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COVID-19疫情期間的悲傷情緒

應對COVID-19疫情期間的悲傷情緒

人們在遭遇失業、疾病或死亡等重大損失時,產生悲傷情緒是很正常、很自然的。然而,COVID-19疫情加重了這種悲傷情緒。人在感到哀慟和悲傷時,往往也會感到自己孤立無援,十分痛苦。然而,疫情期間的物理隔離措施加劇了這種孤獨的痛苦,並延長了痛苦的時間。以下是一些實用小貼士以及應對建議,請牢記在心,為正處於這種茫然失落中的他人或您自己加油打氣,渡過難關。

從正確認識悲傷開始

療癒悲傷的第一步是要正確地認識悲傷,對於負責安撫悲傷人群的照顧者而言,理解這一點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常常對心理疾病進行汙名化的亞裔美國人社區,正確認識悲傷尤為重要。以下是我們需要認清的事實。

COVID-19疫情使得悲傷情緒複雜化。首先要理解的是,無論我們目前面臨怎樣的危機,我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經歷和表達我們的悲傷,尤其是在這樣一場天災面前。您可能會感到憤怒、悲傷、麻木、空虛,或甚至失去對某些情緒的感知。您還可能產生一些生理反應,例如噁心、顫抖、虛弱,或出現飲食和睡眠問題。通常來說,如果人們能夠正常地表達悲傷,那麼他們就能很快從悲傷中走出,並注意到情況積極的變化。

賓夕法尼亞州蘭開斯特市Hospice & Community Care的Pathways Center for Grief & Loss主任,Patti Anewalt博士,同時也是醫生,告訴我們:「悲傷的感受是因人而異的,這取決於我們每一個人不同的性格、我們以往不幸的經歷和我們所處的環境。」在目前疫情的大環境下,我們的日常生活被打亂,人與人之間經常需要物理隔離,這會導致悲傷療癒的進程不斷被干擾、延長。在這種特殊情況下,請給您自己或其他陷入悲傷的人一些額外的時間、支持和同情。如果您有伴侶,向伴侶傾訴您的悲傷並互相支持,能夠讓你們在危機中相濡以沫,發現彼此身上最美好的一面。

物理隔離加劇了喪親之痛。喪親之痛指的是因為失去至親而感到的哀慟和悲傷,在COVID-19疫情的隔離措施下,這種悲傷情緒變得更為複雜。許多常見的應對機制在目前的大環境下無法啟用,這使得療癒悲傷更加困難。在目前情況下,痛失所愛的悲傷人群不能像過去那樣舉行紀念儀式,不能與親友擁抱、共餐,甚至不能與逝者做最後的道別。

疫病流行帶來的壓力可能加劇悲傷。您很容易理解,一方面是失去工作、斷絕社交關係、擾亂日常生活所帶來的悲傷與憤怒,一方面是對本身身體健康和財務安全的憂慮,這很容易使悲傷情緒變得更加複雜。與此同時,人們急需找到暫時的棲身之所,維持生計,這種焦慮也可能與對逝去生命的哀慟情緒發生衝突。請記住,上述所有因素都可能推遲、延長您本人或身邊親友的悲傷情緒並使其變得更加複雜。

在正確認識下採取行動

尋求外界幫助以應對悲傷可幫助我們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以下是一些實用建議,可幫助我們在COVID-19疫情隔離中加快療癒悲傷,繼續前進。

即使在疫情隔離期間,您也可以與外界聯絡。您不必獨自承擔悲傷。您可以利用電話、簡訊和視訊聊天的方式與好友、家人、神職人員或任何親友聯絡。疫情期間,您周圍的親友也可能陷入悲傷之中,此時,互相撫慰是很有幫助的。在與他人保持聯絡時,要明確您此時的需求——是要找一位能夠半夜傾訴的聆聽者,還是一位可與之分享生活趣事的密友。一些人會選擇全天開著視訊聊天,即使並不說話,即使只是在處理日常家務,以創造一種連結感。您也可以聯絡下方資源中列出的求助熱線和當地支持團體以獲得幫助。

超越疫情的物理隔離,友情依舊穩固長存。如果您身邊有人陷入悲傷之中,提供一份來自朋友的穩定支持將會為他/她提供莫大幫助,即使在疫情隔離期間,您也可以做到這一點。如果無法舉行傳統的紀念儀式,幫助您的朋友舉行一次私人或虛擬儀式。您可以定期聯絡親朋好友,詢問他們更喜歡透過電話、簡訊還是視訊聊天(如果條件允許)交流。經歷死亡後,傾訴是最好的發洩途徑

之一;讓他們暢所欲言,談一談自己的感受,談一談故去的親人。在數週或數月後再聯絡一次您的好友,在悲慟平息後再回首,具有非凡的意義。

觸手可及的幫助

即使在疫情的物理隔離期間,您和您的親朋好友也不必獨自悲傷。我們提供許多資源,隨時準備提供幫助:

幫助熱線

  • SAMHSA災難困境幫助熱線:這一免費幫助熱線為處於情緒困境(與任何自然或人為災害相關)的人士提供即時的危機諮詢服務。要聯絡一名訓練有素的危機輔導顧問,請致電1-800-985-5990或傳送簡訊「TalkWithUs」至66746,該服務全天24小時開放。
  • 全國自殺預防生命熱線(英文):800-273-TALK (800-273-8255);聽力障礙電傳:800-799-4TTY (800-799-4889),全天24小時開放

支持團體

悲傷情緒開導資源

  • 臨終關懷基金會網站包含大量悲傷情緒開導資源(英文),包括視訊、文章和網站

最後,欲獲得更多資訊和資源,請查閱以下文章:
COVID-19期間,對心理健康亦必須注意!
美國人民擔憂心理多於身體健康
COVID-19疫情使命:保持家庭照顧者與長期護理機構居民的聯繫

照顧好自己,也相互照顧。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Elizabeth A. Carter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名資深健康服務研究顧問。她的專業領域包括公共健康、疾病預防、心理健康和低價服務。
Erwin Tan,醫學博士,是AARP Thought Leadership的一名主管。他的專業領域包括老年醫學和整合醫學、健康長壽、志願服務和衰老認知。
Jennifer Peed,持有社會福利學系碩士學位,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名主管。她的專業領域包括管理、業務營運、社會福利工作和健康。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thinking-policy/processing-grief-during-the-covid-19-pandemic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1/5美國人正在提供無薪的家庭照護服務

1/5美國人正在提供無薪的家庭照護服務

根據AARP樂齡會和全國醫護聯盟(NAC)的最新報告顯示,全美現時有超過五分之一的成年人(總計5300萬)為不領薪資的家庭照護者。照護者的數量由2015年的18%攀升至2020年的超過21%,增加了950萬位成年人。他們提供購買雜物、處理傷口以及管理藥物等各項服務。最大的增長來自那些照顧50歲及以上的人士,由2015年的14%升至今年的17%。報告指,許多接受照護的人均為嬰兒潮世代(boomers),年齡介乎55至75歲之間。事實上,嬰兒潮世代正由照護親友者變為被需要照護者,因此,他們的孩子和孫子們需要加快腳步補上。

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高級副總裁兼主管Susan C. Reinhard,亦是這項報告的重要一員說:「我們總是談論一般的照護者,今次我落力推動談論照護者的各個層面。」Reinhard表示她對家庭照護者的興趣應該追溯到她作為客席護士的日子,當時他們正是「開啟這道門的一群。」該報告是自1997年起發行的一系列報告中的最新版本,數據基於2019年對1,392名18歲及以上的照護者進行的網上調查。

「你想打這一仗嗎?」
Bethany Robertson是一名千禧世代,現居佛羅里達州。當時只有27歲的她,卻要肩負著照顧自己摯愛的祖母Maria Viviano的重任,因為祖母在新澤西州受到嚴重中風的煎熬。

直到去了醫院,Robertso才知道祖母已經把其醫療和法律授權書付予給她。在新澤西州醫院中經歷了慘淡的醫療預後,她向祖母詢問其意願。

「我問:「你想打這一仗嗎?」,她看著我,非常堅定地點頭。」

在生死之間徘徊過後,Viviano逐漸康復了,但說話和動作能力有限。當Robertson詢問祖母是否較想選擇療養院時,迎來了祖母的一雙淚眼。

Robertso知道在家照護祖母是她唯一的選擇,所以她索性把祖母移居至她在南卡州查爾斯頓市的公寓內,與她的丈夫同住。她努力尋找可靠的認證醫護助理來幫助她,但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雖然照護之路真的很艱難,但儘管如此,「我們分享了許多很棒的時刻。」

Viviano住在Robertson的家中,並在接近兩年後,在家人的陪伴中安詳地離世。

在熟悉的社區中迷路
住在西雅圖的Jeanne Wintz是丈夫Jim的主要照護者,這個角色始於他第一次出現癡呆症的早期跡象。他曾任職精神病學社工數十年,現在她對把他獨自留在家感到不自在。

Wintz說:「我發現他在我們住了40年的社區中迷路。」現年72歲的她,身體尚算健康,而她的丈夫今年89歲。為了他的安全起見,他們搬到了獨立生活綜合住宅大樓。他在這裡參加定期「記憶健身」班。

Wintz會用電子試算表來紀錄丈夫的所有預約時間及地點。畢竟,她以前曾在一家大型研究公司擔任要職。不過她是一個例外。超過四分之一的照護者(較2015年高出19%)表示,他們很難跟上此類型的護理。

AARP樂齡會的Reinhard表示:「協調照護不應該這般困難。」他認為,照護者應該成為官方照護小組的一部分。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Deborah Schoch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basics/info-2020/unpaid-family-caregivers-repor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疫情之戰:獲得Medicaid助您渡過難關

疫情之戰:獲得Medicaid助您渡過難關

隨著COVID-19(由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疾病)在美國境內快速傳播,消除障礙並幫助人們獲得必要醫療護理的重要性日益顯著。而理所當然地,在目前的疫情背景下,除了關注醫療保健體系的各個方面,人們也將目光聚焦到Medicaid上。

根據《平價醫療法案》(ACA),在37個州(包括哥倫比亞特區)參保Medicaid年齡在45歲到64歲之間的數百萬低收入中年群體,其計劃服務得以擴大,他們發現自己的健康狀況——包括糖尿病、高血壓和肺病等慢性疾病,得到了改善。根據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資料,具有潛在健康問題的人群更可能罹患COVID-19重症,尤其是當潛在健康問題未得到有效控制時。相比在其餘14個未選擇擴大服務的州居住,在選擇擴大Medicaid計劃服務的各州居住的低收入中年群體可能更容易度過這場疫情危機,因為他們能夠獲得必要的護理以控制任何潛在的健康問題。

Medicaid擴大服務:為數百萬中年群體帶來顯著的變化

Medicaid擴大服務為全國數百萬低收入中年群體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以獲得他們所需的護理和治療,以控制各類健康問題。在疫情期間,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恰當地管理健康狀況可降低罹患COVID-19重症的風險。例如,擴大保險服務將有利於改善糖尿病管理,獲得更多控制血糖的藥物,以及更好地監控血壓。CDC已確認,此類疾病可能增加人們罹患COVID-19重症的風險。

除了改善中年群體的健康狀況以降低其可能罹患COVID-19重症的風險外,Medicaid擴大保險範圍將承擔COVID-19的相關治療費用,同時繼續支付病患的常規醫療費用。在未選擇擴大Medicaid服務的各州居住的低收入中年群體,在感染COVID-19後,將無法享受Medicaid承保的醫療費用。

所幸,上個月通過的一項聯邦立法賦予各州選擇權,即無論一個州是否選擇擴大Medicaid服務,都可以向無保險的個人提供由Medicaid計劃承保的冠狀病毒檢測。然而,這項新的檢測保險並不包括治療。儘管聯邦政府已經宣佈提供1000億美元的撥款來補償在目前疫情期間為無保險的個人提供救治的醫療服務提供者,但這並不等同於在人們需要持續治療的情況下提供負擔得起的全面保險保障。

未擴大服務的各州: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相比以往任何時候,此時為中年群體和其他需要救助的群體提供Medicaid保險顯得尤為重要。無論疫情情況如何,如果各州選擇擴大Medicaid服務,將有超過一百萬中年群體有資格獲得相關救助 。長遠來看,擴大保險服務範圍可能讓這些群體在疫情擴散之前改善其健康狀況。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在疫情大背景下,經濟衰退將導致越來越多的人需要醫療保險,各州應考慮這一新情況並擴大Medicaid服務。這將幫助中年群體和其他有資格的人群獲得必要的醫療服務。擴大保險服務還將有利於改善健康狀況,並有可能減少未來罹患重症的風險和費用。

根據最新資料,我們已經瞭解健康狀況不佳的人群——尤其是非裔和西裔美國人——罹患COVID-19重症並死亡的風險也更高。目前的醫療衛生危機應當為各州的政策制訂者敲響警鐘,提醒他們應竭盡所能,為最弱勢的公民群體提供獲得Medicaid服務的途徑以改善其健康狀況。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期間維持城市命脈的公共交通

COVID-19期間維持城市命脈的公共交通

[圖片由rabbittransit提供。圖注:售完即止,rabbittransit營運者Josh Medina配送口罩和醫院防護服以保護自己和客戶。「我們的[物資]相當匱乏,」CEO Richard Farr如是說,「我們訂購很多,但交付日期一推再推。」

在世界上的許多地方,人們的生活驟然停擺。人們遵從政府的警示,留在家中,遠離人群和潛在的傳染環境。人們不再搭乘巴士、火車等公共交通工具。

在疫情期間,公眾對公共交通的需求直線下降,在華盛頓、哥本哈根和布宜諾賽勒斯,人們搭乘公交出行的需求下降了75%-85%。受COVID-19疫情帶來的生活變化、免費乘車福利和經濟下行影響,華盛頓都會區運輸局的眾多專案每月總損失高達5200萬美元。

然而,通常被視為不知變通、制度僵化的交通服務提供者,在收入大幅下降的疫情期間,冒著工作人員可能感染COVID-19的危險,作出了及時的反應,以便在特殊時期為社區提供服務便利。

需求

許多居民,尤其是年長者,正面臨著嚴峻的挑戰。當局敦促他們留在家中,因為年齡越大,重症風險也越大。這些居民往往不會開車,財力有限。然而,他們仍然需要食物,有些人還需要藥物,且有事關性命的出行理由,例如接受常規的透析治療。

嚴重依賴公共交通系統的不止是年長者。許多低收入家庭需要獲得學校午餐計劃的救助,並到超市採購。無家可歸者需要前往檢測點和隔離區,以保護自己和社區中其他人的安全。

正是在此疫情蔓延的至暗時刻,在許多人性化服務機構大門緊閉的時候,公共交通作為社會基本服務,在黑暗中閃耀著一點光芒。

回應

公共交通服務提供者調整了經營方式,同時承擔起新的重任。在北密西根州,許多鄉村交通服務提供者開始為居家隔離以確保安全的年長者和高風險人群提供日常雜貨、食品供應、療養機構膳食套餐和處方藥的送貨上門服務,Charlevoix County Transit (CCT)正是其中之一。這家交通服務公司還提供專門的交通工具,方便學生到學校參加食品計劃或到提供低價或免費餐食的當地餐館取餐。除此以外,CCT還將免費乘車福利的適用範圍擴大到所有乘客,並免除了對就診交通服務的資格要求。

另一個範例是地方公共交通管理局rabbittransit,它為賓夕法尼亞州中部和中南部主要位於鄉村地帶的10個郡提供服務。在疫情期間,它與當地衛生系統展開合作,為無家可歸者和當地家庭提供交通服務,前往檢測點和安全隔離地區。

和CCT一樣,許多美國交通系統已實行車票減免政策並設定後門上車,幫助司機和乘客保持安全距離。這是一項審慎的措施,後續可能對交通預算產生持續性的影響。例如,Rabbittransit每週將為此損失34,000美元。

最新推出的《CARES法案》為損失慘重的交通服務業提供了史無前例的250億美元救助資金,以協助交通服務營運者更加靈活地規劃支出,應對變化多端的情況。

在疫情中

除了交通服務公司本身外,公司的司機們也承擔著個人風險。然而,交通服務是面向大眾的基礎服務,服務提供者要時刻準備著滿足人們的需求。MOVIA是哥本哈根的地區交通局,同時也是創新需求回應靈活服務的協調者,該機構已安排一輛專用車,負責轉移不同醫院間的COVID-19病患。MOVIA還暫時叫停了其著名的拼車服務,限制每一輛車僅可搭載一名乘客。

除了採取謹慎的措施以幫助司機與乘客保持安全距離外,公共交通服務營運者和快遞專業人士也踏上了前線。他們與醫療工作者、食品工作者一同在疫情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在這次衛生危機中,公共交通的靈活策略向人們表明了即便是最傳統的交通方式也可以透過調整滿足人們的出行需求、確保貨物的安全運輸,幫助社會更快地恢復健康運轉。我們應牢記這次疫情中的教訓,在規劃未來的交通系統時,做好準備迎接其他挑戰。接下來,我們毫無疑問將要面對持續較長一段時間的全球經濟衰退,以及迫在眉睫的氣候威脅。靈活周全地應對這些挑戰勢在必行。

欲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Jana Lynott是AARP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資深策略方針顧問。她曾發表過一系列有關未來交通的作品,包括丹麥舉世聞名的需求回應型交通服務的相關文章和視訊。
Mouchka Heller是世界經濟論壇平台上汽車和自動化交通團隊中建構未來交通的一名領頭人。她致力於促進更包容、更高效率、更節省成本的可持續交通系統,促進社會經濟發展和衛生健康服務的可及性。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thinking-policy/public-transit-as-a-pandemic-lifeline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如何從新冠病毒的焦慮中培養抗逆力

如何從新冠病毒的焦慮中培養抗逆力

像全球大流行新冠病毒這類型的危難情況下,很可能會導致人們產生焦慮症的常見跡象:心跳加快和呼吸急促。不過,有研究發現,當您將這樣的情況視作挑戰(即一些您認為自己可以面對並克服的事情),心臟便會變得更有力、血管會隨之而擴張,力量會變得更強大,做事更有效率。但是,如果您將其視為威脅時,血管會收縮、心臟的功能亦會變弱,繼而削弱了您的決策能力。以下是很多年長者在危機中面臨的一些常見情況,以及一些如何將威脅化成挑戰的建議。

如果您因種族或健康狀況而面臨較大的風險
芝加哥心理學家Elizabeth Lombardo說:「擔心自己更容易感染COVID-19,會讓您覺得自己是一顆計時炸彈。然後,您可能會一直處於壓力和擔憂的狀態,更諷刺的是,這樣會令您的身體更難以抵抗病原體。」

掌控:Lombardo表示有兩種方法可用來應對任何挑戰:專注處理問題或專注處理情緒。兩者同樣重要。以問題為中心的應對方法包括遵守衛生守則,例如社交距離和居家隔離等。如果您一直有遵從這些守則,請停下來並讚賞一下自己。而以情緒為中心的方法則包括採取可衡量的行動來減輕壓力,這樣會有助增強您的免疫能力。

如果您是摯親的照護者,但不能去探望他們
如果您的摯親住在療養院中,而您因社交距離措施而無法前往探望他們,那麼,感到矛盾和困惑是很正常的反應。

掌控:首先,不要低估一個通話的力量。佛羅里達州的一位心理學家Lauren Wolf Weber指出:「有研究發現,即使在人生的最後一刻,聽覺是最後才會消逝的感覺。雖然不能代替親身見面,但能夠聽到您的聲音可以為摯親提供極大的安慰。」

如果您是一名照護者、配偶或父母,而在這段時間感到很掙扎

如果您習慣依靠朋友、親人和專業人士來協助照顧您的摯親,那麼,您現在可能會感到自己必須承擔所有重擔。

掌控:美國心理學會臨床研究和質量主管C. Vaile Wright說:「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很容易去胡思亂想,不停想像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她補充說,如果您感到自己陷入負面情緒,請嘗試去「控制憂慮」。安排自己獨個兒坐下來思考30分鐘,或寫下您的恐懼和擔憂。這種簡單的做法可以幫助您消除憂慮,令您不會只往壞處想。

如果您有朋友或家人,因這種病毒而逝世
無論是朋友、家人還是一位您在意的公眾人物,這些失去令人尤其恐懼。此外,令這種情況更難受的是,許多葬禮都被無限期取消或延遲,這樣使我們失去了那個極度需要的哀悼時間。

掌控:現時有一些葬禮改為在網上進行,如果可以的話,請在電腦上參與。Lombardo說:「即使未能舉行正式的儀式,與親友對話也非常重要,像是在現實中的葬禮一樣,一起去分享逝者的美好回憶、笑話。」這樣做有助大家消化所發生的事情,讚頌逝者的人生,然後才可以繼續前進,重新出發。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Jessica Migal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coronavirus-anxiety-resilienc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在大流行病毒肆虐期間,應否把摯親從療養院接回家?

在大流行病毒肆虐期間,應否把摯親從療養院接回家?

隨著新冠病毒在全國各地的療養院內以驚人速度爆發,不少家庭都在考慮同一個問題: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讓摯親在家中生活會否比較好呢?

聯邦法律允許任何住院者隨時離開療養中心。不過,專家建議大家清楚透徹地思考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才作出明智的決定。

新英格蘭大學骨科醫學學院的老年醫學科主任Susan Wehry表示:「這是一個沒有簡單的答案、極度棘手的問題,甚至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

弄清楚原因
「您是在擔心媽媽會受到COVID-19的感染嗎?擔心以後再沒有機會見到她?擔心你的丈夫孤單一人,會感到沮喪、焦慮嗎?」

Wehry表示從這些問題可以了解到自己真正想做此決定的原因,想要解決的問題到底是甚麼,然後才能找出有否其他解決方案。

尋找各種選擇
密歇根州的長期護理申訴專員Salli Pung敦促大家謹慎設想各種實際情況,例如家中的擺設合適嗎?有人懂得靈活地操縱輪椅或滾動式助行器嗎?浴室是否夠大、安全和方便往來?

她表示有很多細節需要考慮,如果遺忘了某些事情影響會很大,例如:處方藥可能會服完,或者如果您改變主意,會否很難再被分配到療養院。

華盛頓州的長期護理申訴專員Patricia Hunter說:「如果您擔心摯親的安危,請您構想多一個計劃。如果必須帶媽媽回家,那會是怎麼樣?需要些什麼?可行嗎 ?」

住院者和家人應與療養院討論離開以及返回的條件,並以書面形式紀錄一切。

進退兩難的痛苦
當新冠病毒剛開始在美國爆發時,維珍尼亞州的一個老年醫學專家Jonathan Evans去了Life Care Center of Kirkland,那是西雅圖地區的一家療養院,有37宗與該病毒有關的死亡個案。他前去的目的是想找出家屬如何應對這場危機。

他發現在這個無常和恐懼的時刻,人們卻表現出無比的勇氣和愛。這為他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引導他往後該如何幫助患者和家人共同度過這場危機。

他會對他們說:「這個問題沒有任何錯誤的答案,您們所做的一切都基於愛,而去愛您的父母或配偶永遠不會有錯。」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的指引
儘管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已向長期護理機構提供各種可採用的建議,以保護住院者和員工,但是當局未有就將住院者遷出發佈任何指引或建議。

AARP樂齡會的家庭照護和健康計劃部的副總裁Bob Stephen表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是與否問題,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

他提到家人應該考慮三件主要的事情:「第一是住院的家人究竟想要甚麼?第二是去了解療養院的情況,而最重要一點就是要考慮家人在照護方面有甚麼需要,以及負責他們的專業醫療人員有甚麼建議。」

個人化的處理方法
把摯親帶回家可能是一個複雜的決定,不僅僅因為它會影響情緒,而且還伴隨著其他未知因素。

Wehry說:「生活中很少只有黑和白的東西。這不是「我應該留或走」的問題。而是如果他們留下來,我們如何能做到最完善?如果他們決定走,我要怎樣才能做到?」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Tanya Bricking Leach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basics/info-2020/remove-from-nursing-hom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疫情使命:保持家庭照顧者與長期護理機構居民的聯繫

COVID-19疫情使命:保持家庭照顧者與長期護理機構居民的聯繫

在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和每一個社區都要長期對抗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此刻,我們方才意識到,我們是如此緊密地聯繫在一起——而正是這種緊密的聯繫讓我們能夠攜手並進,共渡難關。為此,家庭照顧者可以成為國家控制疾病傳播策略中至關重要且值得信賴的夥伴,幫助他們所照顧的人群積極應對這一前所未有的疫情帶來的壓力和焦慮情緒。

在日常生活中,家庭照顧者在協助需要接受長期服務和支援(LTSS)的年長者或殘障人士繼續居住在家中或社區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作為年長者的護理協調員和主要維權者,家庭照顧者常常成為受照顧者的「眼睛和耳朵」,關注具有複雜護理需求的受照顧者的顧慮和安全,包括當其入住長期護理機構後仍持續保持關注。家庭照顧者的價值不可估量—他們的身份決定了他們能夠更好地理解、表達和支持受照顧者的情感、社交和健康需求。

在這場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中,這一點更顯得尤為重要。在疫情期間,保持家庭照顧者與其居住在療養機構和輔助生活設施中的親屬之間的聯繫變得更加困難。

家庭照顧者的重要性在危機中日益凸顯
為減少COVID-19在長期護理機構中對虛弱的年長人群的傳播,管理大部分專業護理機構的聯邦Medicare和Medicaid服務中心(CMS)發佈了嚴格的療養機構探視規定。大多數不受聯邦政府管轄的輔助生活設施同樣已限制或禁止訪客探視。

儘管無法面對面地探訪親屬,規定並未切斷居民與其親朋好友之間的關係和聯繫,而這種親密的關係和聯繫對於一個人的身心健康至關重要。療養機構居民和輔助生活設施居民的家庭照顧者應密切關注親屬的健康與福祉。

此外——也許有些矛盾——除了應對保護年長者免受COVID-19感染的獨特挑戰外,在這一特殊時刻,保持密切的聯繫也至關重要。無論是對於機構居民還是家庭成員,保持密切的虛擬交流和探視也是釋放壓力的重要方法,包括在本次疫情的壓力之下。社交隔離對健康的影響真實存在,不可忽視。

應對挑戰的解決方法
在本次疫情危機中,要進一步發展家庭成員和受照顧者之間的緊密聯繫,應從多個方面採取行動:

拓寬療養機構與家庭照顧者的溝通管道。在最新發佈的規定中,CMS鼓勵療養機構主動向家屬通報居民的近況。CMS應強化實施這一措施,規定療養機構必須主動通報。療養機構可透過指派不同工作人員作為各個家庭(例如指定的家庭照顧者或代表)的主要聯絡人,以便透過電話、電子郵件或視訊方式進行定期溝通。療養機構也應透過多種方式鼓勵家庭照顧者與親屬密切聯繫,例如透過常規的電話方式或「虛擬探訪」(例如,使用Face Time、Skype、Zoom)方式。這包括與機構居民及其家庭照顧者就治療方案進行對話討論,並提前制訂護理計劃。

發揮家屬委員會的作用。根據聯邦法規,療養機構居民的家庭照顧者有權組建家屬委員會,並與療養機構工作人員現場見面,維護機構居民的權利,並與工作人員共同合作改善護理品質。在這一公共衛生危機期間,各個設施應靈活調整家屬委員會的溝通方式(使用電子郵件、Skype或「電話樹」),交換資訊,互通有無,促進家屬之間的相互支持。

使用替代交流解決方案。各州可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在規定探訪限制後,各州應鼓勵採用因地制宜的溝通方式,為機構居民及其家屬提供便利。其中可包括工作人員提供便利的電話探訪,在設施內使用視訊裝置,同時要求機構與家屬保持更加密切的溝通頻率。各州的長期護理監察專員可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

最後一點:照顧好自己
最後,我對家庭照顧者們自己有一條建議。那就是,務必要照管好自己的健康、壓力和身心狀態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如果你身邊有一位照顧者,不論是LTSS、醫護人員,還是你的一位朋友,都務必要提醒他們照顧好自己。長期護理設施限制居民與親屬接觸的本意是為了保護他們免受疾病傳染,但這同樣也會帶來額外的壓力和焦慮。請加入線上支持小組,包括AARP的家庭照顧者Facebook討論小組,在此分享大量實用資訊和建議,互相鼓勵扶持。

在這次前所未有的疫情中,我們應更清楚地認識到家庭參與、交流和包容在所有護理環境,尤其是長期護理機構環境中的重要性。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Edem Hado 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政策研究高級分析師。她的專長領域包括醫療補助,長期服務和支持,公共衛生和預防。
Lynn Friss Feinberg 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高級戰略政策顧問。她的專長領域包括家庭護理,長期護理,癡呆症護理和家庭護理質量。

原文鏈接:https://states.aarp.org/montana/keep-family-caregivers-and-long-term-care-facility-residents-connected-during-covid-19-crisis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如何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處理哀傷情緒?

如何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處理哀傷情緒?

面對各種失去:失業、病痛或死亡,感到悲傷是必然的反應。大部分人都選擇獨自處理悲傷或哀悼,那必然是痛苦的。COVID-19令處理傷痛變得更困難,因為人們必須盡量與他人隔離,可能會加劇傷痛、並延長了悲傷的時間。

以下一些要點及建議,希望大家可以記下來,以幫助自己或他人應對失去時的傷痛情緒。

一切從察覺開始

察覺並接納悲傷是治療它的第一步。無論是自己身歷其中、或是為朋友送上支持也好,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您可能會感到生氣、悲傷、麻木、空虛,甚至無法自如地去感受某些情緒。身體也有可能會出現一些負面的反應,例如作嘔、顫抖、虛弱、食慾不振或失眠等。一般情況下,當一個人能夠開始將自己的悲傷情緒表達或發洩時,治癒就會開始,他們亦會感受到一些正面的轉變。鑑於當前的狀況,日常生活程序不定、必需與外界隔離,因此可能會擾亂和延長了悲傷的時間。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謹記給自己或他人充裕的時間去治癒傷痛。

在隔離中喪失親友可能會更難受。在COVID-19的必要限制下,令到喪親之痛更加傷痛。這段時期,無法進行傳統的悼念活動、不能擁抱親友、不能一起用餐、甚至未能與親友道別。

察覺後採取行動

儘管COVID-19大流行帶來了各種限制,但還是有一些建議可以幫助大家處理傷痛,慢慢好起來。

即使保持距離,悲傷者仍可要求援助。不要獨自面對傷痛﹗與朋友、家人,或任何您可信任的人通電、傳發短訊或視像通話。當您跟他們對話時,先表明自己的需要:無論是在深夜需要一位聆聽者,還是只需要他人分享一個有趣的故事。

即使保持距離,朋友仍可持續送上關心。如果您身邊有朋友正在面對悲傷,不時送上慰問也是個支持他們的好方法。如果不能進行傳統的追悼會,可以支持您的朋友舉行一個私人或網上儀式。您可以定時與親友聊聊天,問問他們比較喜歡通電、短訊或視像通話,讓他們隨心分享自己的感受,以及關於已故親友的一切,有助他們撫平傷痛。在數週或數月後再向他們問好,這個舉動對於平復哀悼後的他們,可能有特別的意義。

伸手可及的幫助

即使我們必須保持距離,您和關心的人也不必獨自面對傷痛。有很多資源,並有專人準備好為大眾提供幫助:

熱線電話
SAMHSA災難救助熱線:此熱線提供免費服務,為因自然或人為災難受到情緒困擾的人民提供即時諮詢。在任何時候,想與受過專業訓練的危機諮詢員聯繫,撥打1-800-985-5990或以短訊形式發「TalkWithUs」到「66746」。

全國防止自殺專線:800-273-TALK(800-273-8255); TTY:800-799-4TTY(800-799-4889),全年365天、每天24小時隨時可接通。

支持小組
聯繫您所住地區的宗教團體

自癒
在家中常做運動:運動是對抗負面情緒最有效的其中一種非藥物治療方法。

如想閱讀更多資訊,請參見另一篇文章《COVID-19期間,對心理健康亦必須注意!》。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Elizabeth A. Carter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名資深健康服務研究顧問。她的專業領域包括公共健康、疾病預防、心理健康和低價服務。
Erwin Tan,醫學博士,是AARP Thought Leadership的一名主管。他的專業領域包括老年醫學和整合醫學、健康長壽、志願服務和衰老認知。
Jennifer Peed,持有社會福利學系碩士學位,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名主管。她的專業領域包括管理、業務營運、社會福利工作和健康。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thinking-policy/processing-grief-during-the-covid-19-pandemic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預立遺囑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預立遺囑

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很多人更深切地關注其健康狀況,並會去設想萬一受到病毒感染,他們的親友該如何應對。對很多人來說,死亡的可能性似乎前所未見的迫切。因此,網上遺囑和法律文件的銷量在過去的數週中激增。

我是一名律師,當然會希望人民聘用律師。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任何正在考慮訂立網上遺囑或信託的人均擁有全部資訊,而不是僅僅看過申請網站上的廣告或聽信來自法律界的某位說「不要做!」。

利申:無論是專業和個人層面,我都不喜歡網上法律文件。

以下只是當中的一些原因:

我的媽媽(沒想到她會在61歲時過世)立了網上遺囑,而我花了一整年時間為她的少量遺產執行分配。當時的壓力大得令人難以承受,一方面我已經因媽媽的離去而感到悲慟心碎,此外,我也因照護身患癌症的她而感到筋疲力竭。這也是我開始鑽研遺產規劃和遺囑認證的其中一個原因,希望可以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慎防代價高昂的錯誤

一般來說,人民使用這些網站的原因是想省錢。但其實時常發生的情況是:您的確透過設立網上遺囑或信託省下幾百元。不過,您的家人必須花費數千元才可通過遺囑認證法院的行政程序(其實是可以完全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更糟糕的是,有時甚至由於文件存在問題或遺漏資料,而需要經歷訴訟。

申請表格比想像中更快過時

這些網上申請服務的另一樣標記是:它們很難跟得上州法律的變化。每一年,立法機構都可能會調整遺囑認證、遺產、信託、預先指示和其他重要文件的相關法律。如果您的申請表格已過時,它在法庭上多數不能夠通過。

律師仍然為您服務

由於國內的財產規劃和年長者法律律師屬於必需服務,所以仍然營業,亦在適應當前的情況和客戶的特定需求。我們不斷地構想創造性解決方案,以服務那些因害怕受到感染而想要立遺囑的人。我們的工作時間比以往更長、跟進那些孤獨的年長者客戶,並保持「零接觸、免下車」的遺囑簽名服務。

請注意,大多數律師不會對您訂立的網上遺囑發表任何評論。因此,您多數不能致電給他們詢問意見。許多律師可能會鼓勵您盡快與持牌律師一起,重新設立遺囑以及一份精心設計的遺產計劃。

但是,現在的難題是:如果您不能離家外出,而因未能訂立自己的遺囑而感到絕望,並相信這些網上申請表格總比甚麼都沒有好,那麼請做出您認為最好的決定。您現在知道它的不利因素,希望您能作出明智的決策,在這無常的時期保持平靜,並祝願您和摯親健康長壽。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Amanda Singleton是CareGiving.com的全國「照護服務遠見獎」(Caregiving Visionary Award)的得獎者,並以其律師身份為照護者提供服務。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financial-legal/info-2020/online-wills-trusts-fac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大流行期間美國年長者在擔憂甚麼?

COVID-19大流行期間美國年長者在擔憂甚麼?

隨著COVID-19繼續對全國各地的社區造成嚴重損失,AARP樂齡會更加致力去傾聽和解決50歲及以上人士的憂慮。以下是我們所收集的撮要,以及一些來自民意調查的見解。

美國年長者更注重健康和安全

當我們在3月的第三個星期對年齡在50歲以上的美國人進行調查時,超過八成(8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擔心自己或家人受到新冠病毒的感染(Benenson Strategy Group,3月22日至24日)。這份持續存在的擔憂在AARP樂齡會熱線和市政廳電話會議中聽到的各種問題中亦有反映出來。人民想了解很多東西:如何可以進行檢測、口罩的安全性、去購買食品雜貨、領取處方藥和交接包裹是否安全。民意調查顯示,65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對這些問題最為擔心。Morning Consult諮詢公司在4月10至12日和17至19日進行的新冠病毒和緊貼政治調查顯示,65歲以上的年長者中,有75%認為新冠病毒在美國是一種嚴峻的健康問題。而且,55歲及以上的人士更有可能避免出門,並且會在公共場所與他人保持至少六尺的社交距離。

美國年長者同樣擔心財務困難、經濟和失業狀況

AARP樂齡會聽到愈來愈多年長者失業、難以依靠有限或減少的收入來支付帳單或維生的消息。我們在AARP樂齡會最近一次的市政廳電話會議中詢問參加者:大流行病毒有否構成財務影響?62%的回應顯示某程度上的負面影響,當中包括耗盡儲蓄、損失收入、遺忘付費、擔心無法付款,或需要工作更長的時間才可以退休等。

而且,我們都知道一般來說女性年長者較男性年長者更擔憂經濟問題。當我們在三月份對美國年長者進行調查時,50歲以上的女性中有57%對未來六個月的經濟狀況感到悲觀,反之,在50歲以上的男性中,有57%對未來六個月的經濟狀況感到樂觀(Benenson Strategy Group,3月22日至24日)。

美國年長者對經濟援助支票和其他政府福利大有疑問

AARP樂齡會的社交媒體中佈滿了不同的討論,有關領取經濟援助的資格、稅收影響、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受益人的處理方式,以及對國稅局撤消了要求不需繳稅的社安福利受益人提交額外文件的決定而鬆一口氣等。而且,AARP樂齡會的經濟援助款項計算器在啟用後的首幾天已經被使用了超過50,000次。

年長者擔心這場危機將會很漫長

三月份的一份哈佛哈里斯民意調查中,大約十分之四的年長者認為這場危機將持續超過三個月,當中每十人就有兩位認為危機可能會持續至少一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80%的美國人認為這場病毒的高峰期尚未降臨。

AARP樂齡會將繼續用心傾聽大家的聲音,好讓我們提供所需的資訊和資源。我們將與您一起共同渡過這場危機,AARP樂齡會在此為您竭力服務。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Nancy LeaMond是AARP樂齡會的首席宣傳和參與專員。她帶領政府事務和推行立法運動,負責代表50歲以上的美國人民及其家人推動該機構的社會使命。此外,她也負責管理公共教育、志願者服務、多元文化宣傳和參與,並指導AARP樂齡會的主要倡議計劃,包括通過倡導、教育和創新計劃以支援家庭照護者,以及擴大AARP樂齡會在全國各地社區中的影響力。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what-were-hearing-from-older-americans-during-the-covid-19-pandemic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