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美國人正在提供無薪的家庭照護服務

根據AARP樂齡會和全國醫護聯盟(NAC)的最新報告顯示,全美現時有超過五分之一的成年人(總計5300萬)為不領薪資的家庭照護者。照護者的數量由2015年的18%攀升至2020年的超過21%,增加了950萬位成年人。他們提供購買雜物、處理傷口以及管理藥物等各項服務。最大的增長來自那些照顧50歲及以上的人士,由2015年的14%升至今年的17%。報告指,許多接受照護的人均為嬰兒潮世代(boomers),年齡介乎55至75歲之間。事實上,嬰兒潮世代正由照護親友者變為被需要照護者,因此,他們的孩子和孫子們需要加快腳步補上。

AARP樂齡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高級副總裁兼主管Susan C. Reinhard,亦是這項報告的重要一員說:「我們總是談論一般的照護者,今次我落力推動談論照護者的各個層面。」Reinhard表示她對家庭照護者的興趣應該追溯到她作為客席護士的日子,當時他們正是「開啟這道門的一群。」該報告是自1997年起發行的一系列報告中的最新版本,數據基於2019年對1,392名18歲及以上的照護者進行的網上調查。

「你想打這一仗嗎?」
Bethany Robertson是一名千禧世代,現居佛羅里達州。當時只有27歲的她,卻要肩負著照顧自己摯愛的祖母Maria Viviano的重任,因為祖母在新澤西州受到嚴重中風的煎熬。

直到去了醫院,Robertso才知道祖母已經把其醫療和法律授權書付予給她。在新澤西州醫院中經歷了慘淡的醫療預後,她向祖母詢問其意願。

「我問:「你想打這一仗嗎?」,她看著我,非常堅定地點頭。」

在生死之間徘徊過後,Viviano逐漸康復了,但說話和動作能力有限。當Robertson詢問祖母是否較想選擇療養院時,迎來了祖母的一雙淚眼。

Robertso知道在家照護祖母是她唯一的選擇,所以她索性把祖母移居至她在南卡州查爾斯頓市的公寓內,與她的丈夫同住。她努力尋找可靠的認證醫護助理來幫助她,但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雖然照護之路真的很艱難,但儘管如此,「我們分享了許多很棒的時刻。」

Viviano住在Robertson的家中,並在接近兩年後,在家人的陪伴中安詳地離世。

在熟悉的社區中迷路
住在西雅圖的Jeanne Wintz是丈夫Jim的主要照護者,這個角色始於他第一次出現癡呆症的早期跡象。他曾任職精神病學社工數十年,現在她對把他獨自留在家感到不自在。

Wintz說:「我發現他在我們住了40年的社區中迷路。」現年72歲的她,身體尚算健康,而她的丈夫今年89歲。為了他的安全起見,他們搬到了獨立生活綜合住宅大樓。他在這裡參加定期「記憶健身」班。

Wintz會用電子試算表來紀錄丈夫的所有預約時間及地點。畢竟,她以前曾在一家大型研究公司擔任要職。不過她是一個例外。超過四分之一的照護者(較2015年高出19%)表示,他們很難跟上此類型的護理。

AARP樂齡會的Reinhard表示:「協調照護不應該這般困難。」他認為,照護者應該成為官方照護小組的一部分。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Deborah Schoch

編譯:Regina Ngan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basics/info-2020/unpaid-family-caregivers-repor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