲過透過自然免疫或當前疫苗產生的一些抗體。

《刺胳針》在隨該研究發表的評註中表示:「如果有需要的話,那麼這些資料都確認了,對於 SARS-CoV-2,希望透過自然感染獲得保護免疫非我們能力所及,而用高功效的疫苗在全球推行疫苗接種才是長久之計。」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reinfection-over-65.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脂肪肝:馬上減肥的另一個可怕理由

脂肪肝:馬上減肥的另一個可怕理由

Cesar Alvarez 一生滴酒不沾。所以當他在 47 歲,醫生告知他的肝出現問題時,他很驚訝。Alvarez 一直在吃高劑量的止痛藥,用於管理膝蓋手術後的康復,而最初,醫生將檢測結果異常歸因於藥物。但幾個月後,Alvarez 開始感覺不適。

Alvarez 回憶道:「我失去了一切動力。哪怕從家出來上車都讓我疲憊不堪。然後,我的皮膚開始變黃。」他的醫生建議他做肝活檢,結果顯示 Alvarez 得了非酒精性脂肪肝病,或簡稱 NAFLD,這是一種最先在 1980 年代發現、曾經很罕見的病症。

Alvarez 的問題是他在洛杉磯當消防員時開始的,那時他在工作中受了重傷,臥床長達一年。由於身體不能動,他迅速增重 30 磅。他的醫生推斷,他的體重增加,再加上可能由於止痛藥的加劇,造成他的肝臟累積了在活檢中顯示的脂肪,並且造成病況急轉直下。

肥胖和您的肝

我們大部分人雖然沒有完全「臥床不起」,但過去一年我們的體力活動顯著減少。這意味著一系列與體重相關的各種健康問題增多,包括 NAFLD,這影響著估計 8,000 萬到 1 億美國成年人。其發病率上升與肥胖上升是併行的,後者在三十年間從美國人口的約 23% 上升到 42.5%。

對大部分人來說,脂肪肝是良性的無症狀狀況,有時候當血液化驗顯示肝酶有輕度增加時,或者膽囊超音波檢查發現肝臟有脂肪囤積時,會無意被檢測出來。但由於脂肪肝通常不會進展成為疾病,所以一直未建議對此做常規篩檢。

然而,少數人會像 Alvarez 一樣發展成更嚴重的情況,即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或簡稱 NASH,這是一種可以發展成纖維化(疤痕)和肝硬化的肝炎形式。據估計,3% 至 12% 的普通人群會患上 NASH。患病率上升得如此之快,我們很難預測會在什麼時候趨於平穩。紐約 Mount Sinai Health System 西奈山伊坎醫學院肝臟醫學研究所主任 Douglas Dieterich, M.D. 說,2018 年,脂肪肝的併發症成為肝衰竭的主要原因,也是肝移植最常見的原因。

篩檢還是不篩檢

患有脂肪肝的人往往還有高膽固醇、高血糖和高血壓。這就是為什麼那些患有非酒精性脂肪肝加上其他危險因素的人的總體死亡率增加了 35%,主要是由於某種形式的心血管疾病。

一些專家建議脂肪肝患者做活檢,尤其是有相關危險因素的人。但對 NAFLD 常規使用活檢是有爭議的。

肝臟活檢是一種侵入性程序,在極少數情況下可能是致命的,特別是年長者和有肝硬化、低血小板計數或出血問題的人。非侵入性診斷方法,如超音波檢查,不如活檢可靠,但可用於預測肝臟瘢痕和估計風險。

而肝臟專家兼 UCLA 臨床醫學榮譽教授 Ronald Koretz, M.D. 說,他認同一條醫學格言,即醫生不應該要求做不會改變治療方法的檢測。他說,這對脂肪肝來說尤其重要,因為建議仍然不變:超重患者要運動和減肥,同時治療基礎疾病,如糖尿病和高膽固醇。

控制體重

如果您明顯超重,尤其是腹部,或認為您有患 NAFLD 的風險:

  • 減重。您應該減掉 7% 到 10% 或更多的體重,目標是將您的身體質量指數 (BMI) 降低到 40 以下,或者如果您有肥胖相關的疾病,如糖尿病,則降低到 35 以下。但不要太快。每週減重超過 1 到 2 磅,會反常地增加脂肪肝。
  • 小心額外糖分。這不僅是指日常食用的白砂糖,還有在包裝食品標籤上顯示的玉米糖漿、大麥芽和各種以「糖」字結尾的化學術語(如果糖、右旋糖或蔗糖)。尤其要注意高果糖玉米糖漿。研究表明,果糖比脂肪更容易導致脂肪肝疾病。
  • 走出家門,享受樂趣。運動已被證明有減肥以外的好處(例如,對抗炎症)。
  • 向醫生諮詢。您可能想討論減肥手術來減輕體重。該手術有其自身的風險,但對於病態肥胖或肝功能衰竭的患者來說,這可能是一種選擇。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Jeanne Lenzer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fatty-liver-diseas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研究 COVID-19 再感染的可能性

研究 COVID-19 再感染的可能性

隨著巴西的病毒株似乎導致 COVID-19 再次感染的消息傳出,其他關於第二次感染的報導,包括在療養院的二次感染病例,正在引起關注。

在肯塔基州一家專業護理設施的這些病例,在上週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發表的發病率和死亡率週報 (MWR) 的研究中有詳細說明。該療養院的五名居住者在三個月內有兩次感染 COVID-19。在第二次感染中,他們的症狀更加嚴重,一名居住者死亡。

專家說,90 天內的再次感染是罕見的。但他們也提到,對病毒的免疫力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降低,而不同的人再感染的風險也有所不同。

CDC 的 MMWR 報告還指出,療養院人群可能有導致這種再感染和短暫免疫力的因素,包括年齡較大、合併症和較密集的生活環境。

居住者們的首次感染要麼是無症狀,要麼只有輕微的症狀,以及他們在第二次感染 COVID-19 時有更嚴重的症狀,這些事實都表明最先的感染並沒有產生「足夠強大的免疫反應來防止再感染」(作者們這樣寫道)。他們指出,年齡較大也容易限制免疫功能。

預計不會出現大範圍的再感染

紐約 Northwell Health 傳染病主任 Bruce Farber, M.D. 說,雖然該研究令人震驚,但規模太小,不足以讓所有人相信這種大範圍再感染的「噩夢」將「在未來影響慢性護理機構」。

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 傳染病和疫苗研究中心的科學家 Alessandro Sette 補充說,我們務必要重視這些近期研究加在一起所傳遞出的意義。

他說:「當然,你可能會再感染 COVID-19,」同時呼應 CDC 的建議,即感染過 COVID-19 的人堅持減少傳播風險的策略,比如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但 Sette 說,問題是「再感染的頻率怎樣?大的發展方向是什麼?」

他說,集中精力研究真正的再感染率缺乏需要的科學證據,而這正阻礙科學家們尋找答案。

疫苗接種可能是消除難以計算的風險的關鍵

為了證明患者再感染了新冠病毒,科學家們需要透過 PCR 和抗原檢測來顯示患者曾感染過病毒,之後呈陰性,然後又呈陽性。要獲得足夠多這樣的檢測結果,還要有分析所涉及病毒的不同菌株所需的基因檢測,是很困難的。

但是,Sette 認為再感染的病例一直是被低估的,而瞭解真正的再感染率很重要,尤其對於免疫功能不全的人群來說。

專家說接種疫苗可能對形成免疫以防止首次或再次感染 COVID-19 起到關鍵作用。

Sette 說:「我們可別玩俄羅斯輪盤。大家應接種疫苗,因為你無法相信自己會有足夠強大的免疫力,保證自己對再感染免疫。」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Cheryl Platzman Weinstock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reinfection.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新冠病毒,我們瞭解到的 10 大異聞

關於新冠病毒,我們瞭解到的 10 大異聞

還記得戴著手套、擦拭買回來的雜貨,就是為了預防新冠病毒嗎?心裡還想著,COVID-19 最多也不過就是一場流感?或者認為這場疫情到夏天就會走了?

自美國在 2020 年 3 月 13 日宣布全國緊急狀態後已過一年,現在我們知道,我們對於迅速橫掃全球的新冠病毒的許多早期假設都是錯誤的。

在漫長的疫情煎熬中,新冠病毒又讓我們大開眼界。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傳染病科主任 David Aronoff, M.D. 說:「在疫情期間,每天我都有種『我的天!』那種感歎。」

Aronoff 說,或許最大的意外,是這場災難的巨大規模和波及範圍。一年間,新冠病毒感染了全球 1.17 億人,近 260 萬人喪命,其中逾 525,000 人在美國。

Aronoff 說:「有人警告過我們會發生這樣的事。但親眼看到,見證到這樣一種微型病毒有如此大的力量,在全球範圍掀起如此巨大的恐慌、恐懼、焦慮和人類苦難,又是另一番景象。」

以下是自疫情開始以來,讓我們對新冠病毒感到最驚訝的 10 件事。

1. 空中傳播。

在疫情起初,大部分醫療專家認為,新冠病毒是透過大型呼吸顆粒傳播,僅透過空氣漂浮一小段距離,或者透過由感染者觸碰的中間物體傳播。專家告訴我們要勤洗手和消毒表面。

但隨著疫情進展,Aronoff 說:「我們瞭解到空氣對於傳播這疾疾病是多麼重要」。

有研究發現,該病毒依附於懸浮在空氣中的微小顆粒,人們與感染者同處一室後會感染病毒。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現在表示,較小的病毒飛沫和顆粒「可能懸浮在空氣中數分鐘至數小時,從源頭起藉助氣流遠距離傳播」。CDC 說,在通風條件差的密閉空間中,以及當感染者喊叫、唱歌或鍛鍊時,尤其有可能發生空氣傳播。該發現幫助我們將衛生指導意見的重心轉向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

2. 該病毒要遠比流感嚴重。

由於新冠病毒和季節性流感都是呼吸道病毒,症狀相似,所以許多專家在疫情早期將二者進行了比較。但是,傳染病流行病學家兼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主任 Sten Vermund, M.D. 說,我們現在知道,新冠病毒的傳染性要顯著高於流感。

研究顯示,季節性流感患者平均再傳染 1.28 人,而 COVID-19 患者可以傳染二至三人。這聽上去可能沒有多大差異,但這就是今年冬天幾乎沒有發生流感的原因,因為在新冠病毒繼續傳播之時,美國民眾都戴了口罩並且保持社交距離。這也是為什麼,在室內唱詩班或曲棍球比賽的一名感染者能夠傳染很多人。

除了傳染性更強以外,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也要高於流感。一項 2021 年 2 月 10 日發表在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上的研究發現,COVID-19 的致死風險是季節性流感的三倍有餘。

3. 無症狀感染者也可以傳播病毒。

正常情況下,我們可以在感染者表現出症狀後盡快將他們隔離,減慢病毒的傳播。但這對新冠病毒沒有用,因為感染者即使沒有症狀,也可能傳播病毒。研究人員說這是他們就新冠病毒瞭解到的最意外,也是最令人害怕的特點之一。

傳染病專家兼杜克大學醫學院臨床 COVID-19 特別工作組共同主席 Cameron Wolfe 說:「我們完全忽略了這一點。年輕人可能感染了 COVID,具有高度傳染性,但卻毫無徵兆。而一名 75 歲的年長者與他們擦肩而過將被傳染,並且因此得重病。」

一項 2021 年發表在 JAMA Network Open 的研究估計,在所有傳播中,約 59% 是由尚未表現出症狀的人或從未有過症狀的無症狀感染者造成的。所以,像篩選問題和測體溫等預防措施不足以預防病毒傳播。

4. COVID-19 不只是呼吸道疾病。

最初,醫生認為 COVID-19 是一種造成呼吸道感染的疾病,或許還有併發症。

但醫生很快意識到,該病毒也對腎臟、肝臟、心血管系統,甚至大腦造成損傷。然後就是其最與眾不同的症狀:喪失味覺和嗅覺。Wolfe 說:「症狀的臨床範圍繼續令我們大為震驚。」

現在,許多專家認為該病毒很可能是一種血管疾病,而不是呼吸疾病。如果病毒感染血管,在全身循環,那麼這就解釋了它為什麼能夠引起這麼多廣泛的症狀。這還解釋了,為什麼單單高血壓就讓患者有顯著的更高風險,即 COVID-19 的又一個異常特徵。

5. 該病毒使身體攻擊自身。

醫生們說,這種疾病最令人費解的部分是,它如何在一些人的身上引起過分且危險的炎症反應。這種由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引起的反應會導致嚴重的併發症,如多器官衰竭或敗血性休克。Wolfe 說:「真的沒有另一種病毒能造成同樣程度的後果。」

Wolfe 說,該疾病的這種炎症問題促使醫生調整對 COVID-19 患者的治療。與使用攻擊該病毒的藥物相比,他們發現通常用於類風濕關節炎等炎症性疾病的免疫抑制藥物可以在疾病的後期階段幫助 COVID-19 患者。

6. 病毒在變異。

雖然許多美國民眾可能已經驚訝地瞭解到新冠病毒正在變異,但科學家說,這在病毒領域是可以預料到的。對他們來說,更有趣的是新變種出現的速度,而 Vermund 說,幸運的是,還沒有達到可能那樣的糟糕。他說,HIV 和季節性流感的變異都更頻繁。

截至 3 月初,CDC 正在追蹤至少五種新冠病毒變種,認為它們比原始菌株更具傳染性。

Vermund 說:「還沒有 50 種,這或許是好消息。」他說,按照目前的速度,疫苗製造商應該能夠跟進並開發出能夠抵禦多種菌株的疫苗。

7. 年齡越大,風險越高。

年齡是目前預測感染 COVID-19 風險最有效的因素,而 CDC 說,這種風險「隨著年齡增加而穩步升高」。根據 CDC 的說法,美國約 95% 的 COVID-19 死亡病例發生在 50 歲或以上的人群中,而 10 個人中有 8 人是 65 歲及以上的人。

Vermund 說:「年齡是如此重大的因素,讓人很意外,」並提到,沒有多少其他疾病僅僅是年齡就起著如此關鍵的作用。

幸運的是,研究表明,無論您的年齡是多少,避免肥胖、高血壓和糖尿病等慢性病都能顯著提高防止感染的機率。

8. 有色人種的風險更高。

根據 CDC 的資料,非裔美國人、拉丁裔和原住民的 COVID-19 死亡率最高,這三個群體死於該病毒的比例約為白人的兩倍。

專家認為,造成這種差異的因素有很多,包括獲得醫療服務和健康保險的機會不平等、經濟和文化因素,以及一個人在工作中可能接觸病毒的程度。

9. 疫苗有效。

Vermund 稱現在推出的 COVID-19 疫苗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一些疫苗」。來自 Moderna、Pfizer-BioNTech 和 Johnson & Johnson 的所有三種疫苗對抗嚴重疾病的有效性至少達 86%,並且在他們的臨床試驗中,沒有一人在注射疫苗後死於 COVID-19。Vermund 說:「100% 避免死亡,誰也無法做得比這更好了。」

Vermund 還說,COVID-19 疫苗的快速研發是全球科學家們辛勤工作和合作的成果,但其中也有一點運氣成分。

他說道:「該病毒對我們來說好的一點是,它呈現一種易於用生物技術複製的尖峰蛋白,它刺激一種保護性免疫反應,」同時提到,其他病毒並不能總是呈現出這樣容易的疫苗研發途徑。

10. 病毒不會消失。

大多數專家現在認為新冠病毒永遠不會完全被根除。即使所需的 70% 到 85% 的美國人口接種了疫苗,獲得群體免疫,但病毒已經傳播得太遠,而且變化太快。

相反,Wolfe 說,我們目標應是給全世界足夠多的人接種疫苗,讓 COVID-19 成為對大部分人來說相對輕微的疾病,就像季節性流感一樣。

偶爾,沒有接種疫苗,或沒有對疫苗產生強烈免疫反應的人可能出現嚴重病例。但 Wolfe 說,希望在兩到三年內,「絕大多數人都會受到保護,正常地去生活」。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one-year-of-covid.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第二劑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更厲害!年長者需要注意什麼?

第二劑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更厲害!年長者需要注意什麼?

Wendy Reiter 在 2 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接種了第二劑 COVID-19 疫苗,幾小時後,她的手臂稍感痠痛,就像在接種第一劑疫苗之後一樣。但到了晚上,她好像得了流感,身體疼痛、頭痛,並嚴重疲勞。紐約州威斯特徹斯特郡的教育行政人員,75 歲的 Reiter 回憶道:「我感覺好像被卡車撞了一樣。我基本上躺了一天半,整日醒醒睡睡,毫無狀態。然後症狀消失了,我感覺又回到了以前的自己。」同時,她的丈夫(89 歲)在接種第二劑疫苗後感覺良好。當 Reiter 問及朋友們的體驗時,朋友們可謂「五花八門」,從強烈反應到沒有反應的都有。

Pfizer 和 Moderna COVID-19 疫苗也是如此。這些都是反應原疫苗,這意味著它們預計會產生副作用或反應。位於田納西州范德比大學醫學院的預防醫學及傳染病教授 William Schaffner, M.D. 解釋說,甚至在第一劑後,一些人可能在注射臂出現痠痛或壓痛等局部反應,或者可能在一兩天內感覺稍有不適。

第二劑的症狀

但這兩種疫苗的第二劑很快因效果而獲得好評,副作用可能包括疲勞、發冷、頭痛、肌肉疼痛,甚至發燒。Schaffner 說:「大部分人,40% 到 50%,會在第二劑疫苗很後出現其中一些症狀,程度不等。」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你的免疫系統開始工作,並應對來自疫苗的刺激,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件好事」。

而且因為第二劑建立在第一劑的基礎上,所以免疫系統的反應可能更加突出。Schaffner 說,COVID-19 疫苗第二劑的更強烈副作用類似於第二劑 Shingrix 帶狀皰疹疫苗,後者也是反應原疫苗。

年齡對疫苗的效果有什麼作用

即便如此,對 COVID-19 疫苗的反應也是非常不同的。專家說,有些人不會出現任何症狀,而另一些人則有輕度到中度的副作用,有些人則會出現更嚴重的症狀。有趣的是,年輕的成年人在第二劑後往往出現比年長者更強烈的症狀。馬里蘭大學醫學院醫學教授 Wilbur Chen, M.D. 說:「如果你年輕和健康,那麼免疫反應會更強烈。我見過 20、30 來歲的醫護工作者,他們認為自己是銅牆鐵壁,結果被自己的疫苗反應嚇到了。我瞭解這些反應,因為我要長時間地就這些反應提供諮詢。」50 來歲的 Chen 說,他在接種第二劑 Pfizer 疫苗後,出現了疲勞和身體疼痛。他表示:「反應表示疫苗有效果,你的身體正在回應疫苗。」

相反,年長者更傾向於出現較溫和的反應,Schaffner 說,這是因為「他們的免疫系統不像年輕人那樣反應強烈,但他們仍然可以獲得 95% 的防病毒效果」。除了年齡以外,專家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的反應比其他人更強烈。

65 歲的 Laurie Douglas 是一名紐約市的平面設計師,她在接種第一劑 COVID-19 疫苗後沒有問題,但在第二劑後卻相當痛苦。在熬夜為了趕工之後,她開始感到痠痛和疲勞,體溫飆升到 100.5 華氏溫度。第二天症狀仍持續。Douglas 回憶說:「我無法保持清醒,」她患有 1 型糖尿病,已損傷了她的免疫功能。「我在上午小睡了一小時。又在午後睡了一會,從下午 3 點一直睡到晚上 8 點。」第二天,Douglas 仍稍感頭痛,感覺疲憊。儘管她的症狀持續了兩天半,但她說:「我很感恩,我預計可能還要更糟呢。」

您可以吃什麼藥來緩解疼痛

如果您在第二劑後出現強烈副作用,那麼在注射疫苗後服用對乙醯氨基酚或布洛芬是安全的,就像 Reiter 和 Douglas 一樣。Schaffner 說,有些人在注射前吃止痛藥(為了防止發生反應),但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為一些研究表明,服用藥物來防止疫苗相關的症狀可能會鈍化對疫苗的免疫反應。您不應該冒這個險。

相反,Chen 建議,如果在接種疫苗後需要的話,則吃一片止痛藥,但如果不需要,請不要吃。如果手臂痠痛或腫脹,冰敷可能有用。否則,請儘管放心,休息一兩天即可。Chen 說,大部分人會在 48 到 72 小時內恢復正常。「無論症狀有多嚴重,它們都有自限性。幾天內會自行消失。」

77 歲的 Marianne Norris 在本月初接種了第二劑 Pfizer 疫苗,她的感覺非常好,她甚至擔心是不是疫苗放得太久了,已經失效。當天晚上,她知道她根本沒理由害怕,因為她開始身體疼痛、疲憊不堪,還偶爾發冷。生活在洛杉磯的 Norris 說:「因為身體不適,我根本睡不好。」第二天,她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身體無力,無法動彈。她說:「我知道我必須要等待,我會好起來,」又補充說她在第三天恢復了正常。

Schaffner 表示,一般來說,要規劃好您的日程,以便在第二劑後如有需要可以請假,或躺在床上休息。正如醫生和接種過疫苗的大部分認同的:為了抵禦新冠病毒,這只是微不足道的代價。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新冠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Stacey Colino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second-dose-vaccine-side-effec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