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照護者處理親人失憶的最好方法

「我剛告訴過你!」我嚴厲地對母親說,重複提醒她看醫生的預約時間。她看起來很受傷,我馬上感到愧疚。

在我的照護歲月裡,這樣的場景上演了太多次。有時她會辯解說,「你沒告訴過我」我堅持說我告訴過她。其他時候,她開始為自己辯護,而我很明白我該保持沉默。

作為一名從業 25 年的心理學家,我曾給數百名失智症患者的家庭照護者提出建議,不斷糾正他們的認知錯誤是沒用的,如忘記約診、記錯談話內容和記不起他們是否吃過早餐。當面對自己的錯誤時,那些有認知缺陷的人只會感到慌亂,並進一步犯錯。我總是告訴照護者,為了讓你的親人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你必須盡可能地耐心和支持,讓簡單的、無害的錯誤順其自然。

但是為什麼我在和自己的母親踐行此建議時遇到這麼大的困難呢?和許多其他家庭照護者一樣,我也被自己的情緒所困擾。我母親經營過企業和其他工作。她曾非常能幹而且聰明。每天目睹她的光芒日漸暗淡對我來說是痛苦的。我知道,不斷地糾正她,並不能改變她因失智而導致的衰退病程。但在潛意識層面上,這是對我所熟知的那位威嚴的母親慢慢消失的一種拒絕。

家庭照護者需要警惕會帶來安全問題的親人短期記憶缺陷——例如,服藥不當。但他們也必須管理自己的情緒反應,以應對照護接受者的健忘,從而停止給出批判性意見。我們如何能忍受親人失憶?這裡有一些建議。

放下你的記憶

忘記我們受失智症折磨的家庭成員以前的樣子不是辦法。我們清楚地記得他們獨特的個性、特殊的能力和自豪的成就,特別是當我們還能在他們偶爾清醒時瞥見他們是誰的時候。但要接受他們現在的樣子,並幫助他們盡其所能做得更好,我們必須放開對那些強大記憶的把握。考慮使用心智覺知訓練,比如呼吸練習和冥想,以與他們完全進入當下的時刻,即使他們目前的狀況讓你痛苦。我們想要專注和理解,這樣我們就能以同情對待真實的他們,而不是他們本來的樣子。

調整你的期望

期待記憶缺陷的親人記住談話或計畫的細節註定是失敗的,這徒勞且不公平。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把他們當作沒有能力的孩子。相反,我們必須繼續意識到他們日益增長的弱點,並為他們提供足夠的支持,以幫助他們表現得盡可能好——也許是給他們提示或溫和的提醒,以刺激他們的回憶。

想想您的語言的力量

失智症患者,特別是在疾病的早期階段,往往對自己所犯的認知錯誤高度敏感,對自己和他人的批評感到脆弱。我們出於關心、失望或輕率而做出的任何負面評斷都會立即深深刺痛他們的內心,剝奪它們的尊嚴。為了支持我們的親人,加強而不是削弱我們與他們之間的關係,我們需要控制糾正,在他們表現很好的時候再指出來。正面強化是通往安慰的更好途徑。

花點時間去悲傷

我從照護母親的鬥爭中學到的是,找出她的缺點要比處理自己的情緒容易得多。我所經歷的是逐漸失去她的悲傷。沒有人喜歡悲傷——我當然也不喜歡——但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感,它能幫助我們應對失去,並最終治癒傷痛。與憤怒不同的是,這種情緒也能透過交流和同情使悲傷的家庭成員更加親密。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一起為癡呆症帶來的影響感到悲傷,我們可以相互支持,從而記住最重要的東西:我們是一家人。

了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資訊,請瀏覽AARP樂齡會中文官網專頁https://chinese.aarp.org/covid-19/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AARP樂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本文原作者: Barry J. Jacobs

原文鏈接:https://www.aarp.org/caregiving/health/info-2020/handling-dementia-memory-loss.html

本文內容由AARP樂齡會原創,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資訊