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P解說:《平價醫療法案》健保計劃和新冠病毒

AARP解說:《平價醫療法案》健保計劃和新冠病毒

現時我需要健康保險,可以申請《平價醫療法案》(ACA)中所提供的計劃嗎?
也許可以。某些合資格人士現在可以申請加入ACA健保計劃。一般來說,ACA每年只有在指定的時間開放申請,稱為開放申請期限。不過,當生活出現變動,例如:因失業而失去先前的健康保險,便有可能令您獲得特殊申請期的資格。

如果我不符合生活變動的資格,但需要保險該怎麼辦?
那麼,要視乎您所居住的地點。儘管聯邦政府透過HealthCare.gov管理大部分州份的ACA健保市場,但仍然有12個州份以及華盛頓特區獨立管理其健保市場。當中有許多州份均因為新冠病毒的爆發而提供特殊申請期。

哪些州份因大流行病毒而重新開放申請期?
以下這些州份因COVID-19而開放了特殊申請期限,繼續接受新的申請者:
加州:截至6月30日為止
華盛頓特區:截至9月15日為止
馬薩諸塞州:截至6月23日為止
佛蒙特州:截至8月14日為止

那麼,如果我不是居住在這些州份,又不符合生活變動的資格,該怎麼辦?
負責監督HealthCare.gov的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輔助計劃服務中心(CMS)的發言人表示,當局正在評估在健保市場上開放特殊申請期限的方案。

AARP樂齡會於3月25日致信國會,要求在全國實行特殊申請期限。AARP樂齡會的執行副總裁兼首席倡導和參與主管Nancy LeaMond說:「在此時此刻能夠獲得可負擔的醫療保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

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失去工作和收入的民眾,可能合資格獲得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這是一種全年均可申請,免費或低價的健保計劃。

我的ACA計劃涵蓋新冠病毒的治療嗎?
由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COVID-19的症狀包括:

  • 發燒或發冷
  • 咳嗽
  • 呼吸急促或呼吸困難
  • 疲勞
  • 肌肉或身體酸痛
  • 頭痛
  • 失去味覺或嗅覺
  • 喉嚨痛
  • 鼻塞或流鼻水
  • 反胃或嘔吐
  • 腹瀉

大多數感染COVID-19的患者出現的症狀較輕,可以在家中休養康復過來。但是,有一些更嚴重的病例,可能需要就醫。

在這些情況下,所有ACA計劃都必須涵蓋緊急服務和住院治療。但是,保單持有人可能會從新冠病毒相關的護理中收取自付費用,這些將會取決於他們的個人計劃,以及當中的共付額和共付費用的責任。

我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健保可以拒絕我的承保嗎?

不可以。所有ACA計劃都必須涵蓋針對已存在的醫療狀況的治療。而且根據HealthCare.gov的資料顯示,健保計劃不可因為受保人的健康狀況出現變化(包括COVID-19的診斷或治療),而終止對其的承保。

如果申請ACA健保計劃,我需要支付多少費用?
ACA健保市場上有四種不同的計劃,您的月保費和自付費用取決於您選擇的計劃:

  • 青銅:月保費最低;自付費最高;每年的扣除額可能高達數千元。
  • 白銀:月保費適中;自付費適中。
  • 黃金:月保費較高;自付費較低;扣除額較低。
  • 白金:月保費最高;自付費最低;扣除額最低。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Rachel Nani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health-insurance/info-2020/aca-coronavirus-faq.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前美國醫務總監Vivek Murthy解說:孤獨感在蔓延

前美國醫務總監Vivek Murthy解說:孤獨感在蔓延

現年42歲的醫學博士Vivek Murthy,他在奧巴馬在任期間曾擔任美國第19任醫務總監。在他推出的新書《Together: The Healing Power of Human Connection in a Sometimes Lonely World》中談及我們對社會聯繫的深切需求。他表示:「在感到孤獨這方面,您並不孤單。」

大家都期望與人建立有意義的關係,卻會在渴望與人聯繫時,因孤獨感帶來的羞愧而卻步,我們與Murthy希望幫助大家理解這種聯繫的普遍性以克服這些負面的情緒。

孤獨感及其後果
與飢餓或口渴之類這些自然的感覺一樣,孤獨是一種非常普遍的狀態,我們所有人在生活中的各個階段都曾經歷過。當我們缺乏生存所需的一些東西(如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時,身體就會向我們發出信號。如果我們以致電給媽媽或開車去探望好友來回應孤獨感,它便會隨之而消退。但是,如果我們任由孤獨感持續一段時間,它會對身體構成傷害,並增加身心患病的風險。

感到孤獨,您並不孤單
如果我們一直認為因為覺得孤單就代表我們有問題,從而感到羞愧,這樣會對自身和彼此構成巨大的傷害。因為這種想法令我們無法向對方分享自己的經歷。事實上,我們周遭有很多人,無論是年長者抑或年輕人,都在孤獨中掙扎。

年長者需要明白他們的重要性
Murthy想到了他在英國和美國時與許多年長者交談,他們經常表示覺得自己被忽視,隨著年齡愈來愈大,他們覺得自己的重要性愈來愈低。這個狀況總令我感到非常難過,我很擔心在我們的國家以及許多其他國家的現代社會中,我們對青年如此重視的時候,卻忽視了年長一輩的價值。

用心與別人溝通
如果您曾經有過與某人專注交談的經驗,那麼您應該知道,這樣地深入交談5分鐘的時間,可能比30分鐘的不專注交流更為有影響力。它會對兩人之間的聯繫產生很大的影響,並使對方感到被重視,從而令他們意識到自身的重要性。

病毒爆發間如何保持聯繫
COVID-19呈現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和機會。如果我們沒有改變任何處事方式,那麼我確實會擔心孤獨感的加深,會大大影響我們的身心健康。不過,我認為不一定會這樣的。即使我們未必可以像病毒爆發前一樣與人親身會面,我們仍然可以在現時的生活模式中,採取一些簡單但重要的步驟來加強與別人的聯繫。例如,每天花15分鐘的時間來與摯愛保持聯繫,無論是通過視像通話、致電還是短訊也好。

關鍵在於…
承認我們的互相依賴並不是一種軟弱的行為,這只不過是我們幾千年以來發展至今的生活模式。這個行為是一個認可,我們一起可以變得更好、可以成就更多,當我們可以一起體驗更多。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Christina Ianzito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healthy-living/info-2020/vivek-murthy-lonelines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為甚麼COVID-19對某些種族的社區構成如此沉重的打擊

為甚麼COVID-19對某些種族的社區構成如此沉重的打擊

COVID-19對美國人民生活的各方面都帶來重大影響。不過,儘管我們每位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但無可避免的真相是:在全國各地裡的非裔、西班牙裔或拉丁裔社區受到的打擊更大、更沉重。

為甚麼會這樣呢?
研究仍在進行中,但至今還沒有研究可以證實或排除基因能否左右COVID-19的嚴重性或易感染性。西北大學芬伯格醫學院的心臟科首席醫生Clyde W. Yancy表示:「不是因本身是甚麼種族的關係,黑人或非裔、西班牙裔或拉丁裔並不會因其種族而面臨更高的感染風險,而是因為這些人的生活環境,導致感染和死亡率上升。」

為甚麼感染率較高?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表示:「人民的生活、學習、工作和娛樂場所會廣泛地影響健康風險和後果。」
房屋密度:社交距離對於限制病毒的傳播非常重要,但是在低收入市區人口中,六尺距離可能是一種奢侈。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肺部及重症監護醫學助理教授兼醫學博士Panagis Galiatsatos說:「要求人口密集的家庭或居住在公共房屋中的人們進行隔離是非常困難的。此舉跟這些建築物的結構不符,違反了家庭單位的本質。這也是這種病毒在這些社區中如此迅速蔓延的原因。」
工作:許多非裔和拉丁裔均從事健保和公共交通等領域的必需工作者而無法自我隔離,而且他們一般不能承受留在家裡不工作的負擔。
缺乏優質食物:飲食不當會損害免疫系統,並提升感染風險。問題是雙重的:首先是「食物沙漠」,即在這些地區缺少零售商提供健康食品;其次,即使人們可以買到健康的食物,他們也有可能做出不健康的選擇。

為甚麼死亡率較高
在許多有色人種中發現以下一些因素會增加他們對COVID-19的感染風險。
年齡:年齡、基本醫療條件和貧困環境,這三重組合是致命傷。Yancy表示:「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在受壓環境底下產生的免疫力越來越弱。這當然不僅限於非裔。而且,患有其他疾病的年長者正是我們應該盡力保護,避免他們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一群。」
過胖:體重過胖會導致人們更加脆弱和更難治療,非裔和西班牙裔的過胖率整體上較高(根據CDC數據顯示,非裔成年人的過胖率為38.4%,西班牙裔成年人的過胖率為32.6%,白人則為28.6%)
高血壓:歷史顯示,高血壓在非裔人口中更為普遍:40%的非裔成年人患有高血壓,而白人和西班牙裔成年人患有高血壓的比率為28%,這種情況似乎與COVID-19的不良後果有關。紐約市住院患者中大約有57%均患有高血壓。
缺乏檢測:這項跟工作有關,在代表性不足的社區裡工作太多數不提供健保,所以即使實施了平價醫療法案,仍有許多人沒有保險。賓夕凡尼亞大學流行病學和護理學教授Karen Glanz說:「許多社區中所提供的檢測機會有限。而且,一些檢測站都是免下車的,但很多人並沒有車輛。」

這樣導致大量可能是COVID呈陽性的人士無法隔離,也無法預防傳播疾病。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Mike Zimmerman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race-coronavirus-disparitie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正在等待經濟援助支票?當心郵件盜賊!

正在等待經濟援助支票?當心郵件盜賊!

四月的某一清晨,兩名紐約市警察在一輛沒標記的車輛上發現了31歲的Feng Chen。這位男子正在該區的日落公園附近的大廈中進出,拿著看起來像郵件的東西。當一名警員接近他時,他把郵件丟在行人道上。而且警察盤問他時,更發現他的口袋裝滿了更多的郵件。依據刑事申訴,這次搜索發現了九張被盜的經濟援助支票,價值超過$12,000。

聯邦罪行
上月的某一個星期五,美國北加州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對38歲的Paula Orozco所犯的盜竊郵件罪行作出指控。她被控於4月18日和5月13日在加州聖何西市強行闖入郵政局的車輛中竊取郵件。郵件盜竊是一項聯邦罪行,無論所盜取的是包含信用卡的第一類郵件、零售商運送的運動鞋,抑或廣告郵件,均屬違法。

去年有二千多宗定罪
美國郵政局的執法部門 — 美國郵政檢驗局(USPIS)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12個月內,對1,278宗郵件盜竊案展開了調查、有2,078次逮捕記錄,以及2,067宗定罪。

該統計數據來自美國郵政檢驗局的最新年度報告,該報告重點關注密歇根州、密蘇里州和佛羅里達州的大規模郵件盜竊案。例如,在去年7月於底特律地區,一名違法者被判六年徒刑,負責該案的探員尋回51張支票,價值超過150萬。

守護郵件
美國郵政檢驗局的年度報告指出,每年有接近1500億封郵件需要發送至1.57億個地址,當中絕大部分被安全送至目的地。不過,盜賊仍然不斷地從大眾的郵箱和藍色的郵政局信箱中盜竊。

Chen被起訴後,美國郵政檢驗局紐約分部的監察員Philip Bartlett指出,COVID-19危機經已為資源不足的社區帶來了巨大壓力,經濟援助就是這些人用來過渡這場危機的救命錢。

他補充道:「當他偷走這些支票的同時,他也搶劫了這班急需資助的人民。」

金州的郵件盜竊案日益增加
美國郵政檢驗局三藩市分部(包括進行最近一次檢控的聖何西),郵政檢查員Jeff Fitch說,至少在過去三年中,加州的郵件盜竊案一直有所增加。

看到可疑跡象請發聲
如果您認為自己是郵件盜竊的受害者,當局請您立即上網USPIS.gov/report或致電877-876-2455舉報。而由於現在有許多人留在家中,有關當局提醒市民提防可疑行為。如果發現可疑跡象或目睹有人偷竊郵件,請立即報警。

Fitch和Harris敦促大家若有涉及郵件盜竊行為的照片或影片,請立即聯絡美國郵政檢驗局。如果可以的話,記低更多資料,例如車牌號碼等等。

另外,郵件盜竊的受害者應監控其銀行帳戶,如果發現可疑的商品或服務收費,請再度通知美國郵政檢驗局,因為這些資訊可以幫助調查員追捕騙徒並將其繩之於法。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Katherine Skib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scams-fraud/info-2020/mail-theft-stimulus-check.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病毒爆發期間:癌症篩檢率下降

新冠病毒爆發期間:癌症篩檢率下降

隨著新冠病毒大爆發橫掃全國各地,許多人都不願前往醫院或醫療中心進行例行的結腸鏡檢查或乳房X光攝影檢查。

早在三月,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和美國癌症協會的官員特地鼓勵美國民眾延遲例行的癌症篩檢,以保護自己和醫護人員免受病毒侵襲,並保護個人防護設備的供應。而且,此病毒對許多年長者特別容易帶來嚴重或致命的影響,所以應該繼續遵照居家令以確保安全。

因此,醫療賬單記錄顯示,乳房X光攝影檢查、結腸鏡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和其他癌症檢查的預約次數急劇下降。

亞特蘭大州格雷迪紀念醫院乳房影像系的主管Kathleen Gundry表示,她的負責小組從每月做一千幅乳房X光影像和其他篩檢,削減至只進行確認乳腺癌診斷的檢測預約。隨著例行檢測恢復運作,很多人於本月嘗試預約檢測。

她說:「這是每個人都在談論的問題。如果每天診視的患者沒有減少,我們便無法適當地清潔檢查室和實踐社交距離,尤其是在等候區。」

她更擔心自己員工的安全。「我是一名放射科醫生,多數是在看膠片,與病人沒有太多互動。但是我的技術人員在為病人進行乳房X光攝影檢查定位時, 基本上是在擁抱他們,有很多密切的接觸,因此也有很多潛在的風險。」

遙距醫療幫忙填補空隙
至於其他類型的例行檢查,例如皮膚癌篩檢來說,遙距醫療一直是恩惠。皮膚科醫生Daniela Kroshinsky,也是波士頓麻省綜合醫院住院皮膚病系主管。她的辦公室因屬於非緊急服務而於3月份關閉,並依靠遙距醫療診病來將患者分成高危和低危群組。

Kroshinsky說:「對於我們來說,如果要把病人送進醫院,那麼其患癌症的風險必須遠遠大於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她的部門正在努力為那些被取消預約的病人重新安排。但是,她預料遙距醫療將繼續成為她診視的重要部分。

醫生正在努力確定患者篩檢預約的優先順序
隨著例行篩檢和護理工作再次開始增加,許多醫療服務供應者都在嘗試優先高風險的病人,如家族有癌症史的患者。不過,有些醫生表示,他們沒有實際辦法去確定應該優先哪些患者。

對於其他醫療服務,最大的挑戰並不是如何安置病人,也不是想出如何重新安排每個人的預約時間,而是繼續經營下去。

紐約皇后區和長島私人診所的皮膚科醫生Carol Huang表示:「如果我們不能治療COVID患者,也不可捉供常規服務,那麼就不會有任何收入。並非每個醫療服務供應者(特別是那些沒有與大型醫院或學院聯繫的供應者)都能夠在度過財務難關。」

專家說,這個問題可能會帶來巨大的影響,特別是目前已經有許多人無法得到癌症篩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Jennifer Rainey Marquez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coronavirus-cancer-car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口罩的7個迷思

關於口罩的7個迷思

口罩,無處不在。曾經它只是留給醫院和醫療機構使用的用品,現在遍佈全國各地的街道上和商店中。雖然如此,大眾對於口罩還是有很多誤解。以下是七個常見的口罩迷思:

迷思1:如果您沒有感到不適,就不需要戴口罩
這是大流行病毒初期盛傳的建議,但現在已經不復存了。一眾專家了解更多有關新冠病毒及其傳播方式的資訊後,現在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的建議是:每個人包括那些感到完全健康的人,都應該在那些很難與他人保持至少6尺距離的公共場所中戴上口罩。例如:雜貨店、藥房、零售店、髮廊,或擠擁的公園等。

原因?口罩是一層額外的保護。據悉,這種病毒很容易透過感染者說話、咳嗽或打噴嚏時產生的飛沫而傳播。而感到不適的人應該留在家裡,盡量不要外出。與此同時,他們在家中與家人或家庭照護者互動時也應戴上口罩。

迷思2:每個人都應該戴上外科或N95口罩
根據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的建議,大眾應該戴上布口罩,而不是那些希望可以盡量在大流行間留給前線醫護人員使用的醫療口罩。大家可以購買CDC推薦的覆蓋物品,也可以利用日常家居用品縫製而成,例如使用頭巾加上橡筋。

迷思3:戴上寬鬆的口罩也一樣有效
這是錯誤的思想。 CDC表示:關鍵是確保您的口罩「舒適但緊貼在臉部兩側」,它需要完全覆蓋口鼻,以防飛沫逸出。同時,您必須確保自己可以不受限制地呼吸。

迷思4:您的布口罩可以保護您免受新冠病毒感染
美國國家科學、工程、醫學院(NASEM)的報告指出:口罩可能會降低您被感染的風險,但是「在現實環境中」並沒有足夠的研究確定它們是否能完全保護佩戴者免受病毒的感染。不過,布面罩很有可能大幅度地減少飛沫透過講話、咳嗽和打噴嚏而散佈,從而有助受感染的人士將疾病傳播給其他人。不過,CDC提醒大眾,即使戴上口罩,謹記不要略過其他預防措施,例如常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

迷思5:嬰兒應該戴上口罩
CDC表示:2歲以下的兒童不應該戴口罩。另外,一些「呼吸有困難、失去知覺、沒有行動能力或在沒有別人幫助的情況下無法取下口罩的人」也不應該戴口罩。

迷思6:即使游泳時,也應該戴上口罩。
如果您打算在夏天前往游泳池或海灘,別忘了攜帶口罩。那麼樣,當您不在水裡的時候,它便可以大派用場。換句話說,您不應該在泳池中戴口罩。
馬里蘭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前美國代理兼外科醫生Boris Lushniak表示:「弄濕了的口罩會導致呼吸問題,這樣便會造成危險了。」

迷思7:您的口罩不需要清洗
根據CDC的建議:口罩會收藏細菌,因此最好每次使用後都要清洗。如果您使用洗衣機,那麼普通的洗衣液和溫水即可。如果您打算手洗,請使用漂白水和水(4茶匙家用漂白水加四分一加侖的溫水),將口罩浸泡5分鐘,然後使用冷水或室溫水沖洗即可。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Rachel Nani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face-mask-myth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居家令解除後,家庭照護者該如何確保摯親的安全?

居家令解除後,家庭照護者該如何確保摯親的安全?

與兒子Kyle通電後,Shirley感到有點不安。他興奮地談論他們所在州份宣布取消居家令的消息,只要居民保持社交距離,他們便可以聚會。他、他的妻子和孩子渴望帶她和患有中度失智症的父親Louis到他們最喜歡的餐廳。兒子還問她:「最快何時可以去呢?」

但是,Shirley對此滿懷疑慮。她不知道該如何看待在電視上看到那些很快樂的大眾,多數沒有戴口罩地擠滿在公園和海灘,另一邊廂,她讀到關於比她大一點的養老院居民死於COVID-19的網上報告。她也很想享樂,也急不及待地想再次見到孫子,但更想知道她和Louis這個年齡的人重返正常生活是否真的安全?他患有糖尿病、高血壓以及失智症。而由於年輕時開始吸煙,她是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初期患者。難道這些不是醫生所說令人更容易受感染的慢性病嗎?

事實上,很多人都在嘗試解決類似的問題。但是,對於家庭照護者而言,這些決定更為明確和重要。他們不僅要考慮自身安全,還有摯親的安全。

照護者應怎樣去作出這般困難的決定呢?以下跟大家分享一些想法:

從醫療建議入手
眾所周知,醫護人員天生就持著「首先,不造成傷害」的謹慎態度。因此,徵求他們對安全與否的意見是一個不錯的起點。他們並不會去決定您應該做甚麼,您可以基於他們提供的指導以及您和您的照護對象的需求作出決定。

考慮可選用的資訊
目前,廣播中充斥著政客和公共衛生專家的說話,他們懇求您做一些事來守護您的健康、支持經濟或鄰居等。所有資訊都可用作參考,而您應該去衡量這些資訊,是否適合您和家人採用。

衡量風險和好處
列出行動方案的好與壞,然後決定哪些對您來說更可行。這個方法並不是甚麼秘訣,只是我們通常不會這樣做。但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您可以放慢決策速度、慎重其事、睡一覺第二天再作決定。如果對計劃感到不安,請暫時按兵不動。

詢問家庭成員的意見
一旦有了計劃,您可能想與親人商量一下。他們可能對您的計劃有很多意見,但是,最終決定權在您手中。當然,如果他們同意您的計劃,那在執行方面會比較容易,例如除非您準備就緒,否則他們不會向您施壓,要求與您外出用餐。

保留改變想法的權利
在任何情況下,最好的照護者都能夠靈活處理,並可為問題想出創造性的解決方案。在這次病毒大流行期間如是,儘管風險較高。隨著公共衛生狀況的發展,明智的照護者需要經常評估發生的情況,根據需要而進行計劃調整,並在必要時逆轉方案。請謹記:安全固然至上,但是相信自己的判斷力也是必須要素。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Barry J. Jacobs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home-care/info-2020/safety-after-stay-home-orders-lif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視頻】COVID-19疫情期間,如何確保亞裔美國人的心理健康?

【視頻】COVID-19疫情期間,如何確保亞裔美國人的心理健康?

新型冠狀病毒已在美國以及全球各地肆虐多個月,除了身體上要承受病痛的威脅之外,對於很多亞裔或者華裔來說,新冠疫情所帶來的一系列“後遺症”,如面對居家令所帶來的社交隔離、失業、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等等,對我們的心理健康也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AARP樂齡會Thought Leadership主管——Erwin Tan醫學博士在接受采訪時深入地探討了在疫情期間,我們應該如何應對各種負面的悲傷情緒,以及提出了幾個小貼士,讓大家重塑健康的心理狀態:

  • 1. 瞭解自己是否沉浸在悲傷當中
  • 2. 善用各種文化儀式,排解憂傷
  • 3. 需意識到感到悲傷是很正常的,適當的時候應該求助於親友,大家互相支持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注意!收到這封信別當垃圾郵件,那可是您的疫情紓困金

注意!收到這封信別當垃圾郵件,那可是您的疫情紓困金

最近,如果您在信箱當中看到一封來自「Money Network Cardholder Services」的信件的話,千萬不要覺得是垃圾郵件或者是詐騙郵件。那可是您的疫情財政紓困金(Economic Impact Payment,簡稱EIP)。

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最近以一種新的方式向400多萬的美國人發放紓困金,以應對新冠病毒給個人經濟造成的衝擊。跟之前直接把$1200打入納稅人的銀行賬號有所不同,本次紓困金則是以預付借記卡(Debit Card)的方式,以郵寄信件寄到民眾的家庭信箱裡。AARP樂齡會最近也有會員跟我們反映,有人懷疑這些卡是欺詐或是來路不明的信用卡優惠,所以就直接把它扔了或者碎掉。

國稅局表示這種方式並非個人選擇。這400萬人並沒有向稅務機構的存檔提供直接存款信息,因此,由財政服務局(Bureau of the Fiscal Service)採用這種方式向他們提供幫助。這張卡的正面有「Visa」字樣,卡上銀行名稱為「MetaBank」(財政部金融代理商)。這可能會使沒有Visa卡,也不熟悉MetaBank的人感到困惑。

如何預防不小心扔掉您的紓困金:

  • 您會收到一封帶有EIP卡的信件,告訴您如何激活這張卡。請注意撥打正確的電話號碼,不要在互聯網上搜索號碼。詐騙者有時會設置虛假的客戶服務號碼來欺騙人們並獲取您的個人信息。
  • 如果有任何人打電話或發短信給您,千萬不要提供您的個人識別碼(PIN),EIP借記卡號碼或社會安全號碼。
  • 仔細檢查您的郵件,以避免將EIP卡與其他垃圾郵件一起扔掉。

如果您已毀壞或扔掉EIP卡,請放心。致電800-240-8100(TTY:800-241-9100)的免費客戶服務熱線,便可要求更換。您也可以在EIP官方網站上找到其他相關信息。

如何激活您的EIP卡

致電800-240-8100(TTY:800-241-9100)。您需要提供姓名,地址和社會保險號。您還會被要求創建一個四位數個人識別碼(PIN),以便您日後從ATM提款機中提取現金或查詢卡內餘額。

如何使用您的EIP卡
這張卡的使用範圍廣闊。您可以在接受Visa借記卡的任何地方(商店,在線或通過電話)用此卡進行購買。您還可以用它來支付大多數賬單,購買食品並從帶有Allpoint品牌的ATM機中取現金。您可以在EIPCard.com上搜索免費的ATM。如果您的銀行或房東接受Visa付款,則您也許可以用來支付抵押或租金。

個人隱私和消費上限
政府機構無法詢問您的EIP卡上有多少錢。除非在非常有限的情況,否則未經您的書面許可,發卡機構將不得向政府提供有關您的帳戶信息。政府也無法從您的EIP卡中提取資金。您的支出限額就是您收到的疫情財政紓困金的金額。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John Waggoner

編譯:Joy X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money/taxes/info-2020/stimulus-payment-debit-card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病毒對腦部的影響

新冠病毒對腦部的影響

威爾康奈爾醫學院的醫院神經病學及中風系的負責人、紐約長老會醫院的神經病學家Babak Navi一直致力參與紐約市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前線工作。在這段時期,他留意到COVID-19出現了比呼吸困難更痛苦、更令人不安的症狀,相信是由新的冠狀病毒引起。

有人出現中風跡象、有人癲癇症發作,亦有少數人醒來時的認知速度低於正常。這些COVID-19患病者之間有甚麼共通點?這些症狀統統指向神經系統被破壞的跡象。

隨著新冠病毒的病例總數不斷攀升,世界各地愈來愈多的醫院報告顯示,這種疾病對某些患者帶來的損害不僅局限於肺部,更會損害腦部。

未知的水域
匹茲堡大學重症醫學、神經病學和神經外科的副教授Sherry Chou表示:「我們正在處於未知的水域當中。由於它是一種新型病毒,而且當前專注在護理和遏制上,我們對病毒如何攻擊人體的了解大部分可算是道聽途說。」不過,她冀望可以收縮這些知識上的距離。現時,她領導著一個由世界各地的醫生和科學家組成的研究聯盟,有望更好地了解該病毒對腦部和神經系統的影響。

病毒與免疫系統之戰
在科學和醫學界流傳著一種理論,這種病毒可能通過嗅球進入神經系統,嗅球位於鼻腔上方,負責從鼻子傳遞資訊至腦部。這樣便可以解釋到為何許多COVID-19病患者曾喪失嗅覺或味覺。

Chou認為這是一個聽起來很不錯的理論,尤其是考慮到「新冠病毒生活在鼻子中」 ,而病毒檢測一般是透過鼻拭子進行的。不過,目前還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

另一個想法則是,身體對感染出現反應而導致某些COVID-19病患者中的神經系統受損,而這種反應並非COVID-19獨有的。西北大學芬伯格醫學院的神經病學教授Igor Koralnik表示,當人體與引起流感的病毒對抗時,免疫反應亦會引發頭暈和頭痛反應。頭痛是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就COVID-19列出的另一種可能因神經系統受損而出現的症狀。

COVID-19病患者的血栓狀況增加中風風險
霍夫斯特拉大學Donald and Barbara Zucker醫學院的內科醫生兼教授Alex Spyropoulos,花了四分一世紀的時間研究凝血功能有障礙的患者,他表示COVID-19是他見過最能導致血栓的其中一種疾病。

Spyropoulos說:「血栓的風險是我們以往所見的三倍至六倍。因此,它令我們學術界的所有人都感到有點困惑不解。」

這些血栓可能會導致COVID-19患者有生命危險的症狀(包括中風)。來自中國和新加坡的早期數據凸顯了這種併發症,現在,美國愈來愈多的醫院開始看到並研究這種現象。

進一步了解長遠的影響
現時,我們尚未弄清COVID-19對神經系統的影響會否對腦部健康構成長遠的影響,不過研究人員希望能進一步理解清楚。Chou正在監督一項研究,該研究旨在捕捉「 COVID-19」住院患者的神經系統與病毒之間正在發生的完整狀況。

她表示:「就像在戰爭中一樣,我們需要武器,也需要收集情報。而科學正正是我們應對這種疾病的武器。」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Rachel Nania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covid-19-brain-symptom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