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駕駛者安全計劃

成人駕駛訓練課程

即便是精通駕駛的人,遲早也會發覺自己所知有限。

我從沒想過自己還會再次參加駕駛課程,但我還是去上課了。十七位學生坐在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 (Biloxi) 的瑪格麗特雪麗圖書館 (Margaret Sherry Library) 中。即便是精通駕駛的人,也會發覺自己所知有限,不過是遲早的問題;我在AARP樂齡會駕駛者安全計劃中明白了這個道理,也學會了避免意外傷亡的數種方法。

AARP樂齡會駕駛者安全計劃的課程講師為 Roger Hayes。他是一位五十多歲,戴著眼鏡的開朗男子,長得非常神似 Richard Dreyfuss (知名美國演員)。 身為一位道路駕駛教學的專業講師,Hayes只為 AARP樂齡會授課,且如同其他 AARP樂齡會的講師一樣,他是一位志願講師

「我們為什麼會聚集在這裡呢?」Hayes 一開場便笑著問道,並接著自問自答:「因為折扣優惠,對吧?」

我的同學們都點了點頭。大家來上課以便取得 AARP樂齡會的駕訓結業證書,好從保險公司獲得折扣優惠。Hayes馬上就明白指出,他的目的是希望教導良好的駕駛方法,讓我們免於被送進急診室。目前每英里的駕駛死亡人數雖然持續下降,但是美國每年的交通意外仍導致 40,000 人死亡。與 30 到 64 歲的駕駛者相比,65 歲以上的駕駛者每英里涉及更多車禍,而且存活率更低。

儘管Hayes 的用意很明顯,而我本來並不打算增加這些駕駛知識。我從 1970 年代開始撰寫關於汽車的文章, 而且上過賽車學校、警察學校、反恐學校等,各種你想像得到的駕訓班。我寫過無數篇關於愚昧駕車行為的專欄。以我對汽車的豐富了解,到底我能在這裏學到什麼?

出乎意料地,我學到很多。在結束自我介紹與有趣的歡迎致詞後,Hayes 進行了一個學前測驗。我在 15 題中答錯了 6 題,得到了 60 分。在我成長的地方,60分等於是一個 F。我覺得自己很羞愧。

慶幸的是,沒人知道我是個劣等生。我們不用交回測卷,且題目都包括在 122 頁長的學生手冊裡;我決心在畢業那天摧毀我這份測卷。這兩堂各四小時的課程中,我們將會涵蓋手冊中 300 個以上的駕駛要點。

道路行駛規則

依年齡量力而為:隨著時間過去,你會經歷視力、聽力與全身體力各方面細微的生理變化。特別是聽力受損,這是人生中必經的過程,卻明顯地對所有年齡的駕駛者構成實際性的危害,加上專注力下降與反應時間延長,你更容易受到傷害。「記得助聽器只能放大聲音,但是無法讓聲音變清晰。」一位同學 E. B. Kitchens 說道。他是一位剛正挺立的退休將軍,看來善於發號施令,就連他的耳朵都得乖乖聽話;即便如此,他仍帶著助聽器。

專注:你人在車內,只為了做一件事,那就是開車。別坐進車裡吃喝飲食、填字謎遊戲,或與後座乘客眼神交流。原來 Hayes 和我對同一件東西反感:手機。他原則上就討厭手機,因為手機侵犯了個人隱私。我則是不想要一個因為講手機而分心的傻子來撞我的車。

時時警惕:你是否曾意識到,自己突然記不清楚幾分鐘前發生的事情?我有。想必我們都曾聽廣播聽到入迷,一回神才發現之前的 50 英里到底是怎麼度過的?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如果你的心思不專注於駕駛上,那麼當意外發生時,便無法正確迅速地作出反應。如果你無法及時看到危險,就無法及時反應。

遠離危害:依照 Hayes 的說法,沒有適時讓路往往導致駕駛者身陷危險。想想,什麼時候你有通行權?事實上,從來都沒有。Hayes提到:「我可以舉出很多必須讓路的例子,像是看到『yield』路標須讓道;但是沒有任何其他明確指出駕駛者擁有通行權的例子。」

明確表示轉向意圖:將交岔路口視為危險區域。在進入、離開或嘗試轉向另一條叉路時,需保持謹慎,再小心都不為過。此外,在你等待左轉時,記得保持車輪向前,若是意外被後方車輛碰撞,就不會被迫撞向迎面而來的車輛。

運動頸部:你需要頸部肌肉的靈活度,以轉動頭部看盲點。後照鏡是有用的裝置,偏偏它要不讓人視覺混亂,不然就是被駕駛者直接忽略。你必須使用後照鏡,且正確的使用。我有一些汽車專欄作家的同事們仍然以為,藉由調整兩側後照鏡與中央後照鏡的方式,就可以消除盲點。他們錯了。Hayes 說道:「我們必須轉動頭部,在換線前確認盲點。」

計算看看  :還記得美國高中學習的駕駛規則嗎?在每小時 10 英里的車速下,你的車應該和前面的車子保持一輛車身長的安全距離。這個方法有效,但多數的人無法準確地推測自己前方的車距,因此 Hayes 建議了一個更好的方法:選一個前方車輛的經過之處,作為定點計算秒數。「若你在能夠數出『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之前就經過了前車駛過的相同地點,便表示你的行車距離過近。」下雨時多加一秒,起霧或路面濕滑時多加兩到三秒。「與前方車輛距離靠近,一點好處都沒有。」Hayes 提醒道。

從錯誤中學習:Hayes 提到那些千鈞一髮的時刻,並教導我們,在差點出事後不該只是倒吸一口氣而已。「問問自己,我是否能避免這個狀況?我是否應該做出什麼不同的反應?我是否沒看到什麼?」

留意路旁的危險事物 :行車安全不僅限於駕駛而已。樂於分享自身經驗的 Hayes 說:「有次我在 Walmart 停車場,停在兩輛大型車之間;這個位置雖然離店門很近,但是當兩側都被擋住時,是看不到車子的。所以等我回到原地時,輪圈蓋已經不見了。」他建議,夜間停車應找照明充足的地點。

做最壞的打算:最後我們以手冊的第 11 章來結束課堂。Hayes 說道:「本章稱之為慘淡的一章。」確實如所他說,並非該章提到有關破產,而是因為其內容討論到,有天我們的身體狀況將決定我們放棄駕駛的特權。這念頭雖令人感到灰心,卻是我們所有人遲早都要面對的一件事情。

最後,在 Hayes 把證書交給我們之前,大家重新做了一次原本的測驗。我得到了 100 分,且不再面紅耳赤了。我也已經與第 11 章的情況拉開一些距離了,我建議你也這麼做。

William Jeanes 是《汽車與駕駛者 》(Car and Driver) 雜誌的前總編輯。本文章原刊載於2005年九月/十月號《AARP 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