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針增強劑:誰應該接種?什麼時候?

第二針增強劑:誰應該接種?什麼時候?

現在,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可以挽起袖子準備打第二針 COVID-19 增強劑了,更年輕一些有特定免疫低下狀況的人群也同樣適用。

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於 3 月 29 日授權了該額外劑量,並且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已同意將其新增到新冠病毒疫苗建議清單中。但衛生官員突然停止了敦促合格人群中的所有人都去接種該劑疫苗,讓許多人想知道他們是否應該接種。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國際疫苗獲取中心執行主任 William Moss, M.D. 說:「對此沒有簡單的答案。」其他專家也同意:有若干因素可能影響您的決定。

以下介紹了在確定是否打第二針增強劑時要考慮的因素。

誰符合第二針增強劑的資格?

50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可以在打完第一針增強劑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 Pfizer-BioNTech 或 Moderna 疫苗。

12 歲及以上的人,如有特定免疫功能低下狀況,可以在第一針增強劑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 Pfizer 增強劑。

18 歲及以上的人,如有特定免疫功能低下狀況,可以在第一針增強劑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 Moderna 增強劑。

在至少四個月前接種了 Johnson & Johnson (Janssen) 基礎疫苗和增強劑的成年人,可以使用 mRNA COVID-19 疫苗打第二針增強劑。

來源:FDA、CDC

您有什麼個人風險?

埃默里大學 (Emory University) 醫學院傳染病系醫學教授 Carlos del Rio, M.D. 說,得 COVID-19 重症的最大風險是年齡。這主要是由於隨著人的年齡增長,免疫系統開始喪失一些活力。

CDC 的資料顯示,85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占 COVID-19 死亡最大比例,其後是 75 至 84 歲和 65 至 74 歲的人群。總的來說,50 歲以上的人占美國 COVID-19 約 100 萬死亡人口中的逾 93%。

但基礎健康狀況,比如糖尿病、肥胖症和心臟病,也可能增加新冠病毒感染的風險。所以,重要的是基於這些因素評估您的風險。(可以這樣想:一個 50 歲的人,沒有任何健康病症,其風險類別與一個 85 歲,正在管理若干病症的人是不同的。)

FDA 授權第二針增強劑的決定是基於以色列的資料,這些資料顯示,在第一針增強劑之後至少四個月打第二針,可以為 60 歲及以上和其他高風險人群減少住院和死亡的風險。FDA 的生物學評估與研究中心主任 Peter Marks, M.D. 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解釋說,美國衛生官員之所以決定將合格年齡區間延伸到 50 歲,是因為「我們知道,在大約 50 至 65 歲年齡區間的人們,大約三分之一有顯著的醫療合併症」,這表示他們有兩種或更多的基礎健康病症。「所以,選擇 50 歲及以上……我們認為,我們會幫助到最有可能受益於第四針疫苗的人群。」

Houston Methodist 傳染病醫師、流行病學專家 Ashley Drews, M.D. 說,免疫功能低下者以及 65 歲及以上人群(有些專家建議 60 歲及以上)應作決定,現在就去打第二針增強劑。同理適用於 50 多歲,有基礎健康病症、重症風險較高的任何人。Drews 說:「但如果你在 50 至 60 歲之間,沒有使嚴重 COVID 風險增加的任何基礎健康病症,那麼你不用著急馬上就去打第二針增強劑。」

Del Rio 補充說,合格群體中的較年輕、較健康的人如果願意,也可以打第二針增強劑,「但目前來看,不會起到那麼大的作用」。他說,雖然疫苗提供的一些保護效力減弱,但在這些抵禦力較好的人群中,基礎系列和第一針增強劑「仍能非常有效地防止重症和死亡」。

在權衡您的風險時要考慮的另一個因素:近期感染。與數百萬美國人一樣,64 歲、打過增強劑並「除此之外健康」的 Moss 在冬季的 omicron 病例激增期間感染過 COVID-19。他說:「在某種程度上,這次感染就像給免疫系統打了增強劑。」所以目前,他沒有感覺「有必要打第二針增強劑」。

關注社區情況

Moss 指出,COVID-19 的報告病例已基本趨緩並在接近大流行低谷,這表示在全國許多地區,暴露的風險也已經降低。但我們都知道,這可能有變化。歐洲有幾個國家剛剛經歷過 omicron BA.2 子變種造成的病例數激增,該子變種最近成為了美國新冠病毒的主要菌株。專家說,BA.2 可能在本土造成病例數增加,一些地區已經有上漲,但專家預計不會出現 omicron 造成的那樣災難性病例潮。

Moss 說,如果數字再次上漲,「那麼局面就有所變化了」。他的建議:始終關注社區情況。(您可以在 CDC 網站追蹤社區傳播率,並找到您所在地區的指導意見。)如果傳播率開始激增,而您尚未打第二針增強劑,Moss 說,「那麼你可能要更早地決定去打第二針增強劑。」

這條建議也適用於旅行目的地。如果您的春季或夏季計劃包括到病毒感染率高的城市或國家旅行,那麼要準備好在離開之前幾週打第二針增強劑,以確保您的抗體水準達到最高。抗體是免疫系統產生的蛋白質,幫助對抗感染,防止您生病。

Drews 說:「你不應該太靠近旅行前接種,否則你不會獲得全部效果。但還是那樣,如果你屬於高風險人群,比如說你是 65 歲或以上,或者你是移植接受者,或者你有糖尿病,那麼你需要現在就決定去接種。我是不會等的。」

而在考察當地的傳播趨勢時,還要考慮是否能獲得檢測和治療,這可能影響感染的後果。全美有數千個藥房和診所可以為懷疑感染 COVID-19 的人提供檢測,對於陽性患者,也可能現場開出治療方案。您可以在 COVID.gov 查詢您附近是否有這些所謂的「檢測並治療」地點。

Moss 說,除了疫苗以外,「我們需要能夠利用我們工具箱中的其他工具」。

是否有任何副作用?

專家說,即使您不需要再打一針增強劑,第二針增強劑也沒有任何已知副作用。疫苗有非常良好的安全紀錄,嚴重副作用也很罕見。

FDA 的 Marks 說,50 歲以上年齡區間人群的心肌炎風險(不常見副作用中的一種)「確實被視為極低」。「在以色列觀察了接種額外劑量的一百萬人,副作用分析報告顯示對此年齡區間非常有利。」儘管如此,您應該做好準備,在打針後可能出現一些可能的副作用,雖然只是臨時發作。疲勞、發燒、頭痛、肌肉痛、發冷和噁心是接種 COVID-19 疫苗和其他疫苗之後報告的所有常見症狀。

但是,對於不需要的人來說,額外再打一針似乎沒有任何好處——再次強調,我們指的是沒有任何健康問題的較年輕人群——特別是如果想建立長效細胞免疫,幫助保護身體不發生嚴重疾病。

Moss 說:「接種增強劑後,人的抗體水準始終會增長。但到底有多關鍵,卻不清楚。這又回到那個問題:我們接種疫苗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我們的目的只是試圖預防所有感染嗎?但這幾乎是疫苗不可能完成的目的;或者是為了預防重症和住院及死亡?這是更合理的目的。我認為,在三劑之後,大部分人都可能實現了這個目的。」

FDA 於 4 月 6 日開會討論增強劑的未來,包括是否需要為更廣泛的人群提供更多增強劑,以及是以怎樣的頻率。衛生官員還將討論這些疫苗可能是什麼樣的。Moss 說,在未來幾個月至一年時間,我們可能有更多的增強劑方案,比如變種特定的疫苗或提供局部免疫力的噴鼻疫苗。科學家也正在努力開發可以對抗多種新冠病毒變種的疫苗。

Moss 說,還有一種可能,「特別是對於除此之外健康且較年輕的成年人,他們可能不需要每年接種增強劑」,儘管這取決於大流行的發展以及可能出現的任何變種。「或許,每年打增強劑更適合最脆弱的人群。」

要點是什麼?

關鍵點在於評估您的風險,而如果您有任何疑問,諮詢您的醫生。

Drews 說:「還是那句話,主要的決定因素是年齡,然後是你的基礎健康病症。你個人患 COVID 重症的風險越高,你就應該越快作決定去打第二針增強劑。」

還有別忘了可能幫助預防重症的其他工具:高品質口罩可能在一開始就幫助防止感染,而如果真的感染了 COVID-19,那麼一系列治療方法可能幫助防止疾病進展。

Del Rio 說:「我認為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如果你還沒有接種疫苗或增強劑,你應該去接種。因為我更擔心數百萬仍然還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或者數百萬 65 歲以上還沒有打第一針增強劑的人。對我來說,這應該是關注點。」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second-booster-covid/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透過數字回顧 2 年來的 COVID-19

透過數字回顧 2 年來的 COVID-19

兩年前,即 2020 年 3 月 11 日,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宣布 COVID-19 為大流行,我們所熟悉的生活在瞬間改變。各國政府封國,學校轉為線上教學,電影院和工作場所關門停業,醫院人滿為患。

我們現在更瞭解導致 COVID-19 的病毒,以及如何保護自己,避免受到最嚴重的影響:我們有拯救生命的疫苗和對抗疾病的治療方法,而且我們知道良好的通風、高品質的口罩和保持幾英尺的距離可以幫助最大限度地減少病毒傳播。

然而,COVID-19 仍然在許多人的日常生活中揮之不去,特別是那些失去親人或繼續與大流行造成的身體和精神損失作鬥爭的人。

以下是根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和其他專家彙編的資料,對新冠病毒在過去兩年對美國人造成的影響進行的數字分析。

記錄在案的美國 COVID-19 病例數:7,890 萬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在該大流行早期,美國每天的新病例很少超過 25,000 例。從那時起,我們看到出現了感染性更強的病毒變種,包括 delta 變種,它使每日病例數超過 175,000 例,以及 omicron 變種,它在 2022 年 1 月的一天感染了 130 多萬人,打破了紀錄。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新冠病毒資源中心 (Johns Hopkins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的資料,全球各地已經有超過 4.41 億例 COVID-19 的報告。

美國有 947,882 例死於 COVID-19,其中93% 是 50 歲以上的人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自大流行開始以來,近 100 萬美國人因 COVID-19 死亡,其中絕大部分是 50 歲及以上的人。更重要的是,聯邦資料顯示,有逾 200,000 名長期照護設施的居住者和工作人員死於 COVID-19。全球各地已有近 600 萬人死於 COVID-19。

已施打 5.53 億劑 COVID-19 疫苗。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到 2020 年 12 月中旬,美國獲得了 Pfizer-BioNTech 的第一支 COVID-19 疫苗。Moderna 和 Johnson & Johnson (J&J) 的疫苗緊隨其後,到 2021 年 4 月,16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有資格注射疫苗。幾個月後,年齡較小的兒童也有資格接種,但今天 5 歲以下的兒童仍然沒有機會接種疫苗。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超過 80% 的合格人群(5 歲及以上的美國人)已經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近 90% 的 65 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已經完全接種了兩劑 Pfizer 或 Moderna 疫苗或一劑 J&J 疫苗。專家說能加強保護力,特別是防護高傳染性的 omicron 變種的增強劑,已經為 66% 的 65 歲以上人口進行了接種。

自 2020 年 8 月以來,有 450 萬人因 COVID-19 住院;70% 是 50 歲以上的人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許多因 COVID-19 生病的人能夠在家裡控制他們的症狀,但並非所有人都可以。自 2020 年 8 月以來,大約有 450 萬美國人因 COVID-19 而住院治療。

在過去的兩年裡,隨著病人的湧入,醫院承擔了沉重的負擔,而醫護人員的損失尤其大,他們被病毒壓得喘不過氣來,個人也受到了影響。據 CDC 稱,他們中近 100 萬人已經感染,超過 3,600 人死於 COVID-19。

美洲印第安人或阿拉斯加原住民:2.2 倍

西班牙裔和拉丁裔:1.9 倍

以及黑人:1.7 倍

以上代表了與美國白人相比,各族裔更有可能死於 COVID-19

(截至 2022 年 3 月 1 日的 CDC 資料)

COVID-19 突顯了美國長期存在的健康不平等現象,它對少數種族和民族群體的影響過大。例如,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因 COVID-19 住院的可能性比他們的白人同齡人高 3.2 倍。美國黑人的數字是 2.5,而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因 COVID-19 住院的可能性是白人的 2.4 倍。亞裔美國人也比他們的白人同齡人更有可能因 COVID-19 而得重病並死於該病。CDC 稱,有若干因素影響健康公平,包括歧視、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收入差距以及住房。

在美國進行了 8.15 億次 COVID-19 檢測

(資料來源:Our World in Data,數據截至2022年2月22日)

2021 年春天,當居家快速檢測盒首次上架時,檢測出現了轉機。2022 年 1 月再次出現轉機,政府表示將要求私人保險和 Medicare 為非處方檢測盒買單(Medicare 的計劃預計將在初春開始),並且所有美國人都可以從聯邦政府領取四個免費檢測盒(從 3 月 7 日那一週開始還將再提供四盒)。專家說,容易獲得並方便使用的檢測是幫助減緩病毒傳播的關鍵。當涉及到治療 COVID-19 時,這也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新的抗病毒藥丸可以阻止疾病的發展,而在症狀開始後不久服用效果最好。

從美國國家儲備中分發了 4 億片口罩

(來源:白宮)

不管喜歡與否,自 2020 年春天以來,口罩一直是大流行的主要部分。根據 CDC 的最新指導意見,今年春天口罩在全國許多地區可能發揮的作用不那麼突出,但不要指望完全擺脫口罩。一些專家預測,在季節性疾病期間(比如流感),口罩會派上用場。此外,許多免疫力低下或有其他嚴重疾病高風險的人將選擇繼續戴口罩。如果您對自己的風險和社區中的危險有疑問,請諮詢您的醫生。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大流行,38% 已離開或考慮離開工作的 50 歲以上人表示他們不會這麼做。

(來源:AARP 樂齡會)

自 2020 年 3 月以來,工作文化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許多員工已經自願辭去工作,或完全改行。而且很多年長者已經退休,根據 Pew Research Center 的資料,在過去兩年中,55 歲及以上的退休人口增加了 350 萬,即使他們原本計劃再工作幾年。AARP 樂齡會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在已經離開工作崗位的人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因為大流行而比原計劃提前退休。數以百萬計的美國成年人也因為這場大流行而失去了工作。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covid-by-the-number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 加強針可以持續多長時間?

COVID 加強針可以持續多長時間?

說到此次大流行,這是一個漫長的冬天—一個創紀錄的 COVID-19 感染和數十萬人失去生命的冬天。在整個過程中,有一點已經很清楚:加強針是避免目前主要病毒變種 Omicron 造成大規模感染的關鍵。

聯邦資料顯示,在 12 月期間,未接種疫苗的 18 至 49 歲成年人住院治療的可能性是接種疫苗的同齡人的 30 倍。再來看 65 歲以上的年齡組,這個差異激增到 51 倍的可能性。此外,未接種疫苗的成年人在一月份死於 COVID-19 的風險比那些接種了加強針的成年人高出 41 倍。杜克大學醫學院 (Duk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人類疫苗研究所 (Human Vaccine Institute) 的教授兼疫苗專家 David Montefiori 說:「接種 Omicron 加強針是非常重要的。」

這種防護作用能持續多長時間?拉霍亞免疫學研究所 (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 的教授 Alessandro Sette 說:「目前還沒有真正明確的定論。」但科學家們每天都在瞭解更多資訊。以下是我們迄今為止對加強針的持久性的認識,以及這對未來可能意味著什麼。

加強針防護作用減弱,但仍能阻止感染嚴重疾病

如果您是 9300 多萬在秋冬季接種了 COVID-19 加強針的美國人之一,並且您沒有免疫功能低下,一些專家表示您很可能仍然受到很好的防護,可以防止感染嚴重疾病和死亡。明尼蘇達州羅切斯特梅奧診所 (Mayo Clinic) 的醫學和傳染病教授、梅奧疫苗研究小組 (Mayo’s Vaccine Research Group) 的創始人兼主任、醫學博士 Gregory Poland 表示,但重要的是要記住,疫苗提供的「防護梯度」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包括年齡、遺傳、免疫系統和潛在健康狀況。「這裡沒有照明開關。」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在 Omicron 病毒爆發期間收集並發佈的研究發現,在接種 Pfizer-BioNTech 或 Moderna 加強針後約兩個月,疫苗預防住院治療的有效性約為 90%。四個月後,約為 80%,對此頂級傳染病專家、醫學博士 Anthony Fauci 表示「這仍然是一個良好的防護程度。」這也大大高於兩個標準劑量的 mRNA 疫苗所提供的住院治療防護水平,mRNA 疫苗在接種後約五個月會下降到大約 54%。

儘管最初有所下降,但科學家們表示,對一些人來說,對嚴重後果的強大防護程度甚至可以保持得更久。原因是什麼?我們正在瞭解更多關於人體抗擊 COVID 團隊的各種角色,以及他們在面對冠狀病毒時如何進行防禦。

B 細胞和 T 細胞:這不全是抗體的問題

中和抗體,儘管經常被討論,但只是這種防禦中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這些攻擊病菌的蛋白質在接種疫苗或感染(兩者都會觸發它們的產生)後激增,並在血液中循環,從而留意病毒的存在。如果它們識別出一個入侵者,它們會試圖與病毒結合,從而干擾其感染細胞的能力。然而,Omicron 使它們的作用變得複雜:根據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的說法,由 COVID-19 疫苗生成的抗體「在像 Omicron 這樣嚴重變異的變種中不能很好地識別出它們的目標」,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自從該變種病毒大肆蔓延以來,我們看到如此多的突破性感染。

此外,研究表明這些中和抗體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失去活力,它們的水平會在幾個月後下降。

這就是下一道防線出現的地方:具體來說,就是製造抗體的 B 細胞,以及巡視並摧毀感染病毒的細胞的 T 細胞。

「您可以想像,B 細胞是發射子彈的士兵,而子彈就是抗體。所以一旦攻擊者走了,士兵就會停止射擊。如果繼續為不再存在的病毒製造抗體,那將是在浪費彈藥」,Sette 解釋道。如果病毒回來了,「它們會在幾天內整裝待發,再次發起全面的免疫反應」,Sette 說道。

《紐約時報》首次報導的一項新的預印本研究發現,第三劑量的 mRNA 疫苗(Pfizer 或 Moderna)增加了這些 B 細胞的力量,使它們能夠在識別出入侵者的幾天內「產生能夠清除甚至像 Omicron 這樣的多變化變種的抗體」,該報導的作者指出。他們寫道,這可以幫助解釋為什麼不是「專門為抵禦變種而設計的 mRNA 疫苗的加強針對變種引起的嚴重疾病有效」。然而,這項研究還沒有經過同行評審。

Sette 解釋說:「B 細胞具有這種繼續進化的驚人能力。」他補充道,即使在沒有持續感染的情況下,「您也有這種持續成熟的抗體反應」。

此外,Sette 和其他人的研究表明,在接種疫苗後生成的大多數 T 細胞(這些是幫助控制和終止感染的細胞)會繼續識別出冠狀病毒變種,包括 Omicron。拉霍亞免疫學研究所的教授、發表在《細胞》上的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 Shane Crotty 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些細胞不會阻止您被感染,但在許多情況下,它們很可能使您不會病得很重。」

專家表示,目前還不清楚這些反應能持續多久,但 B 和 T 細胞反應往往會持續一段時間。根據 Sette 的說法,在感染 SARS 病毒(2003 年亞洲疫情爆發的真正起因)之後,T 細胞存活了十多年。

第二劑加強針可能對一些人來說是有意義的

由於這些 B 細胞和 T 細胞的持久力,接受 AARP 採訪的幾位專家表示,可能不需要立即接種第二劑加強針(對於第一次接種 Pfizer 或 Moderna 系列疫苗的人來說,相當於第四次注射,對於第一次接種 Johnson & Johnson 疫苗的人來說,相當於第三次注射),至少對於大多數健康的成年人來說以及在沒有毒性更強的變種出現的情況下。一種預測是,第二劑加強針可能在秋季可供人們接種——每年的這個時候,許多人也會去藥房或醫生診室注射流感疫苗。

一些國家/地區已經開始為老年人推出第四劑量;Fauci 表示,在美國,「如果需要,會根據資料的發展而更新建議」。他補充說:「對於免疫能力強的人來說,單劑加強針會繼續提供高水平的防護,防止感染因 Omicron 引起的嚴重疾病。」

但是,即使建議接種第二劑加強針,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一定要每隔幾個月繼續接種更多劑量,儘管可能會出現每年接種一次加強針的情況。Montefiori 表示,多接種一劑疫苗就足以讓中和抗體水平在更長時間內保持較高水平。多注射一針也可以幫助記憶 B 細胞繼續成熟,這樣它們就能更好地為未來的感染做好準備。

Montefiori 說:「不過,在某些時候,您達到了一個平穩期,這期間您可以繼續注射加強劑,但抗體並沒有得到任何改善,靜止的記憶 B 細胞也不會繼續得到任何改善—您所擁有的 B 細胞數量就是身體所能製造出的數量,而且它們的成熟度就是它們應達到的水平。」「我認為我們只用三劑是達不到效果的;我認為我們用四劑就能達到效果。而對於免疫系統較弱的人來說,這可能需要五劑。」

在此期間,如果您還沒有接種第一劑加強針,並且符合條件(12 歲及以上完全接種疫苗的美國人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回去接種了一劑加強針),請確保您完成加強針接種,Montefiori 補充道。加強針可以保護您,使您不會因 Omicron 感染而患上嚴重疾病。加強針還會保護您,讓您能夠抵禦任何即將到來的變種病毒的肆意傳播。

「我們所看到的注射加強劑是對 Omicron 的防護,這與我們之前看到的任何其他變種都有非常大的差異。所以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我認為這是一個跡象,表明注射加強劑可能也有助於提供防護,抵禦未來的變種。」他表示。

此外,繼續落實其他可以降低疾病風險的預防工作仍然很重要,接受 AARP 採訪的專家表示,即使在該國許多地區 COVID-19 的新病例數繼續下降的情況下。Poland 表示,當您在室內與非家人的外人在一起時,「要適當地佩戴合適的口罩」。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booster-shot-immunity.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聽力損失是 COVID-19 的另一個不尋常症狀嗎?

聽力損失是 COVID-19 的另一個不尋常症狀嗎?

COVID-19 與各種不尋常的症狀和長期併發症有關,而與聽力有關的問題也不例外。

芝加哥 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人工耳蝸專案聯合主任、門診耳鼻喉科和聽力學醫療主任 Elias Michaelides, M.D. 說,任何上呼吸道的病毒感染都伴隨著聽力的一些變化,這很常見。他說,這是因為黏膜往往「變得非常黏稠」,因此,「有時液體會積聚在耳膜後面」。然而,這種症狀不會造成永久性損害,並且一旦感染消退,「往往會自行痊癒」。

但是,自疫情開始以來出現的傳聞報告和少數研究表明,更持久的聽力問題與 COVID-19 之間存在關聯。例如,曼徹斯特大學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的研究人員整理了近 60 份有關該主題的病例報告,發現大約 15% 的 COVID-19 患者在確診後出現了耳鳴,而大約 8% 的人報告說有聽力損失,7% 的人指出有眩暈。該報告於 2021 年 3 月發表在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上。在同一雜誌發表的一項早期研究發現,大約 13% 的患者報告說在診斷 COVID 後聽力有變化和/或有耳鳴。

麻省理工學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的研究人員還發現,導致 COVID-19 的病毒 (SARS-CoV-2) 可以直接感染內耳的細胞,這可以解釋一些 COVID-19 患者的聽力和平衡問題。而來自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 (Johns Hopkins School of Medicine) 的一個團隊在 2020 年發表在 JAMA Otolaryngology — Head & Neck Surgery 的一項屍檢研究中,在 COVID-19 患者的中耳發現了病毒的證據。

儘管有這些發現,專家們警告說,沒有足夠的證據來得出 SARS-CoV-2 感染和聽力問題之間有直接關聯。Cleveland Clinic 聽力移植專案的聽力學主任 Sarah Sydlowski 說:「但我認為這是一個需要提出的重要問題。」

藥物治療、COVID 併發症會增加聽力問題

當我們想更好地理解 SARS-CoV-2 和聽力之間可能存在的關聯時,醫療照護使情況變得更複雜。研究人員指出,首先,一些與危重病人有關的因素會導致聽力損失,特別是在年長患者中。而且目前(和以前)用於治療 COVID-19 患者的幾種藥物,包括瑞德西韋,以及氯喹和羥氯喹,都具有耳毒性,意味著它們會對耳朵造成損害。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耳鼻喉科和頭頸外科副教授、上述 JAMA 研究的共同作者 C. Matthew Stewart, M.D. 說:「這將混淆我們對由病毒感染引起的聽力損失,與因治療原因使用耳毒性藥物引起的聽力損失之間的差異的理解。」Sydlowski 說,更重要的是,血液循環的中斷可能導致聽力損失和耳鳴,因為耳蝸(內耳中負責聽覺的部分)是高度血管化的,這意味著它包含大量的血管。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COVID-19 不僅僅是呼吸系統疾病,也是血管疾病,可能損害血管,甚至導致血栓。

然而,似乎不會影響聽力的是 COVID-19 疫苗,儘管一些報告將其與突發性聽力損失關聯起來。研究的共同作者 Daniel Sun, M.D. 在一份聲明中說,Stewart 和同樣在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一個專家小組對資料進行了整理,發現「沒有證據表明接種 COVID-19 疫苗的人比沒有接種過疫苗的人患突發性聽力損失的風險更高」。雖然研究人員指出需要更多的研究,但他們寫道,他們希望他們的發現「能讓醫療保健臨床醫生和病人放心,按照目前公共衛生指導準則的建議接受所有預定劑量的疫苗接種」。

口罩放大了聽力問題

然而,為幫助減緩病毒的傳播而開展的其他公共衛生工作,在聽力問題上也會起到令人驚訝的作用。Rush University 的 Michaelides 看過一些病人,他們說自從疫情開始以來,他們的聽力惡化了。

他說:「事實證明,他們的聽力並沒有改變」,但他們與他人交流的能力卻改變了。這是因為許多美國人在公共場合都戴著口罩。人們相互之間也站得更遠,以保持安全距離。

Michaelides 指出:「當你戴著口罩時,口罩會掩蓋你的聲音,有時會使其他人更難聽到[你]。」口罩還干擾了人們在對方說話時接收視覺線索的能力。

Sydlowski 補充說:「我聽到許多人報告說,『你知道嗎,我原本不知道我多麼依賴讀唇語。』所以,我不認為是疫情本身造成聽力損失,而是疫情讓人們注意到這件事,遠遠超過了」人們普遍戴口罩之前。

其他可能的原因:疫情帶來的壓力和隔離。雖然兩者都不會直接導致聽力損失,但 Sydlowski 說兩者都會加劇聽力損失。例如,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裡連續坐幾個小時,可能會使輕微的耳鳴更加明顯。Sydlowski 說:「通常情況下,打開收音機或開著風扇或在環境中[有]其他有助於刺激耳朵的東西可以分散注意力。但是當你只是在安靜的家裡環境時,耳鳴就可能會更明顯。」

注意到有變化?諮詢您的醫生

隨著研究人員繼續研究新冠病毒感染的短期和長期影響,專家說公眾可以期待看到更多針對聽力的研究。同時,如果您的聽力損失惡化,那麼請與醫療保健提供者聯繫,他們可以推薦一些工具(如助聽器)以改善您的生活品質。

Michaelides 說:「有很多病人一直沒有使用助聽器,但他們決定現在是時候使用了。」

還有一些治療方法可能能夠幫助一些有耳鳴的人,英國的國民保健署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將耳鳴列為長期 COVID 症狀。

Sydlowski 說,如果您的聽力損失是突然發生的,那麼請將其視為醫療緊急情況,並立即向耳鼻喉科醫師尋求治療。她補充說:「治療的空窗期有限,但有可能恢復。」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0/hearing-loss-coronaviru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我怎樣才能獲得免費的居家 COVID-19 檢測試劑盒?

我怎樣才能獲得免費的居家 COVID-19 檢測試劑盒?

如果您需要快速的居家 COVID-19 檢測,並且有私人醫療保險,那麼從 1 月 15 日開始,您的保險公司將為您和您的健康計畫承保的其他人支付每月最多八次檢測的費用。

聯邦政府這項新要求的背景是,COVID-19 omicron 變種將美國新冠病毒病例數推到有史以來最高水準,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在 1 月 12 日報告了 797,216 個新病例。隨著病例的增加,消費者也發現居家檢測試劑盒越來越難買到,而且價格昂貴。

許多藥店和其他商店的門前都貼上了這樣的標誌:「沒有 COVID 檢測試劑盒。」根據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副主任 Lindsey Dawson 的說法,在 1 月初時,一家全國性的大型雜貨店在網上以 49.99 美元的價格出售單次檢測試劑盒。這比這些檢測試劑盒原本的價格高出兩倍多。

除了保險公司將提供的保險之外,一個聯邦網站預計將在本月啟動並運行,該網站將提供 5 億個免費居家檢測試劑盒,可郵寄給索要的任何美國人。而總統喬·拜登在 1 月 13 日宣布,聯邦政府將再購買 5 億個檢測試劑盒。

新的檢測計畫中缺少的是:由原始 Medicare 承保的年長者。

一份概述該計畫具體細節的聯邦情況說明書稱:「目前,原始 Medicare 不能透過該計畫支付居家檢測試劑盒的費用。」 由 Medicare Advantage 計畫承保的參保者應該諮詢他們的計畫,看看這些計畫是否會支付檢測試劑盒的費用。Medicare 受益人將能夠在一些社區衛生中心或透過聯邦網站(在啟動後)獲得免費檢測試劑盒。Medicare 和 Medicaid 服務中心 (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CMS) 的官員沒有說為什麼 Medicare 不屬於免費檢測計畫的一部分。

但 Medicare 宣導者說,受益人不應該非得依賴聯邦網站或社區衛生中心。Center for Medicare Advocacy 副主任 David Lipschutz 說:「這些檢測試劑盒可能成本高昂。」他問到:「如果有人在網上訂購,那麼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把檢測試劑盒寄給索要者?」而且,「上不了網的人怎麼辦,這仍需要親自走一趟,或者請願意的家人或朋友」幫助他們拿到檢測試劑盒。

快速居家檢測,也被稱為抗原檢測,能在 15 分鐘內提供結果,相比之下,PCR(聚合酶鏈式反應)檢測可能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得到結果,但 PCR 檢測通常被認為更準確。快速檢測試劑盒通常以一盒兩劑出售。

獲得居家檢測試劑盒的十個提示:

  • 從 1 月 15 日起,我可以在商店免費獲得這些檢測試劑盒嗎?請諮詢您的健康計畫,瞭解如果親自到藥店或其他商店領取,健康計畫是否會直接支付居家檢測試劑盒的費用。如果您確實有該項承保,那麼您可以去商店免費領取檢測試劑盒。
  • 如果我的計畫要求我預先付款怎麼辦?保留您的收據並向保險公司提交索賠。諮詢您的保險計畫,看您是否可以用電子郵件傳送收據的副本,或者您是否應該下載表格並郵寄購買證明。
  • 保險公司需要支付多少錢?保險公司必須為您報銷每個檢測試劑盒的費用,最多為 12 美元,或者檢測試劑盒的全部費用(如少於 12 美元)。
  • 如果我在 1 月 15 日之前購買了居家檢測試劑盒,我可以得到報銷嗎?您可以諮詢您的保險公司,看他們是否會支付您在該計畫開始前購買的檢測試劑盒。一些州已經向部分或全部居民提供免費的快速檢測試劑盒,包括科羅拉多州、馬里蘭州、新罕布夏州、俄亥俄州、奧勒岡州和華盛頓州。紐約市正在提供免費的快篩 PCR 檢測試劑盒。
  • 是否會有足夠的居家檢測試劑盒供分發?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的 Dawson 說:「現在的貨量非常稀少。產能是這個計畫能否成功的關鍵。」政府官員說,他們正在與製造商合作,以加快檢測試劑盒的生產。
  • 我可以獲得多少個免費檢測試劑盒?參加健康計畫的每個人每月可以免費獲得八個檢測試劑盒。這表示,如果您家裡有五口人在您的保險內,那麼你們每個月可以免費獲得 40 個檢測試劑盒。無論是一次性購買八個檢測試劑盒,還是在一個月內的不同時間購買,您的計畫必須提供相同的報銷。
  • 如果我每個月需要超過八個檢測試劑盒,怎麼辦?您或許可以透過聯邦網站或聯邦政府為之提供檢測試劑盒的社區衛生中心獲得。關於美國人可以透過網站獲得多少檢測試劑盒的規則尚未公布。
  • 如果我的雇主要求我每週做幾次檢測,怎麼辦?健康計畫不一定要承保工作方面的檢測。請諮詢您的雇主是否會提供檢測。您也可以在聯邦網站啟動並運行後,上網訂購免費檢測試劑盒。
  • 如果我參加了 Medicare,怎麼辦?聯邦官員正在向 Medicare 認證的衛生診所和社區衛生中心提供多達 5 千萬個免費居家檢測試劑盒。如果您參加了 Medicare Advantage 計畫,那麼請諮詢該計畫,看他們是否會支付檢測試劑盒的費用。Medicare 參保者也可以在聯邦免費檢測網站啟動和運行後使用該網站。
  • 如果我沒有保險,怎麼辦?您可以透過聯邦官員計劃在本月啟動的網站,以郵件形式免費獲得檢測試劑盒,或者到社區衛生中心。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Deborah Scho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2/free-rapid-covid-test.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2022 年疫情將呈現的不同方式

2022 年疫情將呈現的不同方式

隨著 COVID-19 新病例的飆升以及該疾病造成的住院和死亡人數的增加,這個冬天開始感覺很像去年。但是,Harvard T. 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的準備研究員和研究助理 Rachael Piltch-Loeb 說,重要的是要記住,「我們與去年冬天的情況不同」。

美國有超過 2.05 億人現在完全接種了 COVID-19 疫苗,而病患有更多機會獲得治療來幫助減輕病毒的影響。Piltch-Loeb 說:「就我們對該病毒的瞭解而言,我們整體上處於更有利的位置……而且我們正在更好地瞭解我們可以做什麼來防止傳播和保護個人。」

即使 omicron 變種有可能顛覆其中一些進展,專家們預計進展將延續到 2022 年。以下是疫情在新的一年裡可能出現的五種不同情況。

1.治療 COVID 可能變得更容易

新年伊始,美國人將獲得兩種治療 COVID-19 的新方法。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於 12 月 22 日批准了 Pfizer 的一種首創藥片,可以防止新冠病毒感染引起 COVID 併發症風險最高的人生重病。另一種來自製藥商 Merck 的口服抗病毒治療,不久之後也得到了監管機構的批准。

在疫情的大部分時間裡,有少數拯救生命的治療方法可供感染 COVID-19 的重症患者使用。然而,獲得這些治療的機會是有限的,因為它們只能在醫院或衛生機構透過注射或靜脈注射提供。Houston Methodist 傳染病專家 Ashley Drews, M.D. 說,Pfizer 和 Merck 的新藥片將在藥店憑處方購買,將 COVID 治療轉移到門診環境。她說:「這真的非常令人興奮」,她補充說,早期研究顯示,這些藥片有望對快速傳播的 omicron 變種有效。

專家警告說,快速、可靠且普及的檢測將是藥物成功的關鍵。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 (University of Nebraska Medical Center) 內科教授兼傳染病科負責人 Mark Rupp, M.D. 告訴 AARP 樂齡會:「[人們]等待[吃藥]的時間越長,病毒獲得的力量就越多,這些藥物發揮作用的可能性就越小。」

2. 居家檢測將在減緩傳播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在 delta 占主導地位之初,對快速居家檢測(也稱為快速抗原檢測)的需求急劇上升。而現在隨著 omicron 變種的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在社交前進行自我檢測。

標準 PCR 檢測(聚合酶鏈式反應的簡稱)通常在醫生辦公室和檢測場所進行,可能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出結果。專家說,到那時,您的狀態可能已經改變,因為在等待檢測結果的過程中,有可能被感染。

Harvard T.H. Chan. 副教授 Joseph Allen 說:「快速抗原檢測所做的是回答『我現在是否具有傳染性?』仔細想一想,這就是我們與人見面時想要得到回答的問題。」

衛生官員已經發誓要在 2022 年使非處方藥檢測更加普及。聯邦政府表示,它正「按部就班」地將全國的居家快速檢測盒的供應量翻兩番。聯邦政府還正在準備使私人保險公司向保單持有人報銷這些檢測的費用(一盒兩劑約 25 美元),這一變化可能在 1 月中旬生效;並準備使衛生中心和農村診所免費發放這些檢測盒。拜登政府還在 12 月 21 日宣布,其計劃在今年冬天購買 5 億個快速居家檢測盒,免費發放給需要的美國民眾。

Harvard 的 Piltch-Loeb 說,隨著這一擴大的居家檢測計畫的推出,關鍵是人們「要真正清楚規範是什麼」。如果檢測結果呈陽性,那麼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建議遠離他人 10 天;沒有症狀或症狀正在緩解者可以將隔離期縮短為五天,但他們繼續在他人身邊時要戴口罩再過五天。您還應該向醫療保健提供者諮詢,特別是如果您有任何使您有可能出現併發症的基礎病症。

3. 出現 omicron 後,增強劑將成為重中之重

當涉及到 omicron 時,仍有很多東西需要瞭解,但到目前為止,衛生專家肯定地說,增強劑是建立對高度傳染變種的最佳防禦的關鍵。

原因是什麼?Omicron 有幾個突變,使它更容易躲過標準疫苗劑量所提供的保護水準。國立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前主任 Francis Collins 在近期 AARP 樂齡會的電話會議上解釋說,兩針 Pfizer 或 Moderna 疫苗會提供一些針對新菌株的防護,但標準系列「並不像您可能希望的那樣好,它的效果達不到對原始病毒那樣」。然而,Collins 補充說,增強劑會提高抗體反應,並且「為您提供抵抗 omicron 的更好防護效果,有 80% 左右的提高空間。這確實是一個令人鼓舞的發現」。

到目前為止,只有大約 33% 的美國人接受了增強劑,儘管每個 16 歲及以上的人都有資格在接種兩劑量的 Moderna 或 Pfizer 疫苗六個月後或在接種 Johnson & Johnson 疫苗兩個月後接受增強劑。衛生專家說,目前還不需要特定的變種疫苗,但這可能會在未來發生變化。Moderna 和 Pfizer 都在努力開發專門用於抵禦 omicron 的增強劑,這些新配方可能最早在春季準備就緒。

Collins 說:「如果您還沒有接受增強劑,如果您一直在拖延,或者您不太確定您是否需要,那麼現在是時候安排了。因為 omicron 將成為我們所有人真正的挑戰,而增強劑是您的最佳防護措施。」

4. 我們應該更多地瞭解長期 COVID

許多人在感染後幾週就從 COVID 中恢復。但還有數百萬人(估計有 10% 至 30% 的倖存者)在被診斷感染 COVID-19 後,遭受了幾個月揮之不去的影響,這些影響會干擾日常生活,程度從疲勞到腦霧不等。

全國各地都出現了診所,以幫助患有通常被稱為長期 COVID 的人。Collins 向 AARP 樂齡會解釋說,就在最近,NIH 發起了一項大規模的研究,「試圖真正深入瞭解是什麼導致了這種情況,如何預防,然後如何治療這種病況的患者」。

該機構說,根據 NIH 舉措進行的研究預計將在未來幾個月內提供見解。其他一些專注於該現象的研究工作也在進行中。

5. 預計會有更多變種

如果您還沒有做過的話,那麼現在是時候瞭解希臘字母了,因為在接下來的一年裡您只會聽到更多希臘字母。Piltch-Loeb 說,2022 年「肯定」會出現新冠病毒的新變種。

她說:「現實情況是,隨著病毒的不斷傳播,變種會繼續出現。」由於全球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口完全接種了 COVID-19 的疫苗,預計病毒將繼續傳播,特別是在 omicron 傳播的情況下。

然而,一定會出現新變種並不說明一定就有新的危險。與 delta 不同,一些菌株已經出現並消逝了。最大的問題是,任何新的變種是否能夠躲避目前的 COVID 疫苗、治療和檢測能力,或者在感染人群中引起更嚴重的疾病。

Delta 和 omicron 已經對這些工具產生了一些影響,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使它們失去效力。

Duke Human Vaccine Institute 首席營運官 Thomas Denny 說,為了防止該病毒「成為更具侵略性和威脅性的病原體,我們必須利用一切資源和一切工具來抑制它。」這包括接種疫苗和增強劑,在公共場合戴口罩,並避開擁擠的場合。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in-2022.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COVID 口服藥是否能終結疫情?

COVID 口服藥是否能終結疫情?

美國可能很快就可以使用兩種旨在防止最有可能出現重症之人因 COVID-19 住院和死亡的新型抗病毒口服藥。如果獲得批准,來自製藥商 Merck 和 Pfizer 的此類首創療法可能有助於減少美國每天仍因冠狀病毒感染而死亡的 1000 多人,儘管專家強調,疫苗仍然是對抗 COVID 的最重要工具。

與目前在衛生保健機構透過注射或靜脈注射進行的 COVID-19 療法不同,這些口服抗病毒藥可以在藥店配發,並在家中服用,患者和衛生保健提供者更容易獲得,也更方便。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 正在審查的資料顯示,Merck 及其合作夥伴 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 的口服藥莫納皮拉韋 (molnupiravir) 在臨床試驗中將高危患者的住院和死亡風險降低了約 30%。Pfizer 表示,其品牌名稱為 Paxlovid 的口服藥在試驗中顯示可將風險降低近 90%。

「這是為那些處於因 COVID-19 而住院和死亡的高風險人群增添的另一個工具,我認為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密西根大學藥學院 (University of Michigan College of Pharmacy) 臨床藥學教授以及密西根醫學院 (Michigan Medicin) 傳染病臨床藥劑師 Jason Pogue 說。「但隨之而來的是一些警告。」

早期診斷至關重要

重要的是,需要在病程早期、症狀出現後不久開始使用這些新藥。Pogue 說:「而這通常是問題所在。因為這是人的天性」,當您第一次流鼻涕或喉嚨沙啞時,總是會等幾天後,再看看事態如何發展。「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真正需要做的正恰恰相反」他補充道。

原因是什麼?Molnupiravir 和 Paxlovid 都能阻止病毒在體內複製。「[人們]等待的時間越長,病毒獲得的力量就越多,這些藥物發揮作用的可能性就越小」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 (University of Nebraska Medical Center) 內科教授兼該傳染病科負責人 Mark Rupp, M.D. 說。Rupp 解釋說,Merck 的產品欺騙病毒在繁殖過程中出錯。如果您認為這種病毒有「建造住宅所需的一大堆木材」,那麼 Pfizer 的口服藥「可以防止病毒將木材切割成合適大小的碎片來建造房屋」他說道

结合識別發病症狀,可以利用檢測以確認 COVID-19 病例。「而且我仍然認為,在這個國家,人們仍然無法獲得方便、便宜和準確的迅速測試。因此,我認為,為了最有效地使用這些藥物,我們必須清除一個真正的障礙」Rupp 說道。

在許多醫療保健機構以低成本或免費進行 PCR 檢測的結果可能需要長達幾天的時間才能獲得。也可以使用當天提供結果的快速檢測——有些甚至可以在藥店櫃檯購買然後在家裡完成。然而,這些往往需要自付費用,並且可能敏感性不夠,無法在病程用藥最有效的早期發現感染。

藥物不能代替預防

對於那些免疫系統受損或其他風險因素使其更有可能因冠狀病毒感染而患重症的人來說,透過帮助他們遠離醫院,這些新的口服療法可能會是「遊戲規則改變者」,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流行病學系副教授 David Dowdy, M.D. 在最近的一次媒體發佈會上說。但它們「不會像疫苗那樣改變預防的遊戲規則」他補充道。

治療、口服藥或其他方式也無助於阻止病毒的傳播,這種病毒繼續在美國大部分地區以高水準傳播。它的持續傳播也使其能夠演變成新的和潛在更危險的變種,正如 Omicron 變種在南非迅速而令人擔憂地出現。更重要的是,專家們仍在審查這些口服藥相關的安全資料,某些人群可能會被排除在使用範圍之外。

Rupp 補充說,即使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 批准了這種新的治療方法並將它們添加到 COVID 武器庫中,我們距離終結疫情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戰爭繼續進行期間,老年人尤其需要繼續保持一定程度的謹慎。

他的建議:如果您開始出現任何類似 COVID 的症狀,即使您接種了疫苗,也請諮詢您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不要拖延。繼續接受測試並服用藥物,這有望防止這種突破性病例變得更加嚴重並讓您住院」他說。

此外,如果您還沒有接種疫苗,則請接種,這首先有助於預防出現治療需求。Pogue 說:「提高疫苗接種率將改變整個疫情的軌跡,這是我們在這個國家仍在努力解決的問題。」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covid-pill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 Omicron 變種病毒的 3 項須知

關於 Omicron 變種病毒的 3 項須知

短短幾天內,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變種就從未知變成了令人擔憂的問題,這讓世界處於高度警惕狀態,並在此過程中擾亂了全球出行。

所謂的 Omicron 與南非 COVID-19 病例的增加有關,此後又在美國和其他 20 個國家出現,包括英國、法國和日本。科學家們正在加緊瞭解這種新菌株,包括它的傳播速度,以及它是否會導致更嚴重的疾病。

以下是我們迄今為止對 Omicron 所瞭解的內容,以及在它傳播時保護您自己安全的建議。

大量突變使它脫穎而出

病毒在傳播過程中會發生變化和進化,因此原病毒的變異是可以預料的。「您可以把它看作是家族中的新表親」范德堡大學醫學院 (Vanderbilt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傳染病學部 (Division of Infectious Diseases) 的一名教授 William Schaffner, M.D. 說道。

然而,頂級傳染病專家 Anthony Fauci, M.D. 稱,與之前的冠狀病毒株相比,Omicron 有「非常不尋常的一系列變化」。

西北大學范伯格醫學院 (Northwestern ‘s 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 助理教授、哈威全球衛生研究所 (Havey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病原體基因組學和微生物進化中心 (Center for Pathogen Genomics and Microbial Evolution) 主任 Egon Ozer, M.D. 說,在今年夏天佔據了主導地位且現在是美國 99% 以上 COVID-19 新病例罪魁禍首的 Delta 病毒,它最重要的刺突蛋白部分有大約 10 個突變。

另一方面,Omicron 僅在刺突蛋白上就有 30 多個突變,總共約有 50 個。「這不是 Delta,」Fauci 在最近的新聞發佈會上強調。「它是不同的東西。」

Omicron 可能比以前的變種更危險

現在說所有這些突變意味著什麼還為時過早,但正在進行的研究應該會在幾週內提供一些答案。

專家們擔心的一個問題是,這種變種可能更具傳染性。Fauci 說,一些 Omicron 的突變與傳染能力增加有關(這意味著它可能更容易傳播)。Ozer 說,這可以解釋為什麼南非在最近的平靜之後,COVID-19 新病例突然激增。

他說:「他們很快意識到,大量這些新病例不是由於今年早些時候出現的 Delta 變種引起的,而是一種以前未見過的新變種。」更重要的是,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指出,已經感染 COVID-19 的人似乎更容易再次感染 Omicron 。

另一個擔憂是,Omicron 刺突蛋白的所有變化都可能使其對當前的 COVID-19 疫苗和治療更具抵抗性,因為這些療法針對的都是這一獨特特徵。專家們還試圖瞭解 Omicron 是否會導致比其他形式的病毒更嚴重的症狀——這對於已經處於 COVID 併發症高風險中的人來說尤其令人擔憂。

口罩、疫苗和加強針是關鍵

公共衛生專家表示,Omicron 進入美國並不會改變最佳保護措施,也就是他們一直鼓勵的那些措施。

「我不認為這改變了我們所知道的防止病毒傳播的基本原理。我不認為這一定會降低口罩的有效性;它不會降低社交距離的有效性。這些都是經過驗證的事實」Ozer 說道。

隨著冬季的到來,避免通風不良的空間和擁擠的室內環境也很重要,這兩者都給病毒提供了更多的傳播機會。

即使結果證明 Omicron 會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疫苗的效力,疫苗加强针也可以增強您對 COVID 的抵抗力(如果您還沒有注射過)。這是因為疫苗不只是針對刺突蛋白的一個部分,它們針對它的多個部分,「因此,對這個刺突蛋白的一個部分失去效力,可能不會影響針對其他部分開發的抗體」Ozer 說道。加強針的作用是讓這些抗體更有活力。

Fauci 說,具備足夠高的抗體水準,再加上「免疫反應的其他因素」,「完全有理由相信」疫苗將繼續能夠防止人們因 Omicron 和其他變種而患上重症。

另外,不要忘記對美國有影響的變種不是 Omicron;而是 Delta,它每天仍造成大約 1,000 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未接種疫苗者。Schaffner 說:「這些疫苗對 Delta 非常有效。」「因此,盡力接種疫苗以及加強針有兩個原因。」

衛生官員正在與疫苗製造商談判,內容涉及修改他們的疫苗配方,以更具體地對抗 Omicron。然而,考慮到製造、試驗和審查新產品所需的時間,定製疫苗可能需要數月時間才能面世。

隨著 Omicron 出現的威脅迫在眉睫,專家們鼓勵另一項措施,即 COVID 檢測。快速檢測可以幫助在病毒傳播之前快速識別病例。結合其他預防措施,它們可以在節日期間讓人們安心。

最後:請接種流感疫苗。Schaffner 說,如果 Omicron 確實是一種毒性更強的病毒,「我們最不希望發生的就是雙疫大流行,也就是 COVID 和流感同時爆發,同時襲擊我們的醫院。」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omicron.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關於 Delta+ 您需要瞭解的事情

關於 Delta+ 您需要瞭解的事情

Delta 的夏季高峰期終於開始消退。由高傳染性冠狀病毒變體引起的 COVID-19 新病例幾乎是 9 月初高峰時期的一半。住院和死亡人數也在不斷減少。

但這並不意味著 delta 的力量正在減弱。根據 CDC(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提供的數據,delta 仍然占美國 COVID 病例的 99% 以上。更重要的是,它產生了病毒的新版本,其中包括一種被稱為 delta-plus(或 AY.4.2)的病毒,這引起了專家的關注。

以下是迄今為止我們對 delta 後代的了解。

1. 它是 delta 的一個分支

病毒在複製時會發生變化和進化(這是意料之中的),當一個或多個此類變化持續存在時,就會產生變體。

然而,與自冠狀病毒疫情開始以來出現的許多其他變體不同,delta-plus 並非原始病毒株的變體。

它是一種源自 delta 的變體,也是在全球各地流行的主要變體。

「已經存在原始毒株,而變體來自原始菌株,那麽新變體所要做的就是超越原始菌株。然後就會有幾個變體幾乎同時傳播。」醫學教授兼梅約醫院 (Mayo Clinic) 疫苗研究小組 (Vaccine Research Group) 主任 Richard Kennedy 解釋說。

「如今,至少在美國和英國,幾乎所有病例都是感染了 delta。因此,我們將看到的 99% 的變體都將是 delta 的變體,而不是原始菌株的變體。」

因此,CDC 將 delta-plus 稱為子譜系。其他變體,包括 alpha 和 gamma,也有正在追蹤的子譜系。

2. 它可能比 delta 更具傳染性

專家們仍然不能完全瞭解 delta-plus。我們所知道的是 delta 變體具有高度傳染性,一些數據表明它可能比其他變體引起更嚴重的疾病,尤其是對於未完全接種疫苗的個人,這些人約占美國人口的 40%。

儘管疫苗在預防住院和死亡方面仍然非常有效,Delta 還是可以逃避接種疫苗後產生的一些免疫反應。

「所以這意味著任何新的變體,如果是來自 delta,它們就已經擁有了那樣的背景。」Kennedy 說。「這使得它們與來自原始毒株的變體相比,更有可能導致大問題。」

布朗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Brown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院長醫學博士 Ashish Jha 說,初步研究表明,delta-plus 的傳播率比 delta 高 10% 到 15%。

3. 到目前為止,delta-plus 的傳播速度緩慢

Jha 說,Delta-plus 還沒有引起太多關注,其略高的傳播率本身並不令人擔憂。相比之下,delta 變體的傳染性是其他變體(包括 alpha)的兩倍,alpha 是此前美國的主要變體。Jha 補充說,來自英國的資料表明,delta-plus 病例自 7 月以來一直在緩慢增加,儘管研究仍在進行中,但這表明疫苗對它的「抵抗能力良好」。

另一個令人放心的特徵:Kennedy 說,Delta-plus 與其他「沒有真正傳播」的變體有一些相同的突變。「因此,普遍的共識是,這些突變可能不會為病毒提供太多優勢。」

比其同類「更強大」的病毒株將占據主導並繼續傳播,這也許是因爲它們的突變使它們在感染時複製得更快,或者在面對抗體時更具衝擊力。

但 Kennedy 指出,delta-plus「似乎並沒有迅速蔓延」。10 月,delta-plus 約佔英國所有病例的 6%;跟踪網站顯示,現在這個數字可能約為 14%。在美國僅發現了少數病例。

也就是說,delta-plus 仍在設法傳播,即使 delta 也在同時傳播,這意味著它可能比 delta 更具優勢。但是「現在判斷它是否如此强大還為時過早,」Kennedy 說。

CDC 主任,醫學博士 Rochelle Walensky 表示,CDC 正在「繼續追踪 delta 和所有其他變體的譜系和子譜系」,以及它們對 COVID 治療和疫苗的潛在影響。但就目前而言,「沒有證據」表明存在直接威脅。

4.接種疫苗是預防新變體的關鍵

專家表示,要保持 COVID 曲線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並避免產生新的和潛在更具破壞性的變體和譜系,疫苗接種至關重要。

原因是什麼?「病毒唯一可以產生變體的時間是當它在人體細胞內製造新病毒時。」Kennedy 說。

儘管 COVID 疫苗在預防冠狀病毒感染方面並非 100% 有效,但研究表明,完全接種疫苗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如果我們能夠顯著減少病例數,也就減少了 delta-plus-plus 或任何我們決定命名為 delta 後代的機會。」Kennedy 說。

其他預防措施也有助於阻止新變體的出現:身處擁擠的室內環境時戴口罩;經常洗手;如果你需要接種加強劑疫苗,那就去接種。「你必須做的是設置多層防護措施。」Kennedy 補充道。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Rachel Nania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conditions-treatments/info-2021/delta-plu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保險公司開始對 COVID-19 照護收費

保險公司開始對 COVID-19 照護收費

一年前,在 COVID-19 疫情的高峰期,如果您因病住院並有全面的保險,那麼保險公司很可能會免除自付額和定額手續費。政府要求這些公司也免費承保新冠病毒檢測。

但是,根據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KFF) 的一份報告,危機發生近兩年後,全國最大的保險公司中有 72% 恢復了正常業務,並向正在接受 COVID-19 治療的醫院患者收費,就像對待任何其他疾病一樣。另外 10% 的保險公司計劃在 10 月底前開始計費。

為什麼保險公司一開始免除了 COVID-19 的費用?現在有什麼變化?

免除定額手續費的背後

當疫情在 2020 年初席捲全國時,醫院迅速擠滿了 COVID-19 患者,使衛生工作者不堪重負,引起恐慌。

面對這一危機,私人保險公司開始免除 COVID-19 的醫院患者通常要承擔的某些費用。KFF 副主任、8 月 19 日報告的作者之一 Krutika Amin 說,也許這是因為他們想做正確的事,或者他們擔心看似從危機中獲利而可能使公共關係瓦解。

另外,當醫院裡擠滿了 COVID-19 患者時,選擇性手術和其他需要到醫院進行的程序被推遲了。沒有足夠的床位給這些患者,而且醫療保健官員擔心疫情的傳播。

結果是:Amin 說,與前幾年相比,整體的醫療保健使用率和費用下降了。這意味著保險公司支付的理賠金額減少。但 Amin 說,這也意味著這些計劃沒有遵守一項聯邦法律,該法律要求他們將收到的保費的一定部分用於醫療照護。

她說:「如果醫療索賠低於規定的百分比,那麼健康保險公司就必須向消費者支付部分退款。」

因此,保險公司沒有選擇支付部分退款,而是透過免除與 COVID 相關的定額手續費、自付額和共同保險來履行責任,將保費重新投入到患者照護中。KFF 報告發現,在參保了私人健康計劃的人中,共有 88% 的人如果必須因 COVID-19 住院治療,那麼將必須自掏腰包支付費用。

Amin 補充說,這種免除費用的情況並不常見。「過去保險公司可能做過這樣的事情,但沒有這麼大的規模。」

收費開始啟動

隨著 2021 年初 COVID-19 疫苗的廣泛投入,人們有了成熟的工具來抵禦嚴重的疾病和住院治療。疫情導致的住院人數開始下降,有其他醫療需求的患者開始入院,選擇性手術也恢復了。KFF 的 Amin 說,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即是否應該對一種病症免除費用,而不對另一種病症免除。「其他人,比如癌症患者,他們的費用沒有被免除。」

所以有越來越多的保險公司已經開始收自付額和定額手續費。但是,健康保險公司的行業協會 America’s Health Insurance Plans (AHIP) 的宣傳資深副總裁 Kristine Grow 說,重要的是要記住 COVID-19 治療繼續受到承保。Grow 說:「健康保險公司仍然承保患者數百或數千美元的治療費用,這取決於他們疾病的嚴重程度。」

跟蹤醫療保健費用的獨立組織 FAIR Health 的發言人 Dean Sicoli 說,與 COVID 有關的普通住院時間的中位數是三天,對於病情複雜,需要呼吸機、在加護病房照護或兩者兼而有之的患者來說,住院時間會攀升至七天。

FAIR Health 發現,在美國,複雜的 COVID-19 住院治療的平均費用為 317,810 美元。但根據 9 月份的報告,醫院最終從保險公司和患者那裡平均收到 98,139 美元的付款。Sicoli 說,由於具體的費用分擔規定和患者是否完成了自付部分等因素的影響,患者支付的金額在不同的計劃中會有很大的差異。

保險公司的做法各不相同

發言人 Elizabeth Schainbaum 說,Kaiser Permanente 於 2020 年 4 月 1 日開始為 COVID-19 診斷呈陽性的會員免除自付費用。她說,消費者沒有共付額或其他與照護有關的費用,包括住院。該政策於 2021 年 7 月 31 日結束。

Schainbaum 說:「這項豁免是作為一項臨時措施而設想的,我們的豁免比其他公司的豁免保持得更久。恢復收費是因為經濟已經改善,而且也很容易可以獲得疫苗。」

Aetna 發言人 Ethan Slavin 說,公司於 2020 年 3 月開始免除其會員在住院治療 COVID-19 或相關併發症的費用分擔。這項政策在 2021 年 2 月 28 日結束。

在 2020 年 4 月,Blue Cross Blue Shield Association 宣布,其成員公司將免除 COVID-19 的治療費用分擔直至 2020 年 5 月底,儘管許多成員延長了豁免。

與眾不同

並非所有人都正在恢復到正常狀態。

位於西雅圖的 Regence Blue Shield 採取了另一種方法。發言人 Ashley Bach 說,在 2021 年 12 月 31 日之前,其全額保險和 Medicare 會員可以獲得無需自付費用的 COVID-19 治療,包括住院和康復。Regence 在華盛頓州、奧勒岡州、愛達荷州和猶他州都有客戶。

這與它的鄰居保險公司,總部設在華盛頓州 Mountlake Terrace 的 Premera Blue Cross 形成鮮明對比,該公司在 6 月 30 日結束了豁免。

在新英格蘭地區,雖然新罕布夏州的官員在幾個月前允許保險公司恢復收取自付額和定額手續費,但佛蒙特州與眾不同,決定要求保險公司繼續免除患者的自付費用。

如果您對於AARP樂齡會有任何問題,歡迎撥打中文熱線1-888-832-1888諮詢。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COVID-19疫苗的資訊:

本文原作者:Deborah Schoch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health/health-insurance/info-2021/covid-insurance-coverage.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