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處理哀傷情緒?

如何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處理哀傷情緒?

面對各種失去:失業、病痛或死亡,感到悲傷是必然的反應。大部分人都選擇獨自處理悲傷或哀悼,那必然是痛苦的。COVID-19令處理傷痛變得更困難,因為人們必須盡量與他人隔離,可能會加劇傷痛、並延長了悲傷的時間。

以下一些要點及建議,希望大家可以記下來,以幫助自己或他人應對失去時的傷痛情緒。

一切從察覺開始

察覺並接納悲傷是治療它的第一步。無論是自己身歷其中、或是為朋友送上支持也好,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您可能會感到生氣、悲傷、麻木、空虛,甚至無法自如地去感受某些情緒。身體也有可能會出現一些負面的反應,例如作嘔、顫抖、虛弱、食慾不振或失眠等。一般情況下,當一個人能夠開始將自己的悲傷情緒表達或發洩時,治癒就會開始,他們亦會感受到一些正面的轉變。鑑於當前的狀況,日常生活程序不定、必需與外界隔離,因此可能會擾亂和延長了悲傷的時間。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謹記給自己或他人充裕的時間去治癒傷痛。

在隔離中喪失親友可能會更難受。在COVID-19的必要限制下,令到喪親之痛更加傷痛。這段時期,無法進行傳統的悼念活動、不能擁抱親友、不能一起用餐、甚至未能與親友道別。

察覺後採取行動

儘管COVID-19大流行帶來了各種限制,但還是有一些建議可以幫助大家處理傷痛,慢慢好起來。

即使保持距離,悲傷者仍可要求援助。不要獨自面對傷痛﹗與朋友、家人,或任何您可信任的人通電、傳發短訊或視像通話。當您跟他們對話時,先表明自己的需要:無論是在深夜需要一位聆聽者,還是只需要他人分享一個有趣的故事。

即使保持距離,朋友仍可持續送上關心。如果您身邊有朋友正在面對悲傷,不時送上慰問也是個支持他們的好方法。如果不能進行傳統的追悼會,可以支持您的朋友舉行一個私人或網上儀式。您可以定時與親友聊聊天,問問他們比較喜歡通電、短訊或視像通話,讓他們隨心分享自己的感受,以及關於已故親友的一切,有助他們撫平傷痛。在數週或數月後再向他們問好,這個舉動對於平復哀悼後的他們,可能有特別的意義。

伸手可及的幫助

即使我們必須保持距離,您和關心的人也不必獨自面對傷痛。有很多資源,並有專人準備好為大眾提供幫助:

熱線電話
SAMHSA災難救助熱線:此熱線提供免費服務,為因自然或人為災難受到情緒困擾的人民提供即時諮詢。在任何時候,想與受過專業訓練的危機諮詢員聯繫,撥打1-800-985-5990或以短訊形式發「TalkWithUs」到「66746」。

全國防止自殺專線:800-273-TALK(800-273-8255); TTY:800-799-4TTY(800-799-4889),全年365天、每天24小時隨時可接通。

支持小組
聯繫您所住地區的宗教團體

自癒
在家中常做運動:運動是對抗負面情緒最有效的其中一種非藥物治療方法。

如想閱讀更多資訊,請參見另一篇文章《COVID-19期間,對心理健康亦必須注意!》。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Elizabeth A. Carter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名資深健康服務研究顧問。她的專業領域包括公共健康、疾病預防、心理健康和低價服務。
Erwin Tan,醫學博士,是AARP Thought Leadership的一名主管。他的專業領域包括老年醫學和整合醫學、健康長壽、志願服務和衰老認知。
Jennifer Peed,持有社會福利學系碩士學位,是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名主管。她的專業領域包括管理、業務營運、社會福利工作和健康。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thinking-policy/processing-grief-during-the-covid-19-pandemic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預立遺囑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預立遺囑

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很多人更深切地關注其健康狀況,並會去設想萬一受到病毒感染,他們的親友該如何應對。對很多人來說,死亡的可能性似乎前所未見的迫切。因此,網上遺囑和法律文件的銷量在過去的數週中激增。

我是一名律師,當然會希望人民聘用律師。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任何正在考慮訂立網上遺囑或信託的人均擁有全部資訊,而不是僅僅看過申請網站上的廣告或聽信來自法律界的某位說「不要做!」。

利申:無論是專業和個人層面,我都不喜歡網上法律文件。

以下只是當中的一些原因:

我的媽媽(沒想到她會在61歲時過世)立了網上遺囑,而我花了一整年時間為她的少量遺產執行分配。當時的壓力大得令人難以承受,一方面我已經因媽媽的離去而感到悲慟心碎,此外,我也因照護身患癌症的她而感到筋疲力竭。這也是我開始鑽研遺產規劃和遺囑認證的其中一個原因,希望可以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慎防代價高昂的錯誤

一般來說,人民使用這些網站的原因是想省錢。但其實時常發生的情況是:您的確透過設立網上遺囑或信託省下幾百元。不過,您的家人必須花費數千元才可通過遺囑認證法院的行政程序(其實是可以完全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更糟糕的是,有時甚至由於文件存在問題或遺漏資料,而需要經歷訴訟。

申請表格比想像中更快過時

這些網上申請服務的另一樣標記是:它們很難跟得上州法律的變化。每一年,立法機構都可能會調整遺囑認證、遺產、信託、預先指示和其他重要文件的相關法律。如果您的申請表格已過時,它在法庭上多數不能夠通過。

律師仍然為您服務

由於國內的財產規劃和年長者法律律師屬於必需服務,所以仍然營業,亦在適應當前的情況和客戶的特定需求。我們不斷地構想創造性解決方案,以服務那些因害怕受到感染而想要立遺囑的人。我們的工作時間比以往更長、跟進那些孤獨的年長者客戶,並保持「零接觸、免下車」的遺囑簽名服務。

請注意,大多數律師不會對您訂立的網上遺囑發表任何評論。因此,您多數不能致電給他們詢問意見。許多律師可能會鼓勵您盡快與持牌律師一起,重新設立遺囑以及一份精心設計的遺產計劃。

但是,現在的難題是:如果您不能離家外出,而因未能訂立自己的遺囑而感到絕望,並相信這些網上申請表格總比甚麼都沒有好,那麼請做出您認為最好的決定。您現在知道它的不利因素,希望您能作出明智的決策,在這無常的時期保持平靜,並祝願您和摯親健康長壽。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Amanda Singleton是CareGiving.com的全國「照護服務遠見獎」(Caregiving Visionary Award)的得獎者,並以其律師身份為照護者提供服務。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financial-legal/info-2020/online-wills-trusts-fac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19大流行期間美國年長者在擔憂甚麼?

COVID-19大流行期間美國年長者在擔憂甚麼?

隨著COVID-19繼續對全國各地的社區造成嚴重損失,AARP樂齡會更加致力去傾聽和解決50歲及以上人士的憂慮。以下是我們所收集的撮要,以及一些來自民意調查的見解。

美國年長者更注重健康和安全

當我們在3月的第三個星期對年齡在50歲以上的美國人進行調查時,超過八成(8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擔心自己或家人受到新冠病毒的感染(Benenson Strategy Group,3月22日至24日)。這份持續存在的擔憂在AARP樂齡會熱線和市政廳電話會議中聽到的各種問題中亦有反映出來。人民想了解很多東西:如何可以進行檢測、口罩的安全性、去購買食品雜貨、領取處方藥和交接包裹是否安全。民意調查顯示,65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對這些問題最為擔心。Morning Consult諮詢公司在4月10至12日和17至19日進行的新冠病毒和緊貼政治調查顯示,65歲以上的年長者中,有75%認為新冠病毒在美國是一種嚴峻的健康問題。而且,55歲及以上的人士更有可能避免出門,並且會在公共場所與他人保持至少六尺的社交距離。

美國年長者同樣擔心財務困難、經濟和失業狀況

AARP樂齡會聽到愈來愈多年長者失業、難以依靠有限或減少的收入來支付帳單或維生的消息。我們在AARP樂齡會最近一次的市政廳電話會議中詢問參加者:大流行病毒有否構成財務影響?62%的回應顯示某程度上的負面影響,當中包括耗盡儲蓄、損失收入、遺忘付費、擔心無法付款,或需要工作更長的時間才可以退休等。

而且,我們都知道一般來說女性年長者較男性年長者更擔憂經濟問題。當我們在三月份對美國年長者進行調查時,50歲以上的女性中有57%對未來六個月的經濟狀況感到悲觀,反之,在50歲以上的男性中,有57%對未來六個月的經濟狀況感到樂觀(Benenson Strategy Group,3月22日至24日)。

美國年長者對經濟援助支票和其他政府福利大有疑問

AARP樂齡會的社交媒體中佈滿了不同的討論,有關領取經濟援助的資格、稅收影響、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受益人的處理方式,以及對國稅局撤消了要求不需繳稅的社安福利受益人提交額外文件的決定而鬆一口氣等。而且,AARP樂齡會的經濟援助款項計算器在啟用後的首幾天已經被使用了超過50,000次。

年長者擔心這場危機將會很漫長

三月份的一份哈佛哈里斯民意調查中,大約十分之四的年長者認為這場危機將持續超過三個月,當中每十人就有兩位認為危機可能會持續至少一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80%的美國人認為這場病毒的高峰期尚未降臨。

AARP樂齡會將繼續用心傾聽大家的聲音,好讓我們提供所需的資訊和資源。我們將與您一起共同渡過這場危機,AARP樂齡會在此為您竭力服務。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Nancy LeaMond是AARP樂齡會的首席宣傳和參與專員。她帶領政府事務和推行立法運動,負責代表50歲以上的美國人民及其家人推動該機構的社會使命。此外,她也負責管理公共教育、志願者服務、多元文化宣傳和參與,並指導AARP樂齡會的主要倡議計劃,包括通過倡導、教育和創新計劃以支援家庭照護者,以及擴大AARP樂齡會在全國各地社區中的影響力。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blog.aarp.org/what-were-hearing-from-older-americans-during-the-covid-19-pandemic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病毒對X世代照護者的影響

新冠病毒對X世代照護者的影響

在過去的一年中, Jessica Johnson一直兼顧照料患有精神病的12歲女兒以及患有慢性疾病的姻親的責任。跟眾多X世代一樣,這位45歲的全職媽媽經已因孩子和父母的需求大受壓力。然後,全球大流行新冠病毒更令全國陷入封鎖局面。

現在,Johnson與丈夫和兩個女兒一起住在新澤西州的家,並試圖想法子去照顧住在德州的姻親。丈夫的母親正從背部手術中逐漸復原,而父親則在努力對抗糖尿病和心臟疾病。她表示:「我們嘗試努力地保持鎮定,但情況真的很令人畏懼。」

家庭照護者聯盟(Family Caregiver Alliance)的數據顯示,年長者的照護者一般是49歲的職業女性,每週提供20小時不領薪資的時間來照護母親。隨著孕婦的平均年齡有所增長,40至50多歲的女性很有可能需要兼顧照料家中孩子的責任。再加上新冠病毒的肆虐,壓力也隨之而增加。

擔心家中每一位
Johnson的12歲女兒在過去一年中入院3次,並且對全球大流行病毒帶來的壓力格外敏感。她的心理治療咨詢會議轉至網上進行,而一些其他措施亦因屬於非必要服務而暫停。與此同時,Johnson需要遙距協調丈夫雙親的醫保事宜,以往她或丈夫會直接飛往德州去照顧他們。

Johnson說:「我們擔心家中的每一位。我們與女兒徘徊在危機當中,沒有人可以幫忙分擔,我們必須靠自己。」

Johnson和她的丈夫以騎自行車、行山和散步來緩解壓力。她表示做運動是他們發洩的主要方法。由於不能向朋友傾吐,所以他們就是彼此的情感支柱。

新世代的照護者
密蘇里大學的臨床心理學教授Ann Steffen表示:「 COVID-19令到一群新世代首次確認自己為照護者,因為這個病毒帶來前所未見的照護需求。」

直到數週前,Lindsay Terry的78歲母親會負責從學校接走Terry的10歲兒子,然後帶他去星巴克。儘管她患有慢性呼吸道疾病,但並不需要太多的援助,患有糖尿病的84歲父親亦一樣。但是現在他們均不能出門。

今年44歲的Terry,是一所網上獨立學習學校的五年級老師,她負責將父母的食品和郵件送到他們的家門外。她的丈夫,Brad Terry,現年47歲,在一家雜貨店工作,而17歲的女兒則在市內一家咖啡店裡工作,這也增加了家人受到感染的風險。

Terry表示:「我並不擔心家中的人染病,因為我們都很健康和強壯,我們以往也有感染過流感。但是如果有人感染了這種病毒,誰來負責帶東西給我的父母?誰來確保他們的安全?」

Terry與父母的關係在數天中便產生了變化。現時,她的母親每天都會打電話來查問家人有沒有人生病。Terry必須說服父親留在室內,努力地跟他解說外出的風險。

然而,有一樣東西讓Terry感到高興:「我19歲的大女兒從大學搬回家了。我很想念她,另外因為她的回來,多了一個成人來支撐這個家。」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Ronda Kaysen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life-balance/info-2020/coronavirus-gen-x-caregiver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美國人民擔憂心理多於身體健康

美國人民擔憂心理多於身體健康

根據蓋洛普 (Gallup) 機構一項新的民意調查顯示,愈來愈多美國人民擔心被全球大流行病毒有關的約束限制構成心理健康多於對身體健康的影響。

儘管68%的受訪者認為,他們的身體能夠承受為了遏制新冠病毒爆發所需的「必要」社交距離限制和業務關閉,但只有48%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情緒或心理健康」不會受到影響。

該機構於4月6日至12日對7,931名成人進行這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各年齡層之間存在一定的差異。年輕一輩表示難以接受這些限制指令:18至44歲的人士中有26%表示,他們的情緒或心理健康經已受到影響。但是, 45至64歲的人士只有9%,而65歲以上人士則只有5%。

與年齡最小的組別相比,年齡最大的組別更有可能在沒有精神壓力的情況下,承受「必要」的限制:比率為62%對35%。研究人員推測:「年長者可能更有耐性,因為他們理解,自己受到COVID-19感染的風險會比年輕人高。他們也更有可能已經退休並擁有固定收入,這可能會降低他們對財務方面的擔憂。」

在65歲以上的年長者之中,有70%認為他們可以在遵守必要的社交距離限制和業務關閉期間,不會「承受嚴重的財務影響」,但在18至64歲的人士中,只有大約一半人可以做到。

而且,表示對實行社交距離感到困難的女性比男性居多:19%的女性表示自己已經受到情緒或心理健康的困擾,而男性則為12%。

這項民意調查顯示證實了其他調查以及健康專家的擔心:新冠病毒的爆發以及對日常生活的干擾正在並將持續影響美國人民的心理健康。Kaiser Family Foundation於3月底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45%的受訪者認為新冠病毒帶來的相關擔憂或壓力正在影響他們的心理健康。

哈佛大學T.H. Chan公共衛生學院精神病科教授Karestan Koenen日前表示:「在這種全球大流行病毒肆虐之際,人民感到焦慮是很正常的,因為這種情況具有創傷事件帶來的所有特徵。」她留意到有大量的工作流失、疫情的不可預測,以及對社交關係的限制,而這些在一般的艱難時期中,都是可以令人感到安慰的因素。

Koenen補充說:「這股壓力非同小可。難度在於如何防止一些正常反應化身為精神問題。」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Christina Ianzito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gallup-coronavirus-mental-health.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使用者分享:遙距醫療服務體驗

使用者分享:遙距醫療服務體驗

儘管多年來醫學界一直推廣使用遙距醫療服務,但一直到現在由於全球大流行病毒肆虐的緣故,美國人民才有機會親身體驗此服務。

為了保護病人和醫護人員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幾乎每個專科的醫療服務提供者都已轉為網上預約,此舉亦受益於聯邦醫療補助(Medicaid)和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擴大了其遙距醫療服務的受保範圍。

位於加州沙加緬度市的非牟利機構Center for Connected Health Policy的執行主任Mei Wa Kwong說:「美國大眾正在接受遙距醫療服務的速成班,相信在此之後,您會聽到人民說:為什麼我必須去診所坐一個小時,還要跟其他病人接觸?在COVID-19期間,我在網上統統做到了。」

Kwong補充說:「遙距醫療服務對於行動不便的年長者,以及那些居住在農村地區、需要花幾個小時才能到達看診地點的人非常重要。」

節省時間和煩擾
69歲的Teri Siegel需要看泌尿科醫生,但是在新冠病毒爆發期間,對於需要離開自己的家感到不安。因此,當泌尿科醫生致電來詢問她是否願意轉為網上診視時,即使她從未試過遙距醫療服務,Siegel還是感到比較安心一點。

幾天後,Siegel透過手機上的視頻聊天程式與醫生聯繫,醫生詢問了一些關於她的症狀的問題,然後便為她開了藥。Siegel表示:「這不僅感覺比較安全,還比親身診視方便得多。因為只花了少於15分鐘的時間。一般來說,我必須開車半小時,然後在診所裡等候,再駕車回家,得花上半天的時間 。」

增加信心和舒適度
現年62歲的Mary Beth Beaulieu,居住在蒙大拿州州比林斯市。作為專業培訓教練,多年來一直有使用電話會議來工作。但是,她的家庭醫生直到上週才開始使用遙距醫療服務,以應對新冠病毒危機。

最近接受過髖關節置換手術的Beaulieu說:「世界終於趕上潮流了,我有一些關於手術後的疑問,能夠與醫生網上見面真是天賜的良機。」

她問到自手術以來一直存在的腸胃問題,醫生向她保證那些症狀是正常的。他們還檢查了她的藥物,並討論控制血壓的方法。

Beaulieu對於能夠與醫生透過網上溝通表示感到舒適及信任:「隨著年齡的增長,您更有可能出現行動不便的問題,您會想知道有需要時可以與人溝通的渠道。」

即使不精通科技也沒問題
66歲的Mark Hagenbuch,居住在賓夕法尼亞州。他表示即使沒有全球大流行病毒,他也必須時刻保持警惕,因為對他的第四期前列腺癌治療令其免疫系統變弱。Hagenbuch在過去35天內僅僅為了獲得治療癌症所需的注射劑而離家一次。

上週,他體驗了第一次的遙距醫療服務,那是他與腫瘤科醫生的第一次網上診視。他的醫生和護士都有在線, Hagenbuch能夠提出有關治療副作用的問題。

他表示:「我並不是很懂得上網這些東西,但我做的還不錯。雖然我有點想念診所內的員工,不過好處是零分鐘的待診時間,我可以在家做任何事,然而在診視五分鐘前,護士會發短訊跟我確認準備就緒。」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Michelle Crouch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telehealth-benefits-for-patient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AARP樂齡會解說:退休儲蓄和新冠病毒

AARP樂齡會解說:退休儲蓄和新冠病毒

我的退休儲蓄帳戶受到重大的衝擊,仍然需要在2020年提領RMDs嗎?
不需要。AARP樂齡會竭力確保大家能在2020年因新冠病毒爆發而暫停提取最低領取額(RMDs)。 AARP樂齡會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提倡與應對主管Nancy LeaMond在寫給國會的一封信中提到:「延遲領取RMDs可讓退休人士有機會重獲近期受到重大損失的退休儲蓄。」

在緊急情況下,我可以從退休儲蓄中領錢嗎?
可以,但請將它留作最後一個應對方案。尤其因為現時股市下跌,您將需要以極低的價格出售投資物。但是,如果您的緊急資金經已耗盡而別無他法,經濟紓困法案為那些需要迫切提前領取退休儲蓄的人提供了歇息空間。

年齡在59歲半以下的人士,將被豁免如401(k)等計劃的10%提前取款罰款。您需要身歷與新冠病毒有關的財務困難,例如失業或患上COVID-19疾病。豁免由1月1日開始,最高提取額為$ 100,000。收入稅並不列入豁免範疇,但是您將會有3年時間來歸償,而且有3年時間來清還計劃。此外,退休帳戶的貸款限額已從$50,000增至$100,000,新舊貸款的付款將可以延遲一年償還。

由於新冠病毒爆發,我是否有額外的時間繳交2019年的退休金?
是的。一般來說,向個人退休帳戶(IRA)和健康儲蓄帳戶(HSA)繳款的截止日期是4月15日。但是,國稅局已將納稅的截止日期延遲至7月15日,因此有額外的三個月時間為IRA和HSA繳款。留意一點,為401(k)繳交2019年款項的截止日期已經過去,日期為往年的12月31日。

我應該繼續為退休計劃供款嗎?
當然。其中一個影響退休計劃價值的重要因素,是您隨時間對退休計劃的供款。通過繼續在價格下跌後投資,您實際上是在投資物減價時購入。(這亦是投資格言所說的「低買高賣」。)此外,如果您有401(k)退休計劃,及僱主提供相配的供款額,那麼您將獲得免費的資金。

金融市場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究竟有多嚴重?
這取決於您在談論那一個金融市場。截至3月31日的三個月當中,用來衡量美國整體股市的指標: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了20%,是其中一個最快的跌幅記錄。但是,今年到目前為止,整個美國債券市場的回報率略高於3.25%。

我可以從2020年所得的收入稅中扣除損失嗎?
如果您是以一個納稅賬戶進行投資而有損失,可以。但是,您不能從有稅收優惠的退休計劃(例如IRA或401(k)等職場儲蓄計劃)中扣除任何損失。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John Waggoner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retirement/planning-for-retirement/info-2020/nest-egg-and-coronavirus-faq.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新冠病毒相關詐騙案頻生,民眾需提高警覺

【視頻】新冠病毒相關詐騙案頻生,民眾需提高警覺

消費詐騙
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正在跟踪具有欺詐成分的商家的投訴,這些商家多數販賣與新冠疫情相關的醫療用品如醫用口罩、手套、其他消毒用品等。民眾需要購買這些物品之前,記得要查清楚商家的名字、電話號碼、電郵地址等,以便以後查證。可以的話,最好先搜索一下商家有沒有跟“詐騙”“投訴”的關鍵字有關聯,同時也應該看一下其他買家的評論,以免自己成為下個個詐騙案的受害者。

“神藥”騙局
凡是有公司或品牌聲稱他們有預防甚至是治療新冠病毒的藥物或藥房,都是欺騙行為。這些公司通常會通過語音電話、電子郵件、電話短訊或者網絡廣告等多種途徑來尋找受害者。再陳申一次,目前針對新冠病毒並沒有特效藥,也沒有有效的疫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會公佈什麼時候會有疫苗推出。

FDA的官網上面會及時更新已獲批准的藥品和治療,請大家隨時瀏覽fda.gov查看。使用任何藥物之前請先徵詢您的家庭醫生。如果您遇到了騙案或者任何可疑的時間,可以到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官網 ftc.gov/complaint 上提出投訴申請。

慈善詐騙
現在有不少騙徒是利用大眾的善心打著“慈善”的名號來進行詐騙。在您決定要捐款給任何慈善機構之前,請務必要做好調查研究,不要上當。

新冠股票詐騙
如果有任何人通過電話或電子郵件向您推銷所謂的“熱門新股”,請不要相信、不要上當。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以及安全與交易委員會(Security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醒民眾,騙徒很擅長利用時下熱點事件來進行招搖詐騙。欺詐者會購買股票,虛假地聲稱要抬高價格,然後在投資者追趕之前賣出。大家不可不防。

虛假網站
網絡世界也是騙徒們善用的新戰場。他們會設立虛假的冠狀病毒網站,再利用網站附帶的惡意軟件去入侵您的帳戶並竊取敏感的個人信息。千萬不要胡亂點擊您不熟悉的網站或網頁鏈接。要經常更新電腦裡的軟件或者安裝殺毒程序,以保障自己的網絡安全。

AARP樂齡會提供中文版《防範詐騙手冊》供大家閱覽及下載,或者登錄AARP英文官網 aarp.org/fraudwatchnetwork 查詢更多關於詐騙的最新信息。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編譯:Joy Xia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AARP樂齡會解說:失業與新冠病毒

AARP樂齡會解說:失業與新冠病毒

如果因為新冠病毒而失去工作,我可以領取失業金嗎?
在大多數情況下,如果因全球大流行病毒導致停工而失業,那麼您可能合資格領取失業金。而且,最近的聯邦法律賦予各州向申請人在以下情況中,靈活提供失業金:

  • 僱主因COVID-19而暫時停工。
  • 申請人正在被隔離,但預料在隔離結束後重返工作。
  • 申請人有曾接觸、受感染的風險,或需要照顧家人而停職。

由於全球大流行病毒構成的經濟危機,聯邦政府提高了申請人能夠領取的失業福利金額。除了可獲得的州政府福利之外,現在申請人每星期還可以額外獲得$600。這額外的$600將在2020年7月30日到期。此外,根據最新的聯邦應對COVID法案(亦稱為經濟紓困法案(CARES Act)),申請人可以獲得長達39週的失業金,跟多個州份的原有期限延長了13週。

如何申請失業福利?
每個州份均與聯邦政府合作制訂該州的失業福利計劃,這意味著各州的失業福利均存在差異。但一般來說,申請人通常需要透過工作的所在州份(不一定是其居住州份)的勞工部或失業福利局來申請福利。申請人需要提供一些基本資料,例如公司地址和申請人在該公司的工作日期等。提交申請後,如果申請人符合資格獲得福利,則應在兩至三個星期間收到第一張失業金支票或款項。

申請人能夠領取多少失業金?
如果合資格領取失業金,申請人所領取的金額將取決於失業前的收入。每個州份都有自己的計算方式,一般是申請人之前收入的某個百分比,並設有一定水平的上限。根據經濟紓困法案,聯邦政府將在州份的失業福利金額上,每週再增加$600。此外,雖然大部分州份提供26週的失業金,但各州的期限有所不同。

是否必須從失業那份工作中賺取一定的收入,或工作了一定時間才能獲得失業福利?
大部分州份都設有相關的收入門檻才能領取失業金,請向您所屬州份的失業福利部門查詢。

有做兼職的社會安全福利領取者,合資格獲取失業金嗎?
即使您正在領取社會安全福利,也可以申請失業金。根據社會安全福利的年度收入測試,失業金並不會視為工資,因此失業金不會影響您的社會安全福利。

如果我的失業金申請被拒,該怎麼辦?
以書面或電話方式,透過所屬州份的勞工部或失業福利局提出上訴,有關部門可能會為您安排聽證會作辯。

如果我被解僱,可以獲得失業福利嗎?
如果您被解僱的原因不一定是您的過失,那麼您可能仍然合資格領取失業福利。反之,如果您違反了公司守則,那麼失業福利局可能會認為被解僱是您的過失,並拒絕您的失業福利申請。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Kenneth Terrell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work/job-search/info-2020/unemployment-coronavirus-faq.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慎防!虛假COVID-19檢測站於美國各地出現

慎防!虛假COVID-19檢測站於美國各地出現

美國各地官員對民眾發出警告,指近日發現涉及多個州份的新詐騙手法,騙徒設置虛假的免下車新冠病毒檢測站,實在令人擔憂。

聯邦調查局官員日前表示,當局正在調查位於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市的假檢測站。而在阿拉巴馬州的一名律師Jay Town亦發出有關該州份的虛假檢測地點警告。

政府和非牟利機構的職員亦告知AARP樂齡會,類似的假檢測站亦出現於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喬治亞州、紐約州和華盛頓州。

路易斯維爾市議會主席David James日前表示,上週他將一群聲稱進行COVID-19檢疫測試的騙徒趕離該市。James本身是一名退休警察,他從市民口中獲悉,一群穿著各種防護衣物的人正在為民眾進行COVID-19口腔檢測。

58歲的James說:「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並沒有收到任何醫院在教堂停車場和遊民收容所提供檢測的消息。」因此,他在3月30日連同一名消費者權益人士前往其中一個地點。當時那裡有一排汽車正在等候,希望接受檢測的民眾被告知他們需要以現金支付$240,或者出示其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卡或聯邦醫療補助(Medicaid)卡,和社安卡以驗證身份,如果他們持有政府醫療計劃,則會向該計劃收取費用。有些已經付款接受檢測的民眾告訴James,採集口腔樣本的人並沒有在每次採集樣本後更換手套,那樣可能會將病毒傳播給其他人。

緊急命令
雖然沒有人被捕,但是當局已經採取行動。路易斯維爾市通過了一項緊急命令,要求每個檢測站必須獲得路易斯維爾市衛生局的認可。當局建議有症狀的居民透過醫院、醫療保險提供者或政府資源進行COVID-19檢測。

肯塔基州衛生專員Steven Stack建議有疑似COVID-19症狀的人民先諮詢家庭醫生,以確定有否需要進行檢測。

路易斯維爾市的聯邦調查局辦事處負責人James Robert Brown表示他們已開始對虛假檢測站騙案進行調查:「我們正在處理有關騙案。這些案件一般需要調查數週甚至數月,我們需要等待那些虛假賬單。」

注意須知
Brown建議大家僅只使用值得信賴及經過批核的檢測站;留意工作人員的衣物:他們應該穿著合法的個人防護衣物,而不是油畫家衣物、或類似收集有害物質時穿著的衣物;不要接受那些必須以現金即時支持高昂費用的檢測,而聯邦醫療保險受保人不要接受那些以「醫療保險受保人免費」為賣點的檢測。

AARP監控詐騙網絡熱線
AARP樂齡會騙案受害者支援部(Fraud Victim Support)的總監Amy Nofziger負責監督AARP監控詐騙網絡(AARP Fraud Watch Network)熱線。此免費熱線每天大約收到20宗涉及各種與COVID-19相關的騙案和詐騙未遂的個案。

Nofziger表示:「如果您希望進行檢測,請先諮詢值得信賴的醫生,切勿將個人、財務或醫保資料給任何致電給您的人。」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Mark Taylor & Katherine Skib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scams-fraud/info-2020/fake-coronavirus-testing-site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